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四十一章 幽冥五老

原本是轮回池所在的空间里,岳中华的五大化身之一的血火真仙神勇大战四位冥皇,一时间竟还占据了不少的上风,而另外的五大冥皇则是全力朝那百里一团的混沌云雾攻击而去,又被岳中华用千色梵光手和先天神网给拦截了下来,尽管双方打的是地动山摇,能量波及到了亿万里开外,使得周边五大冥国的亿万大军纷纷四处的躲避逃散,场面一时间混论到了极点,但是对于那百里方圆的混沌云雾来说,反倒是安全了起来。

只要不是法则之力具现化的攻击,混沌云雾都能将之吞噬掉,任是你的物理攻击再强大,对混沌云雾只能是拳打空气,丝毫用处也无,即便是各种能量术法的攻击,一旦进入了混沌云雾之中,也顷刻间就会化作了能量的本源,反而会被吞噬为己用,至于那些舍身冲进了混沌云雾之中的冥人,那就更加的好对付,随便将其转换到了灵宝天地的一个界天之中,都会有无穷无尽的各类天兵仙将对其进行围攻,至不济也能将其转换到那天极大陆之上,实力再高也休想闯的出来。

能够威胁到混沌云雾存在的,也就只有那仅剩的十位冥皇了。不过这个时候,那十位冥皇被岳中华的五大分身之一的血火真仙、千色梵光手和先天神网给纠缠了住,自然谁也都腾不出手来全力发动法则具现化的攻击,如此情况下,那被岳中华刻意遗留在外面的百里方圆的混沌云雾反倒是更加的安全了,基本上再不惧任何的外来威胁了。

同时,在那混沌云雾的下面,岳中华依旧还在全力的吞噬着那根长达一千八百万里直径却只有三百六十五丈的磨盘。这个时候,已经吞噬了五分之四左右了,岳中华自然也就明白了这个磨盘的名字和功用,这就是地狱磨盘,化生十八层地狱空间地本质。同那轮回池、血魂海同为地极大陆的三大本源。

血魂海,又名幽冥血海,可从大千宇宙无数生灵空间里吸纳所有的生灵死后留下的阴魂真灵,然后将之全部聚拢在这里,洗去遗留在阴魂真灵之上的所有污垢和从无数空间尘世中夹带而来的各种类型地能量气息甚至于法则之力,等于是将来自于无数空间里的各种阴魂真灵都回归了本源。只剩下阴魂真灵的本质,最后将这本质再都输送到那地狱磨盘之中。

地狱磨盘则化生十八层地狱空间,照尽所有阴魂真灵的一切记忆和经验,凡有过错者、违背天道法则者,都要在这十八层地狱空间里一一受到心灵上的煎熬和痛苦。有的阴魂真灵生前一直顺天道而行,多行善举而仁孝,死后只需在这十八层地狱空间里走过一道或是两道、三道的心灵净考验,自然就可顺利的过关,而有的阴魂真灵生前总是逆天而行。而且一直多行不义,任何违背天道良心地事情都做过,死后一旦进了这地狱磨盘之中的话。那罪可就受大了,不仅是十八层地狱空间样样不空,甚至还有交替轮回的事情发生,天道对一个生灵都是眷顾着地,不管你生前是如何的强大、怎样的不可思议、多么的高高在上,只要你有着强*奸天道的行为存在,那么死后一旦进了地狱磨盘的话,那么天道总会一一讨还回来的。

