新九灭重生

第二十三章 仙庭督使

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这个黑甲人,不明白这家伙为个地步还是一副不肯罢休的气势,难道他的真的以为可以在正面战胜我吗?

看这自称为魔娑岛主的家伙手中的那个奇形圆盘想来也是一件先天法器,应当不是无名之辈,为什么这么不明智呢?

我将手中绿风旗微微一晃,一股先天风气立刻凭空升起,旗面之上更是冲出股股绿色浓雾,顷刻间将我全身包裹在其中。虽然搞不明白眼前这家伙为什么一定要与我为难,但面对挑战我却从来不会退缩。

只是这家伙的修为看上去也不过大罗天仙层次,与之前在仙尘海伏击我的那群中庸府的战将相差不多,即使加上其手中的先天法器奇异圆盘,战斗力也绝对达不到大罗真仙层次,我若用千光幻影塔对付他恐怕他根本就承受不了几下。

“哼!这位朋友,你也太小看我乌某了吧。只用一件区区绿风旗你以为可以对抗得了我的天乌盘吗?”魔娑岛主见我只是亮出绿风旗,立刻不满的冷哼一声道。

“呵呵!虽然只是一杆区区绿风旗,但要对付你已经足以。”我微微一笑,有意出言激怒对方道。

反正看这家伙的表情今天这场战斗是非打不可了,既然注定要打,那我也就不必去怎么顾及对方的情绪了。将这个自称是魔娑岛主的家伙激怒,让他把全部实力施展出来。我也好顺便评定一下天界中各类仙人的战斗能力到底怎样,心中也好有个底。

之前虽然在仙尘海和那群伏击者们追逐着激斗了一场。但其实双方根本没怎么照面,能够将那些家伙几乎一网打尽全都是混沌元气弹地功劳,再加上仙尘海中的鸿蒙通道突然崩溃,让那些家伙无处可逃,这才造成了最后地战果。

来到天界之后,我真正正面接触的只有接引仙使吴隆真。中庸府主陆子渊,以及东方神州大陆的悠岭山水光洞洞主妙化真君,其他如接引殿的那几位仙使以及中庸府里的那些仙人也只是远远一观,就连参与伏击我的数百仙道高手和数千附庸仙人我都没有正面和他们接触。不过即使如此,这些人能够让我看不透地也只有中庸府主陆子渊和那妙化真君而已,其他的那些人只需神念一扫,基本上都能看出其大致的修为深浅来。

就如此刻眼前的这个魔娑岛主,我一眼便能看出他的修为大致深浅来,当在十七品大罗天仙左右,即使他能够使用某种神通隐瞒自己的真实实力。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九品大罗天仙的境界,再加上其手中的先天法器可以增加一品的战斗力来算。他也最多不过能够施展出相当于二十品大罗天仙的战力,这样地实力还不足以威胁到我。

从中庸府主和妙化真君这两个实力最少也应该是二十二品大罗真仙层次的高手都不能看出我地真实修为来看,我的实力当也在二十一品大罗真仙这个层次以上,因为在天界之中一般情况下只有面对处在同一个层次的或者高出自身境界的高手之时,才会让人看不出对方的真实修为来。

不过我虽然隐隐对自己此刻在天界之中的实力定位有了一个大概地认识,但真正面对天界中的各级仙道高手之时到底会有怎样的结果我也无法猜测。毕竟我现在修炼的方向基本上背离了天界之中所有已知的修行方式。

现在既然有这么一个家伙主动要与我来一场战斗,而且我还能看出对方的实力深浅,基本上自保是绰绰有余了,我当然要顺水推舟乐得与他好好较量较量。

要是使用千光幻影塔这件新生的先天法器的话,几乎根本就不会浪费我半点的混沌元力,而且塔中又融有我的元神印记,让我使用简直就是得心应手更能发挥其十二分地威力来,若是千道各带属性攻击的玄光打在那什么魔娑岛主地身上的话,我不认为这家伙能够支撑得了多长时间。

“哼!找死。”魔娑岛主听了我的话之后果然露出愤怒的眼神,但随即就发出了微微一声冷笑。也不在多说废话,右手在那天乌盘底部轻轻一拍。

一团乌光从那盘中落下。大概有十丈方圆,先就护在了魔娑岛主的周身,随即又有一道一丈粗细的乌光从里面冲出,直朝我的正面激射而来。

我连忙摇动手中的绿风旗,一股先天风气凭空诞生,裹着一团从旗面上冲出的绿色浓雾,化做一道丈许粗细的绿色雾柱,迎面朝那道乌光冲了过去。

乌光和雾柱在半空中瞬间纠缠在一起,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情况出现了。似乎那乌光的属性明显要比绿雾高出一个级别,或者是正好克制先天风气和绿雾的能力,几乎是在双方刚一接触的瞬间,那乌光就在不断的消融先天风气裹着绿雾形成的那条雾

