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91章 风月无边百花楼(下)

第91章 风月无边百花楼(下)

酒入愁肠,宋青书竟喝地酩酊大醉。上官老三见宋青书趴在桌上再无神智,不禁冷笑数声,阴声道:“要杀要剐,陈大哥,你说如何处置?”

陈友谅用力揉揉因醉酒而涨红的双颊,将酒气揉散,慢声道:“上官三哥,稍安勿躁!此人是宋远桥独子,武当三代首座、未来掌门,奇货可居!”

富老儿望着宋青书贪婪地搓搓双手,建言道:“拿绳索来!将他绑了!听闻武当派富可敌国,让他爹爹拿钱来赎他!”

回应他的是陈友谅鄙视的一眼。“此人虽说见识浅薄,可却武功高强。半个月前,只他一人便破了丐帮的打狗阵,将杭州分舵杀地血流成河。富大哥以为,凭你们兄弟八人留得住他吗?”

富老儿等人闻言当即变色,各个咋舌不已,只愁道:“这般棘手,如何是好?”

陈友谅瞥了一眼犹坐在宋青书身侧惴惴不安的周兰芷,意味深长地道:“你我兄弟他日的荣华富贵,却是要寄托在这位周姑娘身上了!”

“我?”周兰芷胆怯地望着陈友谅,身子瑟瑟发抖。老板富老大虽说贪婪暴戾,可也不如这个看着斯文正气的陈大哥让她感到害怕。

陈友谅轻声一笑,吩咐道:“周姑娘,你的恩客不胜酒力,你还不赶紧扶他回房,成其好事?”

“我,我……是!”周兰芷哆嗦着应了一声,急忙将宋青书扶了起来。

周兰芷这般识相,陈友谅亦是十分满意,这便一字一顿地提点道:“周姑娘,我的吩咐你可别敷衍了事,惹我生气!今日这位宋少侠赠了你不下三千两,你当不会吝惜回赠他一只小金元宝吧?”

陈友谅说话这般粗鄙不堪,饶是周兰芷这等风尘女子亦羞地满面通红。富老儿等五人却在呆滞片刻之后又哄然大笑,大声吩咐道:“兰芷,这是贵客,你可要使出浑身解数,好生伺候了!”

周兰芷连声称是,再不敢久留,咬牙独自扶着宋青书退了出去。

二人刚一离开,富老儿便已好奇地发问:“陈大哥为何这般所为?”

陈友谅低头漫不经心地拂了拂衣袖,回道:“武当门规森严,只要我们拿住宋青书的把柄,他武功再高也得任凭摆布!届时,富大哥便是要做武当掌门也不是没有可能,又何必在意那区区几万两呢?”

他话音刚落,房间内便传来一阵志满意得的大笑。

宋青书这段时日连伤带病又不曾好好休养,周兰芷一路扶着他来到卧房,竟也不觉十分吃力。

“宋公子?宋公子?”入得卧房,将人安置在大**,周兰芷弯下腰轻摇了宋青书几下在他耳边连声呼唤,试图将他叫醒。正所谓鸨儿爱钞,姐儿爱俏,宋青书生得这般俊秀,待她也是柔情似水,周兰芷对他并无恶感,亦不排斥与他同床共枕共度良宵。

然而,宋青书却委实醉地厉害,怎么叫都不醒,更别提做点别的了。若是换了平日,楼中姐妹遇到这种客人,只需随便找间卧房让他睡一夜,花姑也不会与姐妹为难。只是想到陈友谅方才的吩咐,周兰芷又哪里敢自行离去?转念一想,宋青书方才如喝水一般喝了两壶催情酒,周兰芷把心一横,竟直接动手解他的衣裳。百花楼的春风散十分了得,便是太监也要重振一番雄风。待药效发作,他就是醉死过去也得醒来。哪知她才解下宋青书的外衫,脑后忽然传来风声,顿觉颈间一阵巨痛,随即再无知觉。

自窗外跳入的莫声谷急忙扶住仰面倒下的周兰芷,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至桌边,这才转头去看师侄。入眼便见着宋青书衣衫不整地倒在大**,眉头轻锁两眼紧闭满身酒气,一望即知的确是醉地不轻。眼见师侄明知陈友谅居心叵测竟仍醉酒,莫声谷顿时一阵恼火,即刻大步上前,拍着他的面颊连声叫道:“青书?青书,醒醒!青书!”