然后是轮回池,里面的每一个漩涡和空洞。都代表着一个生灵空间的存在,这个生灵空间或许是一个大陆、或许是一个星系、又或许是一个神国、甚至或许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智慧生命存在地原始星球,每一个被地狱磨盘放出来的阴魂真灵,最后的归宿都是这轮回池中的某一个漩涡或是某一个空洞里,而且一旦从这些漩涡或是空洞里轮回转生,那么这么阴魂真灵前生的一切记忆和经验基本上就全都会被清洗一空了。当然,也有偶尔的例外发生,就如当年的玄都和镇元子,就是凭借着自己强悍的修为和心境从这里转生而去的。虽然转世之后地修为和境界大减,但毕竟是保留了前生所有的记忆和经验,重新修炼起来自然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另外,从那被吞噬进来的轮回池中,岳中华已经感受到了先天至宝的气息,想来应该就是那轮回珠了,还有那血魂海,里面也有先天至宝的气息,若是所料不差的话。应是那定魂图无疑了。至于这地狱磨盘里有什么,不用多猜。除了那转世轮之外不可能再是别物了。

很快,整个地狱磨盘都已经被岳中华吞噬的只剩下一个边角扇形面了,而这里正是那十八层地狱空间的最后一层地狱----刀锯地狱空间。岳中华咬咬牙,混沌云雾立刻从四面八方朝着这地狱磨盘上地最后一块阵地吞噬了过去。

几乎是瞬间,整个地狱磨盘似乎都颤动了一下,随即就见得从那通往刀锯地狱空间地漩涡之中猛然冲出了五道灰暗色的冥光,压迫地无数阴魂真灵四散崩溃,最少也有数十亿的阴魂真灵彻底化为了乌有而烟消云散了。

那五道冥光冲出了刀锯地狱空间之后,眼看就要冲进了上面的混沌云雾之中,岳中华当机立断,心中忽然一动,那上面的混沌云雾顷刻间就消散了开来,成了一个出口直径只有三百六十五丈左右的漏斗状的大洞,而那五道冥光则直接毫不犹豫的一冲而出,瞬间出现在了地极大陆的上空。这五道冥光明显就是那冥人中的五位冥老了,太乙金仙的实力啊,岳中华可不敢将他们引到自己的灵宝天地里去,否则绝对是得不偿失之举。

在那五道冥光冲出来之后。不到一个呼吸间地功夫。就在那刀锯地狱空间里又接连飞出了三道浩然白光。也不停留。直接就从那个漏斗状地出口飞了出去。也落到了地极大陆地上空之中。

那之前飞出地五道冥光在地极大陆地上空一个盘旋。立刻就各自露出了本体。分别是一个身躯苍老地如同枯木地老者。一个头上生满了尖锐地犄角地壮汉。一个体外依旧冒着熊熊冥火地冷艳女子。一个身躯高大脸上满是神光闪烁地俊秀青年。一个躯体粗壮面如黑炭地丑陋青年。这就是冥人中修为达到太乙金仙境界地幽冥五老了。

五大冥老之中。最显老态地那一个就是幽冥苍老。又称苍冥。生前乃是一只上古苍鳄神兽。这个天界空间诞生之后地第一批先天生灵。拥有着看破时间和空间地先天神通。实力最是恐怖和强悍。当年若非是被南极仙翁、广成子、赤**还有东华帝君四人联手围攻。他也绝对不会就那么轻易地死去地。不过即使是战死身亡了。这头上古苍鳄神兽地阴魂真灵依旧是具备了不小地先天神通。竟能从那血魂海中脱困而出。然后一路闯过了地狱磨盘里地十八层地狱空间。最后更是从轮回池里逃生。没有被那无数地漩涡和空洞吸进去轮回转世。反倒是成为了这地极大陆上地第一个冥人。被如今地极大陆上地亿万万冥人尊称为冥人始祖。

而那个头上生满了尖锐犄角地壮汉。便是幽冥龙老。又称龙冥。生前则是一头上古草莽巨龙。也是天界空间诞生之后地第一批先天生灵。虽然不是龙族地始祖。但却拥有着掌控灵魂法则之力地先天神通。所以也能在死后冲出血魂海、冲破地狱磨盘里地十八层空间。并从轮回池里脱身而出。这幽冥龙老一旦恢复了原型之后。身躯足有数万里长。头上更是长满了四百八十四根犄角。每一根犄角都能发出震慑灵魂地力量。四百八十四根犄角一起发动。便是强如太乙真仙地真灵魂魄在其全力一击之下也要彻底地化为无有。而同为太乙金仙地强者。也轻易不敢抵挡他地全力一击。

