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十五章 圣者慈悲

跟在亚?身后,福隆只见到亚?带着他七拐八弯的,穿过了重重的门户,来到一处他也没来过的地方。

沿路上,被亚?带着的福隆奇异的没有碰到任何的一个人,几乎要让他以为这里根本就没有人,但是,当亚?带着他穿过了一个大门,走进了一个优美的花圃庭院时,眼前的景象却又让福隆大吃一惊,因为现在在他们的面前,竟然有着一排排的人在守卫着。

就算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福隆也知道现在在他们面前的这一个院子以及院子中间的那间屋子有点不太一样,最明显的不是因为这间屋子看来比较大,比较华美,而是围在屋子外面,那群高达百多人,戒备森严的卫兵。

老实说,福隆还真的有点担心亚?会这么的就闯了进去,不过幸好亚?只是走到屋子外面的庭院小径上就站住了。

看着屋子外的这群戒备森严的卫兵们,亚?脸色森冷的望着他们,现在的他总算是恢复了恶魔的本色。

而卫兵早已发现到亚?及福隆的来到,由于亚?与福隆是生面孔,福隆看起来还好,不过亚?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虽然亚?心里其实并无恶意,无奈,当亚?冷下脸的时候,那副样子可是比一些满脸横肉,只差脸上没写着坏人两个字的人要来的凶恶多了,并非亚?的面目可蹭,相反的,亚?可是长的很帅的,在加上那身奇异的气质,可以说是具有相当的魅力。

但是,偏偏亚?身上的杀气实在是太重了,就算是不经意间所留露出来的威严仪态,还是叫人不敢轻忽。

亚?有点好笑的望着面前这群如临大敌的卫兵们,知道自己来了突兀,但是也不需要摆出一副随时要砍杀的样子吧!

知道自己已经吓到他们了,亚?叹口气道:“不用紧张,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要看看苏兰而已。”

要看苏兰长老?卫兵们面面相觑,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苏兰长老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到现在还没醒过来,眼前这人竟然说要看苏兰长老?难道不知道苏兰长老现在正在昏迷中吗?更何况现在在屋子里面还有那些小怪物在?他是什么意思?

总算,亚?的神态气质非寻常,在加上这些卫兵里有几个识货的人,其中看来约四十来岁,看来应该是这群卫兵的带头的,先看看亚?,然后问道:“请问你是谁?难道你不知道苏兰长老现在人身体不适中,不见客,我等就是受命守护苏兰长老的,请恕我等碍于职守,不能放你通行。”

亚?点点头,这人应答有礼软中带硬,又不会冲动,也说的亚?倒真的是不好为难他,更何况,亚?他的本意也不是来这里得罪人的,于是亚?温言道:“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好相强。”

“这位大哥,我是你们那个苏兰长老请回来的客人,你不如叫个人去请大长老或是个可以做主的人来,就说,我们叫福隆与约瑟,他们就知道了。”

听到亚?不为难他们,中年人倒是松了口气,他也温言道:“原来您是苏兰长老的朋友,那请您稍微的等一下好了,我立即派人去通知大长老。”

亚?点点头,马上就看到这一个中年人叫了旁边的一个人离开,看来是要去找大长老了。

在等待的时间中,亚?觉得十分的无聊,便对着眼前的这群卫兵们一个个的看了过去,大概是因为在这两年,以贪狼星的身分不知道为几千个人治过病了,所以亚?头一件事便是透过了只有一半的神魔眼,望像这一群人的身体状况。

这样一个一个的看着,但是,被亚?所看的人却不由的感到一震的鸡皮疙瘩直冒,因为原本亚?虽然气质回异常人,但是至少卫兵们都知道亚?并无恶意,所以除了戒备之外,倒也没有多大的担心,但是,当亚?用出了一半,只有天心真气的神魔之眼时,众人只看到亚?的两眼发出了淡淡的金光,而被他直视的人却有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亚?这眼中的金光看的透抵,好像整个人都被看透了似的,完全没有一丝的隐密可言,这也难怪他们不今不由自主的回避着亚?的眼光。

忽然,亚?走到刚刚那个回话的中年人的身边,对着中年人的身边的一个看来大约三十来岁的年轻人道:“这位大哥,你是不是又左臂肘弯处曾受过伤害,现在虽然好了,但是有时候晚上会睡到一半时忽然在旧伤处发疼,平常也有酸酸麻麻的感觉?”

