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二十七章 腥风再起

三天之後,一样的在米非耶的带领之下,亚?与死神小队的所有人,直趋宫廷的深处,只不过,这次没有经过了鸣的引导,米非耶直接的带领着他们来到了岚大帝的宫殿前。

在宫殿的大门前,亚?停下了脚步,正想要叫凯特他们在宫殿外等着时,米非耶微笑道:“圣者,不用这麽麻烦了,陛下已经有交代了,您的朋友也可以进去。”

亚?点点头,没说什麽,就跟着米非耶往宫殿内走了进去。

而既然岚大帝说他们可以进去了,凯特他们当然是求之不得,紧紧的在亚?的身後,在大门卫兵的怒目而视下,泰然的走了进去。

三天前,当时在大门前轮值的二十名卫兵被凯特与力奥给打晕的事情,早已经在斯达帝国的王宫禁卫队中流传开来了,向来自许为精英中的精英的禁卫队中专门负责固守岚大帝的宫殿卫兵们,当然是会极度的不满同袍贝凯特与力奥给打昏了。

不过,力奥他们可是不理会卫兵的怒目而视,自顾的跟着亚?走进了宫殿中。

明显的感觉到卫兵所发出来的敌意,亚?淡淡的轻瞥一下卫兵一眼,不知怎麽搞的,当所有的卫兵一接触到亚?那完全无法解释,带着幽黑的色彩的双?S时,即使并未从亚?的眼中感觉到任何的敌意,可是,所有的人还是感觉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彷佛是来自於心底最深处的那一种的恐惧,不明显,但是却完全的占据了他们所有的身心,叫他们感觉到,那目光相接的不到千分之一秒却有如千年般的久远。

直到亚?等人已经完全的消失在了那宫殿的深处之後,众人这才感觉到好像活过来了一般,互相的一望之下,都看到了自己的同伴眼中那掩饰不住的恐惧还有那一身被冷汗给浸湿了的盔甲。

来到了岚大帝的寝宫面前,米非耶转过头来对着亚?,略微的一皱眉的看着亚?身後的死神小队,微微的张口道:“圣者,您的同伴们……?”

知道能够让凯特他们进来这里已经是他们目前所能够容忍的极限了,毕竟在过去的话就是岚大帝的寝宫了,亚?并不笨,当米非耶一停下来之後他就已经知道米非耶想要做什麽了。

轻轻的对凯特点点头,凯特知意的转过身来,对其他的死神小队作出了一个手势,瞬间死神小队一哄而散。

米非耶在一次赞叹的看着死神小队又再度的将这一个地方给纳入了他们的掌握中了。

虽然明知道死神小队这样着举动对他们来说是既无礼又藐视的意味甚浓,可是,他就是无法对死神小对那俐落乾脆的行动,无须任何言语的默契配合而感到任何的愤怒。

转过头来,米非耶对亚?道:“圣者,请进,陛下在他的房里等你!”

看到了米非耶似乎是没有要跟他一起进去的意思,亚?也不多说什麽,对夜月轻轻的一摆手,带着夜月,一前一後的走进了那条通往岚大帝寝宫的走道中了。

走没多远,刚刚绕过了一个转角,亚?就看到了鸣跟武两兄弟在岚大帝的寝宫大门前向两个尽责的卫兵般的守护着。

鸣看到他来似乎是很高兴,对着亚?道:“圣者,您终於来了,父王在里面等你了!”

说着,鸣拉开了门,同时的让开了路,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也是不打算要跟他一起进去,所以亚?也不客气的领着夜月走进去。

走进去之前,亚?与夜月忽然的同时的一驻足,眼角微微的撇了一下站在另外一边的武。

武的脸上现在也与鸣一样浮着欣喜的笑容,可是,在他的眼底却极为轻微的出现了一抹令人无法看清楚的精光,虽然他掩饰的很好,可是,他却无法躲的过在这世界有着那种对於恶意有种无法解释的敏感灵觉,世上只有两个人拥有的精神异力,亚?与夜月的敏锐灵觉,令他们不由的微微的顿了顿。

感觉到亚?眼角的眼光似乎给了他一种完全被看透了的不愉快感觉的武,再察觉到了亚?与夜月的举动,武不由的暗自心头一震,随即的台起头来,用着他所能够做出来的真挚笑容面对的亚?.不过可惜的是,他这个举动是白作了,因为亚?与夜月在一顿之後随即的有马上往岚大帝寝宫走了进去,而它们那几乎无法查觉的轻微一顿也只有武察觉到而已。

看到了亚?与夜月走进去,鸣将门合上,武这才发觉到,自己竟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与鸣互望一眼,鸣与武这对面合心不合的兄弟彼此脸上泛起了一抹虚假的笑容,然後站在门外静静的等待着。

走进了房间中,亚?与夜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用厚厚的枕头垫在身後,让自己可以坐起来,然後争着一双锐利的光芒的岚大帝,正坐在**望着他们。

亚?泰然的走到岚大帝的面前,先是深深的与岚大帝互望一眼,岚大帝的眼中不知道怎麽搞的,在与亚?对望不久之後,忽然的慢慢的浮出了淡淡的笑意,锐利的眼神也慢慢的软化下来,而亚?的眼神则是有点奇妙的变化。

忽然,岚大帝略带着沙哑与低沉声音想起来,道:“圣者,我的病还需要治疗多久?”