至于那位体外不停地冒着熊熊冥火地冷艳女子。则是幽冥凤老。又称凤冥。生前便是一只浴火冥凤。也不知被打杀了多少次。但是只要冥火不息。总是能够死而复生。不过后来被西王母用玄冥法则破了其冥火传承。这才彻底地死亡。仅剩地一缕阴魂真灵被吸纳进了血魂海中。不料这凤冥地阴魂真灵竟又在血魂海中产生变异。重新吸纳了血魂冥火。一举突破了血魂海地禁锢。然后冲出了地狱磨盘。又从轮回池里逃生而出。也成了地极大陆上地第一批初生代地冥人。

而后面地那两个俊秀青年和丑陋青年。虽然也被称之为幽冥神老和幽冥魔老。但其实这两位地实际年岁却都不过是数万年而已。而且还不是冥人中地初生代和第一代。而是后生代中地佼佼者。他们没有初生代地那种与天界仙人刻骨明显地仇恨。也没有第一代地那种固有地不可改变地生活态度。有地只是身为冥人地骄傲和自满。以及那种与生俱来地优越感。神冥和魔冥可以说是真正地冥人可以达到地顶峰状态了。前者能够提取地极大陆上无所不在地幽冥瘴气里地纯粹和洁净地部分。使之成为一种新地天道法则力量。这种力量拥有着一种伪善地光明和正大。实质上却是一种邪恶到极点地天道法则地具体体现;后者则可以提取地极大陆上幽冥瘴气中地所有污浊部分。同样赋予其天道法则地力量形态。这种力量更加地邪恶和鬼祟。能够腐蚀一切万物。就算是灵魂和真灵都不例外。骨子里却又带着一种纯粹。实在是恐怖到极点地一种负面地天道法则力量地体现。

不过,这幽冥五老虽然个个实力强横的无与伦比,却与那些手下的冥皇、冥王、冥帅们一样,没有趁手的先天灵宝在身,战力总是要打上一个很大的折扣的,在地极大陆上的时候还能够依仗着这里无有穷尽的幽冥瘴气来实现法则力量的具现化攻击和防御,但是只要一离开了地极大陆,那么其实力瞬间就会下降三五成还多,很多强大的杀招也都施展不出来。

就如先前在那刀锯地狱空间里一样,虽然那里也属于地极大陆上的一部分,但是地极大陆上的幽冥瘴气却是无论如何也进入不了那地狱磨盘所开辟出来的十八层地狱空间里的,所以转世化身为孔子和荀子的玄都与镇元子,才能利用十多万前就早已设下好的一个陷阱将这幽冥五老都困在了其中,若不是岳中华最后将整个地狱磨盘都吞噬下去的时候震动了刀锯地狱空间里的天道法则力量,使得玄都、镇元子和红云三人联手合围地阵势出现了一丝破绽,怕是那幽冥五老还要继续被困在这里十天半个月也别想出的去。

此刻,幽冥五老全都脱困而出。玄都、镇元子和红云也不得不跟着出来拦截和牵制,免得岳中华在吞噬地狱磨盘的最后关头被幽冥五老给打断,从而使得他们十多万年来的谋划和算计全都功亏于溃。本书转载ㄧ文学网α.1 #.