无论是周兰芷是温柔呼唤,还是莫声谷的粗鲁举动,宋青书同样全无回应。

莫声谷见状怒极反笑,凝望了他一会,低声道:“你到心宽!”方才眼见宋青书醉倒,陈友谅等人商量该如何处置他,只听得莫声谷心惊肉跳又气怒欲狂。若非惦记师侄的安危,他早已跳下房顶,取陈友谅等人的性命。想他堂堂武当七侠,今日跟做贼一般守在房顶偷听偷窥,直至确定陈友谅等人灌醉了师侄不会再生事端,便又匆忙来寻。怎知他这个平素精明厉害的师侄这回竟是真醉了,连衣服都被人解了大半。若非他及时赶至,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宋青书逛妓院、喝花酒、结识绿林、赌博寻欢,这一桩桩一件件俱让莫声谷不满,若以武当门规论处,便是不将他逐出门墙也要禁闭三年。只是想到陈友谅方才所说的故事,想起他在杭州城中听闻的兄弟争产之事,莫声谷又是一声叹息,对师侄如今所犯的过错虽不认同却也有了几分怜悯之心,不欲重罚于他。他随手替宋青书拢上被周兰芷扯松的中衣襟口,将其推入大床里侧,拉开棉被替他盖上,自己则盘膝在大床外侧坐了下来,打算等师侄酒醒之后便带他离开。

谁料,莫声谷想轻轻放过,宋青书却是不知死活又出状况。莫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睡在大床里侧的宋青书忽然低低地呻/吟一声,随手推开了盖在身上的棉被。

如今已是腊月,滴水成冰。莫声谷唯恐他受寒,又拾起棉被帮他盖回去。怎知宋青书极为不适地微微蹙眉又将棉被推开,扯开领口模糊地低吟:“热……”

莫声谷见宋青书面色潮红,呼出的气息也是滚烫,只当他是喝多了身上发热便也不再勉强,伸手为他擦去额上冒出的细密汗珠。

宋青书酒醉不醒神智不清,这百花楼的催情药又十分霸道,令他仿如身在无间地狱受烈火焚烧,如今额头触到莫声谷微凉的手指感觉十分舒服,便本能地凑了过来,身体蠕动着抱住莫声谷盘起的一条腿,蜷缩在他腿边。莫声谷身上的寒意让他舒服地打了个冷颤,□无意识地在他的膝盖上蹭了两下,低喊:“明湛,热!拿水来!”

明湛自然不在这。

不过是片刻之后,莫声谷身上的这点凉意便已满足不了宋青书,他将脸颊贴在莫声谷的大腿上,□又难受地蹭了蹭,委屈地皱起眉头。“爹爹,我热!喝水,我要喝水。”

宋远桥当然也不在这。

宋青书被药性折磨,愈发热地厉害,心口仿佛有炙火燃烧,只要吐出一口气,就能化为一把火。他双唇微张不住喘息,胡乱地扯着自己的衣领,散乱的衣衫下露处大半锁骨胸膛。宋青书原就肤白,此时被药性一催,脸孔与身体俱泛着粉色,双唇饱满润泽,皮肤上微微沁着一层薄汗,看着光泽无比极是诱人。

