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50章 强攻落日崖

第50章 强攻落日崖

听到那熟悉而嘈杂的鼓声响起,端坐在大帐内的王显忠不禁烦躁地站起身在营帐内踱了两圈。他知道,这一回是真遇上会用兵的人了!那个叫宋青书的武当弟子放下豪言三日内必取落日崖,如今已经是第三日,他唯一的动作是派兵在山间打鼓,然而仅仅是这一项部署已足够瓦解弟子们的士气。第一夜,那鼓声响了三回。王显忠担心白天时六大派会趁机围攻,令弟子们照常上崖把守,苦苦守了一个白日也不见六大派的踪影。第二日,他以为能趁白天让弟子们轮流休息,哪知他们在白天也开始打鼓了。如今这是第三日,这恼人的鼓声从昨晚起就不曾停过。

没多久,参将罗木恩一掀军帐闯了进来。接连两日未曾好好歇息,他的双目已熬得赤红。“将军!出战吧!那姓宋的欺人太甚!”

王显忠的眼底也尽是血丝,却仍是冷静地摇头道:“我们人少!”人少,是王显忠最大的难题。六大派的弟子各个武艺高强,他手下的八百人经过这几日的战斗只剩下六百来号。人少,就不能分兵。

“那就用猛火油,烧死他们!”罗木恩恶狠狠地道。

“水火无情,放火容易救火就难了!万一风向一变……”王显忠还是不同意。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只能等?”罗木恩烦躁已极。“弟兄们都两天没好好睡上一觉了,再这么熬下去不行啊!”

“只能等。”王显忠慢吞吞地道,“那宋青书说三日之内必取落日崖……”

“这还不是胡言妄语唬我们的?”罗木恩恨恨地打断他。这等疑兵之计实属平常,谁会当真在意?

王显忠却显然有不同的意见。“那宋青书年纪轻轻,在六大派中必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人物。江湖中人讲究一诺千金,他若是做不到,三日之后六大派的人绝不会再听他的。只要熬过这三日……只要熬过这三日……”

“将军!”罗木恩还想再争辩,却见王显忠对他一摆手道:“你去安排弟子们轮流歇息,那棉布堵着耳朵就是。”

“……是!”罗木恩垂头丧气地应声。六大派就派人在山间打鼓,有山壁共振,拿棉布堵着耳朵又有何用?

一个时辰后,鼓声又起,甚至有十数个打鼓的士兵深入到距离落日不足五十丈的地方,一边打鼓一边对他们极尽嘲笑之能。

负责守崖的白莲教弟子各个暴跳如雷,几个队长一起撺掇着罗木恩又一同涌入王显忠的营帐,跪在地上同声大叫:“将军!出兵吧!我等情愿战死也不愿受这窝囊气!那些打鼓的敌军手上连兵器都不曾带一把,实是欺我等无能!”

王显忠还是不允。战阵之上的兵将各个性格火爆,见王显忠行事优柔又同声鼓噪。王显忠见弹压不住,干脆将佩剑拔了出来,朗声道:“再有言战者,立斩不饶!”只一剑,便将帐内的长桌劈翻,众将士再不敢言声。

半个时辰后,鼓声仍未停止。鼓声之外,刀枪互击、树木摇动、敌军的叫阵笑骂声更是不绝于耳。落日崖内人人心浮气躁,罗木恩又闯进营帐,向王显忠苦求:“将军!再熬下去,便是熬过了这三日,那些江湖人武艺超卓,弟兄们……”他想说弟兄们心中畏惧,又怕王显忠不快,这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只道,“弟兄们精力不旺,这落日崖也守不住几日了!”

罗木恩话说地遮遮掩掩,王显忠却是猛然醒悟了过来,背后顿时沁出了一身冷汗。他败了!不是现在,不是将来,而是当宋青书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败了!

这一回,与他们交手的并非是那些蒙古铁骑,却是飞檐走壁身负武功的江湖人。他们武功精妙足可以一敌十,这几日大伙虽说仗着落日崖天险和各类守崖利器将那些江湖人拒之崖外,可战阵之上但凡有一人上得崖顶,弟兄们都要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方能将其击杀。这些江湖人给大伙的心理威压已远甚蒙古铁骑。宋青书领兵出现在此,无论他这三日内能否夺下落日崖,这疲兵之计一出,自己便再无胜算!难怪宋青书会建议他自行带兵离开,原来这确是唯一的活路而非他大言不惭!想通此节,王显忠不禁徒然张了张口,最终颓然道:“出兵……”

“是!”罗木恩喜上眉梢,“属下这就安排弟兄们击溃那些打鼓的敌军!”

