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65章 炮灰最终弹

第65章炮灰最终弹

1|玄幻魔幻=,东方玄幻,玄幻异界,魔法幻情,武侠玄幻,玄幻魔法,玄幻·魔法,

2|武侠仙侠=,修真小说,仙侠修真,国术武侠,武侠修真,武侠·仙侠,

3|网游竞技=,网游小说,网络游戏,网游科幻,网游动漫,网游·竞技,游戏竞技,

4|历史军事=,历史传奇,军事战争,军事历史,历史军事,历史·军事,军事科幻,

5|星际科幻=,科幻小说,科幻未来,

6|灵异推理=,恐怖惊悚,侦探推理,谍战特工,恐怖灵异,恐怖悬疑,

7|古代言情=,乡村布衣,宫廷贵族,古代言情,

8|现代都市=,都市小说,浪漫言情,耽美言情,官场职场,都市生活,现代言情,都市言情,?女生小说,?都市·言情,

9|穿越架空=,穿越小说,神话王朝,穿越重生,历史穿越,

10|青春校园=,体育竞技,青春校园,

11|同人美文=,风雨同人,短篇综合,其他类型,散文诗词,其他,名家作品,综合类型,

小昭见张无忌这般伤重,此时也冲了出来,自武当派中取了金创药和天王护心丹给张无忌服下。天王护心丹药效极佳,张无忌这时神智已略清醒,暗运内息调息片刻后便缓缓站起身来言道:“若有哪一位不服在下调处,可请出来较量。”他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骇然,眼见周芷若这一剑刺得他如此厉害,竟然兀自挑战。

灭绝师太冷冷地道:“峨嵋派今日已然败落,你若不死,日后再行算帐。咱们瞧武当派的罢!六大派此行的成败,全仗武当派裁决。”

灭绝此言一出实是将武当推向了风口浪尖,一面是骨肉至亲,一面是正道公义,究竟何去何从,武当诸侠俱是一脸难色。

殷梨亭见状,当下拔出长剑,指向杨逍。“杨逍,你我之间终有一战,你还想再躲下去吗?”

殷梨亭此时挑战杨逍原是想绕开张无忌,杨逍与他一般心意,当下上前一步,轻声叹道:“殷六侠,杨某对足下终生感愧,只是明教三十三代的基业绝不能毁于杨某之手!”

江湖皆知,杨逍生性高傲此生从未对谁说过一个“愧”字,今日他这般低声下气已是给足了殷梨亭面子,哪知殷梨亭听了他这番话竟忽然呵呵长笑,仰天大喝:“晓芙妹子,你选的好男人!”杨逍不明所以,耳边只听得殷梨亭缓缓言道,“殷某与纪姑娘并无情愫,与她的婚约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纪姑娘既然另爱他人,于殷某人而言也不过是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如今殷某早已另娶他人,妻子温婉和顺又身怀六甲,比起你杨逍,不知快活多少!杨逍,晓芙妹子既然爱你甚深,为你离经叛道、为你背弃师门、为你牺牲性命、为你生下一女取名‘不悔’,你又为她做过什么?你既是男儿顶天立地,又为何不敢娶她,以致她正邪两道无处容身,最终香消玉殒?”

杨逍生来俊美,他武功又高学识又好,在脂粉堆里一直都是左右逢源,从来不知原来“担当责任”才是一个男人能够给予一个女人至大至深的爱,才是一个男人真正可贵之处。他这一生离经叛道自命风流糊里糊涂活到今时今日,竟是在此时,殷梨亭一番毫不留情的喝骂才让他猛然惊醒,原来他所沾沾自喜的一切才最终让他失去了纪晓芙!想通此节,杨逍再无往昔风采,只喃喃道:“大错已然铸下,一切已无可挽回!”

“拿命来赔吧!”殷梨亭厉声道。

张无忌见杨逍这般失魂落魄顿时心知不妙,当下上前一步,朗声言道:“六叔,无忌还未认输!”