亚?淡淡道:“陛下担心?”

岚大帝微笑道:“担心?活到这年纪了,还有什麽好担心的?只是我很想跟圣者多聚聚,所以我才会这样问!”

聚聚?亚?心中略带讶异,忍不住的一挑眉,望着这一个传说中的战争狂人。

“好几个人在这三天中对我说过了,圣者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冷淡、孤僻、怪异、神秘,似乎都是所有人对你的观感,着实的令我感到很好奇,令我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你着样的一个怪异的圣者。”

岚大帝似乎有着相当的谈话兴致,滔滔不绝的又道:“当我第一眼看到你之後,我不得不承认所有人的形容真的是对着,甚至,他们还有点保留。”

“可是,除了这些已外,我却还发现到另外的一件事,一件相当令我怪异的事情。”

“圣者,也许你真的是一个圣者没错!你是我这辈子里,第一个所看到了,第一个完全没有任何野心的人!”

岚大帝的话似乎是挑起了亚?的兴趣了,坐在了夜月移过来的椅子上,正面的面对着岚大帝,听听他这番话是怎麽回事?

岚大帝似乎心情很好,笑咪咪的望着亚?,含笑道:“呵呵,你的眼睛是我所看过最纯粹,完全的深黑的颜色,也许悲哀,也许冷淡,也许坚毅,但是,就是没有我在每个人的眼中曾经看过的野心的色彩。”

“圣者,你告诉我,像你这样的一个拥有强大的自信,强大的力量的人,为什麽我会在你的眼中看不到任何的野心呢?”

同时,岚大帝又对亚?摆摆手,微笑道:“不要对我否认你的强大,光是我听到我两个不成才的儿子所说的,跟在你身边的那群人,我就相信他们如果有意愿的话,我这小小的宫殿是绝对挡不住他们的。”

“还有,你身边的这位美丽的小姑娘如果米非耶长老没看错的话,她可能就是这一代的六灵魔女吧!能够让一群随手打败我的精锐卫兵的一群人,还有堂堂的十大高手对你唯命是从,还有我在你眼中看到的那无比强大的自信,你本身也绝对不是凡人吧!”

亚?略带惊讶的看着岚大帝,果然不愧是在为三十多年并吞了五个小国的一代大帝,果然是与众不同,有着十分敏锐的感觉与眼光,虽然醒来才三天,可是他却好像已经很了解他们一行人的底细了。

淡淡的一笑,亚?不答反问:“陛下似乎是对於我本身比对於我是否可以治好你的病要来的感兴趣?”

岚大帝眼中闪耀着趣味的光芒,微笑道:“反正你都已经来了,也不急在一时,而且,我还真的是对你这个圣者比较有兴趣没错!谁叫你这麽的让我感到有趣!”

岚大帝大刺刺表示出了自己的意思,丝毫不理一旁的夜月那惊讶的表情,夜月她可是头一次听到有人将有趣冠在亚?的头上的。

亚?微微一笑,现在,他发现到自己已经有点喜欢上这个皇帝了,起码,他知道岚大帝在他的面前说的都是实话,也不是有什麽特殊的目的,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是真的对於他这个人感到兴趣,如此而已!好一个爽直的皇帝,跟德野王比起来真的是差很多,一扫他对於皇帝这一个名词的反感。

亚?既然对了这一个岚大帝有了相当的好感,自然不会再摆出一副巨人於千里之外的样子,淡淡的笑道:“陛下,我想我们还是先治好你的病在说吧,以後多的是时间可以聊天。”

岚大帝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问道:“圣者,那我现在该怎麽配合你?”

亚?淡淡的一笑道:“不必怎麽刻意的配合,你只要放松自己就行了。”

岚大帝微笑的道:“那看来我这病人是相当的轻松呀!”

