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三十一章 服仪之争

“万幸,鲁泰大哥的四支虽然都被人家给用重手法给挑断了,但是因为用的是利器,加上事后又及时的调理,所以经脉、神经虽然断了,可是肌肉还尚称完整,而且受伤到现在不算太久,所以还有机会可以治好。”

听着亚?面带笑容的说着那些几乎是一听就知道是毫无希望的重症,众人不由的一阵的心惊胆跳,而荷伊达与鲁泰什么也没有听到,他们只听到了亚?的最后一句话“可以治好”,一颗心这才总算松了下来,同时虽然亚?还没有动手治疗,但是被亚?这一个在几天前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个绝望病人的慈悲圣者亲口断定没有问题可以治好,又有什么比这个更叫人高兴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亚?的双眼忽然的闪耀出了一金一银的光芒,一种难以言语的庄严威势顿时的充斥着所有人的心中,令众人几乎想要跪拜的臣服在亚?的面前,所幸亚?眼中的金银光芒很快的就消失了,免的让所有人真的跪拜下去。

尝试的施展出了完整的神魔眼,亚?心中不由的大定,看来鲁泰真的是注定有救了。

其实鲁泰的伤势与醉大师极为的类似,因此能用以治疗的方法也是相同的,可是自从精神异力大成以来,因为两种力量的程度差异,亚?就发现到自己无法同时的施展出精神异力与天心真气,这对亚?来说虽然有点不便但是亚?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一直到现在,天心真气终于追上了精神异力的成长,两种属于同源的力量终于又再像它们最初时一样,又融洽无间了。

而要治疗鲁泰的话,是需要天心真气与精神异力同时的发挥,本来亚?的打算是可以由夜月来负责精神异力的方面,但是夜月到底不像他那么有经验,而且夜月的精神异力到底是不是隆家的精神异力还有待商确,多少有点不保险。

可是,令人不得不赞叹鲁泰的运气之好,自从亚?的精神与肉体分离两年多再度的结合之后,力量增长到他自己也无法掌握的现在,他隐隐的发现到似乎自己的精神异力与天心真气已经产生了一点的变化,当他使用其中的一种时,令一种力量也有种**的感觉,只是他自己也不敢确定。

如今,为了要替鲁泰治伤,所以亚?勉强的一试,结果竟然是出乎他自己意料的顺利,让他又找回了自己最初的技能-神魔眼。

当然,现在的亚?并不知道,同时施展精神异力与天心真气会对自己甚至是别人造成多大的影响?

那将是许多人的福音,以及,更多人的噩梦,那种最深最沉,用鲜血与生命所构成的,最可怕的噩梦。

要求所有人暂时的离开了整个凉亭的周围十公尺之外,亚?站在紧张万分的鲁泰的面前,伸出了双手,彷佛是从前他在练习天心诀时的手势,两手微微的相距大约三公分左右,亚?将整个心神全都聚集在自己的两手之间。

慢慢的,亚?的两手开始浮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光芒,左金右银的光辉将他的两手掌变成了象是金子与银子所铸成的,正如他现在的神魔眼一般。

用上了神魔眼,亚?仔细的观察着鲁泰的身上在神魔眼下所浮现出来的经脉血管的走向,脑中不断的复习着当初替醉大师治疗的步骤。

忽然的,亚?发出了一声令所有人心头暗震的低喝声,双手飞快的直拿鲁泰的两肩,沉重的力道与天心真气及精神异力的侵入,令鲁泰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连串的惨叫声。

天心真气在内不断的将他的那些错接的经脉一一的截断在硬生生的接上的那种斩经断脉之苦,精神异力在外的不断刺激经脉重新生长,肌肉的机能复舒的酸痒麻的复杂感觉交错,叫鲁泰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饱受这种痛苦折磨的他就已经叫不出来,浑身已经被冷汗给浸湿了。

而亚?对于鲁泰的惨状似乎又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只是一再的催着自己那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可怕的天心真气与精神异力,不断的重覆着将鲁泰的经脉截断接上刺激生长的动作。

