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24章 惊鸿刀法

第24章 惊鸿刀法

程老三既已松口,易天海唯恐迟则生变立即与张松溪约定,介绍一位出手豪阔的色目富商两日后便与武当交易。易天海在海沙帮已久威望远在程老三之上,若不然易夫人也不会轻易就遣走程老三一早埋伏在燕来楼的帮众将程老三本人请到和乐楼。有易天海答应接手武当的买卖,张松溪显然大为放心几人重整杯盘与易天海夫妇吃完这顿酒筵又好生谢过他们夫妇二人这才满意离去。两日后,易天海果然亲自带着三位色目富商前来与张松溪商谈买卖,武当此次带来的茶叶质量上佳又有易天海的面子在,最终卖出了一百万两的高价。易天海知道武当派之所以跑这趟买卖全是为了赈济灾民,便建议他们在此地收购部分粮食和布匹运回武当。因为对收了武当一成佣金之事感到十分愧负,他还承诺将亲自出面为武当找几位可靠的粮商和布商提供货物。张松溪在心里飞快地算了笔帐,今年黄河泛滥粮价飞涨,反而是江南一带粮价并未上涨太多,若是在此地采购粮食布匹运回武当的确会节省很多。他对易天海的援手表示了感谢,立即同意了这个建议。

刚从码头回来的宋青书直着眼望着正在庭院里切磋的易天海与莫声谷,莫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这才慢慢地浮出一个念头:七叔大概是所有人中最高兴的!他上前与易天海夫妇及莫声谷见礼之后便要转回厢房歇息,因前世际遇宋青书对刻意结交江湖前辈博取他们好感的事并无太大兴趣。莫声谷见他一脸疲色也并不留他,然而易夫人却对宋青书的一手精湛赌术十分好奇,当下故作关切地与他搭话:“宋少侠形容憔悴可是买卖上还有什么为难之事需我夫妇二人援手?”

宋青书急忙施礼道:“不敢当!易夫人唤我青书便好。武当此行受易大侠易夫人助力良多,如今万事俱备预计明日便可将最后一批粮食装船启程返回武当。”

易夫人闻言一惊,掩口失声道:“整整五百石的粮食这么快就装完了?”

宋青书没有答话只抬头深深地望了她一眼,神情苦涩难言。

见宋青书这副一言难尽的表情,易夫人不禁扑哧一笑,她算是明白为何宋青书能累成这样了。海沙帮吃的就是这碗饭,码头上的消息最是灵通,早听说武当派急着返回武当赈济灾民,可这次带来的武当弟子人数却并不多,因此所有人都被张松溪指使地团团转。“听闻武当派此次以行商担负起三万灾民生计乃是宋少侠一力承当促成此事,如今也算是功德圆满,将来这三万灾民平安渡过此劫,最该谢的便是宋少侠的救命之恩。”

宋青书再行一礼,谦道:“本是义所应为之事,不值一提。”

易夫人轻轻一笑又道:“武当派行侠仗义江湖中早有美名,却是宋少侠摇地一手好骰子更是令人惊叹!”

易夫人话音刚落宋青书的后背就有点汗湿,他强笑道:“在下只是耳力较精取巧罢了,武当派门规甚严,门下弟子若是染上赌博恶习必受重罚。”唯恐她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言引来莫声谷关注,宋青书连忙拱手揖道,“青书衣冠未整实不便见客,易夫人还请见谅!”

宋青书落荒而逃易夫人也不阻拦只盈盈笑望着他,这几日她的丈夫与莫声谷相谈甚欢相见恨晚,她一直陪在丈夫身边自然也听了几句。莫声谷可是对他这个师侄大加赞誉,如无意外将来武当派的第三代掌门人非宋青书莫属。看宋青书的谈吐会让人以为不过又是一个如他父亲宋远桥一般的谦谦君子,可一旦联想到他们之间的几次交锋,易夫人便知真正的宋青书绝不如他表现的那么简单,只怕他的真面目武当上下仍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青书,过来!”然而不等宋青书离开庭院,与易天海交谈了几句的莫声谷又忽然出声唤住他。“跟易大侠切磋两招。”

宋青书面色诡异地望了莫声谷一眼,跟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切磋?易天海却并介怀自己的双足残废,已笑眯眯地拿起了自己的佩刀。

