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四十三章 女王威仪

刚刚由沉思中回过神来,望著走在最前面的亚?与妃雅,多尼的心中实在是充满了疑惑,一整天下来,他们五个陌生人跟著这个团体一起行动,对於这个团体他可是心中充满了疑惑。

他当然可以看的出来这个团体是由几个小团体所集合而成的,整个大团体是以走在前面,他现在已经知道他叫做亚?,凯琳口中的怪老头为核心的。

但是,在他们走进这个团体时,竟然完全没有人来盘问他们,最基本的出身,到底有什麽目的,完全都没有人来问。

每个人彷佛都当他们是隐形人,各做各的事,甚至连那个亚?就算看到他们时,也没有去问他们到底是为什麽要跟著他?

一整天以来,只有原先的那个夜月,还有夜月後来又带来的,负责指挥这个团体行动的斯文年轻人凯特,跟大个子力奥来跟他们聊天,但是也不是在盘问他们,只是很纯粹的聊天。

尤其是,他很难忘记当凯特跟力奥在听到夜月说他们是自己也不知道什麽原因的就跟著亚?来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就跟夜月早晨时一样,似笑非笑的,说不出来的诡异。

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在了解了昨天他们与亚?所发生的事情经过之後,以及他们一时糊涂(凯琳说著),却不知道为什麽会跟著亚?一起走的举动後,他们却对他们益发的亲热起来,一副他们很了解的样子。

真是奇怪,这样的一个看也知道相当严紧密合的团体会这样?毫无疑问的接纳五个连来历与目的都不知道的人加入他们的旅程当中吗?

关於这点,多尼实在是不知道该做何解释?不过起码他知道,这些人对他们并没有恶意就是了。

转过头去,多尼望著大卫,大卫正与力奥聊的相当的高兴,这两个身材相当的人不知道在说些什麽?

而一旁,法利正与那个叫星河,同样也是拿枪的青年在谈天,而星河的师父则是在旁边听著,偶而插上个几句,总是叫法利与星河脸上写满了疑惑,然後更热烈的讨论起来。

凯琳与忆琳则是一左一右的与夜月聊的也是相当的愉快,不时传来她们的轻笑声。

忽然,身边有一个人出现了,多尼转头一看,是凯特,凯特从出发到现在一直在队伍里东跑西跑的,是整个团体里最忙碌的一个,可以说这个团体里的灵魂是亚?的话,那麽凯特就是这个团体里的大脑,负责指挥这个团体的行动。

凯特微笑道:「多尼,你在想什麽?」

多尼摇摇头道:「没什麽!」

凯特再一笑:「是不是在想昨天我们头儿跟你说的,那个关於冷静审度全局的事情?」

「阿?」多尼疑惑的看著凯特,刚刚他的确是在想这件事,但是却不知道该达到怎样的程度才算是冷静?如今被凯特这一提,多尼刚刚的疑惑不由的全又升上来。

凯特见著了多尼的迷惑样子,只是轻笑道:「这没人可以告诉你的,等你可以在经过一场的杀戮之後,吃下一盘的带血的肉时,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留下了如谜的这句话之後,凯特笑的诡异的加快速度往前走去,来到亚?的背後,留下了满头雾水的多尼,什麽叫吃下一盘带血的肉?

经过了一天的急赶,众人已经超乎亚?的期望,在太阳还在半空中的下午时分来到奇华森林已在望地方,在大约再一个小时的路程,他们就可以到达了绍舒岱提镇了,看来可望在天黑之前到达镇中。

来到了亚?的背後,凯特还没有开口,亚?遥望著前方的地平线上那逐渐浮起的绿意,头也不回道:「凯特,不用减慢速度了,早点到镇上也好早点休息。」

凯特点点头,正要回到队伍中,忽然,亚?停了下来,他身边的妃雅与身後的凯特当然也立即的停了下来,更後边的人见到前面的亚?三人停下,所有人也跟著停了下来,疑惑不解的望著亚?。