时间一分一分的经过了,在凉亭外观察的众人每一个人看到了鲁泰那痛苦的样子也不由的似乎感同身受,跟着流出了冷汗。

荷达伊最是舍不得,但是,光是看到了自己的儿子那原本萎缩的相当严重的四肢,在鲁泰的痛苦中,竟然微微的有种慢慢的涨大的感觉,而且枯燥的肤质也有了光泽。

种种的迹象都在说明鲁泰的伤势慢慢的好转了,这使的荷达伊强忍心中的不舍,看着鲁泰在亚?的手中叫到叫不出声,冷汗更是流到流不出来。

终于,在众人以及鲁泰以为几乎不会停止的漫长等待中,亚?再轻喝一声,双手上的银光忽然的消失不见,两手同时的发出了金光,灌注在鲁泰的身上,直到快将鲁泰给变成了金人,亚?这才猛然的收手后退,而这时的鲁泰早已经被亚?的治疗给痛的昏了过去了。

看到了亚?的治疗完成了,荷达伊最先的冲了上去,发现到自己的儿子在一团金光中正面露甜笑的安稳睡着,这才让他放下心来,而耳中听到了妃雅急问道:“亚?,你没事吧!”

转头一看,荷达伊不由的心中又是惭愧又是感激,看着亚?那一身同样的被汗水给浸湿的衣服,荷达伊自也是知道亚?为了替鲁泰治伤,损耗绝对是相当的庞大的。

感激的心情让他不知道该如何的表示出自己的谢意,只能够一再的说谢谢,除了这句话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亚?摆摆手,示意荷达伊不必如此,他之所以肯替鲁泰治伤主要是因为他的那一颗爱子之心的缘故。

撑着虚弱的身体,亚?现在只想要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刚刚他为了免除鲁泰多受治疗的痛苦,用这自己超人的力量一口气的将鲁泰身上的伤完全的根治,完全的破除了无名医经原作者需要多次治疗的程序,而且为了确保鲁泰的复原,他又多留了半成力量的天心真气在鲁泰的身上,让鲁泰的身体慢慢的吸收,所以他的损失远比荷达伊想象的多。

正想要像荷达伊告辞回去休息时,亚?忽然注意到身旁,牵着脸色过分的苍白的天风的肃图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亚?忍不住的问道:“肃图你有什么事吗?”

肃图看看亚?,再看看自己的侄子,欲言又止的,想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注意到了天风过分苍白的脸色,亚?自然的理解到了肃图所未能说出口的话来。

亚?伸出了手,对天风柔声道:“小弟来,告诉亚?大哥,你身上有什么病?”

边说边在妃雅及夜月等人不怎么赞同的眼光中,亚?走向了天风,牵过了天风的小手,柔声的问着,同时天心真气慢慢的透进了玄风的身体中,仔细的查看着玄风的身体状况。

玄风怯生生的说道:“隆长老,爸爸妈妈说玄风因为什么胎毒的关系,所以先天不良,没办法做激烈的运动,所以伯伯带我出来求医。”

亚?轻笑道:“小弟,叫我哥哥就好了,亚?大哥我今年才二十岁,你可别学其它人叫大哥我什么长老的,你看大哥我象是那种七老八十的长老吗?再这么叫可是会把大哥我叫老的。”

为了缓和玄风紧张的情绪,亚?略带轻松的语气说着,只是虽然如愿以偿的逗笑了玄风,让他甜笑的叫他一声大哥,但是却叫一旁的荷达伊、邱米罗、鲁格、拜伦塔等人一阵的不敢置信,不信眼前的这一个一身神秘的白发青年竟然才只有二十岁而已,原本他们还以为亚?是一个七老八十,只是修练有成驻颜有术,所以这才会有着一张鹤发童颜的脸的某位前辈,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年轻?

轻笑着,亚?缓慢道:“来,小弟,听大哥的话,你慢慢的想象着你的小腹处有着一团的气流,这一团气流会随着大哥现在由你的手中传进你的身体中的暖气,慢慢的在你的身上游走。”

边说,亚?边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先是轻轻的点着玄风的丹田处,然后在转移着其它的地方,同时灌注着自己的天心真气来替玄风开拓经脉。

看起来虽然好像比较简单,亚?也没有特异的清场,对于所谓的先天不良的病症,在无名医经上并未有所记载,所以亚?也不清楚,而且他更是抱持着反正治一个人是治,治两个人也是治,所以他试着替天风拓展经脉,并且看情况传他一种真气心法,以许可以改变天风先天不良的体质。