我心中微微一惊,体内混沌元力瞬间大量的灌注到手中的绿风旗里,一股股的绿色浓雾接连不断的从那旗面之上冲出,融入到那雾柱之中,又有无数道先天风气凭空产生加入进去,进几步加强雾柱的凝结程度。

不过效果似乎不大,尽管我手中绿风旗里涌出的绿雾源源不绝,先天风气更是不断衍生,但依然无法抵挡那乌光对雾柱的持续消融。

“看你这仙官修为不弱,见识却不怎么样。你来风和大陆之前难道就没有好好了解一下风和大陆的形势吗?乌某的魔娑岛乃是风和大陆三十六大主岛之一,衍生出的先天法宝天乌盘天性上就要比你那手中的绿风旗高出一个层次,属性上又正好对其有所克制,你若用那绿风旗战胜我的天乌盘才真叫出了鬼了。”那团乌光之中传出魔娑岛主的声音,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我心中立刻恍然,怪不得对方发出的乌光可以持续不断的消融绿风旗发出的绿雾,原来这家伙手中的先天法器在品质上高出了我手里的绿风旗,又有属性相克,我若是一直这么与地方耗下去就算是我修为比他深厚个几倍,最后吃亏的还会是我。

想不到这家伙的魔娑岛竟是风和大陆的三十六大主岛之一,不过他既然身为魔娑岛的岛主,又有威力超过绿风旗的天乌盘在手,为什么还要趁我引离那些蓝翅巨翼鸟的时候来抢我的绿风旗呢?

当下我立刻转换攻击方式,绿风旗一阵挥动,无穷绿雾布满十里方圆,让那魔娑岛主根本找不到我的具体方位,先天风气凝聚成一道道的淡绿色的风刀,飞舞着朝那团乌光切割而去。

“既然魔娑岛主知道我乃是仙庭派来的仙官,为何还要攻击于我,难道就不怕仙庭大军的讨伐吗?”我一边攻击一边淡淡的说道。

自从离开中央天庭大陆之后我便一直穿着那身紫红色的火雀官服,所以对那魔娑岛主将我称做仙官我倒是没有丝毫反驳之意。

只见那团乌光忽然暴涨到百丈大小,一面磨盘大小的奇异圆盘在乌光之中若隐若现,发出一道道的丈许粗细的乌光柱,攻击到绿雾之中,每每能打出一道丈许粗细的透明通道出来,能够透过这条通道看到十里之外的绿雾另一边。不过只要那乌光一散,立刻就有无数绿雾涌上去将那被打通的丈许通道给弥补上去,魔娑岛主这样的攻击方式虽然凌厉无比,却根本无法威胁到绿雾中的我。

“我呸!什么仙庭狗官,本岛主才不会在乎。仙庭大军若能前来风和大陆讨伐早就来了,哪里还有我等的存在。尔等仙庭中人都是持强凌弱之辈,你那绿风旗原本乃是我师弟乌同光之物,趁着本岛主不在风和大陆,仙庭督使苏顺轻偷入嵩雾岛,重伤我师弟,抢走绿风旗。本岛主今天来此不过是要讨回失物罢了。你若识相,就快快将那绿风旗还给我,如若不然,今日就算不能奈何得了你,你以为还能逃脱得了我真魔门的报复不成?”

愤怒的声音自那乌光之中传来,虽然不知道那家伙说的是真是假,但这翻话足以让我心生疑惑。若这嵩雾岛真的原本是其所谓的师弟的话,那么那仙庭的什么督使将之抢夺过来,然后又用仙庭的名义封赐给我,这难道又是那些儒门仙人专门算计我使用的伎俩不成?

我倒也不在乎眼前这家伙的师弟将来会否来找我讨要嵩雾岛,反正连这师兄都不是我对手,更何况那原本的嵩雾岛主人?只是他口中的什么真魔门倒是让我心中忽然多了一丝忌惮。我在天界中的敌人已经够多了,要不要再继续得罪这么一个似乎根本不怎么将仙庭放在眼中的魔门教派呢?

绿风旗发出的道道先天风气凝结的风刀不断的切割在那团乌光之上,却显然无法奈何得了那乌光,半天下来也没有削弱其一点威势。

就在此时,远处嵩雾岛外的虚空中忽然飞来一道白色遁光,遁光之中隐现一个巨大的剑影。

“哼!今日有那仙庭督使出现,本岛主暂且放你一马。不过我真魔门不会就此罢休的,你最好早日归还绿风旗离开风和大陆,不然有你好看。”

魔娑岛主一见那道白色遁光出现,显然心有顾及,立刻指挥百丈大小的一团乌光化做千丈长的乌光长虹,从另一个方向飞离了嵩雾岛。

我没有继续追上去的丝毫打算,因为那飞来的白色遁光此刻已然落在嵩雾岛上,现出一个白衣如雪的中年人。那人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飞速离去的魔娑岛主,似乎根本不屑理会他,反而飞到我身前百丈左右,未语先笑的打起了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