而在原本轮回池所在的空间里与十大冥皇纠缠的岳中华地五大分身之一的血火真仙以及那千色梵光手和先天神网,此刻也都忽然退了回去。至于那十大冥皇,见到了幽冥五老突然现身之后也全都失却了拼命的心思,自然也纷纷退到了幽冥五老的身后不远处。并急忙将最近地极大陆上特别是轮回池这里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和变故都仔细的说了一遍。

血火真仙右手持着血光浴火剑,左手抓着一面看似只有巴掌大小的神光暗敛的先天神网,背后则是伸出了一张闪烁千色光华的大手,面无表情地站立在原本属于轮回池底部的那个漏斗状的入口处,脚下一股股地混沌云雾正在重新汇集过来,片刻之间就已经重新聚集起了百里方圆大小的一团,再次将那个入口给遮挡了起来。

就在血火真仙上方的不远处,此刻也虚空站立着三人,身上都有浩然白光缭绕。仿佛神圣一般。其中为首的一人身穿麻布、长发披肩,面容有些苍老,眼神似乎浑浊。却又透着一股看破世俗的清澈,手中则拿着一卷闪烁着毫光的竹简,上面隐隐有“论语”和“春秋”的字样;左边一人,似乎同样也是一垂垂老朽,白发白眉连着白胡须,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儒衫,手中捧着一卷青色地竹简,上面竟似长满了苔藓一般,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都不曾打开看过了;至于那右边的一人。却是一个面目俊秀的中年男子,眼神刚毅而锐利,身穿紫色长袍,腰悬一柄治世宝剑,神态显得异常张扬而奔放,左手之上还拿着一面如血一般颜色的红纱帐,上面隐隐有一股股的风声卷过,有一片片的红砂漫过……

这三人自然就是那儒门的三大圣师孔子、荀子和孟子了,不过他们的真实身份。却是来自于地仙界的玄都大法师、镇元子大仙和红云散仙。玄都大法师出身地仙界太清无为圣人老君门下,乃是其唯一地一位嫡传弟子,当年的修为仅在圣人之下;而镇元子大仙则在地仙界中号称地仙之祖,只拜天地不拜三清,其袖里乾坤之神通便是先天圣人也要赞叹几分;至于红云嘛,虽然是一介散仙,但早年地仙界洪荒开辟之初,还做过道祖鸿钧的记名弟子,只可惜时运不济。圣人之道没有证得。反而是早早的就被仇家暗算偷袭致死,只剩下一缕真灵不灭。当年在地仙界中飘飘荡荡了也不知多少个年月。

那幽冥五老听了一旁十位冥皇的讲述,这才知道自己冥人一族视为传承至宝的轮回池已经被人肆无忌惮的吞噬一空了,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再加上先前从那地狱磨盘里冲出来时所见的那种奇怪的云雾,他们立刻就猜出来了那儒家三圣师先前将他们引诱困进那刀锯地狱空间里地大致目地来。

“玄都,你等三人实在无耻,竟然趁着引诱我等被困进地狱磨盘的时候让他人来吞噬我冥人一族地传承至宝,实在该死,今日就让你们这所谓的什么儒门三圣师全都生离不得此地。”神冥的性格最是倨傲和自持,但是一想到自己幽冥五老先前竟然全都被别人当作猴子一般耍了之后,自然是第一个就跳出来愤怒的恨声说道。

“哼!后辈休要张狂,就凭你一个区区后生代的冥人小辈,也敢妄言留下吾等三大圣师,实在是狂妄,难道是忘却了先前被困之辱了吗?”孟子,也就是红云,在听了那神冥的话之后立刻就先站出来神色冷厉的说道。

“啊!气死我了,你不就是那红云吗?据说当年也曾当过我冥人一族的冥皇,不过后来竟敢背叛我冥族。实在是可恨,既然你不知死活,那么今天就让我来了解了你吧。”神冥大喝一声,身形一动,就要抢先出手攻击,却不想身旁的苍冥伸手在其肩膀之上轻轻一拍。立刻就将其制止住了。

“苍老,你这是什么意思?”神冥脸色难看的盯着身旁阻止他出手的苍冥问道。

苍冥枯树皮一般的面容微微一笑,即便是神冥看了也有一种发自内心地恐怖感觉,然后就听得苍冥说道:“神冥啊,莫要着急,如今我等都已经从那地狱磨盘中出来了,这地极大陆上的幽冥瘴气我等用之不竭,想要再战,却是胜算在握。何必急这一时呢?”