宋青书见状只得无奈转回,抱拳一礼道:“武当宋青书,请赐教!”说完,便拔剑出鞘摆了一招“万岳朝宗”的姿式,这是武当子弟和长辈动手过招时的起手式。莫声谷与易天海平辈论交,到了宋青书这儿自然是低了一辈不可失了礼数。

易天海自受伤之后便再未与人切磋,今日连战两场心中感慨万千,只朗笑道:“宋少侠客气了!”手腕一抖,手中长刀竟嗡嗡作响。

所谓长幼有序,按规矩便是彼此过招身为晚辈的也不能一出手便是狠辣杀招失了恭敬。只是宋青书上一世也曾缠绵病榻身不由己,更加明白废人好强的心情。易天海残废已久若是在他的面前使那些彬彬有礼的招式怕是会让他以为自己看轻了他,因此宋青书与易天海交手竟绝无留手,长剑一出第一招便是一招极为霸道的“鲲鹏击浪”,只见长剑顿时化为一道青光直击易天海面门。

易天海果然不觉冒犯反而眼前一亮,因为宋青书的气势彻底燃起了战意,手握长刀斜斜向宋青书劈去。易天海双足虽废却是目光老辣,这轻描淡写的一劈正取中宋青书的命门,若是宋青书仍不变招今日必然要少条胳膊。

宋青书心知这简单一招的狠辣,当下手腕一翻绕开易天海的长刀使一招“分花拂柳”剑身连颤化为十数个剑尖再刺他的肩头,易天海长刀一横轻易便点住了宋青书的剑身。武当派的武功以绵密见长,剑招使出便好似天罗地网,宋青书出剑又快寻常敌手与他交手绝难占到先机。然而易天海的惊鸿刀法招式未必精妙出刀却比他更快,好似大智若愚守拙驭巧,刀法不过是简单劈刺横击却招招都势如迅雷每每突破宋青书精妙剑招迫得他不得不变招,更加每一招都必尽全力如泰山压顶教人难以抵挡。如是数招一过宋青书的面色愈发沉凝,无论前世今生他都曾与江湖中的顶尖高手过招,却从未有一人能给他这般心惊肉跳的感觉,仿佛自己所学的剑法都只是虚有其表的花架子。

宋青书对易天海再客气也不会甘心输给他平白堕了武当威名。他的手腕一转长剑破空刺来直取对方胸膛,易天海长刀一挥堪堪架住他的剑刃。哪知宋青书的长剑竟忽然如软带一般轻轻一弯,绕过易天海长刀刀刃剑尖直取他的手腕,这门剑法正是武当派的“绕指柔剑”,这路剑法全仗以内力逼弯剑刃,使剑招闪烁无常敌人难以招架。宋青书自知内力不济轻易不用这门剑法,如今使来已不再视此战为单纯的武艺切磋而是全力相搏。

易天海生平未见此种剑法一时竟有些缚手缚脚隐隐被宋青书占了几招上风。然而他经验老辣,数招一过便摸透宋青书内力不足的命门,将自身内力灌注至长刀之上刀身一震竟将宋青书的长剑微微弹开。不料宋青书的长剑再度一折,剑尖竟又反向刺向易天海左臂。易天海大喝一声,长刀用力一搅将宋青书的长剑搅脱手去。

含光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斜斜地插入不远处的花圃之中微微摇晃,剑刃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闪闪的银光。宋青书的右臂轻轻颤了一阵方缓缓握紧拳头,轻声道:“好快的刀!”

易天海生性豪烈坦荡,当下言道:“内功还需再练,否则今日胜负未定。”

听到易天海提起他的内功,宋青书也只得微微苦笑,回道:“易大侠的惊鸿刀法果然了得,青书学艺不精甘拜下风。”

易天海老于世故哪里听不出宋青书这话的意思是说:他承认输给了易天海,却绝不肯承认武当剑法不如惊鸿刀法。他心中暗笑武当这第三代弟子看似正人君子光风霁月,实则心眼极小寸步不让,然而这一仗易天海毕竟打地极为快意也就不愿再与一个晚辈计较,反而提点了他两句。“惊鸿刀法原是军中子弟在战阵之中的杀人之技,凝力爆发一刀即出必全力以赴有去无回。招式勿需复杂只需简单有效,一招落空只需变换步伐,便可重整旗鼓再施雷霆。”