只是出乎了亚?的预料之外的是,天风的体质竟然是大异常人,他的身上竟然隐隐的有种会吸收天心真气的反应,这不由的挑起了亚?的好奇,再度的加强自己的天心真气的输入份量,固执的要替玄风给打通浑身的经脉。

由于自己的特异体质,所以小天风完全的感觉不到一般人被强行打通经脉时会有的痛苦感觉,反而是亚?越是将将天心真气输入他的体中,接触的时间越长,他吸收的亚?的天心真气越多,天风就越是感觉到浑身热呼呼的,好不舒服。

结果亚?用天心真气在玄风的体内绕了一周,竟然不知不觉的被玄风给吸收了近四成的能量,这可是需要亚?练上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完全恢复过来的份量,比刚刚替鲁泰治伤还多耗了一倍的真气。

如此一来,苦了亚?却有福了玄风,在身体吸收了亚?这么多的天心真气之后,以后天风别说激烈运动了,就算是狂练武与人打斗都可以保证玄风无病无痛的活到八十岁没问题!

看着玄风原本过分苍白的小脸在亚?的手一握上他的手之后,竟然慢慢的变的越来越红润,到最后甚至是红光满面,一副再正常不过的样子,肃图的心中不由的充满了感激,他从来没有见过玄风的脸色这样的好过。

但是,当肃图看到了原本半弯着腰的亚?松开了玄风的小手站了起来的脸之后,肃图心中的感激却变成了愧疚了,因为,此时的亚?脸上虽然还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可是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的出来,亚?的脸上有着掩不住的倦容以及有点苍白的脸色。

看到了亚?的样子,妃雅与夜月不由的惊呼一声,不约而同的上来扶着亚?,一个叫大哥一个叫亚?的急问道:“亚?怎么了?”

亚?回以一个苦笑:“真是失算,玄风的体质竟然会吸收他人的真气为己用,一趟的真气运行下来,几乎耗尽了我的天心真气,真是失算。”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现在只是有点累而已。”随即,亚?有转头的安抚一下满脸焦急的妃雅、夜月以及凯特等人。

看到了亚?现在的这一副疲累的样子,知道自己的儿子也是凶手之一的荷达伊马上叫人准备了一间房间,让亚?休息,亚?也不客气,在妃雅与夜月的孱扶下,随着仆人到房间中去休息了。

等到亚?再出来时,已经是时间近傍晚时了,经过了一个下午的打坐休息,亚?的天心真气虽然无法立即的恢复,不过在表面上倒是已经完全的正常了。

再一个下午都在他的身边守护着他的妃雅与夜月的陪伴下,刚刚走出房间门来到了后院处,亚?马上的就看到了一副令他几乎为之喷饭的景象。

在后院中央的凉亭里何达伊与邱米罗还有鲁格三人正坐在其中,邱米罗面对着贪狼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而何达伊父子俩则是面对着现在已经完全的现出了本来面目,停在凉亭里的雷羽,脸上浮现着如痴如醉的神情。

察觉到了亚?来了,贪狼星与雷羽两幻兽马上往亚?这方向移了过来,亲密的在亚?的脚边与肩上摩蹭着。

引的跟在两幻兽身后来到的邱米罗与荷达伊脸上满是妒忌的味道。

刚刚在亚?休息的时间中,两个老大人将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贪狼星与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本来的雷羽的身上,虽然说两只幻兽对这两个老大人并不怎么理会,可是两个公爵族长却对贪狼星与雷羽在不经意中所表现出来的灵慧所吸引,越看越是喜欢,甚至还搬来了一大堆的十分高级的幻兽能量石来讨好两只幻兽,可惜的是两只幻兽甩都不甩他们,所以现在一看到了两幻兽对亚?的那股亲热劲不由的叫他们吃味不已。

亚?好笑的轻轻的逗一下雷羽,当雷羽慢慢的依附在他的右臂上消失不见之后,荷达伊脸上不由的透露出了一阵的失望。

而邱米罗则是紧张的望着亚?,深怕他也将贪狼星给依附在身上,那么他就见不到了才一个下午就让自己越看越喜爱的幻兽贪狼星了。

看着两个族长像个小孩子般似的,彷佛是好不容易的见到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但是却又发现到这玩具是别人的那种失望的样子,亚?不禁莞尔,但是总不能要她把贪狼星跟雷羽让给他们吧!