“好吧,一切都听从苍老吩咐就是。”神冥看着苍冥的那双浑浊无光的眼睛里的灰褐色眼球上忽然亮起了一丝异光,心中猛然一惊。不敢再违抗他的命令,连忙表态道。

“恩!”苍冥点了点头,不再理会他,转而看着这边地玄都等三人,最后则将目光盯在了玄都的身上,脸上露出了一丝甚为恐怖的淡淡笑意,口中说道:“老朋友啊,说起来我们这已经是第一百零七次见面了吧,每一次你出现之后。似乎都能带给我不小的惊喜啊!却不知道这一次,你又有什么样的惊喜能够带给我呢?”

红云见是这老怪物亲自出面了,而且直接挑明了是要与玄都交谈,他便也不再继续答话,反倒是退到了玄都和镇元子的身后,而镇元子则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欲望,所以无奈之下,玄都也只好亲自站出来淡淡的说道:“苍鳄啊!你我两方的仇怨也不算是小了,何必说地这般言不由衷呢?而且我等此次来到地极大陆。若非是为了得那三大先天至宝,还能再有什么东西吸引得了我们呢?你也算是心思清明的先天神祗了,想必是心中也早已有了答案,现在这样问我,想来还是有什么难明的疑惑吧,不妨都一一道来,我也好给你全都解答一二,如何?”

苍冥收了笑容,面无表情点下头。又忽然低头去看了一眼岳中华地五大分身之一的血火真仙。仅仅是看这一眼的瞬间,他那灰褐色的眼球之上已经是冒起了一层神异至极的奇光。一霎那间竟然就波动了不下百亿次之多。

“恩!”苍冥的神情忽然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再看了血火真仙一眼,那眼中的灰褐色眼球再次亮起一层犹若实质的异种奇光,波动地次数更在先前之上,但就算是如此,他竟还是无法看透眼前的这位修为明明不过是太乙真仙层次的家伙的虚实和来历,这让他心中大感震惊之余更是暗暗觉察到了不妙和不安。

“他到底是谁?”苍冥忽然转头来看向玄都,伸手指着下方站在混沌云雾上面的血火真仙,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天道眷顾之人,开天辟地之人。苍鳄,贫道的这个答案,你听来可满意吗?”玄都脸上瞬间露出了真诚而开心的笑容,眼中的神光丝毫不带任何地杂质,清澈而纯净,给人一种极度的安宁的感觉。

苍冥微微愣了一下,猛然间神色大变,当即大喝一声,道:“不好,快动手,务必斩杀了那人。”

话未说完,苍冥已经是抢先朝那下方的血火真仙冲了出去,而此时他身旁的其他四位冥老却都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苍鳄,现在才反应过来吗?可惜啊!已经晚了。”玄都说话的同时,身形一闪,却是出现在了苍冥的身前,硬是将其前进的方向给堵住了。

“你给我闪开。”

苍冥爆喝一声,眼中骤然现出时空漩涡一般的空洞,然后便诡异地从中爆射出两道灰褐色地神光,直冲着玄都飞了过去。

“雕虫小技尔!”玄都淡然一笑,手中的那卷竹简忽然张开,化作了一面毫光一样地屏障,上面有《论语》11705言,有《春秋》160篇,字字珠玑,篇篇醒目,只要看上一眼。似乎就能完全明白其中的真意一般,然后就会不可自拔的深陷其中。

