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十六章 儒门仙师

方大陆之中央天庭大陆,北方接引殿中庸府。

中庸府主陆子渊小心的陪坐在一旁,身侧站立着素有中庸府第一战将之称的梦龙战将刘岛。

此刻坐于中庸府大堂首座的乃是一个中年俊秀儒生,修长的身躯上穿着一席蓝色的长衫,上面点缀着无数繁星一般的图案,没有半点瑕疵的脸庞上只是淡淡的微笑着,看不出心中的丝毫情绪变化。

不过在这中年俊秀儒生的头顶上方,一股浩然之气凝结成一片白色云光,云光之中隐隐浮现着一方大陆,在那大陆之上还有一个玉如意缓缓的旋转着,并不断的撒下片片霞光。

在那片白色云光的映衬下,中年俊秀儒生的形象显得异常的神圣而儒雅,流露出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忠心崇拜的奇异的气质。只是,一股奇特诡异的力量似乎在隐隐制约着此人,让他的形象显得有些虚幻不实,头顶云光之中先天灵宝的力量都在对抗着那股奇特诡异的力量,并不能将光辉真正的现露在外。

在这中年俊秀儒生的身后,还另外站立着一个中年儒士,而且峨冠博带,穿着上显得华丽异常。只是站立在侧的这位中年儒士在那端坐大堂首座的中年儒生面前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显得很是有些紧张和拘束。

“陆府主,听说前些时日你派人伏击新进的一位天赐教化大罗金仙,结果却闹得几乎全军覆没。中庸府百名战将仅只梦龙战将一人逃脱出来。对此,你有何看法呢?”端坐在大堂首座上的蓝衫中年儒生淡淡地开口说道。

陆府主心中一震。暗道:这不是明知顾问吗?你身后的陈子敬便是当日参与伏击之人,带出地数千儒门各派仙人弟子也都同样无一生还,你这个时候来询问我对此事的看法,这不明显着是要摆脱责任让我顶黑锅吗?

不过陆府主心中虽然有些不平,但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露出一副沉重的表情。几乎是哽咽着说道:“子续仙师明鉴。数日之前,为除妖孽,我中庸府联合儒门诸派仙长共近五千余人,在通往风和大陆的仙尘海中一同对那下界妖教教主进行围剿,却不想那妖教教主不知如何摧毁了仙尘海中的鸿蒙通道,这才导致了本府百名战将和数千儒门弟子几乎全部身亡的结局。”

陆府主地这番话中明确的指出了伏击那位目标人物的并非是中庸府一家的势力,还有着其他儒门各派弟子数千人之多,尽管没有提都有什么人参与,但在那子续仙师身后的中年儒士陈子敬就站在几人面前,他可是那数千儒门仙人弟子的带头者。这是谁都赖不掉的事实。陆府主的意思很明显,伏击目标敌人失败。大家都有责任,可不能总让自己一人当这个黑锅。

被称作子续仙师的中年儒者似乎根本不将陆府主的话放在心中,脸上地表情没有半点变化,依旧淡淡的微笑着道:“鸿蒙通道崩溃,确实是想象不到地一场灾祸。只是为此让我儒门各派一举失去数千门人,实在是让人心痛啊!本仙师今日并非要前来问询你的过失。因为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我儒教的三位圣师,所以对付那人你们都不用再出手了,本仙师亲自出马好了。”

“什么?”陆府主大惊,失色道:“仙师大人乃我儒门的前辈大贤,何必为了一个小小的妖教教主亲自出手,如此一来岂非污了我儒门的声誉。不若等本府主联合几派儒门仙长一同上奏仙庭,状告那妖教教主手段毒辣残害同道仙真,给他安个罪名,然后正面讨伐好了。只要征集一万仙庭正规天兵战将,本府主就有足够地把握将那妖教教主形神俱灭。”

陆府主虽然对仙尘海中一役数千儒门弟子全军覆没的责任没有担在自己头上感到欣喜。但更为眼前的这位儒门仙师决定亲自出手的打算感到震惊。能在儒门教派中荣得仙师之名那简直就是修为实力的直接体现,儒门教派在天界之中共有三大圣师七十二仙师。不说那三大圣师修为已经到了何种境界,单是那七十二仙师,其中最弱的一人也最少都是大罗金仙以上的修为,而且个个都有一件先天灵宝在手,乃是儒门教派在天界中真正的靠山和支柱。

眼前的这位子续仙师虽然在儒门七十二仙师之中排名有些靠后,但观其浩然之气已经完全大乘,形成先天云光之兆,内中先天灵宝白玉如意更是霞光洒落映照出一座悬浮大陆来。这样的实力已经隐隐然快要突破大罗金仙地颈瓶,进军太乙真仙的无上妙境了,只等那先天灵宝白玉如意映照出地悬浮大陆全部成型显化实质,便可