闭上眼睛侧耳倾听了半晌,亚?的斗篷中忽然的冲出了一道银光,直上清冥,在空中绕了一大圈之後,银光再度的冲下引入亚?的斗篷中不见。

所有人见怪不怪的望著亚?,知道那是亚?独具的侦查方式,利用与他心灵相通,飞行速度快,眼力又好的雷羽在半空中侦查,以尽早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这一路走来众人已经不只一次的看到亚?这样做了。

只是,这次却有点不太一样,已经来到亚?身边的力奥与夜月,跟妃雅与凯特同时的察觉到亚?脸上微笑的表情收敛成为平板的面孔,而且还夹带的一丝的杀机,这是很少见到的。

忽然转过身来,亚?对著所有人道:「死神小队听令,周遭三十里内,凡盗贼聚集杀伤百姓者,杀!」

随著一声叫所有人为之胆颤的杀声一落,金光一闪,亚?已经消失在众人的面前了,而远处,一抹的金光正遥遥的逸出在众人的眼界中。

忽然看到了亚?展现出这种非人的速度,所有人不由的惊讶万分,尤其是米非耶等人。

向来已经相当熟悉亚?那种凡事不闻不问,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漠模样,如今亚?却忽然的展现出了这样积极的样子,还真的是叫他们相当的不习惯呢!

而一旁的凯特已经喊叫道:「风火水土各小队往东南西北方,夜月,妃雅小姐,你们留守!」

说著,凯特已经当先的往东方的方向前去,在她的身後跟的一群人随著凯特的脚步前去,都是具有相当的机动性的快速部队。

而力奥则是长啸著,领著另外一群的人往南边的方向前去,看起来全都是一个样子,随著力奥发出了震天的长啸,去风风火火的直冲而去。

另外的西方与北方,也都各有一群人飞奔而去,或是脚步声似轻若重,宛如大地震撼,或是如流水过地,无一不覆,具展现出了不同的风格。

留在原地的加利家主邱米罗不由的赞叹道:「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圣者的这个小队竟然包含了风火水土各项属性的武者,难怪会有这样可怕的实力了!」

不理会邱米罗的感叹,妃雅冷静道:「各位注意了,能够让亚?这样的生气及反应,可见我们周围一定有相当可怕的事情发生,请各位以三辆马车为中心围成一个圆圈,有能力的人请站外围,没有自保能力的人上马车或是留在马车四周,大家动作快!」

亚?不在,身为亚?的伴侣的妃雅自然的成了暂时的领导人,所有人全都无异议的照著妃雅的话来行动。

看到了众人排成了三位公主、灵儿、仆从在内,五长老、两世家的家主及其他的人为外围的两个同心圆後,妃雅对著夜月一点头。

夜月看到了妃雅的样子,忽然的由身上飞出了六颗六神圣珠,化成了六道的流星不断的在众人的头上回绕著。

时间在等待中一分一秒的经过了,忽然邱米罗、荷达伊与米非耶同时脸色一变,同声道:「有人过来了,人数相当的多,四面八方都有。」

在说这话的同时,四面八方地平线已经已经慢慢的浮现了众多的身影,正逐渐的往这个方向前进,隐约间,风中还夹带的阵阵喊杀的声音。

妃雅当机立断,迅速道:「五位长老,两位族长,夜月,请你们留守,并随时支援我们,其他人扩大守护圈,以五百公尺为界线,不准任何人越雷池一步。」

说完,妃雅已经当先的娇喝一声:「红莲铠化!」

随著妃雅的一声娇喝,从她的身体各处忽然的冒出了腾腾的火红烈焰,将妃雅整个人包围成了一个火人似的。

然後,当妃雅急速的往前飞?而出,身上的烈焰被劲风一吹而散,妃雅的身上已经是穿上了一套完全将她的娇躯包覆住,只留下了脸孔在外,而且还继续的燃烧的烈焰的火红盔甲,同时妃雅的两手上又各自的撤出了两条粗如小指,长足三公尺的细长红鞭,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正前方距离众人五百公尺的地方,静待来人的到达。

