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百二一章 七教入阵 众人心思初始定

分别为王军等十三人都各自种下了一道九星接引神符之后,岳中华便吩咐他们潜行隐匿,进入到这片虚化天地的深处去了,只要他们隐藏的隐秘,那七教联合来攻的人里面,除了那七位教主和公孙丑之外,还真就没几个人能找得到他们的行迹。

王军等人离去之后,在这个悬浮小岛中央的平台之上,就只剩下岳中华和他的那个血火真尊分身存在了。

本尊与分身之间自然不需要直接的交流。岳中华转身又上了七宝金莲台,身上一阵光芒闪动,顷刻间就又有三道身影从其身后的光芒里走出,然后下了金莲台,走到那血火真尊旁边,与其并列在了一起。

这三道身影不是别人,自然还是岳中华自己,正是他早先从自己的神婴法体之中分离出来的五个分身中的其中三个,分别是金龙、木索和厚重,再加上一旁的血火,就只剩下紫鹰还没现身了。

到了现在,因为岳中华这个本尊已经完全踏足了太乙真仙之境,所以他的这五大分身自然也就可以发挥出大罗金仙等级的战力了,只是其中却还要数血火最强大一些。

之前岳中华之所以没将金龙、木索和厚重这三个分身招出来助战,自然是因为他这三个化身都不曾受到过仙庭的邀请,所以也都进不得太阳星真阳宫内的凌霄大殿了。况且他这三个分身也都没有血火佩戴地血纹面具那样的特殊先天灵宝,只怕是刚一现身,凌霄大殿中的那几位天界至尊立刻就能看出他们地真实来历不可。

“只让王军一人守护先天五行。怕是还不保险,我却还需分担一些他们的压力不可。”岳中华淡淡的自语说道,同时伸手一抓,半空中又接连出现了四个光团,分别是金、红、青、黄四色。

四色光团出现之后,立刻飞出,分别落在了金龙、血火、木索和厚重这四个岳中华的分身之上,转瞬间就融入了进去。||

这四个分身融合了光团之后。自然也不需多说,立刻就转身飞进了虚化天地的深处,转瞬间不见了踪影。

“该是时候了,且看那蛮荒七教中人如何来破我这先天神阵。”岳中华眼中神光一闪,双手如同在面前拨开了一层云雾一般,立刻就在其面前出现了凌霄大殿中的景象。

与此同时,在凌霄大殿中的人,以及其他两殿的与会百万群仙,也都看到了凌霄大殿中央圆台之上地那椭圆形的巨大光蛋起了变化,原本只是表面上的流光闪烁、内中混沌一片。此刻那流光忽然都暗淡了起来,同时那巨大光蛋里面的混沌一般的景象也忽然开始清晰,好似有一股清气在上升,又有一股浊流在下沉,片刻之后就出现一片天地来。那天地中有日月星辰,有大海群山,一切都是真实无虚,竟是比刚才太华大天尊的大道真如图所化的那片奇异天地还要来的宽广和清晰,顿时就将与会的百万群仙看呆了眼。

“我梵教已然将阵势布下,七神教若想挑战。这便进来一搏吧。”岳中华的声音从那巨蛋中地天地里远远传来,却仿佛穿透了宇宙虚空一般,虽然飘渺却很清晰,与会的百万群仙都自听的清清楚楚。

七大教主都自对视了一眼。脸上神色俱都凝重而深沉,然后便分别带着各自的教内高手下了高台,聚合在了凌霄大殿中央圆台的旁边,离那圆台之上的巨大光蛋也不过是十数丈的距离,而那公孙丑,就站在他等的身前,脸色依旧变换不定的注视着光蛋中的那片天地。

“这便开始吧。鉴天官,计时。”太皇大帝尊忽然出声说道。却将七教群攻地时间提前到了他们进入巨蛋内的天地之前。(

对此。那蛮荒七教的教主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却都将目光纷纷注视在了身前不远的公孙丑身上。

“先进去再说。”公孙丑淡淡地说道。然后当先一步跨进了那巨蛋之中,转瞬间不见了身影。

蛮荒七教的教主都不敢怠慢,连忙各自带着手下都投身进了那巨蛋内的天地之中。

茫茫然的一片云气虚空之中,忽然凭空出现一人,其人高冠华服,中年一般的面貌,一脸的清高冷傲神色,手中抚摸着一卷青褐色的古简,上面隐现白光,透漏出一丝玄奥神秘的气息。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儒门亚圣孟子地首徒公孙丑。

