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115章 安庆之围(二)

第115章 安庆之围(二)

宋青书此言一出,韩山童的面色骤然一冷,语带不悦地道:“宋少侠是信不过我红巾军?”

宋青书却摇头道:“红巾军转战天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在下怎会信不过?只不过虾有虾道蟹有蟹路,在下生性谨慎,想多一份保障罢了。”

宋青书这般自谦,韩山童的面色终是微微缓和。他沉吟片刻,方含笑言道:“早闻武当颇多战马……”

宋青书眼也不眨一下,当下应道:“两千匹战马!”

韩山童却只微微摇头,轻声道:“宋少侠不妨再考虑考虑。”

韩山童话音方落,宋青书尚未有何表示,莫声谷已然大怒。他虽不过问武当的买卖却也知道中原之地原就缺少战马,两千匹战马买五千士卒也尽够了,更何况如今只是借用。宋青书却不动声色,缓缓言道:“五千匹战马!”

此言一出,纵使韩山童本人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侍立一旁的韩林儿再也忍耐不住,当下问道:“你可能做主?”

宋青书傲然一笑,朗声道:“武当的事,我若不能做主,还有谁能做主?”

韩山童见他这般所言莫声谷也无动于衷,这便朗笑着应道:“成交!”韩山童原本打算多要五百匹战马便可,如今多了一倍,怎能不令他欣喜?

当了冤大头的宋青书表现却很平静,只轻声道:“不知韩首领可允在下自行选兵?”他见韩山童神色迟疑,便又补充一句。“在下只需五百骑兵。”

韩山童闻言神色便是一松,骑兵训练不易,反而是步卒容易成兵,既然宋青书不要骑兵,任选却也无妨。“宋少侠何时选兵?”

宋青书神色一顿,即刻答道:“事不宜迟,现在就选!”说罢,他一掀帐帘走了出去。

众人皆知宋青书用兵如神,见他要自红巾军留下的四万人马中选出五千人,俱是颇为好奇,便都跟了出来。韩山童收了宋青书五千匹战马,正所谓拿人手短,见宋青书要选兵,他到是极为痛快,令所有将士全体列阵,任凭宋青书挑选。

宋青书立在将台之上,双眼缓缓扫过眼前的三万余众红巾军步卒,这些人手中武器未必锋锐,身上盔甲未必齐全,可他们列阵立在将台下,勿需上官号令便已下意识地站直身体保持沉默,已有了些兵样子。宋青书见状在心中微微点头,发出的第一个号令却是:“卸甲、宽衣!”

宋青书内力不弱,声音不高不低,将台下的全体红巾军却是各个听得分明。众人从未听过这等怪异的命令俱是一愣,颇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己的上官。莫声谷见此情形不由暗自皱眉,武当义军从来都是令行禁止,红巾军与之相比却是略逊一筹了,耳边只听得宋青书又高声喝问:“令行禁止,你们不懂吗?”

宋青书此言一出,韩山童的面上都有些不好看。又过得一会,一众红巾军这才纷纷解下了身上盔甲,□□着上身站在寒风中。宋青书又转过身来,向韩山童言道:“韩首领,借你亲兵一用,帮我看一看这些将士。凡是身上没有伤痕的全部出列!”

韩山童闻言目光顿时一缩,许久才道:“盛名之下无虚士,宋少侠果然了得!”说罢,他将手一挥,身边十数名亲兵便已向将台下的将士跑去。红巾军的兵源大都为失去土地生计的农夫,这些人在土地上劳作半生,仓促成兵,单打独斗如何能是蒙古军的对手?身上若是没有伤痕,若非新兵那便惯于在战场上偷奸耍滑望风而逃。

宋青书首轮拣选,便选出了四千余数身上并无伤痕的步卒。想到自己还当这些步卒为精锐,韩山童的面上顿时有些不好看。宋青书此时却顾不得为韩山童留颜面,他很快下达了第二条命令。这第二条命令比方才更为简单,一个字——跑!