其他的人见状也不敢怠慢,纷纷的唤出了自己的盔甲,然後按照的妃雅的指派,扩大了守护圈。

而留在原地的夜月在穿上了一身的半透明琉璃状的魔幻铠之後,跟著飞到了众人的上空,静立在马车的正上方,准备随时支援。

忽然,夜月发现到自己的身边多出了两个人,转头一看,竟是穿上了一身淡红色半身短铠,手里拿了根足有一个人高的长法杖,胸前的魔法结晶正闪耀著光芒的米飞耶,以及与她的魔幻铠相当的类似,同样是半透明琉璃状,身上闪耀著淡淡红芒,背後却又长出了两片白色的羽翼的苏兰。

米飞耶对夜月一笑道:「我们师徒也来帮忙支援。」

夜月回以善意的一笑,但是她却更是敏感的注意到了,苏兰脸上正带著明显的担心,遥望著亚?消失的方向。

注意到了这一点的夜月暗暗的将这个疑问放在心中,但愿不是她所想像的那样才好!

很快的,周围的人群已经来到了彼此可以目视到对方的面目的距离,妃雅等人发现到这一群人虽然很多,但是除了少数横眉竖眼的家伙之外,大多数是衣衫槛缕的人,虽则他们的手中都拿著武器。

妃雅娇喝道:「来人止步,不得靠近!」

不过,已经红了眼的众人又怎麽会听妃雅的话而停步,妃雅的话反倒是引起了众人的情绪高亢,纷纷的大喊一声杀,往妃雅等人冲来。

在妃雅当面,人数众多的人群中,忽然的传出了一声:「杀呀!杀了他们就可以抢到东西了,我们……」

说到一半声音忽然嘎然而止,原因是一条细长的红鞭忽然的出现在说出这话的一个横眉竖眼的大汉的脖子上,将他给拉出了群众当中,然後顺势的将他的脖子一把绞断,红鞭收回,头部歪成怪异形状的大汉立即的掉到了地上,引起了周边的人惊呼。

而随著长鞭的收回,在众人大喊杀的同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压过了众人的声音,宛如十二月的寒霜般冷道:「还有谁说要抢东西的?」

顿时,在妃雅面前的人全都被妃雅给镇住了。

可是,在其他的几个方向却相当的不利,情绪高亢,人数又相当众多的人群宛如潮水般的往前急涌,虽然当中大多数的人都是武艺平凡,甚至称不上是有武艺,只懂得胡乱挥动手中的武器的平凡人。

可是在这麽多的人同时的冲击之下,没有人挡的住这样的人潮攻击,不由的纷纷後退起来。

就在这层薄弱的防守区即将被人给突破的同时,忽然有上空中突然的飞来了数十颗的火球、火箭、火龙,朝著人潮最拥挤的地方轰击,炸的人潮忽然的沸腾起来,不少人都受了伤。

虽然暂时的轰散了攻击的人潮,解除了现在的危机,但是在远处还有更多的人源源不绝的往这涌了过来,长此下去,守护圈被人突破是早晚的事情。

在四下的环顾了一下目前自己同伴的状况之後,妃雅下的这样的结论,同时心中暗暗的焦急起来。

回头的看了一下浮在半空中,正双手不断的发出了火红色的火球,轰散聚集的人群不让他们聚成人潮攻击的夜月、米非耶、苏兰三人,妃雅顿时的生出了一个主意。

一瞬间,她身上原本淡淡的,好像装饰般的火焰忽然的变成了大火炬般,猛烈的燃烧起来,右手凌空一指,一道细丝般的红丝出现在她的指尖上,细丝一出现即燃烧出了猛烈的火焰,随著妃雅画出了一个大圆而变成了一个大火圈。

娇喝一声,火圈急速的旋转起来,沿著地面绕出了一个广大的圆圈,焚起地面上的枯草,烧出了一个大火圈,隔离了人潮与自己人之间的火焰鸿沟。

在上空中的夜月一看到了妃雅的作为顿时心神领会,手一指,原本在她的身边回绕的六神圣珠中的火神圣珠开始聚集著周围庞大的火焰魔法能量。

斥喝一声,聚集了大量的火焰能量的火神圣珠往下俯冲,随著妃雅的火圈,也开始的绕起了***来。

火神圣珠所夹带的火焰能量与妃雅所发出的火圈能量汇聚在一起,竟然变成了一条火龙般的形状,庞大的火龙不断的追逐著面前的火红龙珠,兜起***来,更加严密的隔离起众人与人潮之间的间隔。

