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46章 行军手札(下)

第46章 行军手札(下)

此次武当带领一千民壮同赴昆仑,与大军起行相比也不差些什么了,宋青书将军营里的严苛的军纪学了个全,连同军营里糟糕的伙食口味也半点都不肯不放过。为了在粮草耗尽前赶到澜沧江拿到补给,宋青书下令每日傍晚才稍做休整埋锅造饭,其余两顿都在行军途中解决。以至于这段时日以来冯默之吃的最多的食物是烙饼就酱菜,若是偶尔能在烙饼和酱菜之余多分到一份腊肉,那一定是因为这一天宋青书的心情非常不错的缘故!然而,即便人人都为多了一口腊肉雀跃欢呼,宋青书一定不在此列。倒不是因为他悭吝——虽然在冯默之看来,这原就是事实!——而是宋青书有一个不能启齿的毛病,他嗜甜。在武当时为了他大师兄的面子还处处掩饰,如今大伙一起行军却是再也掩饰不住了。那几日人人都在艰苦的行军路上就着酱菜啃烙饼,唯有宋青书对那些大伙眼中美味无比的酱菜绝无兴趣,然而烙饼又干又硬让他毫无食欲,直至莫声谷偷偷塞给他一包糖霜,这才算是把命给救了!

冯默之打的就是这糖霜的主意。身为武当三代首座、他们的大师兄,结果却差点在行军的路上饿死,原因只是因为他有一个姑娘才有的毛病。简直是岂有此理?正巧进入西宁后不久早一步抵达明教势力范围之内的武当弟子常飞云陆续以飞鸽传书送来了几张地图,宋青书忙着查看地图安排行军布阵又常常把冯默之带在身边指点考校,这饮食之事便由唐剑麟代劳。

唐剑麟一听冯默之要他偷偷把抹在烙饼里的糖霜换成盐,当下就把头摇地跟拨浪鼓一般,低声劝道:“冯师兄,宋师兄待你严苛也是为你好!”

“我就是看不顺眼他这般装模作样!”冯默之撇撇嘴,生平最恨宋青书好为人师,此时再尝苦果更是满心忿忿,不禁拉长脸暗自嘀咕。“也不知宋师兄吃错了什么,此次六大派合力围攻魔教,还不是手到擒来?便是阳顶天再世,怕也是回天乏术。偏他前怕狼后怕虎,仿佛死到临头,恨不能要我一夜之间将他的满身本事学全了,简直莫名其妙!”

“宋师兄每日不知有多少事忙,还记着指点你兵法战阵之道,你就知足吧!”唐剑麟无奈道,心中却是对冯默之的话心有戚戚,我倒是想要指点,偏还求不来呢!这些年来他虽也经常随着宋师兄行商算账,可做的也不过是从旁协助的事务。如今突然要他统领大局,也要给他点时间适应才是啊!他这些时日接手管辖这千人队伍,宋青书不但没有半分指导提点,稍有差错便将他骂地狗血淋头,全不留半分情面,也不知他为何这般暴躁?

冯默之犹在狡辩。“我也是为他好!你见过江湖上有谁跟他一样嗜甜的?等到了昆仑遇上峨嵋派的女侠,岂不给人笑掉大牙?”又压低声威胁,“你不帮我,我也一样有办法!你看看他如今那样,我就是给他吃巴豆他都吃不出来!”

唐剑麟偷眼瞥见莫声谷及时换下了宋青书当食水错送到嘴边的墨汁,不禁认同地叹了气。宋师兄这几日的心力全放在常飞云的飞鸽传书上了,莫说是巴豆便是给他服毒只怕他也没知觉!宋师兄,莫怪小弟倒戈,实在是……你这几日暴躁严苛又挑剔刻薄,小弟也很不顺眼呐!

俞莲舟与莫声谷冷眼旁观宋青书这些时日与冯默之、唐剑麟的相处便知他是有意培养他们顶替他身上的事务。唐剑麟这些年来原就经常帮宋青书整理行商账目安排诸多细务,如今学起这监粮后勤自是触类旁通;却是冯默之,宋青书想在行军路上这短短的四五十天内将他学了十多年的兵法阵法如数传授予他,自然难免更为严苛一些。冯默之生性高傲又被宋青书逼迫地太紧,稍有不满,俞莲舟尚能容忍;如今见他故意使坏戏弄师兄,他便坐不住了。

哪知,这一回竟是一向维护青书的莫声谷拦住了师兄。莫声谷伸手拉住俞莲舟坐骑的缰绳慢慢摇头,低声道:“我有大半年没见青书真心笑过一次了!”武当门下除宋远桥之外便属莫声谷与宋青书相处时日最久感情也最为深厚。莫声谷还记得自今年开春以来青书便心事重重,及至参与武林大会回来更是愁眉深锁,提及周芷若竟失态至无从掩饰。这段时日以来,他几乎是独断专行地定下了与陆舫德交易的事,又将武当名下佃户的农事交代方振武、将行商买卖的手段教给唐剑麟、将兵法战阵之道传授冯默之,这般滴水不漏的安排竟好似在交代后事一般,让莫声谷心生不祥之念。莫声谷本能地感觉到,宋青书这般反常与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决定并无干系,甚至与峨嵋派的那个小女娃周芷若亦无关联,可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却一无所知。望着二哥疑惑探询的眼神,莫声谷思索良久都不知该如何解释他的不安与忧心,只得遵从本能艰难言道:“……且让他们闹一闹吧,闹一闹青书,也好……”

就这样,宋青书在师叔们的袖手旁观和师弟们的倒戈相向中自唐剑麟手上接过了那张足足抹上了半斤盐的烙饼。宋青书对此一无所觉,犹在惦念常飞云送来的飞鸽传书,信中言道明教调遣各宗派弟子守在了昆仑外围,六大派围攻数日死伤惨重却仍未能将其拿下。宋青书还记得上一世围攻光明顶之时,明教各宗派弟子并未调兵回援,六大派轻易攻入昆仑山与五行旗正面搏杀,怎么这一世竟是这般出师不利?宋青书苦思冥想都不得其解,却不知这一世之所以有这般变化,全因他本人而起!

