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三章 银魔狼王

清阳镇,位在斯达帝国中的西北端的山区偏远小镇,距离斯达帝国西边与奇楼兰连盟交界处的东鞑伦山约有一千五百公里。

该镇约有两千七百多户的人家,之所以会取名为清阳镇,是因为该镇三面环山,东面向阳,三面的高山将山区里的水气给阻隔在外,使的这一个小镇变的温暖而干燥,气温宜人,非常的适合人居住,是斯达帝国西面的山区中一个较为兴盛的山区小镇,几乎都可以称之为大镇了。

时间已经近傍晚,这时在清阳镇外,一个风尘仆仆的大汉正一步步的走向清阳镇中。

望着清阳镇中处处因为晚餐时间将至而飘起的袅袅炊烟,大汉抹一下额头的汗水,自言自语的道:“终于来到清阳镇了,我看今天晚上就先再这里休息一下好了,明天再去探听一下消息,看看那个冒牌的家伙到底在哪里。”说着,大汉已经放缓了脚步的走进小镇里了。

原来,这一个魁武的大汉正是为了寻找亚?,两年来足迹遍及大陆各处,如今又回到当初亚?消失的东鞑伦山附近,正又做着第二次地毯式搜索,今天中午再木匠小镇获知道威顿告知清阳镇外有一队冒着亚?知名的强盗集团而怒气冲冲的赶来的力奥。

因为是独自一个人,再加上人又是在盛怒之下,所以,脚程变的非常的快的力奥反而比凯特一行人更加的快的到达了清阳镇。

在镇中,找了一家旅店,力奥开了一间的房间,做着盥洗及用餐、休息的动作。

再这同时,再清阳镇中,最为高阔富丽的一间房子中,是这一个清阳镇镇长的房子里,有一群人正坐在大厅上用着餐。

仔细一瞧,在这一间大厅中,总共有七个人,为着一张大方桌,在这里享用着丰盛的大餐。

方桌的上首,是这间小镇的镇长-马可·飞伦,一个看来十分肥胖的老年人,身上穿金戴银的,可以看的出来,他正极力的再为这场餐会营造欢乐的气氛,不过可以看出,他并没有多成功,因为在场的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阴沉着一张的脸,食不知味的吃着这一顿本来应该很丰盛的晚餐。

坐在镇长对面的是一个看来最少已经有八九十岁,有着满头白发的严峻的老者,身上穿着一套深青色的长袍,胸口上面绣着一个火焰,说起来,这个老者可是斯达帝国中大大有名的一个魔法师,是三大魔法师中的火焰大法师-米非耶·威勒泰,是现在斯达帝国中魔法军团的团长,也是长老院的首席长老。

在马可的右手方的第一位是一个看来约四十多岁,身穿藏青色轻袍,有着一张国字脸,一嘴落腮胡,黑发的雄壮中年人,他是斯达帝国目前的王宫禁卫队的队长-卡特·阿摩司,是斯达帝国中有数的高手,同时也是五大家族里的阿摩司家族里现任族长的弟弟,只是目前这一个高手的右肩上却裹着一白色的绷带,看来好像受了伤。

仔细的一瞧,现场除了他之外,还有另外的三个人也受了伤,分别是坐在他的右方的另外的一个,身穿铁灰色贴身武士服装,褐发黑眼,看来约二十多岁的高瘦年轻人-尼伦·亚摩,是禁卫队中的四个副队长中的一个,同时也是斯达帝国中五大家族里的亚摩家族中的未来继承人,同时也是帝国王都中年轻一代的高手。

而坐在卡特对面的是一个身穿暗褐色武士装,有着一张豪迈方脸,灰发的魁武汉子,年纪与尼伦相彷的年轻人--亚萨·加利,也是禁卫队的副队长之一,同时也是五大家族里的加利家族中的重要人物,只是现在他们的身上也都是带着伤。

除了眼前的两个副队长之外,这一次没来的还有两个留在帝都的副队长,分别是伊勒·马拿及?蔚。贝仑迪卡分别是五大家族里的马拿家族与贝仑迪卡家族中的核心人物。

由这身为禁卫队的五个首领的身分来看,可以说,帝国的禁卫队实际上是把持在帝国中的五大家族的手里,而禁卫队中的成员实际上也可以说都是以五大家族里的骨干为核心。

另外,坐在尼伦右手边,靠近米非耶的一个身穿黑色衣袍,又黑又瘦又干又小,看来约七十多岁的瘦弱老者-比东·荷耶鲁,可别小看这个外表看来要死不活的老人,他可是号称斯达帝国中的第一高手,被誉为最有希望在二十八年后,可能会登上大陆十大高手之位的高人。

