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一百二四章 驱逐使者 启国大军又来伐

中华借助于天庭大陆上大夏国内的突发形势,正式将梵教组织在天界之中传播了开来,更将大夏国都中新建的中华宫定为梵教的总坛所在,同时,他也初步的将梵教内部的职责、尊位简单的划分了一下。

作为梵教的创建者和引导者,岳中华自然是身居教主天尊高位,是为大梵教主,无量显化大天尊,这是无可动摇和无可改变的。其次是第二教主,是岳中华那八百多年来至今还不曾见上一面的兄弟梁超,岳中华将其称之为斗战镇魔大天尊。

大天尊这样的称呼,在天界之中唯有开创一教的教主且最少也要有大罗金仙的修为之人才可以享用,否则便是逾越,会有数不清的敌人前来挑战,数不清的麻烦缠绕着你,稍不留心,便是身败名裂魂飞魄散的下场。

在天界之中,开创教派者不在少数,但敢用大天尊称呼却还不多见。即使有那么几位修为高深胆大妄为者,也在历史的尘埃中消散无踪了。

岳中华之所以这样毫不顾忌的使用大天尊的头衔自然也有他的用心,首先是他自持目前自己的修为已经不算是孱弱了,心中也不怕别人来挑衅滋事,而且他还有先天至宝四季刀阵图,又身在天庭大陆之中,安全上来说已经足以自保了,只要天界之中那几位大教派的掌权者不亲来找他的麻烦,岳中华自信自己现在不会输给其他的任何人。

其次,一个新生的教派要发展壮大,若是作为被信仰的主宰本身就没有傲视众生的霸气和强势,却要如何让下面的信徒充满无畏无惧地牺牲自我的精神和勇气呢?岳中华将自己称之为大天尊,隐隐然与天界道门三大天尊齐名,足够激烈起无数的梵教信徒为之自豪和奋斗。

最后。梵教的时候,便已然自称过大梵天尊,而且他的梵教发展势头迅猛,现如今早已是银河星系一家独大,信仰传播几乎无处不在。有这样的庞大基础,岳中华便是自称大天尊,别人也无话可说。

梵教除了这两大教主天尊之外,还有一位圣母,乃是岳中华在梵界代其执掌下界梵教事物的妻子李灵真。被尊称为梵教光华圣母,与两大天尊齐荣。

除此之外,岳中华又设梵教十八护法战将,以至今未归的凤鸢战将为首。黄冲、屈玉、宋毅和司马雄碌等人为辅,还有梵教九大护法巫将,则是从那原大夏巫门教派中改投梵教的九大巫将。

这十八护法战将和九大护法巫将排名不分先后,俱是梵教的战斗护法金仙,乃是有名有姓之辈,可以直上中华宫宝光大殿聆听教主大天尊地传功教化,能够享用梵教凡人信徒的供奉和信仰,既是实力的象征,又是荣誉的显现。但是却又分做两个系统,战将与星兵是为一部,巫将和巫兵也为一部。

护法战将和护法巫将地名额并不固定,只要是修为达到了金仙等级,忠心上没有问题,又对梵教的发展有所贡献的话。岳中华承诺。都可将其提拔为梵教的护法战将或是护法巫将。

只是如今梵教在天界初创,护法战将和护法巫将的名额不宜太多,而且实在也没有那些拿得出手的人才,岳中华也只好这样草草的安排了。

除了梵教的战斗系统之外,最重要的就要属文职地传教系统了。若是能够将凡间银河系或是梵界泰山领与天界沟通的话。凭借梵教在下界发展几十年培养出来的那些传教人才。小小一个大夏国根本就不够吃的。但是现在,岳中华却只能依靠着那从原来巫门教派中投靠过来的九大巫将带来的那些巫门祭祀们来传教了。除此之外,岳中华又将手下地那五千仙奴全部销了奴藉,短时间培训了一番之后放出去了大半,俱让他们做了梵教地传教使者,这才勉强让整个梵教在大夏国立足了脚跟。

不过尽管如此,原大夏国的那些巫门余孽依然并没有彻底死心,被他们煽动的叛乱和暴动几乎无处不在,梵教在大夏国内的发展也是步履维艰。最后岳中华终于无奈,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将被收于灵宝大陆之中地巫门三老仙全部炼化成了梵教护法神,然后以之为首,率领三千护法神开始扫荡大夏国全境,这才让大夏国彻底安稳了下来,梵教也算是在大夏国内扎下了根,开始稳步发展起来。