莫声谷心口一阵乱跳,他无暇分辨自己的情绪,只觉宋青书这般于理不合,这便伸手又替他拢上衣襟。方才宋青书不要盖被莫声谷还能由着他,此时却再容不得他任性,一双健臂如铁铸的一般,不容半点违拗,一丝不苟地为师侄将中衣穿好。未免他又将中衣扯开,莫声谷甚至锁住了宋青书的手腕,死死摁住。宋青书身体虚软,根本挣不过莫声谷,他又热地厉害,只委屈地咬着嘴唇低声呜咽,身体不断扭动。莫声谷忙了半天的成果,竟是没一会便又被宋青书挣开了。莫声谷见状,顿时一声叹息,只无力地扶额。

隔了一会,宋青书又难受地呻/吟:“七叔,热,好热……”

莫声谷一生循规蹈矩,从不知青楼中那等见不得光的手段。见宋青书这般痛苦更是不明所以,只伸手去探宋青书的额头,指端所触只觉宋青书的身体滚烫,竟不似醉酒所致,再探他脉相也不似中毒。想起身给他倒杯水,宋青书偏又抱紧了他的腿不肯放,模模糊糊地低声喃喃:“不要,不要走……”令莫声谷不知如何是好。

宋青书受药性影响,已是微微情动,□慢慢挺起。此时他神智模糊不堪,只知依从身体本能,又蹭蹭莫声谷的膝头,微微喘息着再喊:“二叔……”

莫声谷虽是童子之身却也并非不通人事,感觉到膝头有一硬物顶着已本能地觉得不对劲,见宋青书昏昏沉沉地缠着自己不放,□在自己膝头反复蹭动,听他如念经一般从二哥三哥一路念到方振武、唐剑麟,莫声谷的膝头竟慢慢有点晕湿。莫声谷难以置信地抽了口气,脸颊并着耳廓俱是滚烫,面色又是尴尬又是狼狈,顿时僵在当场,耳边只听得宋青书以带着湿气的泣声道:“默之……”

这一声娇弱地好似奶猫在耳旁呻/吟,莫声谷的心跳忽然乱了半拍,脑中瞬间一炸,眼前顿时一片血红。他只觉一股热气直冲天灵,猛然出手掀翻宋青书,跳下大床,随手抓起房内放着的一只铜盆,“哗”地一声,将盆中冷水尽数泼向宋青书。

宋青书受冷水一激,顿如弹簧一般从**弹坐起来。神智尚未清醒,便有一只铜盆携凌厉风声向他迎面砸来。他急忙抬手一挡,只听“哐”地一声,这只铜盆重重地砸在他的手臂上,几乎将他的手臂砸断。他吃痛地捂着手臂,抬眼便见着七叔莫声谷横眉怒目地望着自己,厉声喝道:“宋!青!书!”

宋青书茫茫然地四下一望,即刻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眼见莫声谷竟也在此处,顷刻一阵惊慌,成身冷汗,急忙扑出大床,冲向门口。

莫声谷见宋青书一见他就跑,更是怒火冲天,当即出手扣他左肩。宋青书肩头一闪,避过了莫声谷这一招。莫声谷又追上两步,使小擒拿手出指戳向宋青书右肋。宋青书左足一移,错步滑开,反取莫声谷左肘。只是眨眼之间,两人竟过了三招。莫声谷见状更是怒气难平,只一声咆哮:“反了你了!敢跟我动手?”

宋青书被莫声谷这一声吼地一怔,随即面色大变,脸上血色尽失。只见他双膝一软,即刻滑跪在地,再不敢反抗。

莫声谷见宋青书跪下请罪,怒火稍熄,只恨声道:“离家出走、喝酒闹事、结交绿林、赌钱嫖妓,还有什么是你不敢做的?”

宋青书面色惨白,只低头跪着不敢吭声。

莫声谷见他神色惨淡,心中亦稍有不忍,喘过一口气道:“跟我回去,向你爹认错。”

哪知宋青书竟摇头道:“我不回去,我没错!”

“你!”莫声谷闻言刚压下的怒气又蓬勃而起,不禁瞪着他道,“你连含光剑也丢了不理,跟陈友谅这种阴险小人混在一起,究竟还有没有把自己当是武当弟子?武当的门规,你又记得多少?”