他不但是禁卫队中的客席讲师,也是斯达帝国长老会中的一员,更是禁卫队长卡特的老师。

再来,是在这席中最后一人,坐在米非耶的右手方,也是惟一的一位女性--苏兰·南提斯。

苏兰是一个看来约二十四五岁的黑发黑眼年轻女子,面貌称不上是美丽,只能算是清秀的中等美女,是米非耶的得意学生,对于魔法有着惊人的天赋,再加上对于魔法有很大的兴趣,更是喜欢研究一些关于魔法的学问,才二十四岁的她,却已经是帝都中年轻一代里的的第一魔法高手,但是同时也是被称为怪人的一个年轻女子,身上穿着与她的老师同样颜色的袍子,这一次是特别随着她的老师前来研究那只号称具以奇异治愈之力的银魔狼王,而现场三个受伤的人也是在昨天晚上缉捕魔狼王不成,反而被魔狼王所伤的。

好不容易,在马可油腻的声音,自以为好笑的说笑中,结束了这一场气氛尴尬的晚餐,仆人们将晚餐的东西全都收完之后,所有人移到大厅上去坐,待所有人全都坐定之后,马可搓着双手,巴结的笑问道:“长老,队长,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将镇外的那群天杀的强盗解决掉,你们知道的,那群可恶的家伙已经造成本镇大量的损失了。”

米非耶两眼一闭,不理马可,卡特双眼中闪过了一抹轻蔑的神色,打断他的问话,反问道:“这不急,等我们捉到魔狼王之后再派几个人去清扫一下就行了,倒是你说的那两个祖孙,到底来了没?”

马可听出了卡特语气中潜藏的怒气,急忙搓手道:“队长真是抱歉,因为白天他们都到山上去捡材,所以找不到他们,现在他们大概已经回来了,我已经叫人去叫他们来了,大概马上就会到了。”望着大厅门外的漆黑夜色,马可急急的解释道。

苏兰这时候开口了:“镇长,趁那对祖孙还没有来之前,能不能再请你再说一次关于魔狼王发现的经过。”

声音又娇又柔的,十分的好听,令人想不到,一个顶多只能称的上清秀佳人的人,竟然是有这么好听的声音,这大概是上天给她的另外的一项的补偿吧!

听着苏兰提出的要求,马克一愣,他没想到苏兰会再度的提出了这一个的要求,在他们来到这里的半个多月以来,连这一次在内,这已经是第五次的同样的要求了。

再这段时间中,除了第一次来的时候由他统一的说明了一次之外,他们还私下到各处去找寻其他的镇民询问关于银魔狼王出现时的种种的迹象,在他们当中,尤以这一个苏兰最为奇怪,光是问他关于魔狼王的事情这已经是第五次了,更别提她还是最经常的到处去查探这些镇民对于魔狼王的了解的人,照道理说他应该已经很了解了,但是即使如此,马克还是不敢不答。

轻轻喉咙,马克慢慢的说道:“这银魔狼王第一次出现是在一年前,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第一次发现到它的存在的就是现在去叫来的这一对祖孙。”

“刚开始时,原本是这对祖孙中的祖父在一次上山掉落悬?郏?艿搅瞬恢蔚闹厣耍??镒右蛭?恢钡教旌诨姑患?阶娓富乩矗??陨仙饺フ宜??罄凑业搅松??刮5淖娓福?貌蝗菀自说缴较轮?螅?杂谥皇O铝艘豢谄?淖娓福?蚶锏拇蠓蛞踩衔?飧鋈嗣痪攘耍??牵?婀值氖牵?诙?煲辉纾?歉鲎娓溉雌婕0愕挠滞耆?丛?挠殖鱿衷谡蛏稀!?p

“镇上的人都觉得十分惊奇,一在的追问之下,再知道再昨天晚上深夜的时候,那祖父本来已经在等死了,但是朦胧中,却看到一只闪耀着耀眼银光的巨大狼王忽然的冲破了他家的大门,闯进了他的家中,他本来以为死定了,但对他而言,只是早死一点而已,反正都要死了,所以他也没差,只是不放心他那的痴呆的孙子。”

“谁知道,这只魔狼王不但没有对他们不利,反而在一阵的银光闪耀之下,那祖父只觉得一阵全身舒坦的感觉袭上心头,接着他就完全的不醒人事了。”