“无忌!”殷梨亭失声大叫。

张无忌也知武当诸侠中殷梨亭最是细心,他留在武当的那几年多得殷梨亭照料,今日这般作梗实是对他不起。只是杨逍若出战,他方才挣得的大好局面便荡然无存。纵然杨逍能胜了殷梨亭,其余五大派也会反口覆舌轮番上阵。“六叔,您与杨伯伯之间的恩怨绝不能在今日了结,明教上下万余教众……六叔,请恕侄儿无礼,今日只要侄儿还站在此地,便无人能动明教一根寒毛!”

张无忌这番话一出口,殷梨亭尚未如何,灭绝师太已然嘶哑着嗓子言道:“殷六侠,张无忌心向魔教,你还不动手?”

殷梨亭哪里肯与他五哥张翠山在这世上的唯一骨血动手,只是他若不动手,武当派日后在武林正道之中便绝无立足之地,登时左右为难。

正在此时,灭绝师太忽然向宋远桥高声质问:“宋大侠,八月十五咱们六大派齐聚昆仑歃血为盟,誓言剿灭魔教斩妖除魔不死不休,当时武当派也在场,不知这誓言还算不算数?”

当时六大派相约围剿魔教,共同许下的誓言乃是:除魔卫道死不旋踵,如有违誓天人共弃!由来世人将誓言看地极重,是宁死也不肯违誓的。正所谓一诺千金,灭绝师太这番话刚一出口宋远桥便知她心意,面色顿时难看至极,他沉默了数息才缓缓言道:“自然是算数的。”

“既然如此,如今五大派俱败在张无忌的手上,不知武当如何?”灭绝师太尖声言道,语音苛利刺耳已极,教人听着极不舒服。

莫声谷忍到此时终是忍无可忍,当下扬声言道:“灭绝师太,人谁无亲,你何苦这般咄咄逼人?”

谁料,莫声谷此言一出灭绝陡然放声大笑,嘶声言道:“人谁无亲!人谁无亲!”言语之中蕴含着的无尽恨意,只让人不寒而栗。灭绝师太这般情状顿时勾起了其余四派同仇敌忾之心,毕竟各大派这些年来死在魔教手上的亲朋故旧已太多了,人谁无亲!

武当派正左右为难,灭绝师太竟忽然扬手一指,厉声喝道:“让宋青书出战!”

宋青书内力远不如张无忌,直至此时才堪堪调息完毕,却仍是面白如纸。听到灭绝师太钦点他出战,宋青书不禁微微苦笑。“灭绝师太,青书的武功……”

“你的剑法如何,我还不清楚吗?”宋青书未曾把话说完,灭绝师太便已打断他,森然道,“你若还认自己是武当门下,此时便该挺身而出与他比剑,解你长辈之围门派之困!”宋青书是武当晚辈,由他出手,自然胜于累及武当五侠的英名。顿了顿,她又道,“我知你一向心慕芷若,只要你赢了他,我便将芷若许配给你!”

灭绝师太此言一出,人皆哗然。周芷若更是无地自容,当下哭叫一声:“师父!”竟猛然拔剑出鞘,向自己的颈处抹去。

却在此时,一道强横气劲与一粒小石子自两个方向同时向周芷若飞去。由张无忌发出的气劲打断了周芷若手中长剑,而由宋青书射出的小石子却是打中了周芷若的“云门穴”。云门穴贯通气血,周芷若原就心神激荡,受此一击竟晕厥了过去。

灭绝十分爱重周芷若,此刻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扬声大笑着道:“宋青书,你既对芷若有情有义,就更不该饶了张无忌这小子!”

宋青书实料不到灭绝师太竟会亲口提出要将芷若许配给他!上一世他求而不得,这一世却唾手可得。只是任何东西,在真正需要的时候未曾得到,事后的弥补也就不再有任何意义了。罢了!宋青书在心底轻声一叹,倘若当真是我欠你的,芷若,今日便让我一次全还给你罢!他默默地闭了闭眼睛,握着长剑缓缓起身,轻声言道:“师太不必多言,我应战便是!”

“宋师兄!”

“青书!”

武当诸侠与众弟子同声大叫,然而众人皆知由宋青书出战的确已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宋青书充耳不闻,飞身跃上高台,沉声道:“张师弟,如今你也重伤我也重伤,既然你我师出同门,便只比剑法点到为止罢!”

