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二十四章 移民狂潮(上)

“轰!”

岳中华和圣奴刚刚出的身来,那百里大小的神秘空间瞬间就混乱暴动了起来,好似是因为圣奴的离开而产生出了连锁的异变反应,然后整个都凝缩成了一团,变得越来越小,甚至到了最后变得只有乒乓球一般大小。

但是就这个乒乓球一般大小的东西,发出了一种灼热的让人胆战心惊的光芒,带着一种诡异的神圣气息,让一旁的岳中华与圣奴两人似乎瞬间都生出了一种发自心底的悸动。

感受着那颗“乒乓球”所蕴含的巨大而恐怖的能量,似乎即将要爆发了一样,岳中华神色微微一变,连忙伸手将其抓在过来,并用界天之力包裹着,然后带着身旁的圣奴身形一闪,下一刻已经来到了灵宝天地的虚空星界之中。

“我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但是它若是爆炸开来的话,威力最低也能将刚才的整个光明大陆都给轰成粉碎,恐怕就凭原来的造化天池之力,是无论如何也制造不出这种东西的吧。”

岳中华脸色凝重的接连发出七重界天之力,将光明圣力结界、信仰真力罗网、血煞结界、黄金尸气结界、大巫源力结界、真神力结界和暗黑圣力结界依次包裹在那颗“乒乓球”的外面,然后又动用无形中的灵宝天地里的数百种天道法则之力来约束,这才总算是将它即将要爆发出来的那种诡异的光明圣力给压制了下去。

圣奴此刻已经是有些看待了眼了,单是那七重界天之力组成的结界就已经让他原本对岳中华产生出来的惊恐心思瞬间提高了数倍,待到那种虚空中无形的各种天道法则之力也随着岳中华的心意而动的时候,他就不只是惊惧了,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以及不可想象了。什么样地人可以直接掌控七大界天?什么样的人可以直接调动数百种天道法则之力?只怕是一般的太乙金仙,如那蛮荒仙尘海中的冥罗大仙一流,也不可能有这种本事吧。

岳中华将那“乒乓球”给彻底压制住了之后,看了一眼有些呆滞着的圣奴。心中隐隐明白了他此刻地感受,便决定再好好刺激他一下,当即伸手一指面前的虚空星界,并将那地界之中的数百大陆也连带上,口中淡淡的说道:“圣奴。你看我这灵宝天地如何?可比得上那天界的五方大陆?”

圣奴闻言一愣,这才有瑕打量周边的虚空,然后再将自家的神力放出,远及数亿万里开外。上至虚空无穷之境,下至地界数百大陆,一时间整个灵宝天地之中的大半景象都入了他的脑海心神之中,甚至连那隐藏在虚空星界之中地七大界天,也不能完全逃脱掉他的感应。

圣奴忽然间叹了口气,却是再无话可说。转身对岳中华不由得深施了一礼,语气似乎有些麻木的恭声说道:“主人当真是天赋神通得天宠幸,若单只是以此为基地话。怕是也足以称霸天界统驭一方了。”

岳中华心中微微一笑,知道这圣奴还是没有彻底看透这整个灵宝天地的真正面貌,否则怕是就不会如此说了。不过岳中华现在也懒得与这圣奴继续纠缠这些,那颗“乒乓球”若是爆炸开来的话威力实在不可小看,怕是能顶的上两三个太乙真仙自爆之威了,这却是要好好询问一番的。

“圣奴。你这囚笼当真只是那耶稣当年用造化天池为了囚禁你而创造出来地吗?依我看。怕是不仅仅是如此吧。”岳中华将那“乒乓球”托在手中。看着那圣奴地变幻不定地面相说道。

圣奴再次看了一眼那“乒乓球”。身形也不由得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即深深一叹。解释道:“主人所说不差。这囚笼虽然只是当年耶稣逆子为囚禁我而造。但在我万年祭练之下。却早已与我地本尊躯壳无疑了。我当年修行地。乃是机缘巧合之下得来地上古秘传之术。名为九死阴阳吞天大法。需要九死九生。每一次都还要必须吞噬下一方大陆天地。借此抽取一条天道法则为己用。如此才能最终炼成。不仅能够达至太乙金仙之境。甚至更能超脱天道迈进圣域。乃至于进境更加不可思议地大道真空之境。只是修炼这上古秘传大法却也有一个最大地弊端。那就是每超脱一个境界。都要身死一次。半点由不得人。而且每次身死之后重生之时也都要吞噬下一方大陆小天地方可。否则便会毫无进境。我当年闭关在紧要关头被三逆徒暗算偷袭之时。已经是经历了三生三灭了。本来也还有可能进境太乙金仙。只是。可惜啊可惜……最后我被那耶稣逆子将神魂真灵囚禁在其用造化天池抽取十七座大陆精髓所化生而成地绝密空间之中。万年来被其逼死了六次。每次身死之后再次复生之时都要吞噬外力。可惜那空间隔绝一切内外联系。我只能靠吞噬那空间之力来复生。如此六次。几乎已经将那整个空间都炼化成我地躯体了。”