目送着三万步卒穿着沉重的盔甲负着武器一路烟尘滚滚地奔向远处的山头,韦一笑终是忍不住跳上台来,满是好奇地问道:“小滑头,你又打什么主意?战场厮杀凭的是杀人的本事,光会跑顶个什么用?”

宋青书见红巾军上下的几名将领连同朱元璋、汤和二人都目光炯炯地望着他,他不禁微微一笑,也不藏私,只轻声道:“我等武人比武凭的是勤学苦练的武功,战场厮杀若非遇到高手,多半是靠气力,谁的力气大谁就占便宜。况且,两军对阵,我军若是占上风,要不要追?若是不幸落败,要不要逃?倘若连跑也跑不动,还当什么兵?”

宋青书这番话众人听来心中各有所思所得,宋青书也不理会他们,只管按自己的办法在三万步卒之中选出了跑得最快身体最为强健的四千五百人。挑选骑兵时,那便更为简单了。宋青书选了一条极为崎岖的山道,令红巾军骑兵来回跑上一圈,同样选了其中跑地最快最稳控马最为娴熟的五百人。

待选满五千人,已是夜幕低垂,为方便宋青书选兵,山谷之中已燃起了火堆。韩山童等人原本只是来凑热闹,可见宋青书事事出人意料,可细究起来又极有道理,竟是谁都不曾离开。眼见宋青书最终选定五千将士又下令明日卯时点兵操练,令这五千人自行散去,韩山童终是忍不住上前问道:“宋少侠打算带这五千人马去往何处?”

宋青书也不隐瞒,沉声答道:“桐城。”

他话音一落,众人登时一齐蹙眉。桐城位于大别山东南麓,地势西北高东南低,若要自桐城攻入安庆却是仰攻。凭借区区五千人马挑战地势天险与蒙古铁骑,倘若换了他人,韩山童早已嗤之以鼻,可此人却偏偏是身在牢狱也能相救红巾军的宋青书。韩山童见他神色平静不似说笑,不由道:“宋少侠是担心霍山之战我军会败?”霍山地形险要,红巾军只要占下霍山与六安州互为犄角,便可从容布阵对元兵进行包夹围攻。

宋青书闻言却是一阵苦笑,只低声道:“不瞒韩首领,我更担心你们会赢。”

朱元璋眉心不由一动,不等韩山童说话便已抢先道:“诱敌深入!”

“不错!”宋青书想起在濠州时蒙古用来栽赃红巾军的武器,眉头便是一皱。每个将军行兵布阵都有他自成一体的风格习惯,孛罗特穆尔虽说是汝阳王的亲传弟子,他的本性却并非是那种善用阴谋之人。甚至围城打援都并非他一贯的风格,若按他以往用兵的习惯,多半应该放红巾军入城,然后一网打尽才对。想到此处,他不禁自言自语地道,“倘若孛罗特穆尔当真有此智计,只恐他身边另有高人。”然而宋青书也知他这番话无凭无据,绝无可能说服韩山童,这便回神向韩山童拱手道:“韩首领,选兵之事已了,在下先行告退!”说着,便与莫声谷一同返回了韩山童为他们叔侄二人安排的营帐。

翌日一早,宋青书卯时便点兵操练,练的却并非红巾军中武艺,而是易天海的惊鸿刀法。当年宋青书初学惊鸿刀法未得刀法奥义,便将这套刀法中最为简单霸道的十招编为三十式传授给武当义军。如今宋青书已尽得刀法精髓,去芜存菁,又将这三十式精简成“劈、击、斩、截、削、架、扫、抽、撩、推”十式传授给红巾军。朱元璋与汤和在一旁观摩半日,渐渐看出了这十式刀法的霸道凌厉,两人取了长刀在手,以宋青书传授的刀法对了数招,皆是摇头咋舌。他们并不知晓,宋青书的这十式刀法多年后已是军中将士必学的武艺,直至冷兵器彻底退出时代。

宋青书传授刀法并未避开红巾军,是以不但朱元璋、汤和二人在旁观摩,便是王烈与王务观祖孙二人也一齐来凑热闹。王烈见选兵练兵等事宜宋青书一手操持,全不要莫声谷操半点心,不由心中好笑,便向立在一旁的莫声谷言道:“青书这次救的是你丐帮弟子,你这帮主如何竟在这躲清闲?”

