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87章 相救峨嵋派(上)

第87章 相救峨嵋派(上)

宋青书与陈友谅结伴去了秦岭,已经走了十日。十日之前,宋青书为了阮娘大闹丐帮杭州分舵,破了丐帮的打狗阵,将一众丐帮弟子杀地人仰马翻,连传功长老都差点死在他手。却在此时,陈友谅认出宋青书的身份,心知奇货可居便带着罪魁祸首赖三等四人及时现身,救下了传功长老。赖三原是陈友谅的手下,向妓女勒索皮肉钱也是受陈友谅指使,然而为了结交宋青书,陈友谅毫不犹豫地出卖了赖三平息宋青书的怒火。传功长老自知理亏又忌惮武当的威名,只得处置了赖三与宋青书握手言和。

陈友谅生性圆滑又极善花言巧语,他有心奉承,竟是很快便让宋青书这个武当三代首座也心甘情愿地叫他一声“陈大哥”。陈友谅乃是少林派的弟子,圆真是他师父,师徒二人一丘之貉狼子野心,阴谋掌控武林甚而整个天下。他离开少林投效丐帮,正是为了设计掌控丐帮。不久之前,圆真查明丐帮帮主史火龙正因伤病隐居秦岭一带,师徒二人定下李代桃僵之计,计划杀了真正的史火龙再找人假扮他回到丐帮理事。表面上由冒牌史火龙在丐帮发号施令,实则圆真陈友谅师徒才是真正的丐帮帮主。陈友谅心知宋青书在武当身份极高,有心拉他下水,便假称有厉害的大仇家上门寻仇,又狠狠吹捧宋青书的武功,轻易便哄地他答应与他一同前去暗杀史火龙。

二人一路西行,这日来到了一个大镇,陈友谅见天色已晚便向宋青书建言道:“宋少侠,天色已晚,不如我们今日便在此地投宿?”

宋青书不动声色,只微一点头道:“陈大哥做主便是。”

陈友谅心下一喜,也顾不上宋青书态度冷淡,急忙进入客栈要了两间客房,又与宋青书转去镇上最大的酒楼,吩咐小二整治酒菜。陈友谅原以为宋青书不过是个愚蠢骄傲、爱听好话的名门子弟,怎知这几日相处下来竟是愈发看不透他。陈友谅生性奸狡,深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当年正是靠着这本领脱颖而出令圆真收他为徒引为心腹,投效丐帮之后也是因为这本领在短短几年之内便扶摇直上,成为丐帮八袋长老。可这段时日与宋青书相处,却令陈友谅深感水深火热疲累不堪。宋青书的个性喜怒不定,今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宋青书或许会极为佩服自己的侠义,叫一声“陈大哥”;明日同样的事再次发生,他却可能只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客气地称一句“陈长老”。相处多日,陈友谅如今唯一还能确定的便是宋青书性好奢华,非玉食珍馐不入口,非绫罗绸缎不上身,全然一副穷奢极侈的公子哥的做派。

既知宋青书好美酒美食,陈友谅便落力奉迎,很快便点了七八个好菜摆满了整整一桌。他将宋青书面前的酒杯斟满,满面堆笑道:“宋少侠,正所谓相见便是有缘。为我们的缘分,我先干为敬!”他将酒水一口喝完,亮了亮杯底。

宋青书低头对着面前的酒杯轻轻一笑,神色莫测地道:“缘分……”说罢,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陈友谅深知宋青书极难相处,喝酒却是十分爽快。此刻见宋青书这般赏面,他不禁微微一笑,又满上了第二杯。还没酝酿好该如何劝酒,只听酒楼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陈友谅与宋青书同时循声望去,却是十数名峨嵋派的女弟子走了进来。宋青书曾在光明顶与峨嵋派的女弟子相处过一段时日,此时一眼便将她们认了出来,这十数人各个风尘仆仆,有几个身上还带着伤,模样很是狼狈。众峨嵋弟子中,为首的是武功稍逊的静慧、丁敏君、贝锦仪三人,至于峨嵋派中的高手静玄、赵灵珠、李明霞等人则不在队伍之中,至于峨嵋派的新任掌门周芷若更是不见踪影。

宋青书见她们一进酒楼便忙不迭吩咐小二整治吃食,一众女弟子围坐在一起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向门外张望,神色很是惊慌,不由微微一怔。

陈友谅也是灵醒之人,一见这状况便凑了过来,低声道:“宋少侠,看来峨嵋派惹上了麻烦。”

宋青书满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断然道:“闲事莫问!”