原本,看到亚?忽然的眼冒金光时,众人不由的感觉到一阵的头皮发麻,不知道亚?到底想要干什么?尤其是当亚?走到中年人的面前时,众人更是将心中的警戒心提升到最高,随时代中年人一声令下就要发动攻击。

但是,怎么也想不到亚?的目标竟然不是中年人,而是他旁边的那个青年,而且竟然说出了这一番话来。

所有听到亚?这一番话的人,包括那个中年人皆不由的一愣,他们都知道,那个青年叫做汉克,也知道汉克在三四年前左臂的确曾经受过伤,怎么今天初见面的亚?会知道?

而汉克本人则更是惊骇莫名,自己的伤自己最了解,怎么亚?一眼就认出他曾经受过伤,而且还将他的状况说的一清二处的,吓的汉克不由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汉克张口结舌的样子,亚?微微的一笑,知道自己没有说错,只不过是因为他被他给吓到了,所以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亚?淡笑道:“这位大哥,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帮你看看好了。”

说完,亚?伸出手来,往汉克的左臂一按,手中的金光一冒,汉克顿时感觉到被亚?握住的地方传进了一种热热的,让他感觉十分舒服的热流来,而且,旧创处的那种一直困扰着他的那种酸麻的感觉,一碰到亚?的这一股热流,顿时像是见到了春阳的冬雪一般,完全的溶化不见了。

前前后后不到五秒钟,亚?的手已经又放开了汉克的左手了。

汉克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左臂,结结巴巴道:“奇……怪,酸麻不见了,感觉好舒服,好像被拿掉了一样。”

亚?微笑道:“记得,这两天你的左手不要太用力,过两天就可以完全好了。”

汉克感激道:“谢谢你,先生,你治好了我的旧疾了,真是谢谢你。”

欣喜之下,汉克不由的用先生来称呼亚?,这可是斯达帝国内,对于尊敬的人的敬称。

旁边的众人不由的看呆了,光看汉克的样子,就知道刚刚亚?真的是治好了他的伤了,所以汉克才会这样的感激。

呆了呆,忽然,在队伍中有好几个人忽然的跑出了队伍,对着亚?道:“先生,先生,能不能请您也帮小人看看,我的腰好像有点问题。”

“先生,我的膝盖处一到下雨天就会发疼。”

“先生,我的脖子……”

“先生……”

有此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众人哪里会放过?不顾现在他们应该对着亚?两人警戒,所有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劲的人全都对着亚?求起医来。

亚?一愣,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过,凡正闲着也闲着,亚?便逐一的替这些求医的人看了起来,这对于曾经治疗不知道多少的重症患者的亚?而言,还不是小菜一碟,随手之举而已。

而那些身上没带有什么病痛的人,则看到自己的同袍,在经过亚?的一双手的触摸之下,立刻像是浑身的骨头轻了一大半般,显的十分的舒服,而且是号更是不胜感激的对着亚?直道谢,而在他们之中,又些人或多或少的知道求医的某些同袍中的人,的确真的是患有了某些的痼疾或是旧伤,而且身受其苦,这就更令众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在这当中,最镇定的要算是福隆了,他早知道,再亚?还是约瑟时,亚?就曾经用这种方法替一些小动物们治病,现在,他还为了怕因此而太引人注意而对约瑟三申五令的,不准亚?在别人的面前施展的,现在,恢复了记忆的亚?当然也可以帮人治病了!

尽管他曾怀疑过亚?以前的身分,不过,看到亚?现在在替人治病的样子,福隆可是真的放心了,看到亚?不嫌厌烦的筑伊的对人治疗,那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虽然只是淡淡的,但是,却又叫人看的目不转睛的,似乎可以感觉到笑容里所隐藏的温柔与慈悲的心肠,这样的亚?,如果说他是什么坏人的话,恐怕福隆头一个就不相信了。

而亚?自己本身则是在心中暗暗的沉思着,以往,他可不会做出这种像是无缘无故的替陌生人治病的举动来,而且,自己更是讶异的发现到自己的耐心什么时候便的这么好了,而且还会好心的告诉他们在他用天心真气替他们治疗好伤之后,还要注意些什么东西,忌会些什么!自己都觉得很惊讶,这大概是因为约瑟的缘故吧!

至于约瑟对他的这种影响到底是好是坏?亚?现在也不知道,不过,亚?望着眼前的这一张张在受到他的治疗之后,满怀感激的朴素笑意的陌生的脸,虽然只是轻轻的对他说了一声:“谢谢你先生!”

但是,亚?却觉得这一声声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谢谢两个字,在出自他们的口,听入他的耳,化成了一道道的暖流,萦绕在心中,这种感觉,似乎是要比以前当他再杀戮时,所面对的那一张张死白的脸孔,恐惧的垂死惨叫声,要叫他来的舒服的多了,简直有着天堂与地狱的分别,他喜欢,他很喜欢这种的感觉,真的是很喜欢。

他在想,也许,他以后对于这种感觉会上瘾吧!

