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22章 山下的女人

第22章 山下的女人

燕来楼并非酒楼却是泉州最大的青楼,张松溪、莫声谷由冯家家仆引着到达燕来楼门外见到那些迎来送往倚门卖笑的青楼女子时都忍不住心中有气,但凡名门正派的弟子就不会出入青楼这种地方,更何况他们的恩师还是道士。至于随行的宋青书却只是尴尬地摸摸鼻子掩去鼻间充斥而来的脂粉香气,上一世他走马章台一掷千金的时候在这种地方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也是平常,如今未免两位师叔看出异常也只好更加用心地眼观鼻鼻观心。莫声谷皱着眉头避开一位姑娘的拉扯,一把扯过家仆逼问:“此处便是燕来楼?”冯家家仆低声称是见莫声谷面色不善不由神色惴惴,莫声谷却并不为难他只是连声冷笑,竟是进不得也退不得。

张松溪等三人虽说只站在燕来楼外并无其他行动,然而他们身上都带着长剑就已是分外惹眼。不多时,一团火红满身脂粉气的老鸨便从里面走了出来媚笑着发问:“几位爷台可是武当派张真人门下高足?”宋青书不敢做声,只张松溪强忍怒火微微点头。老鸨大松了口气,连忙腻上前道:“几位爷台,海沙帮程舵主今日包了我们燕来楼的‘十绝’伺候三位爷台,已经在二楼久候多时了!”又扬手招呼手下的姑娘,“琴心、宜兰,还不快来招呼两位爷台?哎哟!这位小爷可真是俊俏……”

张松溪与莫声谷都是正人君子何曾见过这等场面,只狼狈躲开两位姑娘的拉扯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宋青书却实不耐烦一个半老徐娘将满身肥肉都贴他身上来吃他豆腐,银色的剑光只在月夜下微微一闪便隐没无踪,他冷着脸一字一顿地道:“非礼勿动!”

老鸨神情呆滞地看着一缕长发自头顶慢慢飘落于地,隔了一会才呆呆地伸手摸上发顶竟又掳下一大把断发。那老鸨顿时面色发白,如同一只被踩着脖子的山鸡一般尖声大叫:“杀人啦!”原本正纠缠着张松溪与莫声谷的两位姑娘同时尖叫起来,与老鸨一起连滚带爬地逃回了燕来楼。

“武当派好大的威风!”早已等在二楼程老三却在此时领着两名帮手现身廊庑下,夸赞宋青书的同时竟仍不忘搂着姑娘调笑。“碧心,今晚就安排你招呼这位小爷如何?”被程老三搂在怀里的那位姑娘咬着程老三的耳朵不知说了句什么,引得程老三扬声大笑。他表面虽轻松,方才宋青书的那一剑却是看得分明,宋青书出剑之快便是他本人都要忌惮几分,而宋青书还只是武当三代弟子远不如张松溪与莫声谷名声在外。“张四侠、莫七侠,所谓人生得意须尽欢,二位何必如此拘泥呢?”

莫声谷冷哼一声,身形忽然向上拔出数丈如同一只大鹏般向程老三扑了过去。程老三见莫声谷无需借力便可轻松跃上二楼不禁大吃一惊暗道武当梯云纵果然名不虚传,当下拔拳挥向对方赫然是一招“回马横擂”,程老三浸**拳法数十年这一拳使来好似铁锤重击刚猛无比。莫声谷左掌轻轻挥出以武当绵掌中的一式“自在飞花”相挡,掌势之出有若絮飘雪扬软绵绵不着力气,然而程老三这威风凛凛的一拳却好似击中败革破絮之中全然无着。程老三一招不中已是变色,眼见莫声谷向他扑来身侧的两位帮手同时上前一左一右夹击试图阻拦。莫声谷脚步一错滑开了去,不慌不忙地拔剑出鞘向着程老三的面门狠狠斩下。程老三大叫一声,飞身向后撞去,庞大的身躯将燕来楼的窗户撞地粉碎像只球一样滚进了内室之中。莫声谷一剑落下便顺势收剑,长身立在二楼廊庑下冷声道:“程舵主,在燕来楼待客未免局促!”他的话音刚落,只听“喀啦啦”一串脆响,自二楼围栏直至摆在内堂的饭桌竟都同时裂成了两半。

程老三狼狈地爬起身,错愕的神色只一瞬间就变成了狠戾,阴声阴气地道:“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背在身后的右手悄悄地向自己的手下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传令将暗中埋伏的弟子调出来。

莫声谷冷笑一声回道:“这罚酒是什么滋味,莫某不才,正想一试!”