陈友谅听宋青书这般所言便是一愣,武林六大派号称情同手足共同进退,想不到也是自家各扫门前雪。想到此处,陈友谅便忍不住暗自冷笑,有心打趣宋青书两句,无奈宋青书的这个念头实在合他心意,他又急着赶去与圆真汇合更不想多生事端,便含笑端起酒杯又敬了他一杯。

宋青书沉默不语,只提起筷子捡清淡的菜色用了一点,酒却又喝了好几杯。陈友谅这几日见惯了宋青书这般嗜酒如命,早已是见惯不怪,也懒得相劝,只撇撇嘴暗自心道:酒色财气,这位武当派的宋少侠无一不沾,习武之人这般不知自控,看来也算不上什么人物。

不多时,这十数名峨嵋派的女弟子匆匆用过饭菜会了账,怎知才走出酒楼大门,昨日才被甩下的几个番僧带着数十名元兵又追了上来,为首的正是宋青书曾见过一面的温卧儿。宋青书眼见峨嵋派的弟子纷纷拔剑出鞘围成一圈,被元兵一步步地逼回了酒楼,便是一声叹息,只心道:便是我们武当派年纪最小弟子也知道实力悬殊时,应当机立断分兵突围,逃得一个是一个。峨嵋派可真该好好学学兵法了!

贝锦仪见那些元兵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的同门,厉声喝道:“温卧儿,你们郡主不在我们峨嵋派,你若再纠缠不放,我们便不客气了!”

温卧儿却充耳不闻,好似看着雪白的羔羊一般看着她们,拉长声缓缓问道:“贝姑娘,你要如何不客气呀?”面上的笑容又是狰狞又是**邪。

贝锦仪被温卧儿这般无耻的嘴脸气地面青唇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隔了一会,她把心一横,一剑向温卧儿刺去,只盼着自己能拖延他片刻,让众姐妹突围而出。

原来赵敏在一个月之前突然失踪,汝阳王担心是中原武林六大派为报万安寺之仇掳了她,便派出兵马到处找寻,温卧儿奉命追踪的便是峨嵋派的弟子。他追踪峨嵋派弟子也有很长一段时日,早已十分熟悉峨嵋派的剑法。贝锦仪这一招“轻罗小扇”才刚刺出,他的身体一侧,切近贝锦仪身前,五指成爪抓向对方,瞬间便点住了贝锦仪的“中府穴”将其揽入怀中。

“贝师姐!”有几名年纪幼小的峨嵋派女弟子同声大叫,正要上前抢人,其余三名番僧已带着数十名元兵将她们隔开。两方人马乒乒乓乓地打作一团,不多时峨嵋派便显落下风。那些番僧也不急着擒拿她们,好似老猫逗鼠般缠着她们戏耍,口中污言秽语不断。几名弟子又急又恨,面色涨地绯红,偏偏身为女子天性腼腆,竟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来。

温卧儿全然不理手下的人马与峨嵋派的女弟子打地热闹,只握着贝锦仪的长发,满脸迷醉地在她颈间深深地吸了口气,柔声道:“好香啊!”

贝锦仪原本涨红的面色又陡然间转为惨白,她强忍惊惧恨声道:“**贼!你敢辱我清白,我峨嵋派上下必教你死无葬身之地!”

温卧儿嘿嘿一笑,戏谑地道:“贝姑娘,你们的师父自尽身亡,你们的新掌门又不知所踪,你拿什么要我死……”

“滚出去!”温卧儿的话未说全,便有一声怒喝在大厅中响起。

温卧儿两眼一瞪,还没开口骂人,只听“嗖”地一声,一支不知从何处飞来的竹筷携破空之势向他激射而来。未及躲闪,左耳便是一阵剧痛,他呆呆地伸手摸了摸耳朵,那支竹筷竟已贯穿了他的耳廓,牢牢地穿在他的耳朵上,此时鲜血已淌了半张脸。

一众峨嵋派的女弟子见温卧儿的这副模样怪异又惊悚,一时都愣在当场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怕,耳边只听得温卧儿一声狂叫:“谁!是谁!滚出来!”

元兵凶残,客人们见到元兵上门早就翻墙的翻墙,爬窗的爬窗,便是酒楼老板和伙计也都躲在柜台下不敢吭声,此时酒楼里除了宋青书与陈友谅哪里还有别人?宋青书放下手中的另一支竹筷,抬头对温卧儿道:“温卧儿,带着你的人马上滚!我就当没见过你!”

