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61章 炮灰第二弹

第61章 炮灰第二弹

二人出得石室,又向西而行,在甬道中曲曲折折的行出十数丈,迎面竟撞上一处石壁,原来这竟是一条死路。莫声谷心中诧异便想宋青书望去,却见宋青书一边摸着石壁一边皱着眉轻声言道:“按地图所示,应该是在这个方向……火雷噬嗑,恩威并施,宽严结合,刚柔相济。莫非,还有机括?”

莫声谷见宋青书在石壁上到处摸索,当下也走了上来,跟着他一起找机括。不一会,便在这凹凹凸凸的石壁上摸到一处凹陷,莫声谷生性鲁莽,竟未及细想便本能地用力一按。顿时脚下沙尘四起,一阵地动山摇。

“七叔,退后!”宋青书高喊一声,当下拉着莫声谷纵身闪出数丈之外。

只见那石壁下的甬道逐渐下陷,露出一条丈余深的地道,而自地道之中则慢慢升起了七具弩弓,每具弩弓上都架上了十枝铁箭,箭头散发着幽幽蓝光,显然是淬了毒。弩弓无人控弦本无法发动,可这七具弩弓的后方却都站着一具铜人。那七具铜人虽说个子矮小但制作地极为精美,此时七人齐齐地望向莫声谷与宋青书二人,竟无由地给人一种诡异之感。正在此时,那固定着的七具铜人同时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一同向面前的弓弦倒下。有铜人勾动弓弦,七十枝铁箭同时离弦铺天盖地地向他们飞来。

这一回,用不着宋青书再做提醒,莫声谷急忙拉着宋青书又疾退数丈。哪知这弩弓虽小,劲力却是十足,射程极远。眼见两人已退到另一面石壁前退无可退,莫声谷忽然高喝一声,解下外袍以内力灌注,将其当做一根长棍舞地密不透风,将那些射来的铁箭如数打飞了出去。只是这么做极耗内力,而这机括启动之后却也不知还有多少后招。

七十枝铁箭射尽,那七具弩弓很快退了回去,地底竟又升出另外七具架满铁箭的弩弓。莫声谷面色一凝,上前一步将宋青书完全挡在了身后。第二轮的七十枝铁箭又向他们射来。

“火雷噬嗑,上震下离,阴阳相交。噬嗑……”箭如雨下,宋青书却恍若未觉,只在莫声谷身后喃喃自语埋头苦思。

“青书,快些!”眼见地道中第三次升起的不再是弩弓而是投石机,莫声谷终是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莫声谷话音刚落,宋青书已然想明白,当下高声道:“七叔,快将方才碰到的机括打碎!”

莫声谷当下拾起掉落于地的一枝铁箭向石壁投去。莫声谷膂力雄奇又精于暗器之技,这一箭投出竟牢牢地插在了那处机括上,将那处石壁震地四分五裂。七具投石机终于不再发动。

险死还生,两人齐齐吁了口气。这一回,莫声谷可再不敢擅自行动了,只扭头望住宋青书。

“七叔,跟着我。”宋青书当下运起梯云纵轻功,按五行八卦所设方位,几个起落回到了那处石壁前。再一碰那处石壁,原本纹丝不动的石壁此时竟从上下左右四角抖落不少尘土。宋青书提起内息,运劲双臂,在石壁上用力一推,那石壁微微摇了一下,毫无动静;再一推,还是毫无动静。宋青书自知内息薄弱不禁气馁,认命道:“七叔,你来试试。”

莫声谷走上前,猛吸一口真气,单臂抵住石壁用力一推,石壁缓缓退后,原来那是一堵极厚极重的大石门,石门之后便是一条缓缓向下延伸的石阶。

两人沿着石阶走下去,下面竟又是一处石室,且比之刚才发现骸骨的那间石室竟又大了数倍。而地面上陷落的地道也是通向此处,在这地道之中竟还排着三排投石机,最后两排却是只需投掷便会爆炸雷火弹。莫声谷四下张望了一番石室中存放的各类木箱木桶,困惑地道:“这般严阵以待,究竟是什么宝物?”