为了安抚和收服原来地那些巫门教众和信徒,岳中华还将那已然失去了自主意识的三老巫仙捧为梵教地三大护法真神,同样在中华宫的宝光

拥有一席之地,可以继续享用信徒的香火供奉。

时间匆匆过了三月有余,待大夏国内一切平静下来之后,那启国派来的使者,才在大夏皇帝夏戴的刻意安排下,随那大将军夏图一路慢悠悠的赶到了大夏都城。

启国使者此来无非两个目的,一是请大夏国归还其传国玉玺九龙金印,二是愿出大笔赎金赎回战场上被俘的百余儒门真仙。对于启国大军攻打大夏带来的巨大伤害和战争损耗,那使者却是只字不提。

九龙金印先前本已成为了启国的传国玉玺,与之国运已然是息息相关不可分割,他人若想再次祭炼九龙金印,唯有灭亡启国一途。这正是一开始那大夏皇帝在皇宫密室中闭关数日而炼化不得的真正原因所在,同时,也正是因为如此,启国使者才会毫不顾忌的前来索要九龙金印。因为启国的皇帝认为,那九龙金印别人都祭炼不得,对于夏国不过就是一根鸡肋而已,只要付出一些代价,想来将之换回来当不会太难。

只是谁都不会想到,那九龙金印本就是岳中华的化身炼制的,如今他这真身都在大夏皇宫之中,仅只是将那金龙金印的内部禁制稍微改动了一下,大夏皇帝立刻就将之顺利无比的炼化入体了。

现如今,九龙金印可是关乎着大夏国与启国的两国国运了,别说那启国皇帝绝对不肯罢手,就算是大夏皇帝夏戴,那也是根本就不可能将之再拱手让人的。

启国使者在大夏皇宫中提出要用重宝换回九龙金印,大夏皇帝听了之后只是冷笑,轻轻一句话就让对方当场呆滞了下来。

“九龙金印如今乃是我大夏国的传国玉玺,代表着我大夏国的根本国运,你说,寡人会让你将之带走吗?”

启国使者的脸色阵清阵白,他一路上被夏图带着尽绕小路而行,根本就不曾听闻这发生在三月之前的事件,还一直以为那九龙金印代表着其启国的国运,大夏国若不想与启国闹得鱼死网破的话,这九龙金印应该不难换回,但此刻大夏皇帝的一席话,彻底将其打落了尘埃。

“大夏皇帝陛下,你……你难道……真要与我大启国不死不休吗?”启国使者几乎是颤抖着大声质问道。

“哼!启国先前数百万大军攻打我大夏,早存了灭亡我大夏的心思,既如此,寡人何苦再继续忍耐。你且回去告诉你那启国国君,寡人不日就要起兵五百万,攻伐你启国,讨回你等在我大夏国内犯下的滔天罪孽。来人,将之赶出去。”

皇帝夏戴不愿再与这小小的启国使者多做纠缠,大喝一声,唤来承乾殿外的护殿武士,将那启国的使者直接架了出去。

大夏皇帝夏戴这里刚刚口出豪言要起兵五百万攻伐启国,却不想他的兵马还没开始调派,那启国便已经抢先出手,尽起国内八百万大军,一路上浩浩荡荡再次攻伐了过来,没有一个城池能够阻挡其半步。

原来,早在数月之前,皇帝夏戴将那九龙金印炼化入体引起九龙腾空的异兆之后不久,供奉于启国的儒门真仙便已经将此消息告知给了启国皇帝。

一时间,启国皇帝大惧。一枚金印,成了两国的传国玉玺,可以说是彻底将两国的国运联系在一起,如此一来,启国和那大夏国完全就是一种不死不休的局面了,要么大夏国灭亡,要么启国灭亡。

得知此消息之后,启国皇帝立刻便知那派去大夏国的使者已然没有了半点作用了,于是在第一时间就召集了群臣议会,秘密开始了调兵遣将,用三个月的时间汇集了启国的近九成兵力,组成八百万攻伐大军,在大夏皇帝夏戴召见那启国使者不过数天之后,便突如其来的再次攻进了大夏国境内。

也是这段时间发生在大夏国内的事情太多,大夏国教巫门没落,新兴的梵教根基不稳,忽略了大夏国周边的形势,更不曾想到那启国刚刚大败亏输灭亡了三百万大军之后,竟会这么快的再次起兵来伐,而且不来则已,一来就是举国之兵。

大夏皇帝夏戴也算是果决坚毅之辈,闻此消息之后虽震惊而不慌乱,立刻下令汇集大夏国都周边十大州城的百万大军,然后亲自挂帅,叩请大夏国国师梵教教主无量显化大天尊派出了教内八大护法战将六大护法巫将助阵,大军起拔迎战启国的八百万大军而去。旬日之后,两国大军再次交战于宣墨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