温卧儿一见是宋青书当即变色,他还记得摩诃巴思退的胳膊是怎么断的,他更知道人的耳朵极软,竹筷的筷头又是浑圆,要让一根竹筷刺穿耳朵所需的内力与巧劲远比用竹筷刺穿头颅更为精准。他正不知所措,身边的元兵却已代他做了决定。元兵骄横惯了,此时见宋青书那一桌只有两人,登时一声怒喝:“找死!”举刀向宋青书砍去。

宋青书连打狗阵都闯过来了,区区几个元兵如何会放在眼里?他冷笑一声,伸手一按桌面,身体好似一只轻盈的鸿雁腾空而起轻巧地跃过了长桌,摆在桌上的长剑也被他这一按之力振到半空。只见他反手抽出长剑,才落地走了两步,地上便已倒了五人的尸首;不出十步,在场的数十名元兵已死了一半多。每一具倒毙的尸首俱是一剑毙命,干脆利落地令人头皮发麻。

一众峨嵋派弟子见状也跟着拔剑出鞘,又与那些元兵交手。温卧儿见宋青书的武功这般了得,杀人犹如砍瓜切菜一般轻松,峨嵋派弟子又死缠不放,竟再生不出与之交手的勇气,急忙打了个呼哨,扬声道:“快撤!”说完,也不等手下元兵有所反应,抢先挟持着贝锦仪逃了出去。

宋青书既开了杀戒,怎肯放过他们,当即高喝一声:“一个不留!”追了出去。

有宋青书这一声厉喝,峨嵋派一众女弟子顿时找到主心骨。此时酒楼中的数十名番僧元兵已所剩无几,峨嵋派的女弟子思及这些时日以来担惊受怕所受屈辱,各个剑下无情,不多时便将那七八名元兵全数灭口。众女听闻门外不断传来的声声惨叫愈发微弱,她们忧心贝锦仪的安危,急忙追了出去。

贝锦仪被温卧儿挟持着逃出酒楼,当时所见共有十五名元兵尾随温卧儿逃出酒楼。怎知才跑出七八步,宋青书便已追了上来,刷刷两剑便挑翻了三个;到第七步,他又夺下了元兵的一柄长刀在手,刀剑齐出,又有五人倒下;冲到第二十步时,十五名元兵只剩下了四人,竟无一人是他一合之敌。温卧儿眼见难逃一死,狠狠勒住她的脖子声嘶力竭地叫道:“别过来!别过来!我杀了她啊!”

宋青书面无表情地跨出第二十一步,扬手将手中长剑掷了过来。冰冷锋锐的剑刃擦着贝锦仪的面颊直直掠过,狠狠地插入了温卧儿的咽喉。随即,或者说同时,宋青书毫无怜悯地将已骇破胆的四名元兵一一砍杀。

峨嵋派的一众女弟子方追出门来,便见着纠缠她们多时的番僧与元兵已倒了一地,再无一人生还。众女眼见这般无情杀戮的场面,各个惊骇不已,一时竟不敢上前。

宋青书站在尸堆中面色沉静地喘过一口气,随手扔下手中的长刀,若无其事地走向贝锦仪,自她身后倒毙的温卧儿的尸体上拔出长剑,还剑入鞘,这才轻声问了一句:“贝锦仪师叔,你还好吧?”

贝锦仪满面惊骇地望着宋青书,一时半刻竟说不出话来,心中浮起的唯一的念头竟是:漂亮!从未见过有人能将杀人这件事做地这般漂亮!十六人,二十七步,无一幸免。每个人的身上都只有一处致命伤,十六人中竟无一人能在他手下走到第二招,武当武功之精妙飘逸,宋青书出手之快、准、狠,可见一斑。然而正是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宋青书,此时正站在她的面前,彬彬有礼地口称“师叔”,向她问好,但见他锦衣华服丰神俊朗,端得是个形貌昳丽的美少年。贝锦仪不由在心底无声地一叹,再不敢仗着年纪受他一声“师叔”,只行礼道:“多谢宋少侠仗义援手!”

陈友谅一路尾随着峨嵋派的女弟子出门,见众女呆怔着立在原地,便走上前来。宋青书反口覆舌出手相助峨嵋派,将麻烦揽上身,陈友谅已是十分不满,只是此时仍要利用他,一时不好发作,只得含笑道:“相请不如偶遇,贝女侠,此地腌脏,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叙话?”

贝锦仪见宋青书的武功了得,峨嵋派的女弟子又多有受伤,心道或许返回峨嵋派还需他援手,便点了点头。陈友谅给酒店老板留下足够的银两,这便带着宋青书与峨嵋派的弟子一同转去了镇上另一家酒楼。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杀白姑娘的地雷!O(n_n)O~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

如果条件允许,请尽量选择订阅正版!您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谢谢!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