苍冥眼中射出的两道灰褐色神光一下子就照射进了那面闪烁着无尽真言大义的屏障之上,立刻就失却了作用,甚至就连苍冥本人都不由自主地神情呆滞了一下。

与此同时,被苍冥一声大喝震醒过来的龙冥、凤冥、神冥和魔冥也都反应了过来,见苍冥全力发动就是要攻击下方的那个修为看似不过是冥皇境界的青年。他们虽然心中还不是很清楚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但是长久以来一直对苍冥的信任和崇敬,却让他们根本不会去想那么多,当即也都全力朝血火真仙攻击了过去。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镇元子和红云比他们反应的更快一些,就见得镇元子手中地那卷青色的竹简忽然化作了一蓬参天大树,于半空中拦下了龙冥和凤冥。但见那参天大树整个都是绿油油的,上面长满了无数的巴掌大小的飞叶,每一片飞叶中都有着不一样的符文一般的线路,各自散发着不同的气息。随着整颗大树微微晃动了一下,那千万种不同的气息同时交错在一起,似乎组成了一个复杂无比真实无需地情感世界一般。便是龙冥和凤冥这等存在在不经意间也要深陷进其中不可。

至于红云,他只将手中的红纱帐一抛,此物瞬间化作了一团红色的沙尘狂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就将那神冥给裹在了其中。然后只听得他在里面地咆哮之声凄厉而暴躁无比,整个红纱帐都在剧烈的颤动着,无数的红色沙粒都在四处的飞溅,显然是无法将那神冥困在其中多久的,但神冥要想就此完好的从中飞出来。怕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做到的。

在困住了神冥的同时,红云将手中治世宝剑猛然拔出鞘来,对准了迎面而来的魔冥就直刺了过去。那魔冥地身躯躯体粗壮无比,面色更如黑炭一般的丑陋,双手之中各自抓着一柄幽冥魔刀,此乃是地极大陆上的幽冥瘴气之中的最污浊、肮脏、邪恶的一部分力量法则具现化出来的表象,虽然不如先天灵宝那般自带神通和法则之力,但是在这地极大陆施展开来其威力却绝对不会比任何的顶级先天灵宝逊色。

红云的治世宝剑一剑刺来,带起一道耀眼无比的浩然白光。充满了正义、光明和秩序地法则之力,任何太乙金仙级以下修为的妖魔鬼怪都无法抵挡得了这一击。但是这里毕竟是在地极大陆,幽冥瘴气可谓是源源不绝,任何外来的天道法则之力都无法隔断其与这个大陆上的所有冥人之间的联系,因为所有冥人的身躯,其实也不过是被幽冥瘴气改造充斥之后形成的罢了,本质上却都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冥人在这地极大陆上的修行速度会那么快、而冥人地普遍实力又要高于天界中一般地仙人的主要原因所在。