看到了这样的状况,所有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起码在夜月的魔法力用完之前,她们是打不进来了。

可是这时,隐身在火焰中的妃雅却忽然的回头对著夜月打个招呼,紧接著竟然走进了火焰***当中。

看到了妃雅这样形同自杀般的走进了高温的火焰圈当中,众人不由的惊呼出声,连夜月也是脸色微变,而这时正好是人潮的第二批感到,被火焰***阻挡在外,第三批,第四批以及不知道还有几批的人马还继续的往这涌来的时候。

火焰***外,早已经杀红了眼,越来越多的人潮不断的叫嚣著,火圈内那三辆装饰华美的马车是他们的目标,可是里面的那群人,还有这可恨的火圈却又叫他们裹足不前,只能不停的发出了可怕的叫嚣声。

数百人,越来越多人的叫嚣声,让身在火圈里的米非耶等人不由的脸色微变,其他人,包括了三位公主也只敢在马车旁边紧张的望著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群,听著越来越可怕的叫骂声,但是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办法。

身在半空中的夜月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由的让她想起了两年前的虎王坡上的情况,这是何等的类似。

咬著牙,身边的五颗圣珠闪耀著无比的光华,飞行的速度更是急速的增加,夜月更是几度想要招回在外围隔离人潮的火神圣珠,施展出师傅一再交代绝对不能轻易的施展的禁招,可是想起了钻进火焰***当中的妃雅,她又忍了下来,只是她也觉得奇怪,妃雅怎麽完全没有动静?她到底想要做什麽?

就在众人惊疑,夜月担心的时候,整个火圈忽然产生的诡异的变化,火圈当中忽然急速的射出了一圈的火箭,将火圈周围那些叫的最大声的家伙给化成了灰烬。

一时之间,火圈周围的人群竟然全傻眼了,在没有人敢叫了。

然後,在聚集著最多的人潮的地方的火圈,忽然产生了极度诡异的变化,那个部分的火焰忽然燃烧出了比周围的火焰还要高出一半高度的炽热火焰,让靠近的人潮不由自主的惊叫著倒退了。

忽然***外,许多眼睛较利的人忍不住的惊叫道:「看!天呀!火焰中有人影!」

随著数十人的同声尖叫,周围的人群不断的向这个方向靠拢,想要看看是怎麽回事,而靠近的人极力的想要离开这诡异的火焰区域,你推我挤之下,场面极度的混乱。

终於,在火焰中的人影慢慢的现身了,全身裹在赤红的火焰当中走出了燃烧中的火圈,两手紧紧握拳垂在两侧,在身後,竟然有著数十条,像是火蛇一般的火焰不断的伸缩扭动燃烧著,在人影周围舞动。

而唯一没有受到火焰的掩盖的就只有在火焰中,隐约人影上的那张绝艳的面孔,正是妃雅!

虽然周围因为火焰的燃烧而让人感觉到十分的烫热,但是,当人潮中的人一碰到了慢慢的走出了火焰***的妃雅的双眼时,却不由的让那双彷佛是比十二月的寒冰温度更低的冰冷瞳子给看的像是身处在十二月寒天之中,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缓缓的四下一望,凡是与妃雅的双眼目光接触的的人全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妃雅缓慢而冷厉道:「你们聚集在这里是想要抢夺我吗?」

听著妃雅那冰渣般的寒冷口气,众人不由的一阵的心慌慌,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才好。

忽然在人群中,有个人突然叫道:「***!装神弄鬼!」

妃雅犀利的眼神一瞬间找出了那个躲在人群中叫骂的人,两手不动,但是在她的身边环绕的火蛇当中的一条忽然真像一条蛇般,极快的往那人一伸。

在众人还没有看清楚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惨叫的被妃雅的火蛇给缠住了腰部,凌空的拉飞到众人的头上。

