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48章 连珠十三箭

第48章 连珠十三箭

翌日一早,峨嵋派灭绝师太在门中选出三十名武艺高强的弟子围攻落日崖;华山派鲜于通前夜被武当大大地落了颜面,不肯再听空闻大师之命行事,竟令门下弟子全数出动。其余四派都劝鲜于通莫要冲动行事,且等一等武当的民壮。鲜于通只是不理,高声言道:“我华山派自有斩妖除魔的手段,勿需列位多虑。今日若是不能建功,他日亦不敢略武当之美!”

此话一出,便是老好人如宋远桥都忍不住心头有气。他虽不通兵法,却也亲眼所见这几日六大派合力围攻落日崖,死伤惨重成效却是不彰。怎么明知鲜于通的部署有错,旁人连说都不能说了?他缓缓道:“鲜于掌门,各派培养弟子不易,切莫为了一时意气有损门派根基。”

不等鲜于通有所回应,鲜于通门下弟子钱公明已然高声叫嚷道:“武当派贪生怕死,我们华山派却不怕!”

“你说哪个贪生怕死?”吴燕山面色一变,当即冲了上去。

钱公明将吴燕山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哼一声,傲然道:“哪个不敢出战,哪个便是贪生怕死!”

“战不得法,不过是徒然送死!愚蠢!”吴燕山怒气冲冲地回道。

“我等习武之人,战阵相见便是明知必死也要拔剑一战,断没有弃剑投降的道理。你们武当派这几日缩着脖子不敢出头,以为我们都没瞧见吗?”钱公明话音刚落,华山派的一众弟子已然哄笑。

吴燕山面色陡然涨地通红,猛然转身向宋远桥单膝跪下,朗声道:“大师伯,燕山请战!”

“燕山,别冲动!”

“燕山,你忘了宋师兄的嘱咐了?”

武当派的方振武、常飞云等人都纷纷相劝。

然而,吴燕山性烈如火善恶分明,是眼里容不得半粒沙的人物。是以鲜于通计策愚蠢,人人都心有顾忌不敢明言,唯有他直言不讳。只见他拔剑出鞘架在咽喉,朗声道:“鲜于掌门计策不灵,我武当派却不是贪生怕死。大师伯若是不肯答应,燕山情愿一死也绝不受辱!”

话说到这份上,宋远桥又熟知他这个三师弟入室大弟子的个性,哪里还拦得住?

吴燕山见宋远桥不出声便知他是应允了,当即跪下道:“烦请大师伯转告我师父,徒儿不肖先行一步,徒儿没给武当丢脸!”说完,便“砰砰砰”地给宋远桥磕了三个响头。随即站起身,厉声向钱公明言道:“钱公明,今日我吴某人便与你打个赌,围攻落日崖,谁若先退一步谁便是认了自己贪生怕死缩头乌龟!他日相见,便绕道而行吧!”

钱公明面色忽青忽白,暗悔自己口舌惹祸,竟招惹上了一个不要命的!然而此时六大派皆在,他若退缩半步,他日江湖之上再无他立足之地,强自按下恐惧之意,只恼恨地望着吴燕山嘶声道:“赌便赌,我还怕了你不成?”

吴燕山见他应下赌局当即冷冷一笑,再不多言。他与华山派已然撕破脸也不会与华山弟子同列,便走向峨嵋派的队伍向领头的灭绝师太躬身一礼。灭绝师太欣赏他义勇,只微微颔首便允他与峨嵋派同行。

哪知,吴燕山才走入峨嵋派的队伍,常飞云、方振武等人便冲到宋远桥身前乱哄哄地道:“师父/大师伯,我与燕山情同手足,断没有眼睁睁看着他拼死苦战,自己袖手旁观的道理!今日,弟子誓与燕山同生共死!”说完,也不等宋远桥回应,转头就冲向了峨嵋派的队伍。只是眨眼间,武当弟子竟跑去了十七八个。吴燕山见武当的弟子追着他过来,却也没说什么肉麻话。几个师兄弟彼此拱拱手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武当诸侠门下的几名大弟子中年纪最小的霍然也想跟随,却被常飞云与方振武猛揍几拳扔了回去,令他等宋青书到达后将这几日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地告知宋青书。

宋青书却是比宋远桥预计的早了一日到达。常飞云、吴燕山等人才出发不过两个时辰,俞莲舟、莫声谷、宋青书等人骑着马的身影已遥遥出现在六大派驻守的沙漠之中,而他们的身后跟着的便是沉默肃杀的千人行伍。

霍然一见宋青书出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当下运起梯云纵,几个起落便冲到了宋青书的马前,哽咽良久才道:“你怎么才来啊!常师兄、方师兄、吴师兄,还有十几个武当弟子都去围攻落日崖啦!”