岳中华听得惊奇万分。实在想不到世间竟还有如此诡异霸道地修行法门。不由得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既然能够将那神秘空间都炼成了自己地本尊身躯了。却为什么还不能脱困而出?甚至最后见了我之后竟还要奉我为主?而且即便是当时我也能如之前地耶稣一般将你剿灭杀死。但你还能复生。我却不知情。如此大好机会你又为何要放弃呢?”

圣奴呵呵一笑。低下头。有些唏嘘地说道:“人活万年。谁还能不怕死?再说那九死阴阳吞天大法却也并非就是完美地大法。九灭还生之后一切便已定性。从此之后。无论再怎么修炼都不会再有丝毫寸进了。而且一旦身死。便是彻底消亡。那可就真地是神魂俱灭了。主人见到我地时候。其实我已经是经历了九灭还生了。况且被彻底地封闭在那空间之中。虽说那里已经是被我炼化成了身躯。但神念不得出。神力不得用。却与之前还有什么区别呢?再说当世之中。也唯有主人能够有那个能力带我出那囚笼。别人就是想要进去见我一面怕也是再无那个可能了。因为主人已经将那造化天池用来开辟了界天。而要想进得我那囚笼。也唯有用那造化天池本身地光明圣力为结界护身才有希望。其他再无一法了。在彻底地消亡和从此之后便可获得地有限度地自由这两者之间。我也无需去多考虑。拜服在主人手下。便是我唯一地选择了。”

圣奴说地很清楚。很明白。也很坦诚。但是岳中华听了之后却又平白生出了一种忌惮之心。不由得谨慎地回身看着他。微皱着眉头轻声问道:“那你当真已经是九灭重生之身了?可有什么方法能够证明地吗?”

圣奴微微一笑。他既然能够将自己最大地秘密在此时和盘托出。自然也早就做好了被怀疑地准备。毕竟他若真是还有一次死而复生地机会地话。怕是岳中华之前下在他身上地禁制也就成了无用功。他什么时候想逃。只需自杀一次便可。或是在暗地里算计岳中华一次。说不定就能让他整个梵教都分崩离析不可。别说是岳中华。怕是换了其他地任何一人。都不会再对他有丝毫地放心了。

不过圣奴心中也早做好了准备,他也不直接出言解释,而是心念一动,竟将自身的所有思想和记忆全都开放了出来,任凭岳中华通过下在他神魂真灵之上的禁制来读取,却是真的连半点的秘密都不再保留了。

岳中华心中一愣,自然瞬间就明白了圣奴的意思,他也不是迂腐之人,仅仅只是稍微皱了一下眉头,便随即将自己的心神延伸到了圣奴的神魂真灵之中,仔细的“阅读”起了他一生的修行经验和庞大的记忆,以及他如今的所思所想,将他真正的念头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此才能完全的信任他,否则他也不介意立即下手彻底将圣奴给除去。只要还是在这灵宝天地之中,便是圣奴真的还有几次复生的能力,他也万万不可能真的逃脱出去,岳中华对此还是有着绝对的把握的。

时间缓缓过去,圣奴的一生经验乃至于他庞大的记忆实在是非同小可,即便是以岳中华如今的境界,却也要整整数个时辰才能完全“阅读”了一遍,同时也算是真正把握住了圣奴此刻的所思所想,这才算是完全将其当作了自己的心腹信任之人。

圣奴没有说谎,他也确实不敢说谎,因为他真的已经进入到了九死重生的境地,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了,进亦死退亦死,只能是保持着目前的境界不动,如此才可长存下去,否则便是彻底的消亡。如今,他却是将这个唯一的生存希望,彻底的放在了岳中华的身上,所以才会这般的坦诚、这般的直接、这般的毫无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