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八章 死镰不现

终于回过神来的卡特,这才想起了,凯特刚刚的举动根本就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不由的一怒道:“凯特!你……”

说到一半,这才想起来,凯特现在人已经不在这里了,他说给谁听?只是,卡特却也难忍凯特的无理举动,再加上自己的部下被一个人给打败了,两怒加在一起,这使的卡特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

看到自己的二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鲁格不由的出言道:“二叔,请你不要生气,凯特会这么做是有他的道理的,我想现在他只是一时的失控,等他回来就会向你道歉的。”

卡特听到自己的侄儿这样说,想起了凯特是侄儿的好友,倒也不好发作,正想说些什么时,旁边忽然有一个清冷的声音道:“失控?这可不是一句失控可以解释的。”

鲁格听到有人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转过头来,正想喝问,却看到说出这话的是一身白衣的肃图。

这时,肃图的脸上正带着一点微妙的恶意微笑,看到众人的目光注视在他的身上,他叹了口气,摇摇头道:“卡特队长,我告诉你,那假冒银月恶魔的人这下你们不用去担心了。”

众人不知道肃图此话的意思,一旁的马克听到了肃图说出了他的心病,不由的急问道:“肃图兄,你这话是怎么回事?”

肃图看了马克一眼,摇摇头道:“你不用问为什么,你只要知道在这块大陆上,只要有任何人敢假冒银月恶魔,甚至是银月恶魔麾下的死神镰刀小队的话,不管他在哪里,不管他是谁,他都死定了!”

看到马克还想再问,肃图站了起来,拉起了自己的两个侄子,面露微妙的笑意道:“你不要再问了,再问我也不会说的,因为,我可还不想死。”

说到这里,留下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肃图牵着自己的侄儿,追着凯特的方向,飘然的走出了大厅。

听到肃图这句话,众人不由的一阵的莫名其妙,为什么回答就会死?众人皆以为这是肃图不想说的推托之词,但是,鲁格他们却有同感的点点头。

毕竟,他们虽然不像肃图般,曾在两年前与亚?等人并肩作战过,也不曾见过死神镰刀小队对亚?那无比惊心动魄的忠诚与狂热的爱戴,但是,只要一想起了凯特只要一提到任何有关于银月恶魔时的那种样子,他们就可以体会出为什么肃图会这样说。

当然,他们也无法体会出,肃图是因为曾经见过了死神镰刀小队承袭了亚?一贯的杀伐手段,亲眼见识过死神小队在对付曾再虎王坡上出言侮辱亚?的迦阗汐城的少城主时的那种残烈的手段,逼的迦阗汐城不得不举城向奇特城投诚,这才侥幸的保住了那座几乎已经被死神镰刀小队毁的快成废墟的残破城池,也因此,商业联合的所有人对于死神小队的事完全的保密,因为他们不知道如果说他们在亚?还没出现前,就打破了死神小队那个‘恶魔不出,死镰不现’的誓言,将他们的秘密透露给世人知道时,会不会遭到死神小队怎样的报复。

而看到肃图飘然的追着凯特而去,在场修为最高的比东忽然的也丢下了一句:“我也去!”人也随之的消失在位子上。

众人又是一呆,鲁格等人当然也是不落人后的随即的往外冲,随即,留在大厅里的人忽然的又看见米非耶与苏兰这对师生也同时的在身上腾出了红光,悬浮在半空中的往外追上了已经追上了肃图的比东。

卡特一呆,不加思索的,跟着也冲了出去,而身为队长的卡特既然的已经冲出去了,尼伦、亚萨这两个副队长当然也是跟着自己的队长行动了。

霎时,原本人满为患的整个大厅在不到几秒钟之内,忽然就只剩下了心中暗喜心病终于可以去掉的马可,还有庆幸自己过关的坦斯及抬着昏迷中的颚与的几个搞不清状况的禁卫队员。

比东、米非耶、苏兰、肃图、玄风、天风几人最先追着凯特的脚步,来到了那个空地上,刚刚到达空地上,苏兰忍不住的先发出了一声惊讶的轻呼声。

在他们的眼中,现在这一个场地中除了位在空地中间的那一间小木屋是完好如初的之外,其他以前他们来调查时所看到的那些木棚子,全都已经变成了一堆的烂木头,而站在空地上的凯特则是被对着他们,面对着一群群情激愤的病患及家属,而那些家属则不知道在对凯特在叫些什么?