宋青书面色一变,伸手将霍然捞起压在马上。“边走边说!”又回头高喊,“七叔!”

莫声谷心领神会,当下与宋青书一同策马向落日崖冲去。

此时,落日崖下的鏖战已是如火如荼杀声一片。

负责守卫落日崖的王显忠见六大派又来围攻,心中却并不十分惊慌。这些武人若论武艺的确了得,只是兵法战阵拔城摧寨却与个人武勇并无太多关联。他在落日崖守了数日,六大派弟子只有强攻这一招。然而纵然武艺再高,又如何敌得过檑木滚石、铁汁浇身?便是他们轻功了得冲上崖口,也有刀枪火箭伺候。

今日之战一开始时与前几日并无不同,峨嵋派弟子多为女性耐力不足,华山派弟子武功均是平平,王显忠不慌不忙地等他们冲到半山腰,路途最为狭窄的地方,这才高声下令:“砍断绳索!放檑木!”早被绳索悬在崖外的檑木随着一道刀光瞬间滚落。

围攻的一名华山派弟子冲在最前,见檑木跌落便拔剑抵挡,试图将檑木拦腰砍断,哪知他膂力不足,非但没有砍断檑木反而被檑木连人带剑压成了稀泥。檑木跌在山道上后便顺着山路向下滚落,饶是围攻的六大派弟子各个身负武功,这山道狭窄,躲闪不及也俱是重伤在身。便是侥幸躲过了檑木,又有滚石迎面砸来。如是三根檑木一落,山道上顿时被清理一空,徒留下十数具肢体残缺的尸体。

却在此时,常飞云仗着他轻功了得,施起梯云纵,竟是辗转腾挪地躲开了守崖的白莲教弟子扔下的滚石檑木,疾冲上崖顶。

王显忠见常飞云冲上前,当下高声喝令:“刀枪手准备!刺!”

架在崖口的刀枪当即齐出,向常飞云扎来,要将他刺穿。

常飞云腰身腾起,两柄长枪堪堪从他腰下穿了过去。他伸手抓住将要抽回的长枪,一个鹞子翻身,半身压在长枪上,左腿踢飞了一柄迎面向他劈来长刀。正欲借身下长枪之力纵身起跃,头顶又有数把长枪向他刺来。任他轻功了得武艺超群,又如何敌得过刀枪林立天罗地网?这就叫乱拳打死老师傅!常飞云双目一闭,暗叹一声:吾命休矣!

“飞云!”吴燕山却在此时猛然大叫一声。原来,有常飞云吸引王显忠的注意力在先,吴燕山与方振武也已尾随而上,两人拔剑在手,向那些长枪一扫,顿如砍瓜切菜一般将那些刺向常飞云的长枪扫断。

“好兄弟!”常飞云死里逃生,当即纵声一笑,翻身跃上崖顶。他武功了得,一到崖顶便是几十人将他团团围住也奈何不了他。不过是眨眼间,便已将负责放下檑木滚石的白莲教弟子砍翻了几个。

眼见檑木不再继续滚落,各派弟子又纷纷往上冲。

王显忠久历战阵并不慌乱,一面调派更多弟子围住常飞云,一面又令弓箭手放箭阻挡方振武与吴燕山同上崖顶接应常飞云。至于那些峨嵋派与华山派的弟子,自有烧滚的铁汁伺候!