“等到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他却发现到他一身致命的重伤却奇迹的回复了过来,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却完全的不知道。”

“镇里的人不相信,纷纷的跑到了那对祖孙的家中去看,果然看到那对祖孙家的大门好像被一只庞然大物给撞破了,而且屋外的四周都留下了许多巨大的狼的脚印,加上昨天还厌厌一息的祖父现在却完全向个没是人般的站在众人的面前,这又却令人不相信。”

“这件事一传开了之后,不少人都全来本镇查看,后来,终于有人发现到,这一只奇异的银魔狼王有时会在山中出没,曾经有人企图的要抓它,但是只要企图要抓它的人,隔天都会被发现到横尸山中,但是对于一般的人,这只魔狼王却完全理也不理,任由人去窥探它也不会怎样。”

边说,马克边偷偷的瞄一下众人身上裹着伤巾的的地方,眼中不由的露出了一股恶意的笑意,众人虽知道,但也不由的相视苦笑,正如马克所说的,想起昨天他们企图的想要抓住那只魔狼王所引起的战斗,到现在想起来,能够安全坐在这里,还真的是托天之幸。

而一旁的苏兰可不管其他怎么想,她追问道:“马克镇长,根据我这半个月来的查询结果,好像只要有受到不治之症的病人被那对祖孙知道的话,当天晚上,银魔狼王一定会出现治好那个病人,以致于到目前,那对祖孙的家的附近聚集了不少的人,都是一些身受重伤或是不治之症的病人及其家属,等待魔狼王的出现是不是?”

一摊手,马可无可奈何的道:“关于这件事,我们也是百思不解,反正,只要又人受伤或是生病出现在那对祖孙的面前,让他们知道了之后,魔狼王就一定会出现。”

“不过各位可别想要假藉这个名义来抓住那只魔狼王唷!”

“曾经有人假藉这个名义来捕捉魔狼王,结果那组人的下场怎样你们知道么?”

“当天晚上魔狼王的确是出现了,但是,魔狼王一出现的结果,就是将那组人一个不剩的都杀光,你们看过那光景吗?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没有任何的一团血肉可以让人认的出他曾经是一个人,那光景真的会叫人看了心底生寒,而且,那一次以后,近一个月的时间,许多大老远赶来求助的病人因为魔狼王的没有出现,因而死于伤病,因此,现在只要有人企图要捉那只魔狼王而被人知道的话,除非他们的身分特殊,不然肯定会先被镇民及许多前来求助的人给杀死!”意有所指的马克,两眼不由的直往众人的身上直瞄,好像是在告诉他们,他们就是那些所谓身分特殊的人。

看到马可这样子,尼伦心中一气,就想要发作,但是忽然的由大门处走进了一个仆人,仆人的出现将尼伦的气往下压,所有人,目光全部都往这一个仆人的身上集中。

仆人来到马克的面前,微微的一躬身道:“老爷,圣狼使已经到了。”

马克一抬手道:“快请!”

众人知道,因为这银魔狼王的出现与否似乎是细在这对祖孙的身上,所以镇民及许多前来求助的人都称呼他们为圣狼使,因为一听到仆人的话,他们就知道,他们等待已久的人已经来了,所有人不禁的屏息以待。

就在仆人出去不到几分钟之后,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慢慢的走进来了。

众人皆是目光锐利的人,这一大一小的人影尚未走进来之前,所有人几乎都已经将他们完全看清楚了。

那个小的是一个看来约七十多岁的瘦小老者,班白的灰发,被太阳晒的幽黑的粗老面貌,瘦小的身子骨,看来虽然比一般的老人有精神,但是是不折不扣的一个老人,尤其他现在因为看到大厅里有这么多衣彩光鲜的人在,令他显的很紧张。

脸上那紧张的神色更让人感觉到他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普通老人,一点也不像是他们想像中的那样子,这令他们十分的失望。

在看这老人身边的那个人,那是一个身材瘦高的人,看不出到底有几岁了,有着一头又乱又长的头发,半遮住了他的脸,看起来像是一个三十岁的青年人,但是露在乱发之外,脏兮兮的面貌上,却现出了一股像个七八岁孩子的好奇表情,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大厅里的人,还不时的露出了傻笑。

两人伫立在大厅的门口处,看着厅内的人,马克招呼道:“两位,请进来!”