不过,亚?可不觉得这又有什么不好的?

也因此,随着一声声的谢谢流入心中化成了一道道的暖流,温暖着亚?向来生冷的心,叫亚?治的更起劲了。

到最后,所有的卫兵们全都放弃了自己的守卫的职责,围绕在亚?的四周,宛如群星拱月一般,对着亚?表现出他们最真挚的感谢之意。

尤其是,当最后的一丝的夕阳的金黄光芒,透过了重重的屋檐,照映再亚?的那一头的雪白长发上时,昏黄的阳光在白发上映照出了金黄的光彩,宛如在亚?的身后形成了一道的神圣的金黄的光圈。

煞那间,所有的人,包括了一旁含笑的福隆不由的心头一震,在那一瞬间,众人只觉得一震的感动萦绕心头,在那一瞬间,映照出了那一头的金黄,光耀夺目的亚?在他们的心中,就像是驾的金光降到人世间的慈悲之神般,是那么的神圣光洁,是那样的撼动人心,难以言语的感动拥上心头,久久不能言语。

在搭配上亚?刚刚的那种近乎神迹般的治疗,无法遏止的,众人的心中竟然的产生了一种想要膜拜他的念头。

而事实上,所有人真的是那么做了,不由自主的,也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所有人,竟然就在亚?的错愕之下,缓缓的蹲了下去,双膝及地,两手合什,无比虔诚的祷祝道:“先生,您真的是一位圣者,一位满怀慈悲,为了救助我们而降生的圣者,慈悲的圣者呀!”

“慈悲圣者!”

短短的一句话,但是在搭配上他们脸上的那种虔诚的神情,不由的深深的震撼着亚?的心,一时之间,亚?竟然不由自主的浮出了一股淡淡的微笑,但是,心中的心情却是激荡不已,又感到无比的炽热。

而这就是,在卫兵的陪伴之下,焦急的赶来这里的米非耶第一眼中所看到的景象。

一个站在膜拜的众人中间,脸上露着一抹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但是很温暖,很温暖的笑意的一个,白发中映照的金黄,穿着一身随风飘动,飘飘然的白衣,宛如庄严的慈悲之神般的一个年轻人。

慈悲圣者,也是他唯一听的到的一句话。

当米非耶在为眼前的景象所撼的同时,由庭院的另外一端,一个穿着一身华丽白衣的年轻少女,在一大群的侍女陪伴之下慢慢的走近这个院子。

在看到眼前的景象的同时,不由的娇声的道:“这是怎么回事?”声音中,隐隐的有着不悦的味道。

被着一个声音所惊扰,众人如梦初醒,原先的那一个中年人最先醒悟过来,看到了两边的门都有站着人,一看轻来人,中年人不由的一愣,随及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急忙的大声的见礼道:“见过二公主殿下,大长老。”

中年人比平常更大的问候声隐隐的带有提醒其他人的味道。

果然,在听到中年人的问礼声之后,一干还跪在地上的卫兵们立即也跟着省悟过来,在听到中年人的问候声中的称呼,大长老?二公主殿下?

完了,众人也不由的像中年人般的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下可惨了,他们摆明的有亏职守,连大长老与二公主殿下来到这里都不知道,这下可遭了。

急忙的站了起来,分别的对着两边的人见礼问候,一时之间场面弄得很乱。

而亚?在刚刚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之后,悄声的走到福隆的身边,抬头望向一边的人,刚好迎上了一双探索的目光,是米非耶的眼光。

对于那个所谓的二公主,亚?一点兴趣也没有,倒是米非耶,在几天前,身为亚?的他曾远远的看过这一个站在远处给他极大威胁感的清瞿老人,约瑟也曾经看过他,但是,都没有一次这么近而且清楚的看着他。

映入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好强,眼前的这一个米非耶真的很强,在他曾经见过的人中,除了他无法看轻深浅的十大高手中的水妖王与大力神王洪伯之外,米非耶是他所碰到最强的一个人,身上所蕴含的魔力比使用魔幻铠时的苏兰还要来的强大,真不愧是所谓的大长老。

而亚?觉得意外,米非耶更是心中无比的震惊,鲜少人,鲜少人可以让他这双眼睛看不清深浅的,而眼前的亚?却真的是叫他感觉到无法看轻深浅,米非耶只能够察觉出来,亚?身上所潜藏的力量可是一点都不比他差,甚至,隐隐间,米非耶更感觉到一股他说不出来预感,如果他跟亚?较量的话,他可能会输,没有理由,他就是这样的觉得。