突如其来的攻击,腰上火焰燃烧时的疼痛,叫这人不由自主的惨叫出声,不断的挣扎著,也不断的求饶著。

可是,面罩寒霜的妃雅却对这个人的惨叫,对他的求饶视若无赌,任凭这人在空中不断的被她的火焰长蛇燃烧著。

她又再一次的问道:「我问你们,你们聚集在这里是想要抢夺我的东西吗?」

空中的人惨叫依旧不停,妃雅毫无一丝温度的语气依旧在耳,众人不由的脸色惨白起来,不知所措。

随著空中的人的惨叫声不断,到越来越是虚弱,越是细小,终於停止,那人终於拦腰被妃雅的火蛇给烧成了两截,焦黑的尸体分成了两段的掉落在地面上,吓的所有人不由的尖叫一声。

而在火圈中,所有人也不由的脸色大变,他们怎麽也没想到,这个整天脸上带著甜甜的笑容,缠著亚?的艳丽女子,竟然会心硬如斯,将一个人活活的烧成了两截。

只是谁也没有看见,当那人被火蛇给卷起在空中活烤的时候,妃雅的眼中闪过了一阵的不忍、挣扎及水雾,但是她掩饰的很好,好到完全没有让任何人瞧见,依旧是那副冷冰冰,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的样子。

甚至在那人被火蛇给烧成了两段之後,妃雅身边的火蛇忽然变的更加的激烈舞动,更长,更灵活,甚至还飞到了众人的头上。

而且,妃雅又再度的用更冷的声音问道:「我再问一次,你们聚集在这里是想要抢夺我的东西吗?要抢夺我冰火女王吗?」

远比前两次所加起来还要冰冷的语气,彷佛再说她已经很不耐烦了,同一件事竟要她问三次还没有答案。

不耐烦的冰冷语气,加速飞舞的火蛇,让众人不由自己的倒退了好几步。

往前跨出了一步,妃雅的火蛇其中一条忽然的指著一个高壮的大汉道:「你要抢我的东西吗?」

被妃雅的火蛇这麽的一指,大汉竟然连手中的武器都拿不住,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磕头道:「女王饶命呀!不是,我不是要抢您的东西。」

妃雅转过头来,另外一条火蛇忽然的又指著另外的一个年轻人道:「那麽是你要抢我的东西了?」

年轻人与刚刚的那个大汉一样,甚至还吓出了尿来,哭叫的跪下道:「不是,不是,我不是要抢您的东西,女王饶命呀!」

「那麽是你们了吗?」身边的火蛇忽然的分出了十条分别指的躲在人群背後的十个人。

当然,这十个人也不由自主的高叫饶命,毕竟刚刚妃雅那活活的将一个人给烧成了两段的可怕手段恐怕他们这辈子怎麽也忘不了。

所有人的心中全都存在,妃雅实在是太可怕了,万一被她给认定是想要抢她的东西的话,那下场如何,众人已经是越想越怕了。

不待妃雅的询问,顿时一大群人跪了下来,不住的哭叫,说他们绝对不是想要抢劫她的。

妃雅望著跪了一地的众人,还有远处正逐渐增加,没有看到刚刚那一幕,但是却看到了自己数百人的同伴正不断的对著一个浑身冒火的女子哭叫求饶的样子而惊疑不定的人群。

妃雅淡淡道:「既然你们不想要抢劫我,那麽你们这麽多的人聚集在这里,手里拿刀拿枪的到底是想要做什麽?」

此时听到了妃雅语气不再像刚刚那样的冰冷,而且一直在众人头上呼呼飞舞的火蛇也变小,而且回到了妃雅的身边,这时众人哪敢对这个恐怖的女魔头说谎,纷纷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一时之间场地里轰轰起来,听著妃雅满头雾水。

眼看场面吵杂不堪,妃雅身上的火蛇忽然又在一次的加大了飞舞的范围,在众人头上环绕著,吓的众人急忙的住嘴,不敢再说些什麽,白痴也知道,妃雅生气了。

只是妃雅为什麽生气,众人却满头的雾水,因此更加的不知所措。

忽然,在跪著的人群当中,一个身穿著还算乾净的青绿色,满是缝补的痕迹的长袍,满脸菜色的中年人站了起来,对著妃雅一拱手道:「女王,还是由在下替大家说吧!」

妃雅点点头,中年人再度的恭敬道:「启禀女王…..」

妃雅截口道:「我叫妃雅,别叫我女王!」

「妃雅!」中年人喃喃的念道,忽然,中年人面露喜色道:「难道您就是原丰原城城主,现任的商业联合的联主妃雅小姐。」

妃雅有点讶异中年人竟然知道自己的身分,不由的点点头,道:「不错,我正是丰原城的妃雅。」

中年人马上鞠躬道:「该死!我应该在您说出您是冰火女王时就该想到是城主您了!」

听到了中年人称呼自己为城主,妃雅一阵的疑惑,会称呼她为城主的就只有丰原城的旧有部属的人了,难道他是…?