莫声谷的话未说完,宋青书已手脚麻利地推开了其中几个木箱和木桶,木箱中放着的是黄金珠宝,木桶中存放的则是火药。“这,这……”饶是宋青书常年行商,过手银钱无数,此时也被这成箱成箱的黄金晃花了眼。这些存放黄金的木箱每一个都有一尺见方,而这间石室内这般大小的木箱至少有五十个。他又打开另一个好比女人用的首饰盒那般大小的木盒,里面放着的是足有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他忍不住拿起一颗仔细端详,感慨地道:“这般品相的金珠,圆润通透,我行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这明教、这明教……”

莫声谷见他们二人历尽艰险找到的不但不是出路,反而明教藏宝之地,哪里还不明白这定是师侄一开始打的便是寻宝的主意?此时见宋青书被这些财宝迷了心窍,他当即沉下脸来。“青书!”

宋青书猛然一惊,小心翼翼地将那枚金珠放回木盒中,义正词严地道:“这明教空守财宝却不知扶危济困,可笑!可笑!”说着,他上前一步,拔出长剑在石壁上写下几行字。

“不恤百姓重珠玉、不积仁德藏器械。如此明教这般见识,敢言驱除鞑虏恢复汉室?徒增笑柄耳!武当莫声谷、宋青书。”

“走吧!”莫声谷叹着气道,对他的所为不置可否。

“是,七叔。”宋青书恭恭敬敬地言道,跟着莫声谷一齐向石室外走去。

两人才行得几步,莫声谷忽然转身强摁住宋青书的手脚,自他怀中掏出那只放着珍珠的木盒,随手扔回石室中。哪知这些财宝也不知在这间石室中藏了多久,连木盒都已腐朽不堪,被莫声谷这么大力一扔,顿时四分五裂,价值连城的珍珠滚了一地。

“七叔!”宋青书一声哀嚎,扭头就要去拾。“这是钱啊!这能救多少人啊!七叔……”

“不问自取是为贼也!快走!”莫声谷却置之不理,出手点住宋青书的穴道,以一招“横扫千军”扫翻了他,提着他的腿,像拖死尸一般将他倒拖了出去。

出得明教藏宝的石室,宋青书眼见莫声谷怒气勃发,再不敢出新花样,老老实实地指明了两个方向。再往西行莫约一盏茶的时间便是明教光明顶总坛所在,若是往东而行则是另一处出口。

不等莫声谷拿定主意,从西面的甬道内忽然传来一阵犹如夜枭嘶鸣般的桀桀怪笑,只听得有一个苍老诡异的声音高声言道:“出奇制胜,兵不厌诈,那是自古已然。我圆真一人,打倒明教七大高手,难道你们输得还不服气么?”

莫声谷与宋青书互视一眼,默契十足地循着圆真的声音传来的方向向西而行。两人一路又行地十余丈,遥遥看到一处极为宽敞的大厅在望,只是厅内一片漆黑,明教左使杨逍、青翼蝠王韦一笑、明教五散人,连同方才夸口一人打倒明教七大高手的圆真都盘膝坐在地上,似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正在调息。只听说不得道:“只因本教素来和朝廷官府作对,朝廷便说我们是‘魔教’,严加禁止。我们为了活命,行事不免隐秘诡怪,以避官府的耳目。正大门派和本教积怨成仇,更是势成水火。当然,本教教众之中,也不免偶有不自检点、为非作歹之徒,仗着武功了得,滥杀无辜者有之,奸//**//掳//掠者有之,于是本教声誉便如江河之日下了……”

莫声谷听了说不得这番话也不由微微一叹,明教有心起事赶走蒙古鞑子原是与武林正道一条心,哪知他们各个说一套做一套,犯下诸多恶行又将武林正道得罪个遍。有今日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事,虽说有朝廷中人从中作梗,明教自身也是其身不正咎由自取。

杨逍却听不得说不得这般冷嘲热讽,突然冷冷插口道:“说不得,你是说我么?”

说不得道:“我的名字叫做‘说不得’,凡是说不得之事,我是不说的。各人做事,各人自己明白,这叫做哑子吃馄饨,肚里有数。”

杨逍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莫声谷因纪晓芙之故深恨杨逍无耻,此时见他被说不得噎地说不出话来只觉心头快意,不由轻哼一声。

宋青书却是心头一动,低下头暗道:若是纪晓芙当真不从,怎会为杨逍生下女儿?这“奸//**//掳//掠”,只怕是愿打愿挨。纪晓芙死地干脆,杨逍却是背负骂名一生孤苦。

明教中人再聊地几句,圆真已然抢得先手调息完毕,站起身来。明教七人见状固然是满脸惊骇,便是躲在暗处的莫声谷与宋青书也是一脸无奈。死到临头,你们这些明教中人不忙着调息抢先,聊什么陈年旧事啊?明教高手都这般颠三倒四,也难怪这么些年来能为了一个教主位将大好基业都毁损泰半。

眼见圆真正要痛下杀手,宋青书不禁暗道糟糕。莫非这一世,这明教当真毁于圆真之手?这明教高手虽说为恶可却矢志驱除鞑虏,圆真虽说名门正派却又投靠了元人,到底救不救?