听到马克的招呼之后,老人这才敢拉着自己那个一看就知道智能不足的孙子,怯生生的走进来。

这时候,没人注意到,当马克一说道两位时,从刚刚坐下后一直闭目养神的比东忽然身子轻微的一颤,两只眼睛猛然的张了开来,双目中泛出了精锐的神光往两人身上照去。

别人不知道,但是比东心中的震骇之情却是无地复加,表面上他虽然一直在闭目养神,好像他对于众人的谈话一直不在意,但是实际上,他对于那只在昨夜让他初尝败迹的魔狼王怎么可能会不注意?

因此他也实在一直的想要见见那个据镇民说可以跟魔狼王沟通的圣狼使,但是打从仆人通报到圣狼使进来为止,他耳中只听到一个脚步声,直到马克说道是两人时,他才知道原来竟然有两个人。

这怎么可能?他几乎不肯相信就竟然有人可以走到他的面前而他却还听不出他的脚步声的?难掩心中的震撼,比东不由的仔细打量一下眼前这两个人。

老的就不必说了,一望就知道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但是旁边这一个高瘦的年轻人,虽然外表看似是一个白痴,但是,偏偏他却完全的无法听到他的呼吸声甚至是脚步声,彷佛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死物一般。

最叫他心中吃惊的却是,在他双目射出的神光下,老人一接触到就不由的低下头来,而那个白痴的年轻人却是好奇的先是跟他对望一会,这才觉得无趣的转过头去看其他人。

没错!就是无趣,他从那个年轻人的眼中轻易的就读出了这个白痴竟然觉得他这在帝都中没有人敢跟他对望的锐利眼神,连他自己的弟子也不敢对望的眼神竟然很无趣,而且说移开就移开,完全无视他这双不知道让多少人低头的双眼于无物,这下,比东的心中全部的好奇心全都被眼前这一个看来像是一个白痴的年轻人给完全的挑了起来。

两眼直直的望着这一个年轻人,现在什么魔狼王、圣狼使的,完全都比不上这一个白痴了,而在场只有他的老友火焰大法师,及唯一的女孩子苏兰注意到他的异状,不解的看着他。

带祖孙两走到大听众人之间时,马克马上说道:“福隆(祖父名),这几位大人想要问你关于魔…………圣狼王的事情,你就把你所知道的都告诉这几位大人吧!”

一听到马克这么一说,祖父福隆不由的放下心来,原来是这一回事,这一年多以来,他已经不知道被问了多少次了,所以一听到马克这么一讲,他不由的放下心来,开始慢慢的将他所知的关于银魔狼王的是一一的说了出来。

听着福隆一一的诉说,直到他说完,众人不由的一阵的失望,因为,福隆所说的跟他们所知道的并没有多大的出入,顶多是比较详细一点,像是魔狼王足足有三公尺般的高大,爪子有多利,牙齿有多尖(关于这点,他们可已经亲身体会过了),治病治伤时是由狼王的身上发出了一阵的银光来治病等等之类的,对于他们想要知道的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帮助。

福隆说完之后,卡特忍不住的追问道:“老人家,听说你可以跟圣狼王沟通,这是不是真的?”

福隆脸上浮出了一阵的慌急的神色道:“不!圣狼王是如此神圣的存在,是上天专门为了救助所有苦难的人而派下来的,就算要找人沟通又怎么会找上我这糟老头子呢?我只是比较幸运的,圣狼王看我重伤快死了,所以第一个帮我治好伤,然后又选在我家附近救助其他人罢了,我怎能与圣狼王沟通!”

亚萨追问道:“那为什么人家说每一次只要让你知道他们受伤或是生病了,过不了多久,圣狼王就会出现替他们治病?”

福隆更是慌道:“这……这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圣狼王每一次都会巧合的出现就是了,至于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各位大人,我绝对不是在欺骗各位,我真的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众人失望下的阴沉脸色,福隆不由的慌了,在他单纯的生活里,除了这一两年因为圣狼王的出现而变的多采多姿外,平常,在他的心中,镇长就已经是他所接触过中最大的人了,如今,镇长竟然还对眼前这几人说话用敬语,这表示他们比镇长还大,看到他们好像在生气的样子,怎么能不叫福隆紧张!

众人不由的一阵的失望,明眼人皆可以看的出来,这个福隆跟其他的人并无两样,他的样子也让人认为他的确是不知道,绝对不是在说谎。

一旁的苏兰忍不住的对慌的满身大汗的福隆问道:“老人家你别紧张,我们只是想要问问看有关于圣狼王的事情而已,绝对不是要怪你的,你在想一想,有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比如说魔狼王的动作,或是它出现治病的时间等等之类的事。”

大概是苏兰美妙的温柔声音产生了作用,所以福隆倒也真的是变的比较轻松一点,也照着苏兰的话,仔细的想了想。

在众人期望的眼光中,半晌,福隆忽然的道:“呃,有一件不知道算不算是特殊的地方!”

