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百二五章 俘虏敌将 梁超直言劝魔尊

撒旦魔尊一招之间就被梁超轻而易举的给打飞到了数百里开外的海域之中,心中真是又是惊恐又是震怒又是羞愧又是悔恨,他早就知道那梁超实乃是武修成仙,一身战力天界无双,不论神通法宝的话,同等境界之下相互肉搏几无败伦,而他刚才竟然糊涂莽撞的以肉身相撞,实在是不智之举。

当在此时,天地间又是一声清亮无比的钟鸣,随即就见一道道近乎于实质的黄色波纹从天空上蔓延下来,所过之处山脉俱焚、大海干涸,一切的物质和能量都被震荡的粉碎,十数万里方圆之内顷刻一空。

便是那撒旦魔尊,刚刚从大海中站起身来,被那黄色的波纹一过,也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了一下,体外瞬间凝聚起一层百丈厚的漆黑魔光,这才硬生生的挡住了那黄色波纹的侵袭。

而在距离撒旦魔尊身后不远处的叛逆魔王路西法等四大坠落魔天使,先前就被那黄色的波纹阻了一阻,又眼见撒旦魔尊亲自与梁超战在一起,所以就没有再上前去,反倒落在后方观战起来。只是此刻,那第三波的黄色波纹席卷而来,便是他们同样也逃脱不过,瞬间就被波及,立刻就吓得他们脸色骤变,同时大喝一声,各自的背后都展开了一十二只漆黑色的墨羽状光翼,发出浓郁无比的黑色魔光,和那撒旦魔尊一样都将自身给完全包裹在了里面。

至于那三大变异妖魔战将,可就更惨了。吸血鬼皇赫斯拉、狂战狼皇多思科以及巫妖之王腓特烈本就还在那金黄钟的吸纳范围之内,又接连受了两声钟鸣侵袭,神智都还有些不清醒,更被前两波的黄色波纹震荡的护体神光都溃散了三五成,这第三声钟鸣一响。立刻就将他们最后的一份清醒的神智都暂时震散了,然后近乎实质地黄色波纹一过,顷刻间就让那万丈多长的血光、银光以及数十里方圆的黑色云雾全都崩溃了开来,化作了纯粹的能量。消散在了天地之间,半空中只剩下三大变异妖魔战将地本体存在。

一道金黄色的光束从半空中落下,瞬间就将那三大变异妖魔战将都给笼罩了其中。然后光束一收,吸血鬼皇、狂战狼皇以及巫妖之王就全都不见了踪影。而随着他们的消失。原本笼罩着方圆万里之内地那巨大金字塔状的漩涡也接着消散无形,从那金黄钟地钟口里发出的庞大吸力也瞬间消失,万里方圆之内似乎顷刻间一静,万物都从半空中掉落了下来。

而几乎是在三大变异妖魔战将被收的同时,虚空中又是一声轰然巨响,一头庞大无比的镰刀魔兽轰然落地,不仅压垮了数座大山,更横贯了数百里海域,淹没了数十座大小岛屿。在那镰刀魔兽落下的同时,天空中又有一道青蓝色的百里大小的刀状光幕紧随而至。并卷动起虚空中密密麻麻无可计数的先天腐蚀神雷,一起朝那镰刀魔兽轰击了过去。

刚刚站起的撒旦魔尊脸色骤变,这时候也来不及为那被收走的三大变异妖魔战将心痛了,连忙伸手在脚下了海域里一抓。立刻就抓住了那镰刀魔兽落在海域里地半截身躯的尾巴,手上轻轻一抖,那近乎千里来长的镰刀魔兽瞬间魔光罩体,下一刻就去了魔兽之身,化作了一柄百里大小的漆黑色镰刀魔兵,被撒旦魔尊紧紧地抓在了手中。

“轰!”的一声天地巨响,那青蓝色的刀状光幕一劈而下。撒旦魔尊双手舞动死神镰刀迎头挥去。两者相撞立刻就爆发出波及万里的光芒,并将那半空中密密麻麻的先天腐蚀神雷全都一扫而空。而撒旦魔尊也没讨得了好,百里高大身躯被一股大力撞得倒退数步,半个身躯都陷进了海域之中,卷起的滔天巨浪又接连淹没了数十座大小岛屿。

这时稳立在海域之上、大陆边缘的梁超,伸手一招,头上就落下了一座金黄色宝钟,垂下道道地明黄色气流,将他整个身躯都包裹着,又有一柄青蓝色地狭长战刀落下,被他接在了手中,衬托着他身上的金黄色先天战甲,闪烁出万丈金光,百里高大地仿佛天神一般的躯体耸立在天地之间,威武的神态直看得撒旦魔尊以及那路西法等人心中惊悸不已,个个都心生惧意。

“哈哈!撒旦,你那三个妖魔战将都已被我收进了金黄钟里,是生是死全在我一念之决,你还要再打下去吗?”梁超狂放的一声大笑,直说的撒旦魔尊面色发黑、心中悔恨无比,但却又偏偏发作不得。