莫声谷与宋青书还未拿定主意,周颠竟忽然颠颠倒倒地纠缠起明教密道的事来。只听得他高声大骂:“放你十八代祖宗的累世狗//屁!这密道是光明顶的大秘密,是本教的庄严圣境。杨左使虽是光明使者,韦大哥是护教法王,也从来没有走过,自来只有教主一人,才可行此密道。阳教主怎会带你一个外人行此密道?”

纵是生性粗豪如莫声谷,亦知周颠这般纠缠密道之事全是为了拖延时间,哪知那圆真此时竟如鬼摸头一般,面色惆怅地交代起他二十五年前的旧情来。

听圆真自曝自己便是谢逊寻找多年的“混元霹雳手”成昆,宋青书早在上一世时便已知其身份,并不意外,却是莫声谷与杨逍等人俱是惊讶莫名。而最为激动的却是另有其人,原本放在大厅一角的一只大布袋里此时竟忽而传来几声高高低低的呻//吟。听到这几声呻//吟,宋青书才真正骇然,此时大厅内漆黑一片,厅内有多少人,他原是凭着众人的呼吸和上一世的记忆作判断。若不是那个大布袋中发出呻//吟,他绝料不到袋中竟还藏了一人。此人的呼吸声可躲过他的双耳,足见内功深厚是绝顶高手!

周颠不耐烦听人呻//吟叫苦,当即喝道:“小兄弟,大家命在顷刻,谁都苦楚难当,是好汉子便莫示弱出声。”

周颠话音刚落,那布袋中便传来一声:“是!”

宋青书听了这一声“是”便松了口气,原来张无忌也到了,看来这圆真今日是无论如何都杀不了明教的几位高手了。想通此节,他干脆拉着莫声谷一起盘膝坐了下来,听圆真大师讲以前的故事。

听圆真说完他与师妹过去的情//事,他送给阳顶天的绿头巾,听他叹息着道:“我得到了师妹的心,却始终得不到她的人。”明教众人固然是怒气填胸破口大骂,宋青书亦是一脸地疑惑,隔了一会,他不禁悄声对莫声谷言道:“七叔,你觉不觉得这圆真的说法有古怪?……他的师妹阳夫人,当真是自尽而亡?”

莫声谷想起在石室里见到的那具女人骸骨,亦是一惊,不由豁然而立,失声道:“莫非……”

莫声谷一时失言,已被圆真察觉了动静,当即高喝一声:“什么人?”见没有回应,他又厉声喝骂了一句,“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他内功深厚,这一声喝来石壁同做回音,整间大厅都被震地隆隆作响。

片刻后,寂静无声的大厅内又传来第十人的声响,只听得那人似笑非笑地言道:“纵然藏头露尾,也总好过勾//引人//妻,不知杨左使以为然否?”

此言一出,圆真与杨逍俱是一脸怒色,却是周颠怔愣片刻猛然间大笑起来,连声喝彩:“说得好,说得妙!说得呱呱叫!”

圆真见自甬道内走出来竟是武当派的宋青书,不由一惊,却又迅速镇定了下来,双目死死地盯着宋青书沉声道:“宋青书,你找死吗?”

韦一笑见宋青书出现也是一脸惊讶,失声道:“臭小子,我请你来你不来,现在又跑来做什么?”

宋青书瞥了一眼那个悄无声息的大布袋,笑道:“韦蝠王请我来是为了要挟我爹爹、要挟我武当派,在下岂能从命?现在跑来却原是应少林派空闻禅师之命追踪圆真大师!”说完,他也不管圆真是何脸色,只满脸诚挚地向杨逍言道,“杨左使,纵然你们明教的密道是庄严圣境,平日里也该着人把守时常巡视才是。被几个外人像是走自家后院这般来去自如,你们明教还有什么脸面?还有你们那狗//屁不通的规矩,也该改改了!贵教阳教主和夫人的骸骨都堆在密道中快与黄土同朽了,可怜你们阳教主一世英名顶天立地,死后非但不能入土为安,竟连被人冤枉戴了绿头巾,你们也不能为其昭雪,当真枉称明教信徒!”