待莫声谷与宋青书冲到崖下时,铁汁亦已耗尽。常飞云几度想接应崖下各派弟子,均被白莲教弟子围困,陷入苦战。而崖下的方振武、吴燕山以及其余数十名各派弟子身上,他们脚下的山道上均被淋上了猛火油。

莫声谷见状当即变色,飞身立在马鞍之上,勾起硬弓在手,右足一踢箭筒,将自箭筒中弹出的箭矢扫了十三枝捏在手心,只将其中一枝箭搭在弦上。牛筋所制的弓弦被缓缓拉来,十石硬弓被莫声谷拉地犹如满月。只见他手指微微一松,箭矢顿时破空而去,一个举着火把的白莲教弟子还来不及躲闪,便已中了当胸一箭,仰面跌倒。那箭矢后劲不绝,竟将这名白莲教弟子的尸身牢牢地钉死在地上。

有莫声谷打断白莲教弟子放火,其余各派身上淋到猛火油的弟子急忙往后撤。猛火油一旦燃起便是有水也难救,被活活烧死的滋味可真是太骇人了!

“振武、燕山,往上冲!震山掌,打山崖!”宋青书却在此时反其道而行之,厉声高喝武当弟子继续向前。“飞云!灭火把!杀弓箭手!”

常飞云等人在战阵之上听从宋青书的命令早成本能,方振武与吴燕山当下领着武当弟子再冲向前,一掌打在山崖口,崖口山石顿时被这十数人齐出的掌力打散,四下飞溅地碎石将数名已换上火箭的弓箭手打倒在地。常飞云也不再救援崖下各派弟子,只管向有火头冒起的地方追杀过去,白莲教弟子一时大乱。

莫声谷膂力雄奇手法迅捷,右手一捻,又是一枝箭搭在弦上,只听弓弦一声轻响,这第二枝箭顿时离弦而去,将又一名拿起火箭的弓箭手射翻。

紧接着,又是第三箭、第四箭、第五箭……

莫声谷精于暗器之技,手法眼力极准,学这射箭之技更是触类旁通神乎其技。只见那被射出的箭矢箭箭连环,犹如流星赶月风驰电掣,眨眼间便将王显忠手下的弓箭手射翻了十来个。

王显忠早年在红巾军时曾与莫声谷并肩作战,此时二人相距甚远,他虽没认出莫声谷来却是认出了他的箭法,当下惊呼一声:“连珠箭法!莫七郎!”

莫声谷已然又捏了十二枝箭的雕翎在手,唯一一枝架在弦上的箭矢这一次却是对准了王显忠。他冷着脸沉声道:“王兄弟,今日你我双方罢斗可好?”

王显忠长叹一声,心知莫声谷既然在此,他若再僵持下去手下的那些弓箭手却是一个都保不住了。还有莫声谷身边的那个人,想来该是懂得战阵之道的高手。那些撤走的各派弟子尚有十数人被弓箭手射中,却是听他命令继续往前冲的武当弟子因为有莫声谷应援,牢牢压制住了他的弓箭手,竟是一个都没损伤。“想不到昔日你我并肩作战,今日却要刀兵相向!”

莫声谷沉默不语竟似无言以对,只是捏着箭矢的双手仍稳如磐石。

莫声谷虽不回答,王显忠却是自家知晓自家事,明教自阳教主仙去后犹如一盘散沙,教中弟子缺少约束肆意妄为早犯了众怒,如今被武林正道围攻也是咎由自取。韩教主早劝他不要趟这浑水,只是他自己放不下这点香火情而已。他疲惫地挥挥手,令手下松开包围圈,任各派弟子自行离去。

莫声谷见状,也缓缓地放下了弓箭。

“白莲教义军驰骋天下匡扶汉人江山,武当派感佩不已。王英雄,不若你我双方罢斗,我六大派不计前嫌,允你自行带兵离去可好?”莫声谷不愿出声,宋青书却仍想说服王显忠。他见王显忠用兵有度败而不乱,顿起爱才之心。王显忠在落日崖杀了那么多六大派好手,若是失手被擒,只怕性命难保。

哪知,王显忠却并不领情,只怒声道:“救济斯民是谓忠,护教卫教是谓义!王显忠不才,忠义二字却是识得的!”

宋青书的提议被驳了回来也不恼火,只点头赞道:“果然是忠义双全,英雄气概!他日我六大派攻下魔教,定不滥杀无辜,王英雄你可放心?”

宋青书如此大言不惭,仿佛整个明教都只是他囊中之物,王显忠怒极反笑,只冷声道:“先攻下我这落日崖再说!”

宋青书轻轻一笑,朗声道:“在下武当宋青书,三日之内必来夺取落日崖!请王英雄拭目以待!”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AA、甄妖娆两位姑娘的手榴弹!谢谢兮rivers姑娘的地雷!O(n_n)O~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