“梁超,你到底要怎样?”撒旦魔尊此刻也是百里高的巨大神魔形象,手中握着一柄巨大的死神镰刀,单论形象一点都不比梁超逊色分毫,只是此刻一个在岸上一个在海里,半截身躯都没在海域里的撒旦魔尊自然就比梁超低了半个身躯的高度,不觉间说话语气都有些气势不足起来。

“哈哈!真是好笑,我要怎样?你撒旦魔尊怕是有些老糊涂了吧。你蛮荒七神教贪心不死、嫉心不灭,今天已经是屡次三番寻我大哥的麻烦,现在又是七教联合欲破我梵教大阵,我等之间可以说早就是不死不休之局了,你还要问我怎样?”梁超一脸的嘲讽讥笑,直说的撒旦魔尊脸上神色变幻不定时青时紫,眼中更是冒出千丈长的黑色魔光吞吐不定,显然其心中此时定是游离不定甚是不安。

也是这撒旦魔尊太过大意和自傲,远远的感应到了梁超的气息之后根本没有真正的重视起来,想着他的目的不过是要将这梁超牵绊在此地,使之不能腾出手来去支援那岳中华,所以也就没有自己直接出手,反倒是让他的亲信属下三大变异妖魔战将出手试探起梁超的虚实来。

与撒旦魔尊几乎是如出一辙,那吸血鬼皇、狂战狼皇和巫妖之王虽说都将梁超看做了生死大敌,心中也是极度的重视,但由于只是试探,所以也就没有尽其全力,甚至连他们各自的先天灵宝级的先天魔宝都不曾出手,这样的结果自然不用多说。

梁超战斗向来都是狮子搏兔全力以赴,从来都不会给敌人半点的机会,不然他当年也不会一路从地球打到修真界、又从修真界打到天界、更在天界之中闯出了莫大的名声出来,甚至到了后来连那天界几大教派的至尊都对他心生忌惮,联合起来以大欺小将其限制在了那天极大陆上百余年。

就如刚才,敌人一照面就露出了那么大的破绽给他,梁超也自然不会放弃这么一个伤敌的大好机会,立刻就全力祭起了他的金黄钟,将那金黄钟上自带的定、震、吸三大法则神通发挥到了极处,只是短短的三声钟响,就彻底俘虏了那幽暗神教的三大变异妖魔战将,竟没给对方半点的反抗机会,就算是有那撒旦魔尊亲手来救,大意之下也是徒劳无功。要说那金黄钟,真可说的上是先天灵宝中的异类。

在天界之中,所谓的先天灵宝几乎无一不是自然诞生、孕育自各方悬浮大陆的独立天地之中,各有源头所在,各有祭坛伴生,又各自连接了一处悬浮大陆,只要孕育其的悬浮大陆不毁,那这先天灵宝就永不会损坏,甚至随着其本源的悬浮大陆的不断强盛壮大,那对应得先天灵宝还能自动的自我提升威力。

但是这掌控在梁超手中的金黄钟却又是不同,它好像根本不是诞生在天界一般,而梁超当年得到它的时候也非是在天界,本身似乎也没有源头,更不用提有什么祭坛伴生了,自然也就没有与之相应的悬浮大陆相连。要说这样的一个无根的先天灵宝,在天界之中过不多久本质都会出现变化,其自带的法则神通和力量也都会渐渐减弱,最终退化到先天法宝一级,甚至还会在战斗中被彻底的损坏而无法修复。但这金黄钟却根本无此缺陷,从始至终它的威力都没有半点的下降过,甚至在最近的数十年中还越来越强,越来越难以被梁超所掌控了。

这金黄钟的本能神通便是护体,梁超将其顶在头上,几乎不用耗费多大的法力就能让其垂下道道的金黄色气流守护自身,而有这气流护身,就算是高他一阶的太乙金仙出手,短时间也休想奈何的了他。除此之外,这金黄钟还自带有音定、波震、困吸三大法则神通,这却需要梁超主动灌注法力来施展了,也是那金黄钟固有的攻击方式。若是平时,梁超在全盛状态之下可以全力发动金黄钟发出九声钟响,与他同级别的不管是仙人还是妖魔,最多也只能承受八声钟响,第九声响起的时候都要逃跑,这也是他当年威震天界、后来又镇守天极大陆震慑妖魔的终极杀招。

就如刚才,梁超全力发动金黄钟的攻击能力,只是三响,不仅轻松收走了那相当于大罗金仙实力的三大变异妖魔战将,更让那撒旦魔尊也吃了一个暗亏,眼下更是有种投鼠待弃的感觉。

“撒旦魔尊,你也是一方教主,我也不与你多说,面前就有两个选择,要么你现在就离开这片天地,退出今日与我梵教的征斗,过后我自然还你的三大魔将;要么你继续在此纠缠于我,我立马就将那三个魔将全都神形俱灭,你我两教从此真个就不死不休。你看着办吧。”梁超见那撒旦魔尊的神色变幻不定,干脆就面色一沉,直言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