杨逍听宋青书这般非议他们明教规矩,便是心中生怒,可若要呵斥又觉他字字中肯,说的全是实情,竟连半句也反驳不得。

周颠一听阳顶天与夫人的骸骨至今仍在密道不曾入土,这般凄惨,不禁放声哭嚎:“阳教主!周颠对不起你啊!五散人对不起你啊!什么狗屁四大法王、狗屁左右使,连为你收尸都办不到啊,对不起你啊!”若不是内息未复,他直想扇自己几个大耳光,再给在场的明教弟兄每人来几个大耳光。

宋青书一人说话,厅中几人听来却是各有重点,只听得圆真厉声喝道:“宋青书,你说什么我冤枉阳顶天?空闻方丈怎会找你这个外人追踪我?他又为何派人追踪我?简直一派胡言!”

“在下是不是一派胡言,圆真大师稍安勿躁,听在下说完不就清楚了?”宋青书表面故作轻松,满脸微笑地望着圆真,脚下却是又向那个大布袋移动了几步。“就从圆真大师与你师妹,还有阳教主这段情//事说起,如何?”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条白绢展开道,“谢圆真大师引路,在下却是在明教密道中发现了阳教主的遗书。‘夫人妆次:夫人自归阳门,日夕郁郁。余粗鄙寡德,无足为欢,甚可歉咎,兹当永别,唯夫人谅之。’”这条白绢原是宋青书用来包扎被青翼蝠王抓伤的伤处所用,然而他过目不忘,竟是将阳顶天的遗书如数背诵了下来。这大厅中漆黑一片,圆真等人见他对着一幅空白的白绢背诵阳顶天的遗书,流畅地好似当真在读一般,竟也不疑有他。

宋青书很快就背完了遗书全文,将那白绢一合,柔声道:“在下读完这封遗书,心中便有两个疑惑。这第一,‘悉成昆之事’却不知是何事?如今听闻圆真大师与师妹之间的一段情//事,这‘悉成昆之事’亦可勉强说通。只是,若再结合这遗书下文来看,可就无论如何都说不通了!”

此时圆真的面色已是一阵青一阵白,杨逍也是一脸地若有所思。唯有周颠懵懵懂懂,他性子又急躁,当下喝道:“你这小子!说话说一半留一半,好不干脆!屎都到屁//门上了,还不快说!”

周颠这般无礼,宋青书也不跟他计较,只续道:“按阳教主遗书所言,他是因练功走火入魔而死,临死前却还想料理了你这个给他戴绿头巾的大仇人。可他选定的为他善后之人,却偏偏是阳夫人。你我都明白,女人若不是心向着你,便是要她不害你都难,何况为你害情郎?这般安排,不通!不通!至于在下的第二个疑惑,却是因阳夫人的骸骨所起。阳夫人的死状的确是右手抓着匕首插//进自己的胸口,从表面看来的确是自杀无疑。只是在下却发觉,阳夫人的右手大拇指竟是靠向自己的胸口一侧,试问这天下间有几人自尽,会是以正手持匕首再反手插//进自己胸口?这般死状,与其说是自尽,不如说是为人所害!”

“可是,当在下想起空闻禅师托付在下追踪大师的缘由,想起见到大师在光明顶外以大礼参拜一个蒙古少年,再听闻大师说起与师妹的情//事,这个中原委我便一清二楚了!成昆,你当年的确与你师妹两情相悦,你师妹也的确是背弃了你嫁给了阳教主。只是这阳教主顶天立地英雄了得,你师妹很快就已倾心爱慕于他,早将你抛诸脑后!你心中不忿,想报仇,阳顶天的武功远在你之上,明教又势大,你万般无奈,只得投靠了朝廷。不意这件事又被阳教主夫妇知道了,阳顶天深知你居心叵测又是他选定的代掌门谢逊的师父,唯恐你在他死后阴谋颠覆明教,便要出手杀了你。只是万万料想不到,他因练功走火入魔,不但没能杀死你,反而死在你的手上,便是连夫人也是为你所害!是也不是?所以,这些年来你出入明教密道多次却不敢去看一眼你师妹的骸骨,任由她腐朽也不将她入土。因为是你害了她,你不敢面对她,是也不是?”