亚?不再多言,站了起来,对着一旁的贪狼星道:“小星,铠化!”金光一闪,亚?再度的展现出了银月恶魔的形象来。

看到了亚?的那特异的铠化形象,岚大帝的眼中不由的闪过了一抹惊异的神色,不过他并未说些什麽,静静的等待着亚?的行动。

亚?转过头来对着夜月道:“夜月,等一下你在一边待命就好了,今天不需要你在施法了。”

夜月一愣,但是还是乖乖的站在了亚?的右後方,不过不怎麽放心的她还是放出了六神圣珠里的光神圣珠,以防万一。

亚?对夜月交代完之後,他又对着岚大帝道:“陛下,今天主要是要替你迫出身体当中的绿液,如果顺利的话你应该在今天就能够完全的复原了,可是,待会可能会有点难过,可能陛下你要忍一忍了。”

岚大帝豪迈道:“圣者来吧!小小的痛苦对我来说没什麽大不了的。”

嘴里说的豪迈,可以不到三分钟,岚大帝就已经感觉到後悔了。

天杀的!有点难过?什麽叫一点难过?这种感觉叫做一点难过?

当亚?的身上再度的发出了金光,然後透过了双掌将两道金光化成了两道的金色光柱投诸在岚大帝的身上的时候,岚大帝只觉原本好像完全没知觉得身体似乎在那一瞬间完全的恢复了知觉。

在亚?的天心真气所化成的金光照耀之下,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袭上全身,在金光一接触到自己的身体时,岚大帝就感觉到好像从骨子里有着无数的小虫子在钻动着。

起先这些小虫子只是慢慢的动着,带给了岚大帝一种搔痒的感觉,叫他差点笑出来,可是,随着金光越照越久,这些小虫子竟然越动越厉害,彷佛是受不了这些金光的照射,越来越粗暴的到处钻动的,到最後竟然由他的骨头里钻出了外面的血肉之中来,在他的身体各处游移,带给了他一种像是血肉被硬生生的啃蚀的强烈剧痛,当中还夹带着一种无法去形容的酸痒,叫他又想痛叫又想大笑,令他难过的眼泪鼻水都流出来了,但是却连发出一声叫声的力量都没有。

事实上岚大帝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亚文正是用他的天心真气在替他逼出潜伏在骨头神经之间的神化剂来。

基於对神化剂的亲身体验与前几次的经验了解到,那些怪物所研究出来的神化剂主要是针对人类的脑部与神经来作侵害与激发人体的潜能,所以亚?在三天前才会最先的完成了将潜伏在岚大帝的脑中的神化剂给逼出来的动作,在完成了岚大帝的脑部的清除之後,其余身上的神化剂就好办了,再加上有了头一次的经验以及亚?如今不但完全的恢复了以前的实力,而且力量相当於增加了以前全盛时期的近乎三分之一的实力,以这样的能力,在对付岚大帝身体中的神化剂岂还不是驾轻就熟。

而在亚?右後方的夜月一方面紧张的看着亚?治疗岚大帝,一方面却又不自觉的替岚大帝感觉到难受,光看岚大帝脸上那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眼泪鼻水并流,浑身被冷汗给浸湿了样子,再无一点一国之王的威严,就知道他现在绝对不是亚?刚刚所说的一点点的难受而已,不由的对他寄与无限的同情。

时间一点一滴的慢慢过去了,亚?依旧是维持着站立发出着天心真气的样子,而岚大帝的身子则是越来越抖动,冷汗则是不断的冒出了他的身体,直接的将他所在的床单完全的弄湿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忽然的清哼一声,两手微微的一颤,天心真气的金色光芒忽然的大增,岚大帝随即跟着有所反应,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双臂一挥,一瞬间的从**给跳了起来,同时痛嚎道:“痛死我了!”

同时脱离了亚?的天心真气的照耀之处,亚?再度的轻哼一声,收回了自己的天心真气。

而这时岚大帝的身上反而并发出了亚?刚刚灌注在他身上的天心真气的光芒,同时,一股淡淡的绿气夹杂在天心真气的金芒中往四下飞散,消失於无形。

由於岚大帝的鬼叫声实在是太大声了,整个房间里都是他的痛叫声,引的站在门外的鸣跟武不由分说的撞开了岚大帝寝室的大门,冲了进来。

一进来,鸣最先反应过来,惊喜的叫道:“父王!您痊?了?”

一旁的武也回过神来,急道:“恭喜父王!贺喜父王!”

