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

第132章 喜宴之前

第132章 喜宴之前

方振武走后不久,张无忌着明教弟子送了一张喜帖到武当,他将于下月十五在安庆举行婚礼迎娶峨嵋派掌门周芷若。俞岱岩将这喜帖送到宋青书手中时,宋青书正在书房抄经,这是他在方振武走后养成的习惯。宋青书平时做事总是眼明手快,可这回抄经却很是磨蹭,有时候一天只能抄上百来字。俞岱岩到时,宋青书正巧抄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一句,俞岱岩只见他手腕微微一颤,“刍”字的那一撇就写歪了。宋青书轻声一叹,将整张字丢到一旁,重头抄起。

俞岱岩知道他心乱,想训斥两句又隐约觉得似乎不该多言,便直接将那张喜帖递了过去。“你无忌师弟要成亲了,收拾一下,我们都要去道贺。”

宋青书接过那张喜帖随手一翻,便抬头望了俞岱岩一眼,有点欲言又止。

俞岱岩一见宋青书这副神色心中就觉别扭,隔了半晌方道:“你七叔也去。”张无忌虽说已是明教教主,可毕竟仍是武当之后,他要成亲,武当诸侠身为长辈总要出面。

宋青书闻言面上也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只微微点头“嗯”了一声便转口道:“无忌要成亲,中原六大派必然道贺,咱们武当派的贺礼不可轻了。”

俞岱岩是看着宋青书长大的,深知他心思缜密,武当庶务自从交给他之后,武当上下都省了不少心。然而心思缜密的另一种说法便是,多思多虑。想起宋青书这段时日以来的种种反常全因那日听到了他与七弟的谈话而起,俞岱岩便忍不住一声叹息。七弟一片苦心不想让青书知道,为此不惜离开武当,不想阴差阳错,天意弄人!青书既然知道了,以他的性子又怎能不多想?再这么下去,只怕原本没事也要给他想出事来。思量至此,俞岱岩终于忍不住言道:“青书,连你无忌师弟也成婚了,你这当师兄的……”

宋青书闻言不由又望了俞岱岩一眼,许久才道:“我成亲了,七叔怎么办?”

俞岱岩听宋青书这么问,登时急了。“你不想成亲?青书,你老实告诉我,难道你真想……”剩下的话俞岱岩再也说不出口,只定定地瞪着宋青书。可怜俞岱岩一生光风霁月从未识得情滋味,开天辟地头一遭处置感情之事,就遇上了这等糟心的局面,教他抓心挠肺。

宋青书不答话,只低眉顺眼地望着桌上他手抄的《道德经》,又呆了一会才喃喃道:“不如,不如……七叔先成亲?这种事,总该让七叔断了念想,我才能安心。我若不理七叔就这么成亲了,那……那七叔……”

俞岱岩没有感情经验,听宋青书这么说却也觉得有理。七弟如今有家归不得已是可叹,若是青书这个时候成婚对他未免也太过残忍了。倘若能让七弟自行放下,届时青书的妻室也可从容挑选,武当派未来的掌门夫人,着实不能轻忽。“你的顾虑却也有理,青书,我知你孝心,唉……待这回见了你七叔,我亲自去与他说!”与晚辈讨论长辈的婚事原就尴尬,更何况是这种情况?是以,俞岱岩说完这句便脚不点地地走了。

张无忌喜帖送到的十日后,武当派终于备好全部贺礼,启程前往安庆。张无忌的这场婚事,武当诸侠全数出面,三代弟子中却只去了宋青书一人。张三丰老迈年高并未同行,便亲书一副“佳儿佳妇”的四字立轴和一部手抄“太极拳经”作为贺礼。众人骑着快马一路东行,抵达安庆时距离婚礼只有三天。此时明教义军已是威震天下,韩山童、徐达、徐寿辉等人率领义军接连大胜,张无忌大婚的喜讯传出,武林人士的贺礼便如潮水般涌到。

武当派众人抵达时,张无忌正在大厅内招呼五大派中人,饶是他生性冷傲,可遇上这等喜事也得端出点笑意才能见人。听闻明教弟子大声通报武当派道贺,原本喧哗热闹的大厅内登时一静,只见宋远桥率几位师弟当先而来,宋青书手捧礼单却是走在最后。五大派中人见武当诸侠除莫声谷外全数到场,也是连连咋舌,众人原以为张三丰选定宋青书为武当继任掌门人选,与张无忌就不会如以往般亲厚,不想他的婚事仍是这般受重视。

张无忌见武当诸侠到步,便与身边的客人告了声罪,大步上前向他们见礼。宋青书与张无忌交情不厚,只随意向张无忌说了声恭喜,便转手将礼单递给了韦一笑。他环视了大厅内一周,注意到除了中原五大派之外,不少中小武林帮派的弟子也已尽数列席,张无忌的这场婚事着实是出尽风头,然而曾与明教有隙的丐帮弟子却是至今未曾得见。