成进入到大法圆满之境。

让这样的一位儒门仙师亲自出手对付一个刚刚飞升天界而来的下界仙人,在陆府主看来完全就是大材小用神经过头之举。尽管要对付的那位下界仙人实力确实深不可测,几乎拥有不下于大罗真仙一样的强大战力,但大罗真仙和大罗金仙之间的真正差距根本就是本质上的区别,一百个大罗真仙也无法真正威胁到一位真正的大罗金仙的。

况且此事若是传出去,对儒门的整体声誉也将是一次不小的影响,所以陆府主才会不顾一切的出言反对。

但此话刚一出口,陆府主自己便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儒门之中极重礼仪尊卑,他在儒门内部之中不过是刚刚得了儒士的阶位而已,在仙师面前根本就没有出言指责反对的权利,若是子续仙师因此而责罚他,陆府主也说不出半句怨言来。

这可不比跟其他的那些儒门各派祖师长老仙长们相互推卸责任打哈哈,那些人最多不过是儒门的外派弟子罢了,在天界之中真正正统的儒门教派还是要属三大圣师和七十二仙师的直属门人弟子。

“哼!亏你还是一府之主,仙庭重臣,你以为仙庭天帝会因为你一面之词就给那什么梵教教主坐实罪名吗?况且那小子的仙庭封号原本就是你等联合在一起为其乞讨而来,如今再反过来按其罪名,别说仙庭天帝,便是紫府帝君都不会答应此事。这可是关系到了天界仙庭的颜面问题,绝无妥协可能。”子续仙师脸上没了笑容,冷冷的出声道。

“子续仙师教训的是,是子渊鲁莽了。”陆府主此刻也醒悟了过来,不敢再有丝毫怨言,连忙躬身恭敬的听取着面前这位中年儒生的教诲。

“哼!也不知道你师父子楚仙师如何教的你这么一个弟子,为了下界一个小小的后生竟闹出今日这样的局面出来。那些本门外派的各派长老也都是眼光短浅之辈,下界不过死了一些不成器的徒子徒孙罢了,就这么沉不住气。你看看其他道门、佛门和魔门的家伙们可曾直接出手了吗?真是一群废物。”子续仙师尽情的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不过,如今既然已经出手了,那么就不必再继续留手,即使为此彻底得罪镇魔将军梁超那厮也顾不得了。再说我儒门如今势大,有三大圣师坐镇,更有我等七十二仙师辅助,再加上你等三千儒士在仙庭内部各自为官一方,那里会惧怕一个镇魔将军跳出来挑衅。我这次亲自出手乃是为了维护我儒门在天界的威严,不容有失,也不必借助仙庭的力量,只能当作私下的争斗来处理。那后生小辈既然有镇魔将军兄弟的身份,那么我这次也不算以大欺小。而且,据闻身在天极大陆的梁超那厮似乎已经得到了某些消息,不久之后当会亲身返回五方大陆,若是等他回来了,我可就真的不好出手了。”

子续仙师站起身来,缓缓朝大堂之外走去,最后留下一段话,道:“今日之事你们都不可外传,而且关于岳中华此人的一切事务,从此以后你们都不必再管了。子敬就留在中庸府,先帮着陆府主一起镇镇局面吧。一下子失去了百名战将,其中更有十二个得力助手,想必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你陆府主也不会那么好过啊!天界之中本土仙人的势力早就在蠢蠢欲动了,我儒门掌控紫府帝君这一系的势力绝对不容有失,你们都各自小心点吧。”

话音未落,那子续仙师便已经彻底消失了身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中央天庭大陆上方百万里处,速度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深深嘘了口气,那子续仙师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下方那庞大的陆地轮廓,随即眼中隐现出一道凌厉无比的冷光,内中杀气隐藏不露,只余一偻杀机外泻,最后身化长虹朝东北方向而去。

“子续仙师还是没能坚持住一刻钟啊!”良久之后,中庸府里的陆府主忽然开口叹声道,语气中让人听不出是可惜还是嘲讽。

“子续仙师若能将自身的先天灵宝祭炼全功,当不会如此吃力。”一直都表现的有些拘束而紧张的子敬,此刻说了一句不知是为子续仙师辩解还是其他意思的话。

站在陆府主身后的梦龙战将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那叫做子敬的中年儒士,随即低下头去依旧不语。这里虽然没了那高高在上的儒门仙师,但身为陆府主手下的一员战将,刘岛在现在的场合下还是没有直接出言说话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