宋青书心头一跳,莫声谷如今的这两句质问与上一世参差相拟,可他却低着头,只固执地重复:“我不回去,我没错!”

“你再说一遍!”莫声谷登时暴怒。

宋青书身体一颤,隔了半晌,他猛然抬起头来死死地望住莫声谷,一字一顿地道:“我!没!错!”

他话音刚落,只听啪地一声,莫声谷随手抓起桌上长剑,连剑柄带着剑鞘呼啸着狠砸在他身上。“你要气死你爹是吗?你没错?你还敢说你没错?”

宋青书被这一下砸地身体一偏,他急忙伸手撑住地板才堪堪支撑住身体没有倒下。竟是到这时才品出痛的滋味来,自肩头以下好似万根钢针刺入,火辣辣地向四周扩散。他难以置信地仰头望住莫声谷,几乎不敢相信莫声谷居然会这么待他。

“错了吗?”莫声谷却只面色沉凝地望住他,冷酷发问。

宋青书茫然摇头,第二下重击击穿虚空如约而至。沉重坚硬的剑鞘砸在后背上,宋青书后背的肌肉即刻绷紧,巨大的刺痛瞬间爆裂,他不禁浑身一颤,内腑跟着一阵震荡,感觉好似有鲜血要涌上咽喉,便紧紧握住拳头压了回去。

“错、了、吗?”莫声谷咬牙再问。

宋青书心头一紧,他知道莫声谷已将他所有的耐心耗尽,他动了动唇,想求饶、想躲闪、想反抗,可居然只能跪在原地不动,胸中仿佛有把火憋堵在咽喉,他答不出一个字,只能摇头。

莫声谷见宋青书神情倔强,心中怒火更盛,手中剑鞘劈头盖脑地向他砸去。不多时宋青书身上便隆起了数条交错的血痕。宋青书仍一动不动地跪在原地,仿佛不知痛一般始终咬紧牙关非但不愿认错,更加连呻/吟都不肯漏出一声。

连绵不断的抽打如雨点般砸在他的背后上,宋青书低着头死死盯住地面,任由汗水如雨水一般一滴滴砸在地上。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看得清楚,渐渐地眼前慢慢模糊,除了漫无边际的血红,他竟看不到别的色彩;除了永无休止的痛楚和难以言说的愤怒,他也再感受不到别的什么了。

莫声谷见他这般顽固心中更是发狠,非要将他打服了不可。怎知他随手一下竟是抽到了宋青书腰间旧伤,这一击下去旧创破裂,鲜血即刻涌了出来,染地腰间一片血红。宋青书吃痛不起,登时滚倒在地。“你打死我罢!我没错,我没错……”宋青书本就郁结于胸,此时被莫声谷这番狠打更是气恨,这一口郁气堵在胸口,几乎迫地他喘不过气。剧痛中,他最后逼出这一句,竟昏厥了过去。

“青书?青书!”莫声谷见宋青书失去知觉一头栽倒,顿时惊慌失措,急忙扔下长剑,将他抱在怀中。

宋青书却早已不会回答,莫声谷见宋青书面色惨白如纸,更是后悔,再不敢耽搁,急忙将他负在身上,从窗口跃了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唔,我觉得这章七叔的压力比较大,所以,明天还有一更。大家手下留情!O(n_n)O~

谢谢杀白、Ivy、明日三位姑娘的地雷,明日姑娘要谢两次!以及谢谢lyxiyu姑娘的营养液!O(n_n)O~

咳咳,妓院规矩,初哥第一次,妓女是要送一只小金元宝滴……O(n_n)O~

七叔:装醉?

青书:真醉!

七叔:这熊孩子啊!关键时刻你能不掉链子吗?哪怕就一次!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

如果条件允许,请尽量选择订阅正版!您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谢谢!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