“错了……”王显忠摇头道,“我不是让你向西击溃那些扰乱我军的鼓手,我要你带上所有人马往东……快马加鞭赶去鹰嘴崖,告急!”

“将军?”罗木恩大惊失色,“将军,末将不明白!落日崖我们不守了吗?”

“守不住啦!”王显忠惨然道,“是我棋差一着,心服口服!你且留下一小队,我自是要与落日崖共存亡!”

“将军!”罗木恩失声大叫。

“速去通知朱元璋、徐寿辉等,让他们小心宋青书!告诉他们,我圣教的生死存亡便着落在此人身上!若是战阵之上遇着了他,杀、无、赦!”王显忠见罗木恩仍显犹疑,更是又急又怒当即站起身大吼一声,“还不快去!”

“是!末将得令!将军保重!”罗木恩再不敢怠慢,转身冲出营帐。

那时正是第三日正午,烈日高悬。身上披着斗篷潜伏在沙漠中的常飞云、冯默之等人已遵宋青书之令在沙漠中守了一日一夜。宋青书给他们的命令是见到王显忠出现在崖顶或者见到落日崖西侧燃起烟花便是出战的时候。苦守多时的常飞云等人等王显忠出现等地望穿秋水,终于见着落日崖西侧燃起烟花时,已是感激涕零。

“王爷爷!您真是我亲爷爷!我都守了一天一夜了!您可算是出兵了!”常飞云大叫着掀开斗篷,率十多名轻功上佳的武当弟子向落日崖冲去,心中谨记临行前宋青书对他说的话:擒贼先擒王!

王显忠行声东击西之计为罗木恩及白莲教弟子争取时间,宋青书本人却率八百民壮在通往鹰嘴崖的必经之路上等着罗木恩的出现。

当罗木恩带着五百白莲教弟子冲进山林时,便见到宋青书带着鬼面面具一人一骑候在山路上,身后的八百民壮早已列队成阵静默地等候着他们的出现。本就静谧的山林此时愈发透出一股死一般寂静,花鸟鱼虫山风流云俱不敢言声,唯有宋青书一人百无聊赖地仰望着天空,原本略显低沉的语音隔着一个面具更是幽冷。“白莲教义军,在下武当宋青书,在此等候多时了!弃械投降,饶你们不死!”

罗木恩呆望了骑在马上的宋青书一阵,忽然厉声吼道:“弟兄们,狭路相逢勇者胜!杀!”

带着面具的宋青书教人看不透他的脸色,只见他微微摇头,缓缓抽出长剑指向前方沉声道:“盾兵向前、枪兵向前、刀兵两翼,列阵!有!我!无!敌!”

“有我无敌!有我无敌!有我无敌!”八百民壮齐声大吼。

刀光剑影中,人声惨叫,马嘶哀鸣,地动山摇。被那接连数日的鼓声燥乱了心神的白莲教弟子还不曾找回沙场作战的敏锐,便已被武当民壮的利刃劈开了身躯!那巨大的喊杀声,如雷阵阵,天地亦为之震动。犹如山崩海啸一般的杀气在白莲教弟子的眼前蓬勃暴涨,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他们彻底吞噬殆尽!

被五花大绑压进营帐的王显忠见到宋青书时,宋青书正背对着他看悬在帐内的地图,着一身玄色铠甲的他更显英武挺拔,双腕上扣着一双精铁所铸的护腕,看起来颇具分量。听到民壮大声报告:“王显忠带到!”他也只是略略点了点头,轻声道:“解了他的绳索!”

“宋少侠!”民壮略有迟疑。

“无妨。”宋青书低笑了一声,这笑声自面具之后传来让人听在耳里不禁有些战栗。“王将军是英雄,英雄就该有英雄的待遇。”

民壮再不多言,解开捆住他的绳索,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宋青书仍背对着他,王显忠却也不曾暴起发难,只揉了揉酸痛的双腕沉声道:“武当派宋青书?”