莫声谷闻言顿时一怔,许久方苦笑着道:“武当义军原是宋青书一手练出,我这师叔大不如他。”

王烈闻言不禁轻轻一叹,由来长幼有序,要一个长辈自承不如自己的晚辈,却要何等的胸襟?张真人能教出武当七侠这样光风霁月的几位弟子来,早已足慰平身,武功是不是天下第一又有什么要紧呢?“战场上,你是打算用降龙十八掌还是你们武当剑法?”

莫声谷又是一愣,他的连珠箭法虽说高妙,可看青书这练兵的架势便知他是打算打一场短兵相接的硬仗。而战场上降龙十八掌和武当剑法都并不适合。

王烈见莫声谷面露忧色,不禁微微而笑,负手立在莫声谷身旁低声言道:“莫七侠,老夫的枪法你可愿学?”

莫声谷难以置信地转过脸去望向王烈,一时竟不知如何答他。原来莫声谷年幼时便曾听师父张三丰论起各项兵刃的优劣,所谓剑为君子、刀是霸王,可都不如一杆枪!十八般兵器之中枪法最难,王烈的一手枪法师承杨家枪与岳家枪,在枪法之中已是登峰造极。张三丰谈起他这至交的武功,只用了十个字:泼水不能入,矢石不能摧。这般武功,如何能轻易便传了他人?

王烈好似明白莫声谷的疑惑,只微微一叹,轻声道:“我老了!务观资质所限,不是能传我枪法的人。如今天下离乱黎民困苦,我辈侠义中人只能不惜一切以天下兴亡为重,其他的,都暂且放在一旁罢!”王烈在红巾军中传授枪法多年,早打破门户之见,将他的一手霸王枪传给真正适合的人使之发扬光大,是他一早便存的心愿。而莫声谷自从被史火龙点破习武的藩篱,又学了降龙十八掌,武功大有精进。王烈试过他的武功,这才起了授艺之心。

王烈这般所言,莫声谷又如何能推脱,只一掀衣袍,郑重其事地向王烈跪下施礼道:“晚辈定竭尽所能以天下百姓为重!”

王烈满意地拍拍莫声谷的肩头,伸手将他扶起,神色间略显腼腆地道:“老夫将枪法传授于你,也存了一点私心。将来务观娶妻生子……”

“晚辈定将霸王枪传回王家后人!”莫声谷当下应承了下来。莫声谷一言既出,那自然是驷马难追。

宋青书是到晚上的时候才知道了莫声谷向王烈学枪法的消息,那时他正被莫声谷压着泡澡。木桶里除了放了不少驱寒的药物,更要命的是水温奇高,仿佛唯恐他烫不死。宋青书不是没想过挣扎,可无论是软语哀求还是武力抵抗,最终都被莫声谷无情镇压。眼见莫声谷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不许自己离开木桶,宋青书再也忍不住哼哼唧唧地抱怨:“七叔,你用什么木桶,干脆用铁桶好了!大火半个时辰,文火一个时辰,我就熟了!还色香味俱全!”

莫声谷见宋青书这般伶牙俐齿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心知他这侄儿自小受宠极会撒娇,是以决不能给他半点机会,当下强忍笑意,随手拿起水瓢又舀起一瓢热水倒进木桶中。此时营帐内水汽袅袅,宋青书那一身瓷白的肌肤已被蒸地微泛嫣红,□□在外的肩头与锁骨肌理细腻骨肉匀称。水面的凝光映着营帐内的烛火,教人感觉分外地静谧平和。

然而,宋青书方才适应了水温,起了一身的薄汗,莫声谷的所为简直就是火上浇油,他当即惨叫一声:“七叔!”