走到凯特的身边,比东问道:“小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阴沉着脸色,凯特郁抑道:“不知道,反正我一过来,他们就这样子了。”

苏兰皱的眉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要他们离开,也没有必要弄到变成这样子吧?禁卫队都把人家遮阳避雨的棚子给打的稀烂了,难怪他们会气成这样子!”

私心里,苏兰不禁猜测起,傍晚时,如果约瑟回到这里的话,看到自己的家附近变成了这样子,不知道他会怎么的想法?不过,苏兰她似乎忘记了,约瑟可是人人眼中的白痴,会有什么想法那才是奇怪的。

就再这时,随后的鲁格、卡特等人也都来到这里了,看到这里的狼狈状况,也不禁的惊讶起来,光是由坦斯的口中,根本不知道他所谓的拆掉木棚子会这样彻底的结果。

凯特不理会众人的惊讶,他往前的走了几步,当着一干的病人及家属怒声道:“我不管你们要不要在继续在这里,我再说一次,我只要那一个自称是死神小队的黑衣人出来见我。”

听凯特的话意,看来在众人到达之前,他已经先跟这些人谈判过了,只是好像不太理想的样子。

幕然,在人群之中,走出了两个人,一个正是刚刚与禁卫队起冲突的少年星河,一个,由星河扶持的,是他那原本中毒,但是经过力奥的逼毒后,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但是还是有点虚弱的师父。

看到他们,卡特惊讶的叫道:“当盛师兄,你怎么会在这里?”当盛,正是星河师父的名字。

当盛对卡特点点头打声招呼,然后再对比东一躬身道:“师侄见过师伯。”原来当盛的师父与比东是师兄弟,所以当盛与卡特辈份相同,但是因为当盛的年纪较大,所以是师兄。

比东见到当圣像他见礼,阴沉的脸色也浮起了一抹的淡笑道:“当盛,不用多礼,你怎么会在这里?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对劲,你受了伤?”

对于这一个在帝国中被称为灵蛇枪王的师侄,比东向来很欣赏,因此一看到他出现了,也不禁的关怀一番。

当盛苦笑一声,道:“师侄惭愧,受到人的暗算,中了毒,所以来到这里求医的。”

随即,当盛又转头对星河道:“孩子,来见过你的师伯祖跟师叔。”

星河看看瘦小的比东与健壮的卡特,满怀戒意的唯一躬身道:“弟子见过师伯祖、师叔。”

一旁的当盛微笑道:“师叔,这孩子是我的不成才弟子星河,以后还望师叔您多加观照一下。”

比东微笑道:“这孩子看起来真不错,当盛你教的很好呀,不过,我看他好像对我们还有敌意,这是怎么回事?”

当盛苦笑一声,正待说些什么,忽然,在空地外传来了一声的大喝道:“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又来这里捣乱?”同时,一道矫健的黑色身影由林子里窜了出来。

一听到那声的大喝与见到黑色的身影窜出了林子,刚刚一直在一旁强忍着怒火的凯特这下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声,身形一窜而出,往那黑色的身影迎去,人还没靠近,就先一拳发了出去。

这黑衣人不用说,正是答应要协助傅来等人的力奥。

力奥他本来在那个林子里现身出来见傅来等人,在傅来等人的情求之下,及抱着要替亚?争点名声的念头,答应傅来他们这依群由阵里的几个年轻人所组成的一群借用银月恶魔的名头的假盗匪,要逼清阳镇的那个意图将极刚矿骂占为己有的贪婪镇长,让他不敢打歪主意。

后来又再度的换上了黑衣,本来是打算要道镇外去干点事的,谁知道,才刚换好,就听到傅来的一个同伴匆匆忙忙的跑道这一个林子里,说什么在空地上又出现了一个不知哪来的年轻人,口口声声说要力奥这一个假冒死神镰刀小队的该死黑衣人出来。

一听之下,力奥无暇在顾及傅来他们的计画,匆匆忙忙的赶来了这一个空地。

看到空地上有着一大群的人站在病患的面前,无暇去看清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一声的大喝,力奥便往空地上冲了进去。