武当诸侠与张无忌方才寒暄了两句,杨逍竟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在张无忌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张无忌面色一变,急忙向武当诸侠拱手道:“几位师伯、殷师叔、宋师兄,无忌这出了点事,先行告退!”说着,他也不等众人答话,随着杨逍快步走了出去。

张无忌突然离开,厅上道贺的众人一时都有些不明所以。好在韦一笑见惯场面,当下笑道:“我们教主头一回当新郎,总有些手忙脚乱,大伙见谅!”张无忌一贯冷傲,韦一笑此言一出,却似拉近了他与众人的距离,众人顿时一阵大笑,气氛便缓和了过来。

韦一笑应付过这场面,又引着武当派上下入座,武当派算是男方亲属,峨嵋派是女方亲属,便相邻而坐。这般安排,却是比让明教弟子坐在峨嵋派身旁更为妥当。怎料宋青书方一落座,入眼便见着坐在他对面的峨嵋派女弟子静慧正对他怒目而视。宋青书稍一蹙眉,登时想起了他与陈友谅结伴去秦岭时路遇峨嵋派女弟子一事。宋青书头痛地一撑额角,扭头对身边的殷梨亭低声道:“六叔,我出去一下。”

哪知他话音方落人还来不及走,静玄已率峨嵋派的一众女弟子向他们走来,与宋远桥寒暄数句后便转头向宋青书直言道:“宋少侠,多谢你当日相救之恩!”

宋青书汗都要下来了,急忙回道:“静玄师太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值当师太一谢。”

宋青书相救峨嵋派一事与莫声谷也不曾提及,宋远桥等人自然毫不知情,听静玄言谢顿时一头雾水。静玄见状便笑着将宋青书出手杀元兵相救峨嵋派女弟子一事告之了宋远桥,并且再度郑重道谢。儿子出手相救峨嵋派,宋远桥当然高兴,哪知他还未及谦逊两句,静玄身边的静慧便已哼哼唧唧地补充道:“宋少侠出手相救,我等自然铭记在心。只是这做贼的建言,还是敬谢不敏了。”那日宋青书救了人甩手就走,也不理她们囊中羞涩,峨嵋派的一众女弟子差点讨饭回峨嵋。宋青书做事这般不着调,静慧心中很是不忿。

“做贼?”宋远桥不明所以地重复了一遍,只满面疑惑地望向静慧。

静慧难得逮到告状的机会,当即将宋青书当时的恶形恶状会声会影地向武当诸侠复述了一番,最终言道:“早闻武当派仗义疏财,不想那日一见却也不过如此。”

武当诸侠听了这段往事俱是哭笑不得,尚不知如何训斥,宋青书已然苦涩叹息。“长贫难顾,谁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静慧师太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唉,难啊!”宋青书这般唱作俱佳,武当诸侠各个面目扭曲,心中既想揍他又想发笑,当真痛苦无比。

静慧见状更是怒不可遏,她心知宋青书不肯“仗义疏财”的话题不可再行纠缠,心中稍一计较便又问道:“当日随在宋少侠身边的陈大哥,不知如今何在?”

因莫声谷之故,宋青书对陈友谅的恨意已是更上一层楼。倘若陈友谅能死而复生站在宋青书的面前,宋青书怕是绝不会轻易便将他杀了,非要好好折磨一番不可。此时见静慧这般不依不饶拿陈友谅来告状,他立时沉下脸来,冷声问道:“静慧师太这是何意?”

静慧微微一笑,只道:“当日那位陈大哥于我等亦有相救之恩,我自然是想当面相谢。”

宋青书冷笑一声,沉声道:“陈友谅如今早已命丧黄泉,师太当真是想当面相谢?”

宋青书这一句说地杀气腾腾,静慧为他威势所逼登时一窒。正站在静慧身侧的丁敏君见状却是当即拔出了手中长剑,指着宋青书言道:“宋青书,你不要欺人太甚!”周芷若成婚丁敏君原本不想来,然而张无忌与周芷若成亲,看中她峨嵋派掌门的身份远胜于看重她这个人,自然万分体贴,非帮她坐稳了掌门的位置不可,便在婚礼之前亲自陪着周芷若回了一趟峨嵋派。丁敏君为张无忌所逼,不情不愿地来了这次婚宴,时时刻刻都想着如何搅了这婚事才好。她见宋青书与静慧争执,只当他不舍周芷若另嫁他人,也与她一般心事,便想成全了他。

眼见丁敏君向宋青书拔剑相向,正巧走来向宋青书敬酒的徐达与常遇春二人同时向后退了两步,看向丁敏君的眼神便好似看着一名死士。原来武当派这次送上的贺礼与其余五大派送的大有不同,金银珠玉的数量极少,反而是战马、重甲、各类兵器占了多数。徐达与常遇春俱心知武当庶务是由宋青书一手打理,见他这般贴心,便想来谢上一谢,不想撞上了宋青书与峨嵋派的冲突。这峨嵋派中俱是女弟子又是新娘子周芷若的师门,徐达与常遇春两名明教弟子尚且不敢过问,其余四大派更是乐得看好戏。