众人大喜,苏兰急急的追问道:“老人家,是什么特殊的地方?”

福隆疑惑道:“每一次,当圣狼王治完病之后,都会看我们一下,有时候,它甚至会绕着我们转圈圈,我也不知道它想要干什么?”

众人互望一眼,苏兰继续问道:“老人家,你说你们,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福隆指着自己旁边正好好奇的看着大厅里的摆设的孙子,道:“就是我这痴孙子。”

这下,所有人的目光不由的往福隆的旁边的那个白痴样的青年望去,承受着众人的目光,这个白痴样青年傻笑的回望众人。

一阵失望的情绪袭上心头,他们实在是看不出这一个白痴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既然看不出,也没有什么收获,那只好让他们离开好了。

在马克的示意之下,福隆带着他那个白痴的孙子,离开了这间大厅。

看到众人失望的样子,马克不由的道:“各位大人,老实说,当初我也以为魔狼王的出现应该是跟他们有关,后来,经过我多方面的观察,可以说,这对祖孙与魔狼王根本没有关系,等多只能说刚好魔狼王室以他们的地方来做为活动的地方而已。”

苏兰忽然问道:“镇长,就你所知,那魔狼王每一次出现在镇民的面前都是为了治病吗?”

马可摇摇头道:“不一定,据我的人调查的结果,有时候,魔狼王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也不知道它到底想做什么,感觉上好像只是过来看看的感觉。”

苏兰疑惑道:“镇长,你所说的看看,到底是说魔狼王在看什么?”

马克不好意思的搓搓手道:“这个真是抱歉了,因为我是根据我的人给我的回报说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魔狼王到底在看什么。”

低头想了想,苏兰忽然转头对着一旁她的老师米非耶道:“老师,我想明天我要到这对祖孙的地方去看看,搞不好可以找出魔狼王奇异行径的原因。”

米非耶点点头道:“也好,你去看看也好,说不一定可以有所察觉也不一定,这魔狼王实在是太可怕了,连九阶的幻兽都没有它的可怕,,我们这么多人还是被它给逃了,而且还伤了我们不少的人,如果可以抓到的话,我倒想看看它到底是怎样的一只怪物。”

一旁的卡特反对道:“大长老,万一那魔狼王突然的发狂的话,这样不是对苏兰长老太危险了,我觉得还是用武力先将它捉住好了。”

苏兰听到卡特反对,说道:“怎么捉?昨晚我们近两千人一拥而上,结果呢?死了上百人,连你们也都挂彩了,由此可知,想要抓这魔狼王用武力根本行不通的,还不如我用另外一种方法试试看,还是说,你不信任我的能力,认为我这幻兽专家是名不符实?”

听到苏兰这样一说,卡特不由的闭上了嘴,在帝都有谁不知道,火焰大法师的得意弟子火之魔女苏兰除了在魔法上的成就叫人艳羡之外,她还有另外的一个奇特的兴趣,就是对于各种的幻兽有极为深入的研究,有幻兽专家之称,所以这一次大殿下才会特别恩准她一起同来,就是想看是不是能够有她的帮助之下,将这只拥有前所未见的治愈能力的魔狼王抓回去,替陛下治病。

就再大厅里的众人再讨论明天的行动时,刚离开镇长的府邸,走在路上的福隆忽然的感觉到他被人拉着衣袖,回头问道:“约瑟,有什么事吗?”

他的孙子,约瑟指着路旁阴暗的角落,简单道:“狗!”

福隆一呆,随即会意的往约瑟指的方向走去,半晌,福隆从阴暗的角落里抱出了一只浑身脏兮兮,左后腿还受伤流脓的土黑色小狗,小心翼翼的,抱在自己的胸前,微笑道:“约瑟,干的好,你不说爷爷还没看见,走,咱们将这只小狗抱回去治好它的伤。”

约瑟傻笑的伸手拍拍小狗的头,小狗热情的舔着他的掌心,痒的约瑟忍不住开心的笑了出来。

抱着小狗,福隆微笑道:“约瑟,记得爷爷教你的,这世界上的生命都是宝贵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要好好的保护任何的生命,不可以随意的伤害生命,记得吗?”

似懂非懂的约瑟傻笑的点点头,伴着福隆,慢慢一步步的消失在镇外的道路上。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