谁知道,力奥还没冲到中央处,他马上就发现到有一个人影以着不亚于他的速度,迎头往他飞身攻来,人尚未到,一股刮面生疼的拳风就已经先到。

力奥不敢大意,一个闪身,避过了这一拳,同时大喝道:“好强的拳力,换你接我一招看看。”

右拳一拳击出,毫无花巧的,直接的往凯特的胸腹之间由下往上的强劲的一拳,凯特大喝一声,两手一张,准准的用两手掌心接下了力奥的这一拳。

虽然接下了,但是也被力奥的这一拳给震的倒飞了回去,同时两手掌心处隐隐生疼,这是自他带上裂灵指套之后,极为少见的现象,显示出力奥的这一拳非同小可。

而当凯特被震飞之后,力奥也已经看清了凯特的面貌,虽然已经快两年不见了,但是,力奥还是一眼就认出竟然是凯特,难怪他这信心十足的全力一拳竟然被他这么容易的就接了下来。

如此一来,力奥心中顿时的兴起了想要看看凯特这分开的两年来,功力的进展情况,闷不吭声的,再度的挥舞着双拳,往惊疑不定的凯特打去。

而当凯特被力奥的一拳给打退的同时,这使的他难掩心中的震撼,在这大陆各地旅行的两年来,他根本没有碰过这种一拳就可以将他给打退的人物,再者,力奥虽然隐藏起了自己的真面目,但是他那魁武的身材却也叫凯特生起了一股的熟悉感,不过,现场却不容他多想,一方面,他心中的怒气无法遏止,另一方面,力奥那又快又重的拳头有已经像潮水一般的往他的身上招呼,不加思索的,凯特也像力奥般的抡起了双拳,硬碰硬的拳头相交起来。

当这两个兄弟俩一个存心有意比划,一个怒火中烧全力出拳,两个人那强大的真气及拳力相交所带来的震力,刮起了阵阵的强烈旋风,刮起了地上的灰尘,在力奥及凯特的四周布上了一层灰蒙蒙的强烈气旋。

这一层的气旋,令在场的人中,除了少数人之外,其他的人全都看不清楚到底凯特及力奥的交手情况,可是,这些能够看轻里面的人,诸如比东、米非耶、当盛、卡特、苏兰等人却又不得不为里面的战况感到吃惊。

凯特与力奥两人,同时接受过了十大高手中的水妖王、大力神王的指导,又是亚?亲手训练出来的,可以说他们的所学几乎完全的都一样,但是,分开的这两年来,两个人却又都根据所学为基础,各自的发展出了自己的一套武学。

以力奥而言,他的个性豪爽,身材魁武间力大无比,所学的真气心法是经过了亚?所整修挑选的,属于火的炼焰心法,这套心法可以说与力奥真的是合的不能在合了,狂野的火焰般的真气,在力奥的身上获得了最大的发挥,每一拳一掌,都有如火焰般的声势骇人,宛如是一团会燃烧一切的烈火,叫人无法不去被这团火焰所吸引。

而凯特则与力奥完全不同,他所修习的是属于风的天翔心法,冷静的一贯作风,宛如一道道冷冽冻人的寒风,寻隙而进,稍一不注意,一但被寒风所入侵,那么下场就只有变成一块块碎裂的冰块,让人不敢不去提防。

两个所学一样,但是却各自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武技的好兄弟,在一个有心一个不知的情况下,越战是越白热化,战到酣处时,现场除了比东还能够看清楚他们俩人的动作之外,其他四个可以看穿气旋的人,也只能看到一红一青,两道身影交缠而已。

越到后头,力奥变成了站在中央,浑身冒出了腾腾的红光,远远的望去,宛如是一到燃烧中的绚丽人形火焰,而力奥则是化身成为一道叫人看不清楚的青色人影,绕着力奥直打圈。

一静一动,似乎完全的与两人的个性相反,但是仔细的一看,身在中央看来好像完全不动的力奥,实则身上的红光吞吐不定,随着凯特的动作而作出反应,整个人维持在心动身不动的状态下,随时的对凯特的偷袭作出闪躲与反击。

而凯特则是相反的维持在人动心不动的状态,他的人虽然是绕着力奥的人极快的转动着,但是,他的心境却是保持在极度的冷静下,不断的试探着力奥可能的弱点与闪躲他的反击。

结果,两个人竟然保持在这僵持的状况下,几乎快达十分钟,显示出两人的势均力敌,倒是,在他们身外的气旋,因为两人所释放出来的真气不断的相互撞击之下,散逸出来的力量使的气旋越来越大,由原先的五公尺,慢慢的,现在已经扩散到块要贴近众人的二十多公尺半径的小型龙卷风了。

感觉到气旋越来越大,强力的风势刮的许多的病人几乎快站不住了,再这时,一直全心观战的比东忽然动了。

瘦小的身体忽然直直的插进了强烈的旋风中,强烈的风声掩不住他所发出来的大喝声:“破!”