而会给他这种感觉的,在他所知的高手中,除了属于他的师执辈中的,当世十大高手中的血兽皇之外,就只有亚?能给他这种感觉。

而且,出于一种魔法师的直觉,米非耶更是感觉到,现在隔着人群与他相望的亚?身上所带的血腥味,更是他所见过的人当中是最重的一个,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肃杀的味道。

但是,他真的就是刚刚那个他所见到的,那个站在众卫兵中间,接受众人的膜拜,露出了连他也为之心折的慈悲笑容的那个人吗?

忽然,米非耶身体一震,血腥味不见了,亚?的脸上又浮现笑容了,又变成刚刚的那个宛如慈悲神?般的了,这下,米非耶不由的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与直觉来了,一个人怎能有两种这么极端的变化?

事实上,当亚?判断出米非耶对他没有敌意时,他不知不觉的又露出了约瑟习惯的笑容了,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从醒来到现在不到短短的两个小时中,除了刚刚与米非耶目光接触时的互相探索时笑意收敛外,脸上都是保持着淡淡的笑意,当他笑的时候,就如同约瑟的温和,不笑时,却又恢复了亚?的肃杀,两种特质随着亚?他的心境而替换着,是如此的自然,自然道亚?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变化。

但是,却带给了旁人,如现在惊疑不定的米非耶,一种无法适应的难解。

就再米非耶惊疑不定的时候,忽然的一个娇喝声传来:“温洋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亚?转过头去看,发出娇喝的人正是刚刚晚米非耶一步来到这里的二公主殿下。

而被二公主殿下点名的中年人,温洋,不由的浑身冷汗,战战兢兢道:“启禀公主,我们……我们……”

我们了老半天,温洋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总不能跟二公主说他们刚刚将一个陌生人当成神般的在膜拜他吧!

似乎是察觉到温洋的窘境,一旁的米非耶出声道:“殿下,您怎么来了?”

转移了二公主的注意力,米非耶慢慢的踱步到二公主的面前,拱手道。

听到米非耶出声,二公主似乎一愣,刚刚她一来就见到一大群跪在地上的人,因此,反而没有注意到站在她斜对面的另外一个门外,跟她一样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呆住的米非耶。

对于眼前的米非耶,虽然她贵为公主,但是也不敢怠忽这一个一手掌国内精锐的魔法兵团,一手握着长老院的大长老,更何况,他还是她的老师之一的老人。

急忙的见礼道:“老师,原来您也在这里呀!”

见到自己成功的转移了,在他的示意下,温洋知机的悄悄的带着所有的卫兵退下,避开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只是,他们这一退下,不到一夜之间,全帝都的人都知道了,在王宫的长老院中来了一个慈悲圣者,能在一触之间,治好任何的病痛。

而圣者,在帝国中的意义就代表着神的使者,神所展现的奇迹的意思。

慈悲圣者,一个展现着慈悲奇迹的神之使者,现在就在王宫的长老院中二公主不是没看见温洋等人的退开,只不过现在她正在跟米非耶说话,所以也无暇去理会他,以后有时间在早他了。

而温洋若是知道自己被这个王家中以爱捉弄人著称的二公主记在心上的话,想必会大叹时运不济吧!

米非耶微笑道:“殿下,您到长老院来是有什么事吗?”

“难道您有什么课业上的问题?”米非耶又加了一句话。

听到米非耶提到课业两个字,二公主就觉得一阵的头痛,老实说,在所有的老师中,就米非耶这大长老最叫她头痛,原因就在于,不知道是她自己没天份还是真的学不会,在她们五个兄妹当中,就唯独她对于魔法最没天份,偏偏,教她们魔法的就是眼前的米非耶,所以,只要一碰上米非耶说出有关魔法的事来,她就非常的头痛。

呵呵的干笑几声,二公主忙转移话题道:“老师,我是想来探望一下苏兰姐姐的,听说她身体不适,所以我想来看看她,苏兰姐姐现在在房里吗?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她?”

米非耶摇摇头道:“殿下,谢谢你的关心了,苏兰一定也会很高兴你来看她的,不过,因为苏兰现在所生的病事会传染的,所以殿下你不宜进去看她,等过两天她的病情稳定一点的话,我会叫她去向殿下拜候的。”

二公主摇摇头道:“不成不成,苏兰姐姐都生病了,应该是我来问候她才对,怎么可以叫她来呢?”