“正是在下!”宋青书忽然转身,一双冷厉的双眸透过面上的鬼面面具死死地望住对方。“白莲教王显忠,早听七叔提过你的大名,今日得见,何幸如之!”他冷冰冰地言道,虽然在说着欣喜之词,言语之间却殊无半点喜色。

王显忠冷笑一声,缓缓言道:“阶下之囚,宋少侠客气了!”

宋青书并不在意他的无礼,只随意地伸手道:“王将军,请!”

王显忠也不跟他客气,大大咧咧地就在他对面坐下了。这一仗,他输地心服口服,心头却仍有几点疑惑未解。“你们究竟有多少人?”

宋青书知道他在问什么,也无意隐瞒自己的实力,只轻描淡写地回道:“一千人。”

王显忠沉吟许久才黯然道:“如此精锐之士,你便是不用这疲兵之计我也不是你的对手。”他原以为罗木恩带走的五百弟子,至少能有一半可以抵达鹰嘴崖把消息递出去,结果却是不出两个时辰这些人已全军覆没。

宋青书轻轻一笑,低声道:“能简单些,我还是想把事情处理地简单些。”

王显忠无言以对,沉默半晌方道:“你知道我今日一定会出兵?”

宋青书望着他缓缓摇头道:“我知道我一定会打赢,因为你兵力不足。”似是猜到了王显忠接下来会问什么,宋青书又道,“六大派围攻落日崖数日,你只是固守,从未有一次主动追击。因为你兵力不足。”

王显忠长长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自己兵力不足,所以这些时日以来总令弟子们分班轮守崖口,莫要让人记清了脸孔看透虚实。不想,仍是让人窥出破绽。“后生可畏!”王显忠说地满不是滋味,这等人才偏又圣教的敌手!

“王将军客气了!”宋青书冷冰冰地回道,仿佛无论王显忠说什么都无法挑动他任何的情绪波动。

望着这张没有半点表情的鬼面面具,王显忠忽然从骨子里升起一股难言的寒意。“为何还带着这张面具?”

面具之后传来了两声极其怪异的笑声,好似厉鬼夜哭一般。只听得宋青书以一种说不清滋味的口吻戏谑地言道:“我只是不想你死了以后,还回头来找我索命……”

宋青书话音一落,两人便是同时一静,整个营帐顿时鸦雀无声犹如坟墓一般。

“我用不着找你索命,你很快就会来找我!”片刻之后,王显忠忽然警醒了过来,望着宋青书朗然道,“我圣教弟子各个愿意为圣教赴死,你只有一千人……”

“王将军,死到临头犹不醒悟吗?”宋青书冷笑着打断他,“落日崖乃昆仑第一关,兵家必守之地。王将军在落日崖苦守数日,不见有一兵一卒前来救援,魔教存亡还用我多说吗?带兵,历来是贵精不贵多。给我五万兵马,足以横扫天下;一千人马,扫平明教同样易如反掌!”

这种话,换了任何一人说来王显忠都只会笑他狂妄笑他不自量力,唯有这宋青书……王显忠刚刚领教过他的手段,竟是只觉不寒而栗。许久,他方低声问道:“我教中弟子你如何处置?”

宋青书神色冷淡地望着他轻声道:“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是何等盛事?遇神杀神、遇佛弑佛!王将军不自量力,拖着一班兄弟徒自送死……这几日,王将军用兵了得,杀六大派诸多好手,好不威风!你的命,我是救不了了,却是你的手下还有一线生机。江湖中人最是重义气、敬好汉,王将军,这最后一场戏怎么也要演好了,死了也能博个美名,不是吗?”说到此处,宋青书眼底的嘲讽之意更甚,那张鬼面面具看久了偏又让王显忠觉得有些寡淡。他再没兴趣与王显忠多说什么,只冷声道:“来人!将他带下去,交给少林空闻禅师处置!”

王显忠再没有挣扎,反而望着宋青书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王英雄客气了!”宋青书端坐在空无一人的营帐内,万般疲惫地摘下面具,许久才望着空荡的营帐低低地应了一声。这幽微的一声也好似鬼言鬼语一般,话才出口便已散于无形,再不可捉摸一丝半点。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aa、冰冷冰凉、圆圆三位姑娘的地雷!o(n_n)o~

宋青书:能简单些,我还是想把事情处理地简单些。

王显忠:明明三天前就可以强攻,偏偏要用计!这还叫简单?你说,什么叫复杂?你说!你说啊!

宋青书:…………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