似乎是瞧出了妃雅的疑惑,中年人马上道:「属下是丰原城陶土库房的一个管事嘉勒,当日因为家有老母所以未随城主撤出丰原城。」

听到了真是自己的旧属,妃雅倒也相当的高兴,柔声道:「嘉勒,那你为什麽会在这里?不在丰原城中呢?」

嘉勒叹口气道:「城主有所不知,当初奇特城占领联盟之後,随即宣布创立新营商连盟,然後又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说为了建设新商盟,故需要每个人缴交大量的税金。」

「原本税金虽然重,但是咱们联盟原本就是经商起家的,因此倒也还可以负荷,但是在今年起,新商盟忽然变本加厉的,多加了无数的重税,一时之间,原本在前一年就已经被税金给几乎掏空的连盟人民便无法负荷这样的政策,不少人被税金弄得加破人亡。」

「如果仅是这样的话那倒还好,可是,因为重税的缘故,所以不少人开始铤而走险,不是加入了许多的盗贼团就是又建立了新了盗贼团,不断的抢劫著。」

「而新商盟根本不管人民的死活,他们只是一昧的缴收各种的重税,导致盗贼越来越多,可是这就苦了没有战斗能力的一般老百姓,暨无法抵抗新商盟的课税,有无法加入盗贼团来躲避,一时之间,整个商盟乱成了一团。」

「然而,不知道是何时开始,老百姓们发现到,当盗贼团多到无法可想的数目之後,每天他们要面对的是时时刻刻都有盗贼团来光顾,抢到最後无东西可抢,就连身上的衣服,房子里的任何可以搬的东西全搬光了。」

「如此一来,苦不堪言的老百姓慢慢的养成了今天我被抢了,明天我就去抢人家的,甚至发生了不抢人自己就会被抢,会活不下去的觉悟,如此的恶性循环之下,大家在没有预期之下便聚成了这样的一个数目无比庞大,恍若蝗虫过境的流民强盗团。」

「其实大家也都只是迫不得已的可怜人而已,连…..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说到最後,想起了自己这段日子的生活,嘉勒不禁两眼泛红,语带哽噎的在也说不下去了。

这一番话,虽然短短的几句,却说出了所有人心中的辛酸,一时之间,所有人不由的哀哀的哭泣起来,让这个地方变的愁云惨雾。

望著眼前哭成了一团的众人,妃雅心中何尝又不是替他们感到悲哀,他们当中又不知道有多少是她丰原城的子弟,甚至就算不是她丰原城的子弟又何尝不是连盟的子弟呢?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所有人开始对妃雅跪求著,口里呼喊著城主,叫著女王,救救他们,不要在让他们流离失所了。

不知不觉间,妃雅身边飞舞的火蛇慢慢的数目减少,也慢慢的变淡变小了,妃雅的脸色也变的惨白,有点惨白的嘴唇一张,想要说些什麽,但是却又说不出话来。

她暨为他们感到哀伤,导致心里的集中力散失,又因为自己强行催出了超出了自己能力的力量,因此而开始支撑不住了。

忽然,一只金光灿烂,强横无双的手臂穿过了她周身的炽热火焰,扶起了她摇摇欲??的身躯,一阵给她力量的热流由这只手流进了她的身体中,令她重拾力量。

同时,一个令她精神一振的声音在她的耳边鼓励道:「你听,这群人将你当成了他们真正的女王,是他们现在的唯一希望所在,所以支持点,他们可都是你的子民,身为他们的女王,你应该要为你的子弟们尽点心了。」