也不知道比东用了什么方法,在气旋中忽然的传出了强烈的气爆声,轰的一声,那由力奥与凯特所造成的强力气旋竟然在比东双臂一展之下,被打散了。

而在比东破气旋的同时,气旋的中央处也同时的传出来两声合为一声的暴喝声:“神拳第一式拳定江山!”

朦胧中,众人只见到,力奥及凯特,一在地一在空,不约而同的暴喝出了相同名字,相同姿势的一拳,同时的将自己的又拳曲收于腋下,然后在全力的一弹而出。

但是,即使名字拳式皆相同,但是同时有力奥与凯特的身上使出来,却让人明显的感到完全截然不同的味道。

在力奥的手中,这招拳定江山,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但是在凝聚了他的全心全力的一击之下,给了人一种宛如怒火燎原,所到之处烈焰焚天寸草不留的震撼。

而在凯特的手中,这招拳定江山虽然只有在腋下到直伸的这么短暂的距离,但是,由凯特一出拳,就让人感受到宛如一道变换无常兼会席卷一切的龙卷风般,刮遍了一切,不留寸土寸草的惨烈。

同样的名字,同样的拳招,由两个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心境,风跟火的真气推动之下,两个同样坚硬强横,同样带着相同的裂灵指套的拳头,稳稳的碰在一块了。

煞那间,天地彷佛都完全的静止下来,只留下了那两个拳头一般的寂静无声,随即,宛如是印证了那句风助火势,火助风威的古语。

由两个拳头所并发出来的相撞力量,奇异的融合了在一起,以着原先的十倍、二十倍的力量,强横的往四面八方飞出,那既强烈又炙热的焚风,让人不由自主的运起了自己的真气或是施出了魔法护罩保护自己,而没有力量保护自己的人,则只有被这团强风吹成滚地葫芦,变的狼狈不堪。

而始作庸者的力奥与凯特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意料不到两拳相交之下的力量会是如此的巨大,两个人的力量只能保护自己不至于受伤,至于衣服,恐怕连流浪汉身上的衣服都比他们现在还要来的漂亮与完整。

就在众人好不容易从这一招的威力下回过神来,就见到力奥及凯特两人隔着五公尺的空间两两相望,不同的是,一个是眼露笑意,一个则是惊疑不定。

将自己那几乎快失去掩蔽面貌的黑巾重新系好,力奥终于道:“凯特!怎么了?到现在都还认不出我来,一点都不像是你唷!”

凯特心中实在是已经浮现了一个人了,毕竟,他的声音是如此的耳熟,他的身材又是如此的魁武,再加上,在这世上,会施展十大高手中的大力神王的绝招神拳的,就他所知,在这世上除了大力神王与他之外,就只有另一个人,那个人就是…

“原来是你这个混蛋,力……”

“嘿嘿,跟我来。”截住了凯特在惊喜之下脱口而出了话,没让凯特说完,力奥便已经招呼凯特跟他去了。

看到力奥身形消失在空地外围的树木的背后,凯特匆忙的丢下了一句:“你们先回去,我去去就来。”

随即,对着力奥消失的方向,凯特边急忙的追上,边大叫道:“喂!跑那么快干什么?等等我!”话声未消,凯特的身影也跟着消失在林子里了。

看到原先还像是两个生死仇人一般的打斗的两人忽然的就这么相偕的离开,众人不进满头的雾水但是,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凯特一定跟那一个黑衣人是旧识,所以才会这样。

看到没好细看了,众人在看一下对他们抱持着敌意的那些病患及家属们,摇摇头,米非耶探了口气道:“走吧!”