在两人的眼中,此时岚大帝正站在自己的床铺上,不住的跳动着,口中不住的哼哼哈哈的不知道在叫些什麽,双手一直在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抓抓,一付又痒又痛的样子,对於他们的问安充耳未闻。

过了一会岚大帝似乎是觉得跳够了也抓爽了,终於的碰的一声,又坐回了**。

而亚?早在鸣跟武闯进来的时候已经被夜月紧张的扶往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休息了,总算亚?现在的功力已经完全的恢复过来,所以除了出了一身的大汗之外,到也没有其他的不对劲的地方。

终於回过神来的岚大帝看起来除了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倒也没有什麽不对劲的,而且现在也能够行动自如的自己跨坐在床沿边。

在听到了鸣与武的问候之外,岚大帝先是吐出了一口长长的大气,回过神来疲惫的回过神来对着鸣两兄弟挥挥手道:“没事,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还有是要跟圣者谈谈。”

兄弟俩欲言又止的望着岚大帝还有亚?一眼,不再说什麽,乖乖的走出了这一间房间,留下岚大帝与亚?跟夜月三人来。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之後,岚大帝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对着亚?道:“圣者呀!你用的是什麽方法来替我治疗?怎麽我浑身的骨节像是要散了一般,还真的不是普通的难过。”

亚?淡淡的一笑,知道岚大帝本来就没有病,只是中了神化剂的毒,如今毒一去,整个人就跟完全好了一般,而对於岚大帝的问题他也不想多提,因此只是回给了岚大帝一个淡淡的微笑。

而能够担任一国的帝王三十多年,前後并吞了五个国家的岚大帝当然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起码,他还看的出来亚?对於这一个问题并不想要多提,所以他也笑了笑,不再在这一个问题上打传。

话锋一转,岚大帝略带点疑惑的问道:“圣者,你的本名应该不是叫做圣者吧?如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请教一下?”

想来,大概也只又亚?这一个对岚大帝几乎有着救命之恩的人才能够让岚大帝这一国之均如此和颜悦色的请教他的大名了。

亚?淡淡的回道:“陛下叫我亚?就行了!”

岚大帝喃喃道:“亚?吗?”

随即,岚大帝忽然眼中精光并射,面目转为严肃,问道:“好!亚?,你治好了我,你有什麽地方需要我帮忙的吗?”

亚?摇摇头:“不必了,治好陛下的病是我对一个人的允诺,我并不想要任何的要求!”

岚大帝微微一笑道:“想来也是,凭我那个不成才的儿子想来也无法轻易的就请动了你这号的人物,你可是我这辈子来所见到的惟一个没有任何的野心的人物,想来也绝对不会因为名利而专程来替我治病吧!”

亚?笑而不答,忽然的道:“陛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你提一下,不管你相不相信…………”

临走之际,除了夜月之外,没有人知道亚?在治好了岚大帝之後,又呆在岚大帝的身边两个多小时里干什麽与说了什麽?

只知道,当两个多小时之後,当亚?带着夜月走出了岚大帝的房间中後,一直守在门口的鸣跟武终於可以进去看岚大帝的时候,他们只看到了岚大帝的脸上有种说不出来,似奇妙又似恐惧的神情,而到底亚?对岚大帝说了些什麽?一直到几年之後才有人知道。

而带着死神小队的人马匆匆的回到了长老院的贵宾苑之後,听到了下人回报当初与灵儿一起被他给带回来的那个身中微量神化剂的大汉终於在昏睡了四天之後醒了过来,亚?随即的去找他,神神秘秘的与那个大汉关在屋子里一整个下午不知道在做些什麽事情?说些什麽?

死神小队的人也只是知道,当亚?与那个大汉谈完之後,众人只见那大汉不顾自己的一身的伤势尚未完全的恢复,天色将黑,匆匆茫茫的就离开了!

这一连串的神秘举动搞的死神小队的人满头雾水,不过,基於对亚?的信任,并没有人询问亚?到底在做什麽?

只是,隐隐约约间,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似乎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弥漫再亚?的四周,凝重的让人感觉到诡异。

不过,当天晚上,同时的传来了一好一坏的两个消息,立刻的就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好消息!其实也不能说是好消息,由米非耶的口中传来了,因为亚?替岚大帝治好了他的怪病,所以岚大帝决定要在明天晚上举办一个宴会,一方面是庆祝自己的康复,一方面,则是要宣布封亚?为斯达帝国的荣誉长老,一方面是藉机将亚蚊介绍给斯达帝国的达官显要们。

另外一个是一个坏消息,是凯特由原连盟四大势力所组成的商会的秘密情报组织所带回来的,商会之主-冰火女王妃雅失踪了,在昨天来到斯达帝国帝都外五十里外失踪了,唯一能找到的就只有遗留在一处荒野的妃雅的破碎座车,然而,妃雅还有随行的保镳的人都不见了。

看到了亚?听到了凯特所带回来的这一个消息之後的的脸色,熟知亚雯性子的死神小队们似乎感觉到了,恶魔已经撕下了圣者的面貌,死亡的黑影开始弥漫在帝都的四周!

而死神的镰刀即将在恶魔的挥舞下,开始在黑暗中散发出清冷的寒光,那属於恶魔所有的漆黑寂静之夜里,正淡淡的散发着血腥的味道!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