宋青书越说越快,声色俱厉,圆真却是面色惨白哑口无声,他踉跄着连退几步,一下坐倒在厅中一张座椅内。回想起那一晚师妹将他骗至明教密道,与阳顶天生死相搏的险恶;回想起他以一招“天旋地转”将师妹手中匕首刺入她胸口,她望着自己时那双怨毒的双眼;回想起她临死前连声叫着:“为鞑子卖命!汉//奸!走狗!”他的身上顿时沁出了成身冷汗,片刻后,他又嘿嘿哈哈地大笑出声,装若疯狂地嘶声道:“全该死!全都该死!阳顶天、师妹、还有我那好徒儿谢逊!给自己师父的大仇人卖命效忠,全都该死!还有你!”他猛然起身,双掌齐出宋青书奔袭而来,要将他毙于掌下。

“青书!”一直听宋青书安排躲在暗处的莫声谷此时再也按捺不住,提着剑便冲了出来。

宋青书自知绝不是圆真的对手,哪里敢接这一掌?转身便逃至那大布袋之后,那布袋在黑暗之中渐渐膨胀开来,众人只管专心听宋青书与圆真对质,竟俱不曾发觉。直至宋青书藏身其后,这才注意到这布袋已然涨大成一个大圆球。

此时,张无忌身在袋中正撞上水火求济、龙虎交会的大关头,体内的九阳真气已胀到即将爆裂,在袋中感知到有一股极强的劲风袭来,便本能地双掌竖起击出,发力回击。只听得“砰”地一声大响,犹似晴天打了个霹雳,布片四下纷飞,说不得的乾坤一气袋已被张无忌的九阳真气胀破,炸成了碎片。圆真、宋青书、杨逍等人都觉一股炙热之极的气流冲向身来,只见一名剑眉星目器宇轩昂的少年站在圆真面前,沉着脸恨声道:“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怨,害我义父终生!成昆,拿命来!”

圆真与张无忌对得一掌已是气血翻涌,他知道眼前情势不利,脱身保命要紧,当即夺路而逃。

张无忌心中深恨他害自己的义父一生疯癫孤苦,又因他诡计得罪了整个武林,终生不得履足故土一步,不由叫道:“成昆,你这大恶贼,留下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揽青釉、明日两位姑娘的地雷!o(n_n)o~

七叔:我一直以为我家青书算得上是熊孩子中的斗战圣熊了,没想到熊大人才是真的熊!这明教上下敢不敢出来一个靠谱的?敢不敢?

青书:刚刚是谁触动机关,差点让我们俩都被射成刺猬的?

七叔:要不是因为你非要找明教的财宝,会出事吗?

青书:…………

导演:明教下一任教主一定靠谱!非常靠谱!o(n_n)o~

另附原著阳顶天遗书一封:

夫人妆次:夫人自归阳门,日夕郁郁。余粗鄙寡德,无足为欢,甚可歉咎,兹当永别,唯夫人谅之。三十二代衣教主遗命,令余练成乾坤大挪移神功后,率众前赴波斯总教,设法迎回圣火令。本教虽发源于波斯,然在中华生根,开枝散叶,已数百年于兹。今鞑子占我中土,本教誓与周旋到底,决不可遵波斯总教无理命令,而奉蒙古元人为主。圣火令若重入我手,我中华明教即可与波斯总教分庭抗礼也。

今余神功第四层初成,即悉成昆之事,血气翻涌不能自制,真力将散,行当大归。天也命也,复何如耶?

今余命在旦夕,有负衣教主重托,实为本教罪人,盼夫人持余亲笔遗书,召聚左右光明使者、四大护教法王、五行旗使、五散人,颁余遗命曰:‘不论何人重获圣火令者,为本教第三十四代教主。不服者杀无赦。令谢逊暂摄副教主之位,处分本教重务。

乾坤大挪移心法暂由谢逊接掌,日后转奉新教主。光大我教,驱除胡虏,行善去恶,持正除奸,令我明尊圣火普惠天下世人,新教主其勉之。

余将以身上残存功力,掩石门而和成昆共处。夫人可依秘道全图脱困。当世无第二人有乾坤大挪移之功,即无第二人能推动此‘无妄’位石门,待后世豪杰练成,余及成昆骸骨朽矣。顶天谨白。

余名顶天,然于世无功,于教无勋,伤夫人之心,赍恨而没,狂言顶天立地,诚可笑也。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