早已埋伏好的海沙帮帮众却并未如约出现为程老三一壮声势,反而是一个听起来温柔无比女音突然飘了进来。“不知武当张四侠、莫七侠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请恕罪!”随着这声女音走进来的是一位容色殊丽的少妇,手如柔荑肤如凝脂,着一身红裙绿裳梳着妇人高髻,发簪上坠下的一颗明珠随着她的步履微微摇晃。那娇艳欲滴的模样看起来不过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妇人,然而束在她腰间的那条绣花腰带上系着的却不是压裙角的玉环而是一对色泽乌黑锋利异常的分水峨嵋刺。她走上前容止循雅地向莫声谷行一礼,柔柔说道:“海沙帮已在和乐楼设宴款待几位武当侠士,还请莫七侠赏面。”

莫声谷并非怜香惜玉之人,当下冷声道:“不知和乐楼又是何等腌脏之地?”他虽上了二楼与程老三交手,却始终自恃身份只站在廊庑下并不向内移动半步。

那少妇轻轻一笑,轻描淡写地道:“我等只知武当派耕读习武传世,从未知晓竟还有跑船生意的勾当,不免谨慎些。”

那少妇此话一出竟是把莫声谷堵了个正着。正当他呐呐无言,宋青书与张松溪已同时跃上二楼,宋青书听闻此言当即抢先问道:“夫人请我等去和乐楼、程舵主却又有心留我等在燕来楼,不知海沙帮中究竟以何人为尊?”

宋青书如此针锋相对那少妇不免多看了他一眼,武当三代弟子不过十五六的年纪,唇红齿白面如傅粉,眉宇间英气勃勃唇角边笑意如流,十分骄矜三分却是轻浮。少妇忍不住叹了口气,生得这般精致如画何以个性如此咄咄逼人?空负了武当派恂恂儒雅谦谦不竞的美名。转念一想,幸亏是这般刻薄的为人,若不然他日长成,必成江湖中无数妙龄女子躲不开、看不透、勘不破的色相难题。她婉转而笑,回道:“海沙帮上下当以张帮主为尊,这泉州分舵自然全凭程舵主做主,小妇人不过是听从舵主之命跑跑腿罢了。”说罢,她转身向程老三婀娜一礼禀道,“舵主,和乐楼的鱼脍已准备妥当,舵主可与武当派三位侠士移步和乐楼。”程老三神色尴尬,狠狠盯了那少妇许久终是强笑着道:“在下有心讨教武当派武功,此事只是一场误会。”

张松溪见事极明,当下便瞧出此二人的关系必不如表面这般和乐。然而这面子武当派终究是保全了,他也就趁势收篷,抱拳行礼道:“不知夫人如何称呼?”

那少妇敛衽回礼。“拙夫易天海,已在和乐楼恭候。”

“原来是易天海易大侠夫人当面,适才多有冒犯!”莫声谷吃了一惊,当下大大地作揖为礼。易天海曾是海沙帮数一数二的高手,一手惊鸿刀法强横无比,号称便是令海分两边也只需一刀,为人更是义薄云天急公好义又一心抗元收复汉人江山,莫声谷对他可说是神交已久。只可惜数年前易天海遭贼人暗算受了重伤,已隐居他处不在江湖行走这才缘悭一面,不想今日竟在泉州得见当真是喜出望外。莫声谷生性豪烈不拘小节,最是佩服矢志抗元的英雄豪杰,顿时不再计较海沙帮适才的无礼更替宋青书致歉道:“劣徒无状,还请恕罪。”

宋青书如何不知自家七叔的毛病,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垂下眼帘掩去一双清冷凤目中的冷厉之色,只躬身行礼道:“请易夫人海涵。”

众人握手言和移步和乐楼。

和乐楼内易天海已然在座,他被贼人暗算断了腿骨只能坐在轮椅之中。他此时正当壮年,然而数年来的病痛折磨抑郁伤怀却使他看起来脸颊凹陷极是病弱。如今方是八月酷暑,易天海的双腿上竟还搭着一条薄毯,倚在轮椅内似睡非睡。然而一见张松溪等人到步,原本神情倦怠的易天海立时精神奕奕朗声大笑着高声道:“有缘得见武当四侠、七侠当面,何幸如之?”观他眉宇间的豪烈之气便知是威风不倒侠骨犹存。

不等张松溪等人答话,易夫人已快步回到丈夫身边低声道:“大哥怎么先出来了?”她在张松溪等人面前举止温婉言辞之间却是寸步不让,如今在丈夫的面前虽是出言责问却是情意绵绵与方才大为不同。

易天海握住妻子的手指,笑道:“武当四侠、七侠名满天下,怎能不相迎?”