“既然苏兰姐姐现在不适宜见外人,那我回去了,等苏兰姐姐可以让人探望的时候我再来好了。”

含笑点点头,米非耶直到一定一定,等到苏兰可以让人探望的时候,他一定会通知她的。

临走之前,二公主忍不住的回头看一下含笑站在一旁的亚?与略显的紧张的福隆一眼。

刚刚,卫兵们离开之后,就一直站再那里的亚?与福隆显的十分的醒目,尤其是亚?,更是叫二公主忍不住的偷偷的看了他好几眼,原以为米非耶会介绍给她认识,但是没想到米非耶却突然的提起了她最头痛的课业,叫她不加思索的想要先走为妙。

虽然她立即省悟到这是米非耶的用意,要她先离开这里,但是,话既然已经出口了,也容不得她在反悔,只好抱着强烈的好奇心,心不甘强不院的在米非耶的“恭送”之下,慢慢的离开了这一个院子了。

好不容易的送走了二公主,米非耶在转过头来,面对着亚?跟福隆。

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米非耶现在心中确实是感到非常的古怪,什么时候,约瑟已经醒来了?而且,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有哪一点像是以前他所见过的白痴?

不待米非耶开口,亚?已经先道:“大长老,现在我们应该先将苏兰给救起来吧!有什么事,等救起苏兰之后再来说。”

米非耶讶异的点点头,招呼道:“我猜的果然没错,那些东西果然是跟你有关系,你们现在就跟我进去?”

亚?摇摇头,转头对站在他旁边的福隆道:“爷爷,你现在这里等一下,我跟大长老进去里面就苏兰长老,我很快就回来了。”

亚?早再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这间屋子被一种奇怪的力量给守护住了,不但防止外人进去,也防止里面的东西出来,不然,他早已经将五小唤出了。

虽然应该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亚?还是请福隆在这里等一下,以免的万一进到里面若有什么变故,他可能会照应不到他。

福隆点点头,站在原地不动,亚?走到米非耶面前,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道:“大长老,我们现在进去?”

米非耶点点头,带着亚?来到房门前,米非耶的身上忽然的冒出了淡淡的红光,亚?只听到米非耶道:“我先解除一下魔法阵,我们酒可以进去了。”

魔法阵?亚?想一下这一个以前只听说过但是没有看见过的东西,在他的记忆中,魔法阵向来是那些魔法非常高明的大魔法师的专用物品,就他了解好像适用某些方法或是装置,将施出来的魔法场时间的保留原状,以达到某一个目的或是用途。

当然,对于魔法阵他是一知半解,完全不了解魔法阵的用途与原理。

看着米非耶从怀中拿出了一颗能量石,口中念了几声听不清楚的话,比了几个莫名其妙的手势,竟然在短短的不到两三秒中,他之前所感觉到的那种隐隐间排斥别人尽去里面的力量竟然就这么的消失于无形,亚?不由的感叹起来,到底这才是真正的魔法师,跟半路出家,完全自己摸索魔法的运用的他不一样,能够做到这么巧妙的魔法运用,而让他连看都看不出来。

米非耶做完动作之后,一伸手道:“约瑟,可以了。”

亚?截口道:“大长老,叫我亚?好了,我现在叫亚?。”

“亚?吗!”米非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在说什么,当先的推开了房间,走了进去。

跟在米非耶旁边的亚?一进到屋子里面,最先看到的就是一间宽敞的大厅,看起来有点凌乱,在大厅里,所有原来的桌椅现在都被人搬到角落,在平滑的地板上,东一颗西一个的,摆了不少的能量石,亚?完全看不出来这些能量石有什么作用与关联,不过,用膝盖想也知道刚刚的那股力量一定跟现在的这一堆奇怪的东西有关。

米非耶带着亚?,穿过了这些东西,走进了右边的一个房间中,还没到房间门口,忽然的,竟有五到银色闪电般的东西冲破了厚厚的房门,往米非耶与亚?射来。

米非耶一惊,亚?已在他的身后道:“大长老无彷。”

一跨部的迎上了那五道银色的闪电,顺时间,闪电来到亚?的面前奇异的不见了,而在亚?的身上,却又出现了五只看来小巧可爱,巴掌大的小幻兽来,狮、虎、熊、鹰、狐,五只看来十分可爱的银色小幻兽。

正是原本已经与贪狼星合为一体,但是在七天前却因为亚?要消耗大量的力量而又让它们分离出来,在它们的身上灌注了一部分的力量,在临危受命的在亚?的意志下守护苏兰,而让米非耶在这七天中伤透脑筋的五小幻兽。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