说着,米非耶领头的往回走,比东看了看,也道:“走吧,没戏看了,当盛你们也跟我们一起走吧!”边说,他也边跟着米非耶往回走,当盛与星河师徒听到比东这么一说,也跟了上去,其他的人见状也往回走了。

正当众人跟着米非耶与比东往回走时,苏兰忽然的停了下来,张嘴道:“老师,我想现留在这里再看一下,搞不好今天圣狼王就会出现了也说不一定。”

米非耶看一下自己的爱徒,想了一下,点点头道:“也好,你就留下来吧!”

领着众人,米非耶独留苏兰一个人在这里,对于自己学生的实力,他是有着相当的自信的,就算这一群人想要对她不利,也绝对讨不到好处的。

就再同时,为在这一个山坡的林子深处,力奥与凯特浑身衣衫不整的坐在一颗大树下聊着天。

大概的说了一点分开寻找亚?两年来的经历,凯特开始兴师问罪了,他怪罪的说道:“力奥,你是怎么搞的?怎么随随便便的就亮出了我们的身分?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两年前的誓言了?”

力奥一副轻松的神态,兴奋的笑道:“我当然没忘了,所以你看,我不适用假冒的身分来了吗?连真面目也不敢见人。”

扬扬手中的黑巾,力奥微笑的安抚着凯特,但是凯特还是不能释怀,悻悻的看着力奥。

随即,力奥忽然的兴奋的道:“其实,就算我不蒙面也无所谓了,因为,我们死神小队也许就快要再度的聚合起来了。”

听到了力奥语出惊人的说道,察觉出力奥语气中的深意,凯特精神一振,焦急的问道:“力奥,难道你有头儿的消息了?”想也知道,要死神小队再度的聚集起来,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亚?的在现。

看到了凯特焦急的神态,力奥忍不住的取笑道:“凯特,瞧你的,平常老是一副好像七情不动六欲不生的非人样,但是只要一听到头儿有关的事,瞧你反应这么的激烈,我有时还真怀疑,到底是谁比较冲动说。”

凯特不理力奥的取笑,不悦道:“你在说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果如力奥所说的,向来冷静的他只要一碰上了有关亚?的事情,简直是比力奥还冲动。

看到凯特不悦,力奥也不捉弄他,原原本本的将他来到这里之后,所以发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凯特听。

当力奥说道他发现到有一个叫做约瑟的人看起来很像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头儿亚?时,凯特难掩激动的站了起来,急问道:“人呢?头儿人在哪里?”

看到凯特激动的样子,力奥可以体会,但是,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凯特可以冷静的帮他一起判断到底约瑟是不是亚?,而不是让凯特像现在这样的激动,这样只会坏事,没办法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在力奥的示意下,凯特知道自己失态了,先坐下来,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一下听到力奥说可能已经找到亚?时的激动情绪,确定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了之后,凯特这才又睁开眼睛,望着力奥,静待下文。

看到凯特终于的恢复了平静之后,力奥这才又继续的将他见到约瑟时察觉到约瑟的异样,以及关于福隆的异状,还又,关于这小镇上的所谓的圣狼王的传说,他怀疑所谓的圣狼王便是贪狼星,间他对于这两天来的各种疑惑还有愿意帮助傅来等人的事情,完全的告诉了凯特,足足的说了快一个小时。

听完了力奥的话之后,凯特闭目沉思,力奥耐心的等着凯特判断的结果。

力奥并未等多久,没过几分钟,凯特已经兴奋的睁开了眼睛,对着力奥激动道:“没错!你见到的那一个人应该就是头儿没错,我相信绝对不会错的,虽然不知道头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有什么比那只所谓的圣狼王的存在还要叫我们没有理由去相信约瑟就是头儿的化身。”

“更何况,我也信的过你的眼睛,既然会让你认为他就是头儿,那么,约瑟就一定是头儿没错!”

听到凯特这样的判断,力奥也跟着兴奋起来,总归来说,他认为约瑟是亚?的化身都是他一厢情愿的认定,到底有多大的把握,他也不敢说,如今,听到凯特也这样的认定,那么他心中的把握有多增加了许多。

忽然,力奥与凯特忽然的相视的大笑,直笑到眼泪都留出来了,好久,好久,两年的时间对他们对其他人来说,真的是比两百年还要久,如今,他们的心愿终于就要达成了,终于要找到他们的头,亚?了,如今,只要等到晚上,静待那只可能是贪狼星的圣狼王出现,那么,一切答案就将要揭晓。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