公孙丑出现之后,周边空间一阵轻微地动荡,随即又有数十人在其周围一一现身,正是紧随其后的蛮荒七神教中人。

“果然一片好天地,这里竟比我那光明天堂还要广大地多,真是不可思议。”光明帝君一脸羡慕而嫉妒的开口说道。

“哼!何止呢?这里的天地之广大,怕是我等七神教所有的地域加在一起也不过如此吧。”众神教主宙斯同样一脸的羡慕加嫉妒神色。

“我等还是不要在这里继续羡慕了,还是早早破了它才是,否则怕是万仙大会之后我七神教都要不得安生了。况且,这里就算再好,也只是虚拟存在,便是再真实,也不能长久,此战过后,还不是要化作云烟消散?”一旁的其余五位教主自然也是一脸的羡慕嫉妒,但是总算还有清醒之人,当下就听那陀山老祖一脸的神色凝重说道。

“血煞教主所言极是,我等七神教今日可谓是将这梵教彻底得罪了,今后怕是有不死不休之虑,若得今日此战不能遏制住梵教的声势。万仙大会过后这梵教为了继续壮大其影响,定要拿我等开刀不可。那时我等七神教地基业都自分散,必会被其个个击破。最后免不了教毁人亡之厄。”被陀山老祖提醒,七位教主中实力最弱的法老帝王立刻满脸忧虑的说道。

“法老却也不必这么担心。今日我等七神教联合,又有儒门大贤公孙先生相助,那区区梵教最多也不过五位太乙真仙,教内地大罗金仙级高手也只有十多人罢了,那里能是我等的对手?只要我等能在三个时辰之内毁了这片虚拟天地,能量爆发,波及凌霄大殿。便是他梵教做败,到时看他梵教还怎么有脸做天界的第五大教派。只要他教派之名不正,就不敢随便起兵征伐,也不能违背今日之此战之盟约,否则不要说我等,怕是儒门一教也不会这么容得他吧?”

幽暗神教的教主撒旦大魔尊,此刻一脸深意的含笑看着面无表情的公孙丑,却是一下子说出了七大教主的真正心声。

要说今日蛮荒七神教群挑梵教一战,若只有梵教一个对手,自然是不会让蛮荒七神教的人有丝毫地担心。几乎是胜券在握。

只是之后又有魔门、道门两大教派横插了一手,又有那太乙散修葫芦老仙不惜自降身份入了梵教当了太上尊者,如此一来,不仅是让这几位教主都再没有了必胜的把握,甚至于都不敢放开手脚了。

毕竟梵教好惹,那魔门和道门可不好得罪啊,若是万一伤了那出战相助梵教的魔门道门两位高人,从而惹得这两大教派将来报复的话,怕就不仅仅是教毁人亡的结局了。

若不是当时还有儒门亚圣孟子出言维护,并派出了自己的大弟子公孙丑相助七教一方。让这七位教主都自觉有了靠山壮了胆气,恐怕七教教主都要在此战中束手束脚,十成实力中遇到了绿盘魔帅和陈仲子连三成都发挥不出来。

不过即使此刻有公孙丑加入他们蛮荒七教一方,毕竟大家还不一心。且公孙丑出身名门大教,不见得就看得起他们蛮荒七教,此战若是公孙丑只出工而不出力,他们七位教主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是自认倒霉而已。不过即使公孙丑不出力,只要有他在,能够牵制住道门或是魔门任一方的高人,七教的压力也能陡降。就凭他们教下众多的大罗金仙级高手在。对此战也有七八成的必胜把握。

那幽暗神教地教主撒旦刚才的这番话,其实也是一种试探。虽说是此战之前已作定论。若是梵教失败,今后将不得主动找他们蛮荒七教的麻烦,且在无形中也能削弱了梵教的声势和影响力,使其不能名正言顺的成就天界第五大教派之名,但毕竟这都还只是口头上的约定而已,具体结果如何,还得那天界四大教派承认才行。撒旦此刻一番话明里是在讨好公孙丑称颂儒门大教,暗里却是在有意的探寻公孙丑的口风,毕竟公孙丑此人在儒门教派中的身份非同一般,即使不是三大圣师那样的教主至尊,说地话却也能基本上代表整个儒门教派的思想了。

公孙丑扫了一眼身旁的七位教主,如何不知道对方心中的心思,不过他儒门一教也确实与那新生地梵教恩怨不小,当然不愿看到那梵教的声势一涨再涨,免得到了不可控制的程度,如今既然有这蛮荒七教打头阵做先锋,自然是极为符合儒门的利益了,否则其师孟子也不会直接派出他来给七教中人壮胆了。

想到这里,公孙丑当即脸色淡淡的冷傲一笑,说道:“天界自有仙庭律法,更有天道均衡。他新生梵教若今日真的不幸败阵,自然是实力不济、潜力不佳,天界第五大教派之名也容不得它来做。至于他梵教之后想要报复你等,却也要按照战前的约定来做,只能等下一次的万仙大会上再想法讨回今日之辱吧,若他真敢违背今日之言主动招惹你等,便是不遵守万仙之盟、凌霄约定,到时别说是我儒门大教,便是仙庭……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