宋青书这段时日因为莫声谷对他的感情时时气闷,正愁无处发泄,如今丁敏君自己送上门,也是正中下怀。他刚要拔剑,手腕却又被宋远桥死死扣住,耳边只听得宋远桥低声警告:“不要惹事!”峨嵋派这般得寸进尺宋远桥自然不喜,然而这里毕竟是张无忌与周芷若的喜堂,倘若儿子当真闹出什么事来,只怕他与周芷若之间的传言便没完没了了。

丁敏君见宋青书为宋远桥所制好似被拔了牙的老虎,不由更是得意,还欲开口嘲讽,把事情闹大,只听“叮”地一声,一颗自门外飞来的小石子竟将她手中长剑打成了两截。丁敏君的剑还是当年灭绝师太在世时亲赐,此时长剑被断,峨嵋派中的一众女弟子同时变色,转头向门外喊道:“什么人?”

不多时,大门口让开一条通道,只见手持打狗棒的莫声谷率数名丐帮弟子走上前来。他环视大厅一周,将众人揣测试探的目光一一逼退,最终转向了丁敏君,朗声道:“陈友谅是我丐帮叛徒,意图谋害我帮前任史帮主。宋少侠及时识破他的奸谋,取他性命,救我帮于水火,我帮上下万分感念。丁女侠若是要为陈友谅出头,在□为丐帮新任帮主,定当奉陪到底!”

莫声谷这番话说得慷慨豪迈,他话音一落,厅中众人竟是忍不住高声叫了声好。丁敏君至今仍是清白之躯待字闺中,听闻莫声谷将她与一个死人扯到一起,不禁面红耳赤,只恨声道:“什么陈友谅、李友谅?我知道他是谁?”

莫声谷闻言不禁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道:“原来丁女侠与陈友谅并无交情,那便最好!”说罢,他便不再理会峨嵋派,只含笑上前向宋远桥等抱拳道,“众位哥哥,好久不见!”

宋远桥等虽说早知莫声谷会到,可此时见他精神奕奕,方才弹出石子显露的内功亦是更为强劲,也是十分欢喜,当下拥上前同声喊道:“七弟!”武当诸侠彼此相扶朗声大笑,这般亲密无间,只教厅中众人瞧着很是眼热。

莫声谷与宋远桥等人叙过别情,便又将目光转向了宋青书,无奈叹道:“才一刻放松,你就要惹事!”他语出责备,可目光中的温和宠溺却是连他身后的几个丐帮都看得分明,各个暗自心道:传言帮主与宋少侠感情极好,果然不假。

宋青书在莫声谷的面前一向习惯了顶嘴,可这一回再见莫声谷,他沉默良久竟说不出一个字来。感觉到眼中微有湿意,他慌忙低头掩饰了过去,拱手施礼道:“侄儿见过七叔。”

莫声谷一听宋青书自称“侄儿”,心中便是一顿。隔了一会,他拍拍宋青书的肩头,又自随行的丐帮弟子手中取过礼单,向韦一笑行去。

莫声谷走地干脆,却是俞岱岩隐隐有些怅然。方才他一见莫声谷出现心中便是一阵惊慌,一直密切地观察着他与宋青书的相处,唯恐莫声谷会露出什么行迹来教人发觉。此时见他们至亲尤疏,只说了两句话便又分手,不知为何安慰之余又有些不忍。

韦一笑与莫声谷是旧相识又十分不喜丁敏君,此时见莫声谷带着礼单上前,便低笑着言道:“莫帮主好大的气派!”

莫声谷无奈一笑,正欲开口,门外又传来明教弟子的喊声:“海沙帮易天海夫妇携海沙帮弟子道贺!”这位明教知客的话音方落,莫声谷身后的一众丐帮弟子已同时转身向着门口怒目而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读者姑娘们的地雷、手榴弹、火箭炮!人数略多,我一次贴一下!o(n_n)o~

从黄!!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05-1819:20:10

从黄!!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05-1820:25:45

果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5-1821:46:29

杀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5-1821:48:09

捂脸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05-1900:41:32

上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5-1909:29:46

捂脸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4-05-1914:45:53

飞过沧海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4-05-1917:16:54

秋秋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5-2408:33:40

谢谢漫天星辰、杀白两位姑娘灌溉的营养液,杀白姑娘要谢三次!o(n_n)o~

导演:俞三侠,要不要给你点个蜡?

三叔:不用,烧点纸好了。

导演:啥意思?

三叔:老子情愿躺棺材里当一个等着收纸钱的死人,也好过现在当这两个大小混蛋的知心大姐!!!

导演:…………

求包养!求评论!求打分!满地打滚求求求!

如果条件允许,请尽量选择订阅正版!您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谢谢!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