上一世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时,红巾军正与元廷打地如火如荼,一时还顾不上明教存亡。而这一世自宋青书决意行商起,武当手上的银钱愈发松动,又因莫声谷与刘福通的交情,武当暗底里资助了白莲教不少。白莲教因此愈发壮大,起义的事独立便可支撑,不曾劳动那些与白莲教面和心不合的各宗派弟子。其他宗派因此而省下的兵力,便顺理成章地投入到了护教之战中。宋青书刚想把烙饼送入口中竟忽然发觉所有人都一脸紧张地望着他、望着他手上的那张烙饼。他暗自蹙了蹙眉头,忽然放下手上的烙饼将冯默之唤到身边指着地图言道:“此地名为鹰嘴崖,乃是两侧峡谷夹一条羊肠小道险要无比,一向是兵家必争之地。若是你为主帅,当如何攻?如何守?”

冯默之正眼巴巴地等着宋青书出丑,如何还顾得上宋青书究竟问了他什么,难得殷切地道:“宋师兄还是先用饭吧,这围攻魔教的事待会再说也不迟。”

宋青书生平首次听冯默之对他说这般体贴的话,哪里还不明白此事必然大有蹊跷?当下将烙饼塞进冯默之的手中,亲热地道:“你我兄弟情同手足,自是应当分甘同味!今日让我也尝尝师弟的口味,”他回头吩咐唐剑麟,“剑麟,将冯师弟的那份拿给我!”又指着地图道,“师弟不必拘礼,我们边吃边说。”

冯默之望着那张烙饼额头上的汗都下来,急忙诚挚地道:“宋师兄忧心围攻魔教之事原本已经够忙了,小弟还这般不受教令你分神,想来真是惭愧!如今小弟已然大彻大悟定痛改前非,只是这甜食……小弟实不好此道!”

宋青书将冯默之伸来的手又推了回去,语重心长地道:“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吃食如此,人生亦如此。师弟当有勇气趁着年轻多多品尝才是,将来也好无悔无憾!”

冯默之干笑两声,心道我连烙饼里面都抹足了盐可绝没有这勇气尝试。“我如今还不饿!”

宋青书无甚所谓地挥挥手只道:“行军在外整治吃食颇为不易,一人只有这一张,别浪费了就好!还是说说这鹰嘴崖吧!”

宋青书如此明察秋毫,冯默之犹如见鬼,哪里还答得上来?

宋青书见冯默之支支吾吾半点应对之策都欠奉,这便拉下脸。“前日才说过今日便忘了?冯师弟,你若能将心思从无谓的闲事上分一半给我教你的那些,我这个做大师兄的哪怕终我一生都见不到你大彻大悟,也能老怀安慰死而无憾了!”抬起手怒指前方,“老规矩,斥候!百里之外,半个时辰后回报!唐剑麟!”

“在这呢!”唐剑麟急忙应声,紧张地差点没从马鞍上滚下来。“在这呢!冯师弟的烙饼在这呢……”

宋青书恼火地推开唐剑麟递上的烙饼,恨声道:“还有没有点眼力?这般鲁钝如何当得起诸多后勤重任?你也同去!滚滚滚!快滚!”

宋青书面沉似水一声断喝,冯默之与唐剑麟再无二话,各人手里举着一张烙饼,落花流水地滚下马背运起轻功逃之夭夭。

冯默之与唐剑麟才一消失在众人眼前,俞莲舟与莫声谷已然忍也忍不住地狂笑出声。

哪知宋青书才教训了不安分的师弟们,也没忘了不自重的师叔们,冷着脸气咻咻地道:“二叔七叔当真是对侄儿情深意重,看着侄儿被人设计也不提点一二?”

莫声谷心无城府只边笑边振振有词地言道:“你不是没中计吗?”

俞莲舟却是见微知著,心知冯默之与唐剑麟这般戏弄宋青书,究其实质仍是这段时日以来宋青书对他们二人的逼迫过甚了。“青书,你待众师弟一片真心自是可贵,可也别操之过急了,反而弄巧成拙。”

宋青书闻言一怔,随即又轻轻一笑,只道:“二叔放心,我自有分寸。”这句之后,他便不再提起此事,对冯默之与唐剑麟的磨练却是一如既往毫无芥蒂。

宋青书心知围攻光明顶之后张无忌便当横空出世,以后的武当三代弟子之中再不是以他为尊。上一世不曾守住的一切,如今重活一世也未必有这本事能保全。只是他心中所愿,救世济民、驱除鞑虏,苦心筹谋多年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却不能因他失势而再无寸功。或许命运之诡诞便是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过向着既定的道路更近一步的徒劳挣扎。然而事到如今,宋青书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坚持自己所能坚持的一切。便是注定了是个配角,可以输,却不能轻易认输;可以死,却不能死得糊涂!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果妈姑娘的地雷!O(n_n)O~

青书:导演,别人重生我也重生,别人重生都是从hard模式转换成easy模式,为什么到我这就从easy模式变成了hard模式?这不科学!

导演:你一古人跟我谈什么科学?你飞檐走壁就科学?内功就科学??重生科学吗???你本身就不科学,还敢跟我谈科学?

青书:…………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