轻咳一声,亚?道:“两位公爵,我想我这就告辞好了,待会还要去参加大帝的国宴,我想我们要先回去准备一下了。”

荷达伊与邱米罗怅然若失,忽然,荷达伊忽然的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道:“啊!对了老哥哥,你的家族不就是以纺织为主的吗?和不叫你的手下替圣者他们赶制衣服,这样岂不是不用让圣者他们在奔波一次?”

邱米罗这时也象是才想起来的说道:“对对!圣者你先等一下,我马上叫人过来。”

说着立即的往庭外奔去,亚?好笑的看着迫不及待的邱米罗还有象是恶作剧得逞的荷达伊,他实在很怀疑荷达伊与邱米罗这样热心到底是为了他还是为了贪狼星与雷羽的份上较多?

不想扫了两个年纪一大把却还向小孩子的两个族长大人的兴,亚?只好留了下来。

当然,亚?也很识趣的又唤出了雷羽,命令雷羽停在荷达伊的肩上,看着荷达伊还真的象是一个小孩子般获得了自己渴望已久的心爱玩具,小心翼翼又宝贝万分的带着雷羽到一边去的样子,死神小队的人不由的全闷笑不已。

不久,亚?等人看到了邱米罗兴冲冲的走了过来,而在他的身后竟然是浩浩荡荡的跟了三四百人,每个人的手上还都拿着针线、布尺、剪刀之类的裁缝用具,看的众人几乎嘴巴要掉了下来!

邱米罗想要做什么呀?怎么搞了这么大的一个场面?

跟在邱米罗身后的那一大群人马上将亚?、妃雅、凯特等死神小队的人包围住,拿起了手中的布尺,不由分说的就替他们量起身来。

首次遇见这样的场面的亚?等人,全傻眼了,呆呆傻傻的随人摆布,任凭这群兴致勃勃的裁缝指挥他们举臂抬脚的,全都搞不清楚状况?

现场的亚?等人当中唯一算是清醒的就只有妃雅了,除了七嘴八舌的向身边替她自己量身的裁缝师傅的要求自己的衣服样式外,妃雅还一心分多用的与其它的人讨论凯特、力奥、夜月还有其它的死神小队的衣服的样式,甚至连邱米罗也兴致勃勃的以专家的身分加入了讨论中。

好不容易,终于妃雅与邱米罗敲定了自己,凯特、夜月、力奥以及其它的死神小队的衣服样式之后,轮到了亚?了。

接下来,亚?等人傻眼的见识到了除了鲜血的战斗之外的另一场战争场面,一场亚?这一个恶魔自认甘拜下风的战争,他根本就完全的插不上嘴,只能呆呆傻傻的任由邱米罗,妃雅在他的身上到处的乱点**着。

负责要替亚?定制衣服的裁缝师们聚集在亚?的身边,听着妃雅与邱米罗你一言我一句的讨论着亚?到底该穿什么比较好?

一个是世家家主,一个是商业的联主,两个一老一少为了决定亚?到底该穿什么而几乎爆发了一场的战争。

邱米罗认为亚?身为一个圣者应该是要穿着类似圣职人员所穿的圣袍之类的衣服,而妃雅却认为亚?应该是要穿着武士服,她对当初亚?所穿着的那一身的黑色武士服所表现出来的英姿念念不忘。

好不容易,这一场为了亚?该穿什么而引发的口水之战在历经了快半个小时之后,终于以双方各退一步为收场。

看着所有的裁缝师如潮水的退去之后,亚?终于是松了一口气,除了在武学上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的他,在其它的方面却是完全空白的白痴,他从来不知道穿个衣服会有这么多的学问?

什么材质,缝法,样式,色调配合,气质的搭配等等,听的亚?一个头两个大,听着妃雅与邱米罗在讨论他应该穿什么的那一刻,亚?还真的是觉得自己象是一个白痴!