易天海如此客气与程老三截然不同,张松溪等人与他彼此久仰一番后便含笑入座。酒过三巡,张松溪有意无意地提起了武当派此次出面行商的原委。听闻武当派行商竟是为了赈济三万灾民,易天海夫妇亦是肃然起敬连声赞叹武当高义。酒筵上张松溪莫声谷二人与易天海夫妇相谈甚欢,程老三自觉受到冷落面色更是不善,然而易天海在海沙帮内威望甚高,若不是受了重伤不良于行这泉州分舵舵主的位置绝落不到他头上,在易天海面前他也发作不得,只管一杯接一杯地灌自己闷酒。直至耳边听得易天海说到愿意相助武当寻一位出手豪阔的色目富商接下武当的茶叶,他忽然扔下手里的酒杯熏熏然道:“既是行商,行商便有行商的规矩,生意谈成我海沙帮取四成佣金,一文都不能少!”

不等张松溪答话,易天海已笑着打圆场。“老三,武当派此行是为了赈济黄河灾民,岂可与一般买卖相提并论?今日我等便是仗义相助分文不取也是大功一件、为国为民!”

“大哥这说的是什么话?”程老三倏然起身用力一拍桌面厉声道,“今日莫怪我这做弟弟的教训大哥。大哥为国为民当真是英雄仁义,却不为我们海沙帮一众兄弟着想吗?我海沙帮在泉州营生已久说一不二无人能撄我锋芒,凭的就是‘规矩’二字!四成佣金就是规矩!如今大哥上下嘴唇一碰就要坏了这规矩,你坏的可是我海沙帮众弟兄的饭碗!”

“程老三!你可还将我丈夫放在眼里?”易夫人闻言一张俏脸当即气地煞白跟着拍案而起高声怒叱,自易天海因伤让出舵主之位后,易夫人对继任舵主的程老三一向尊敬有加。可女子心思愿意为了丈夫低头却绝不愿见丈夫受辱。“你别忘了若是没有我丈夫,你早已是冢中枯骨!你更加别忘了,海沙帮最大的规矩不是这四成佣金!是驱除鞑虏,救民水火!”易夫人形容秀美气质柔和与人交谈也一直是温言软语,可“驱除鞑虏,救民水火”这八个字说来却是格外地慷慨豪迈不让须眉。

程老三被易夫人如此呵斥更是面色黑沉,大喝一声:“梅七娘!我是看在大哥的面上才不与你计较,女流之辈这儿哪有你说话的份?”又转头阴测测地逼问易天海,“大哥,今日小弟便要请教,这泉州分舵究竟谁人做主?”

海沙帮中人如此僵持不下,于武当派最好的选择便是坐收渔翁之利。然而武当上下深受张三丰教诲,一言一行皎皎如月,当真是君子端方正大光明。因而,张松溪此时便站了起来朗声道:“程舵主,四成佣金武当恕难从命。行商固然有行商的规矩,江湖却也有江湖的规矩!”他解下腰间长剑,重重地压在桌上。

作者有话要说:哦呵呵,宋公子,熟男装纯感觉如何?

原创人物:海沙帮泉州分舵前任舵主易天海、夫人梅七娘

模拟宋公子跟梅七娘的吵架内容,大概是:

梅七娘:啊呀呀,大家都知道武当派是练武的门派,你们突然跑来做生意心急火燎地捞钱,脸面都不要了,谁知道是真是假呢?

宋公子:你们海沙帮多头领导,看起来好像比我们武当的麻烦更大啊!话说,我们到底该把谁当海沙帮在这里的老大啊?

梅七娘:现在老大是程老三没错,不过小样的别以为老娘就说不上话!我的老公可是易天海!

莫声谷乱入:啊呀呀!偶像!求签名!求合影!偶像我崇拜你很久了!我家小孩不懂事,别跟他一般见识!

宋公子:………

(导演:O(n_n)O~)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