明教上下与六大派人尽皆知张无忌厉害便厉害在一身强悍内力,宋青书如今言明只与他比剑,看似公平合理兼顾人情,实则已占了极大的便宜。小昭闻言登时失声大叫:“你这人,好不要脸!明知我家公子不会用剑还,还……”

“姑娘缪矣!”宋青书却只是冷哼一声,昂然道,“今日你家公子既然站在这擂台之上接受六大派的?...

挑战,莫说我要与他比剑,便是空闻大师亲自上来与他比谁的胡子长,他也非比不可了!”

宋青书此言一出,五大派便哄笑开了。只是转念一想,张无忌虽傲慢骄横,行事为人却也不失为光明磊落,宋青书这般处心积虑地算计于他却已落了下乘。因而,这笑声竟只响了几下便又稀稀落落地戛然而止。至于武当上下见宋青书这般行事更是各个面色怪异,唯有莫声谷在此时无声一叹,心道:竟甘愿舍了自己的一世英名也要将周姑娘彻底撇清吗?

小昭虽忧心张无忌,张无忌生性却是傲气非常,宋青书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自然不会再跟宋青书讨价还价,当下便问明教中人借了一柄长剑与宋青书交手。

宋青书词锋锋利出手却并不狠辣,向张无忌攻去的第一招竟是武当上下人人会使的入门剑招“太极两仪”。张无忌原就见过宋青书与灭绝师太交手,深知他内力虽不济剑法却颇为凌厉,且出剑奇快教人难以抵挡。张无忌原是严阵以待,哪知宋青书这一招使来竟是极为客气缓慢,张无忌虽不懂剑法,可是脚下一滑后错两步这一招倒也避开了。眼见张无忌轻松避开此招,宋青书当即抢攻上前,再使的第二招也是一招平平无奇的“万法归宗”,直取张无忌肋下。张无忌随手挥剑反挑宋青书的剑身,左足发力一蹬,这一招竟又给他避开了去。

如是七招一过,其余五大派尚且懵懂,武当上下却是全明白了过来。原来宋青书所使的这七招原是他在十八岁那年于武当诸多剑法之中抽选而出的最为基础的七式剑招,包含了武当剑的十三类基本剑式。如今新入门的武当弟子在学完武当剑法十三式之后,接着要学的正是这七式剑招。

张无忌天纵英才,这七招一过亦是若有所得。然而,还不等他悟透其中关窍,宋青书已然再度纵身上前急速抢攻,此时用剑已再无半分留手。宋青书所使剑招疾如闪电,犹似暴雨倾盆,招招相连,剑锋成线,剑影连绵不绝教人难分虚实。张无忌深知论剑法他绝不如宋青书高明,然而他练成乾坤大挪移于武学上的修为却已远甚宋青书,不论哪一家哪一派的武功都能取而为用,此时竟凭着宋青书方才所使的七招剑法将宋青书的剑招化解了大半,偶有几招无法招架,也使轻功狼狈躲开。如是数十招一过,张无忌已得剑法奥义,见招拆招愈发圆转自如,众人只见宋青书攻地迅捷无比,张无忌挡地沉稳老辣,俱是瞠目结舌,实不敢相信这般精彩绝伦妙到毫巅的交手竟出自两个年不过双十的少年人之手。

少林派空智自被张无忌揭发圆真勾结朝廷之事,苦于莫声谷正义名声在外,圆真又早已身死无法自辩,一直隐忍不言。此时见这二人打成这般模样,纵然心头对张无忌多有怨责,对武当派亦颇有芥蒂,此时也忍不住与师兄空闻大师轻声说道:“原以为张无忌已是难得,想不到这宋青书也是这般能耐。十年之后,江湖上无人能是这二人的对手!武当派,了不起啊!”

空智这般感慨,饶是空闻这个四大皆空的出家人此时也忍不住幽幽一叹,少林中圆字辈的弟子出色的已是不多,慧字辈与法字辈更是不需提了。将来如何,可真是难说地很了!