现在那些裁缝师终于的退下了,亚?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刚刚的半小时叫他比跟千人对战还来的感觉到疲累。

不过,亚?可没有轻松多久,加利家的裁缝师傅们充分的发挥了高度的机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马上又有的一大堆了裁缝师傅们陆陆续续的捧着新制成的衣服走了进来,不由分说的拉着刚刚自己负责的死神小队的队员到其它的地方去。

不久,当所有人再度的来到了后苑里集合的时候,亚?不由赞叹的望着所有人。

现在在这里当中,死神小队的所有人全都换上了一套崭新的新服装,一式的墨黑为底,贴身而不束缚的武士服设计,上半身额外的加穿着一件银白色的短胄,左臂上依旧绣着死神小队的标志,背后又加了一件外黑内蓝的大披风,让死神小队的队员们看起来暨威风又神气。

而凯特身上的穿着则是一套以青色为底,样式与一般的死神小队员的样式一样,只是凯特多了滚金线的缝边,披风内侧是为青色的,让凯特有着一种英气之外再添几分的温文。

力奥与凯特一样,只是他的衣服与披风内侧为火红色,让力奥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而夜月则是与众不同的穿的一身的雪白,外罩一层纱纺,微风吹来,轻纱微飘,让夜月整个人看起来象是虚幻般的充满了朦胧的美感,更是完全的将夜月的那种夜空明月的清丽深邃的气质表露无疑,才一出现就叫人给看呆了。

与夜月不同的是,妃雅穿着一身淡红色的晚礼服,剪裁得宜的设计将妃雅那凹凸玲珑有致的身段展露无疑,晚礼服的胸前用无数的小碎钻相成了一朵火焰的图样,无肩的样式让妃雅的雪肩与晚礼服相互挥映,更是叫妃雅向团燃烧中的火焰,同样的叫人看傻了眼。

最后,终于轮到了亚?了,当亚?终于的在裁缝师的协助下,换上了崭新的衣服走到众人的面前之后,众人终于的继夜月、妃雅之后在一次的又呆住了。

所有人都知道亚?长的很英俊,尤其是配合上了他一身与众不同的气质,更是充满了一种冷冷的吸引力,只是平常相处久了因此倒也不怎么注意,但是,众人所没有想象到的是,亚?在换上了这一身由妃雅与邱米罗讨论出来的衣服之后,竟然会是如此的出色。

宛如深夜的一身漆黑,完全没有参杂任何一点的杂色,一身设计精美的纯黑武士服,令亚?看起来有种神秘的气质,特殊设计的宽大披风,在亚?不动时,可以将亚?的全身罩住,变成了一袭类似袍子般的衣服,让亚?又有着另外一种特殊的庄严。

顶级的衣料让亚?完全不会因为披风的存在而感觉到任何的气闷与不舒服,让亚?一穿就喜欢上。

满头的白发全数往后梳理,用一条黑色的发巾在尾端束住,白发黑衣,两种孑然相反的颜色在亚?的身上出奇的调融洽,就象是亚?的恶魔与圣者的身分一样。

看到了亚?的样子,所有人全都呆住了,尤其是妃雅,她又再一次的感到后悔,亚?实在是太出色了!

看到了众人的傻样,亚?幸好已经有过了之前在瑟吉耐城的经验了,所以到也泰然自如,不像头一次般的失措。

好不容易的众人回过神来,妃雅正想要说什么时,不远处,不知道何时已经?好了一身的华服,手里捧着雷羽,一边满足的抚摸着雷羽柔顺的羽毛,一边走过来的荷达伊边走边高声的叫道:“圣者,我已经叫人准备好了一辆马车及许多的马匹,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该……”

说到一半,来到了亚?的面前,看清楚了众人的样子之后的荷达伊暮然的呆住了,后面的话在也说不出来了。

好不容易的回过神来之后的荷达伊忍不住的一阵摇头晃脑,左看看又瞧瞧的,看看亚?,看看妃雅,看看夜月,再看看凯特、力奥,最后眼光移到众多的死神小队的身上。

最后,荷达伊嘴里不知道在念些什么,忽然的又转过头来,对着旁边的一个仆人道:

“去告诉总管,叫总管把府里所有的马车全部都给我拉出来。”

说完,荷达伊又转过头来对着一旁似乎很满意亚?等人的服饰的邱米罗抱怨道:“我说老哥哥,梅是你干嘛将圣者他们打扮的这样的出色呢?难到你就不怕待会宴会时会让那些王公贵族子弟们暴动?”

听到了荷达伊那间接却露骨的称赞,难得亚?竟然也感觉到一丝的不好意思,而邱米罗则是呵呵的直笑。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