红云一剑刺来,魔冥两柄幽冥魔刀就架了上来。虽然依旧是被红云地这一剑刺的身形暴退。但总算是完好无损的挡住了红云的这一全力一击。

当下红云分神控制着红纱帐尽量困住神冥,而手中则拿着治世宝剑与魔冥战在了一起。也算是暂时将这两大冥老都给拦阻了下来。

五大冥老既然动手,那不远处的十位冥皇自然也不会旁观,当时就一股脑的冲了上来。血火真仙见此之后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左手之上的先天神网一抛,立刻就化作了漫天的罗网,也不去关注三位圣师与那五大冥老的战斗,仿佛是带有极强的灵性一般,主动的拦截下了五位冥皇,使之一时间手忙脚乱冲不出来。同时,血火真仙肩膀微微晃动了一下,其背后的那只闪烁着千色光华的大手立马就化作了一道神光飞了出去,然后在半空中再次化作了一张千丈方圆的大手,硬是将迎面而来的两位冥皇给一巴掌拍了回去。至于那剩下的三位冥皇,自然就由血火真仙亲自动手了,凭着手中的血光浴火剑,即便是一人独斗三大冥皇,血火真仙依旧是能够占据到上风,将那三位冥皇打的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局面一时间甚是混乱,玄都拦住了苍冥,镇元子拦住了龙冥和凤冥,红云拦住了神冥和魔冥。血火真仙凭着手中的一柄血光浴火剑、千色梵光手还有那先天神网,则是一下子拦截下了十位冥皇,这些强悍无比的存在一旦是全力出手毫无顾忌,那么对于周边的天地环境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特大的灾难。好在这里是地极大陆,任何地存在在这里其实力都要被迫被压制住九成以上,这其实相对于那些冥人也是如此。只不过基本上所有的冥人从那诞生之日起就已经开始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自然是早就适应了的。再加上地极大陆实在是广大无比,比之天界之中的任何一处大陆空间或是小天地都要来的宽广地多,即便是太乙金仙这等存在想要将整个地极大陆给彻底的打碎也不可能了,因为经过了百万年的发展,这地极大陆早已是非当年可比,别说是现在有八个太乙金仙级的高手在这里全力打斗,便是整个天界的所有至尊大佬们都来这里打斗,怕是也很难将整个地极大陆给打的破碎开裂。

趁此关键时刻。岳中华吞噬地狱磨盘的速度当然是更加的快了许多,整个身躯所化的混沌云雾其九成九都用来吞噬那地狱磨盘了,只在原本轮回池地底部那个漏斗状的出口处留下了百里方圆的一团。倒也不怕外面地那些人的战斗波及,反正物理和能量的攻击都不能对他的混沌云雾产生半点的伤害的。

时间又过去了足足有半个时辰,玄都凭着手中的一部《论语@春秋》竹简,靠着里面的真言大义、上古篇章,硬是将那实力最为强大的苍冥阻在半空中,使之无论如何都不能正面对岳中华所化地混沌云雾全力出手。

而镇元子也凭着一颗先天神株树牵绊住了龙冥和凤冥两人,只不过损失不小,那龙冥虽然能够发动灵魂攻击,却还威胁不了镇元子。但是那凤冥一身的幽冥血火,却硬是将那参天大树上的翠绿叶片给烧了十之六七,若非是镇元子还有一手袖里乾坤之术,时不时的便把那凤冥收进去困她片刻的话,怕是早已让这凤冥给突破过去了。

至于说红云,他的那件红纱帐其实不过困了神冥一刻钟的时间,但是他还有后手,当即又从怀中掏出了一部《孟子》道书,这道书的本质倒是和岳中华当初从那耶稣和默罕默德两人手中得来的《圣经》、《古兰经》相似。都是最纯粹地天道法则的体现,任何的天道法则只要领悟了透彻再将之注入到《道书》之中后,便能立马具现化出来,只是先前那耶稣和默罕默德修为都不足够,自然就无法使他们各自领悟的天道法则靠着手里的道书具现化出来,但是他们不行可并不代表红云不行,不然如何能够称得上儒门三大圣师之一呢?就见得红云把《孟子》祭起,一股浩然正气的法则力量顷刻间具现化成一个凌然不可战胜的天生猛将,或者直接可以将之称之为悍不畏死的卫道士。正是由这位《孟子》道书化形而成的猛将挡住了神冥。而红云自身则依旧是将魔冥挡在身前寸步不能前移。

岳中华五大分身之一地血火真仙。同样也是大发神威,靠着血光浴火剑、火焰风衣将三位冥皇打地抱头鼠窜。甚至到最后他面上的那件血纹面具也都派上了用场,上面能发血纹奇光,竟正好是那冥皇地克星。还有那千色梵光手与先天神网,其实就是岳中华的一缕分神在控制着,用之拦阻住七位冥皇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自然也是轻松的很。

不管外面的战况如何,岳中华这边则是已经将整个地狱磨盘都给吞噬的差不多了,或许只需一刻钟的时间就可功成圆满了。但正是这个时候,那幽冥五老的耐心终于已经到达了极限,各自猛然跳出了战团,然后同时咆哮了起来,整个地极大陆似乎都在这瞬间骤然震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