宋青书闻言不禁一愣,仔细思索片刻之后仿佛是明白了些什么又好似仍在梦中只喃喃道:“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孺子可教!”易天海笑着点头。

宋青书猛然振作精神,勿需莫声谷提点便躬身施礼道:“多谢易大侠指点!”此战,他的确是受益匪浅。

同样在旁观战的莫声谷却在此时忽然出声言道:“若是易大哥双腿未废,不知这惊鸿刀法……”莫声谷个性粗豪不拘小节,联想到惊鸿刀法真正的威力不禁面露追慕之色眉宇间又隐隐有豪气纵横,似是想一较高下。宋青书鉴貌辨色,见易天海夫妇均面现苦涩便想出言提醒莫声谷。哪知不等他开口,莫声谷已收拾心情又道:“若是易大哥不怪罪,可否告知在下易大哥双腿之伤究竟因何而起?”

易天海与莫声谷脾性相投交浅言深,对自己受伤的始末也不讳言,当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数年前他负责押送一批私盐前往苏州途中遇上海盗便交起手来,那些海盗人数虽多却是乌合之众唯有一人身怀绝艺,易天海便是伤在此人之手更被捏碎了双腿膝盖骨。而此人在重伤易天海之后便远遁而去,全不顾其他海盗的安危。事后海沙帮严刑逼问那些束手被擒的海盗,他们也说不出此人来历。只是数日前被那人打破寨子,受他胁迫才来劫海沙帮的私盐。

莫声谷沉吟片刻,忽然问道:“伤了易大哥之人所使的武功莫不是……大力金刚指?”

“正是!”易夫人恨恨道,“少林派大力金刚指名扬天下,我夫妇二人如何不知?只是、只是……张士诚,张帮主……”

“七娘!”易天海猛然出声打断她的话,注视着她泪盈于睫的双目苦涩道,“是我连累了你。”易天海曾是海沙帮第一高手,那时张帮主对他尤为器重,而在他受伤之后那便一切皆休。得知伤他之人可能出自少林,那位原本还怒气冲天吵着要替兄弟报仇的张帮主顿时就换了脸孔,劝易天海以大局为重息事宁人。若不是因为不舍与帮中众兄弟的交情,易天海早已携妻出走。

莫声谷却忽然扬声大笑,直道:“大力金刚指?那便好!……青书!”

宋青书在一旁听易天海提起伤他之人左颊上有一颗黑痣便已料到此节心中暗暗叫苦,此时听莫声谷唤他只得老实道:“易大侠,伤你之人与多年前伤我三叔的原是同一人。此人并非出自少林而是出自汝阳王府,半年前我潜入汝阳王府拿到了可治易大侠膝伤的灵药,黑玉断续膏。”

“我三哥如今已能扶杖而行,易大哥的膝伤也定能恢复如初!介时,你我兄弟再好好打一场,领教真正的惊鸿刀法!”莫声谷慨然道。

易天海夫妇互视一眼均是喜出望外,易天海便是养气的功夫再好此时也激动万分,连声问道:“莫七侠,你说的可是当真?”

“自然是真!易大哥若是方便,可与我一同回武当!”莫声谷朗声道。

易夫人顿时拜倒于地,泣声道:“叔叔大恩大德小妇人无以为报,他日武当若有差遣我夫妇二人万死不辞!”

“易夫人、大嫂!使不得!使不得!快快请起!”莫声谷急忙上前双手虚托扶她起身,“小弟仰慕大哥为人,既与他兄弟相称自当为他寻找灵药治疗膝伤。更何况,取得黑玉断续膏的并非小弟而是我师侄青书。”

易夫人又梨花带雨地转向宋青书连声致谢。宋青书能如何?他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说,这黑玉断续膏他原是为六叔藏着以备不时之需。只怕这话一出口莫声谷立时便要一掌拍死他这个吝啬刻薄又诅咒长辈的不肖之徒!他只能端出最标准的名门正派首席弟子的架势,大义凛然地道:“同是汉家血脉便如骨肉手足,怎能见危不救?易夫人不必多礼!”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