不知何时,背後的火圈已经完全的消失了,***里,站著一个个笔挺,身上沾满了经过了一场激战所染上的鲜红血腥,但是脸上同时布满著哀凄的的死神小队正呆滞的望著眼前这跪了一大片的人,同样的来自连盟,但是他们怎麽也想不到,自己的同胞们竟然会说出了这样的话,不去抢别人就活不下去,这是何等的凄惨,何等的绝望才会说出来的话?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全都痴痴的望著身上开始又冒出了腾腾的烈焰的妃雅。

深吸了一口气,妃雅身上的火焰忽然急速的猛烈燃烧起来,烧出的远比刚刚要炽热不知多少,由火红转变而成了金黄的火焰,一瞬间,妃雅在所有人的眼中就是一个被金黄光焰所围绕,威风凛凛的女王,散发著令人肃然起敬的威严气质,叫人不敢直视她。

轻轻的,妃雅那轻柔但是却又充满著无比信心的声音传进了现场所有人的耳中:「同胞们,请起来,听我说,各位不要再这样浑浑噩噩的依靠抢劫来度日了,回去我们的家乡吧!」

「现在的苦难只是暂时的,请各位忍耐一下,我相信总有一天,各位一定会再度的回到从前的安乐岁月的,虽然,我现在无法向保证什麽时候可以回复到从前,但是,请各位耐心的等待吧!」

「总有一天,我会将奇特城给拉下台,让各位重享安乐的岁月,这是我-妃雅·兰妮-对各位的诺言!」

「现在,请各位收起你们的武器,回去家乡,耐心的等待著我与各位约定之日的到来。」

随著妃雅一字一字的声音传遍了所有人的耳边,所有人不由的欢呼起来,有了妃雅这原丰原城城主,现在闻名全大陆的冰火女王的诺言,所有人彷佛是吃了定心丸般,不停著欢呼著妃雅的名字,冰火女王的名号,响彻整的奇华森林面前的草原上。

微笑的看著身後的人影,妃雅红润的异常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奇异的微笑,似乎自言自语又像是再对著她身後的人说道:「你看,我现在可以施展出五十八道红焰赤?,比我的先祖纪录中还要多出三道,我可以办到对他们的诺言吗?」

熟悉而冷硬的面貌线条中,似乎比平常多了一抹相当炽热的笑容,彷佛是了解她心中的?厢澹?婕紫碌乃?判氖?愕牡溃骸傅比唬?愕比话斓牡搅耍?杀鹜?四闶撬?磕憧墒俏乙?露衲У陌槁拢??锶?舐剑?莆樟舜舐绞?种?坏牟聘坏谋?鹋?酰 ?p

似乎是放心了,脸上浮现著疲惫的笑容,妃雅喃喃道:「这样就好,只是,怎麽会觉得现在我好累?」

一直在背後支持著他的亚?微笑道:「没有问题的,现在,你只是因为使用出了超乎自己能力的力量,所以才会觉得很累,休息个几天就没事了!」

话说完,亚?不由的哑然失笑,妃雅已经昏睡过去了,保持著在亚?的扶持下,身上依旧是散发著炽热的金色火焰,身形依旧笔挺的情况下,在她所眷恋,能让她安心的人身边,深深的熟睡著!

轻轻的扳开妃雅握的死紧的双拳,里面,是正闪耀著粉蓝色的美丽色泽的一根发钗及一枚戒指,只是现在驽钝的边缘已经深深??入妃雅柔嫩掌心的肉中了,轻轻的取下了发钗跟戒指,手上同时闪过一道的金光,止住了伤口急涌而出的鲜血,亚?一叹,又一笑!

忽然由背後延伸出了一双美丽的金色巨翼,轻轻的拍动著,亚?悄声而温柔的对正在沉睡中的妃雅道:「真的,你做的很好,真的很好,比只懂得以杀止杀的我要好太多了,所以,我相信你,你一定能带给连盟新的希望的,现在,好好的休息吧!再醒来时,你会发现一切都不一样了!」

随即,宽大而耀眼的金翅轻柔的将妃雅包围住了,金黄的光辉一闪而没,亚?与妃雅已经在人群面前消失不见!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