正在此时,宋青书突使一招“分花拂柳”连刺张无忌身上十七处要害,宋青书用剑奇快,这一招使来手中长剑竟凭空带起涟漪气劲,人皆骇然。张无忌勉强挡得七处要害已是力竭,他当下左手一掌向宋青书挥出。宋青书手腕一翻,疾刺张无忌掌心,这一招应变更快,竟连一众武当弟子也说不出具体剑招,只知乃是武当剑法十三式之一。张无忌回剑格挡,左掌再出拍向对方。宋青书反手一抽,直削张无忌手腕,这一招武当弟子仍认不出具体剑招,只知他们的宋师兄出手愈发简单直接,竟只是武当剑法十三式的化形,然而剑法威力却是愈发凌厉逼人。张无忌左掌变拍为拿,要夺下宋青书手中长剑,这般于一刹那间化刚为柔的急剧转折,已属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第七层神功。宋青书剑法再高,不使内功也只是花架子,如何敌得过张无忌的乾坤大挪移心法?然而乾坤大挪移他虽无法修习却也通晓各中奥妙,当下手腕一送,手中长剑竟疾射而出。

此时宋青书双手皆空,他的招数忽然一变,使武当绵掌若有似无地向张无忌拍出。武当绵掌已是武当上层武学精要,刚柔相济、阴阳相随,看似柔弱无骨,实则绵里藏铁。张无忌原就更为熟悉拳法,忽挑忽捻,忽弹忽拨,竟轻而易举地便将宋青书的掌力给卸了。他正暗自诧异为何宋青书的掌力这般绵软,有负绵掌威名,只听得小昭忽然一声惊呼:“公子,身后!”

张无忌急忙仰面倒伏,宋青书的那柄长剑竟不知何时又飞了回来,擦着他的面颊飞了过去,凌厉的剑气竟刮地他面上生疼。他这才明白,原来宋青书这两招绵掌只是诱敌之计。

宋青书起身一引,将长剑重又接入掌中,足下轻点,飞身向张无忌刺去,未等张无忌直起身,这一剑已指向了他的咽喉。宋青书这一招与方才大为不同,剑招轻灵飘逸,身姿潇洒翩然,竟不是武当剑法。

眼见宋青书赢得此战,各大派此时俱轰然叫了声好。哪知,宋青书忽而退后几步,收回长剑,轻声言道:“我输了!”不等五大派质问,他便又道,“比剑法不比内力原是取巧,然而以气御剑还是用了内力。这最后一招‘折梅问雪’乃是逍遥派的剑法,并非武当武功。是我输了!”

情形这般急转直下,一时四下无声。此时众人心中最深刻的记忆竟不是宋青书出言认输,却是方才他那最后一击,好似雷震电掣,虽然过去已久,仍旧余威迫人。旁人看不明白的关窍,张无忌却是心知肚明,方才是他使乾坤大挪移拆解宋青书的剑招在先,若论输,原是他先输了。他沉默地望着宋青书数息,最终缓缓言道:“承让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这笑容中竟隐隐有苦涩之意,然而他终究只字不提乾坤大挪移,反身跃下高台。

宋青书告负,灭绝师太再无对策,只铁青着脸,将手一挥,峨嵋群弟子跟着她向山下走去。武当派原就心向张无忌,再加上峨嵋派这一去,六大派围剿魔教之举登时风流云散。各大派携死扶伤,不多时便撤离了光明顶。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明日、清灵两位姑娘的地雷!o(n_n)o~

咳咳,整整25章,这场声势浩大的围攻光明顶总算是写完了!当然,最后宋青书还是免不得炮灰一回,擦汗!实在是,平生一遇张无忌,试问谁人不炮灰?当然,青书怎么说也是我这篇同人的主角,总有一日,他也能炮灰张无忌一回。请大家拭目以待!o(n_n)o~

今天要说的,是另外一回事。

这个,年底了嘛,工作的读者都懂的,年底是要拼业绩的时候了;念书的小朋友应该也懂的,你们都要考试了!

所以,基本上从12月起一直到明年春节,我基本上一直是很忙的,赶完围攻光明顶已经是呕心沥血了!t-t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大概只能保持周更,直到明年2月份,应该可以恢复日更,请大家体谅!o(n?...

于是,周更放在每周日,时间仍是晚上8点,无论我这一周更几章,我都会在星期日晚上8点一次贴出,我知道刷l*是一件很苦逼的事。t-t

在线书吧唯一网站?其他均为假冒,请勿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