莫声谷却只不动声色地望着他,缓缓问道:“还要水吗?”

宋青书目光一缩,再不敢吭声。

眼见宋青书终于安静下来,莫声谷终是安慰地叹了口气,转口道:“老爷子教了我枪法,待你复原,我便将这枪法传授于你,想必老爷子也是乐意的。若是有朝一日天下汉人均习得此枪法,强身健体保家卫国,将鞑子赶出中原……”

宋青书垂着头望着水面,轻声道:“终有一日会如此,只是……”他思绪一乱,不知为何竟又想到了那对夫妇。“七叔,我曾见过一对夫妇,丈夫是元人,妻子是汉人,他们还有一个儿子。这孩子究竟该算是元人还是汉人?这对夫妇循规蹈矩,从未害过人。可元廷无道,他们的生计艰难,将来鞑子退出中原,他们又当如何自处?……离开皇宫前,奇氏曾问我,是否汉人当了皇帝天下的汉人便能有好日子过?既是如此,徽宗皇帝为何又丢了江山?我竟不知如何答她。”

莫声谷这才明白到为何当日宋青书杀了元顺帝的皇后,竟会是那般心事重重郁郁寡欢。然而宋青书的疑惑,他也没有答案,只得弯腰为其拭去额上沁出的汗珠,低声道:“青书,待回了武当,你自去问宋濂宋先生罢。他是天下文人之首,必然会有答案。”

宋青书含含糊糊地“唔”了一声,还未说话,王务观突然闯了进来,满面喜色地道:“莫七侠、宋兄弟,大胜!我军大胜!”

不等宋青书说话,莫声谷已然起身追问:“红巾军拿下了霍山?”

“指日可待!”王务观眉飞色舞地道,“两军接阵,孛罗特穆尔败退三十余里,韩首领已决定明日拔营,启程赶赴霍山。宋兄弟,你可愿与我们同行?”

一直坐在木桶中的宋青书闻言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掬水泼在自己的面上。王务观见他紧闭双目微微仰头靠在木桶边,额上的水珠顺着他的眉骨滑过眼睫又滚至下颚,一滴滴地跌落水面,泛起阵阵涟漪,也不由叹息,只暗自心道:若能早生二十年,非得生个女儿嫁给他不可!隔了一会,宋青书终是开口道:“王大哥,红巾军开拔前,烦请你帮我送一封书信回武当。”

“什么信?”王务观下意识地问道。

“令冯默之帅武当义军发兵罗田,对安庆成威逼之势。”宋青书低声言道。

莫声谷见宋青书起意动用武当义军,即刻心知事关重大,当下言道:“我这就去写信!”接着又吩咐王务观,“务观,你帮我看着青书,不到半个时辰,不准他出来!”说完,他一掀营帐,大步走了出去。

王务观刚送走莫声谷,转眼便见着宋青书要自木桶中站起身来。宋青书这么不听话,王务观只吓了一跳,急忙奔上前把他摁了回去,无奈叹道:“宋兄弟,你就让你七叔省点心吧!他随我祖父习枪法整整一日,衣裳都不及换了,便吩咐人给你烧水沐浴,就怕你练兵受寒!亲叔叔也不过如此了!”

宋青书沉默半晌,满腹委屈地道:“我当然知道七叔待我好,可是真的很烫啊!”

王务观的回应是,坏笑着又给宋青书加了一瓢热水!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杀白姑娘的两颗地雷!o(n_n)o~

青书:等等!这不公平!我才是主角!这次我没有嘴贱为啥……我才是主角啊!

七叔:我学完教你不就行了?

青书:我才是主角……我才是主角……呜呜呜……

七叔:青书,你要不要先去泡个澡?

青书:…………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

如果条件允许,请尽量选择订阅正版!您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谢谢!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