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四十五章 惊天之秘

再度的踏进了这一个充满了梦幻般的蓝色光辉的地方,亚?心中的感慨可真的是难以用言语来述说,只觉得心中尽是酸楚。

两年前,当他走出这个地方时,从来没有想过,再走回来这里竟然需要两年的时间,真的是好长的两年的时间呀!

两年的时间让他转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这恐怕是自己所想象不到的,回想这两年来的经历,真的是叫亚?只能长长的叹一口气,那是作梦也没有想过的奇异经历。

回想起来,在这两年当中,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非人身的他与新生的他,造就出了现在的他,矛盾的行为思虑,让他几乎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有时候还真的让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不过这都已经过去了,重新建立了新的目标之后,现在的他已经不一样了。

瞧见了这虚幻般的美丽水蓝,亚?再度的吐出了一口的大气,心中无限的怀念的喃喃道:「清蓝之境,我的家,我终于回来了!」

就再亚?感怀的同时,一个庞大的银白色影子无声无息的靠近了他。

回过头来,亚?温和的一笑道:「金角,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金角,上级九阶的帝王幻兽白金角蟒,睁的一双美丽的粉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瞧着亚?的身影,在这被水蓝色的光芒拢罩的时刻,白金角蟒那狰狞的巨大蛇头在亚?眼中也是如此的美丽而动人,更别说在见到亚?之后,金角更是发出了一阵欢娱的长嘶,对亚?表示着它的欢迎之意。

摸摸金角的下颔,亚?微笑道:「金角,这段日子辛苦你了,爷爷在里面吗?」

对亚?轻轻的点点头,金角伸出了细长的红舌轻轻的在亚?的掌心上舔了一下,回过头去继续着它守护这个清蓝之境的责任。

望着金角那庞大的身躯无声无息的远去,亚?不由的浮出了一抹的笑意,他真的是回来了,回来这清蓝之境了。

虽然只能有短暂的停留,可是他却真正的感觉到了,他回到了他的家了!

熟练的穿过了重重的树林,来到了四年前他们四兄弟齐力所盖起来,有点怪异,但却是最能让他安心的木屋面前。

遥望木屋,在大厅中,一个满头白发的身影背对着他坐在木凳上,惬意的由桌子上拿起了一个木制的酒杯,陶醉的品尝着杯中的美酒。

未刻意的隐藏自己的气息,亚?来到了背影的后面静静的站立着,仔细的看着这个背影。

一头雪白的长发零乱的披散在脑后,一身不美观,但是相当的舒适的灰褐色粗布衣裳穿在这已经有点微驼的魁武身躯上,格外的让人感受到一阵的稳重平和。

察觉到了背后的气息,老人,原华那邦镇摄全大陆的一代猛将-翰罗?斯达克将军,一个脱离了权力斗争,安稳的在自己的小天地中享受着平和安祥岁月的老人脸上浮出了微笑。

「金角,怎么了?你也闻到了酒香了吗?这可是妮子特别给我送来的好酒,你也想来一口吗?」

说着,随手的拿起了桌子上的酒壶,站起来,转过身来,正想要好好的?赏一下这个陪伴自己的好友。

可是,当翰罗看到了身后的身影时,他却不由的持酒的手一抖,手中的酒壶往下一??,应声而破,难以置信的激动神情出现在这个曾经面对过千军万马的老将的脸上。

微微颤抖的双唇宛如作梦般的,想要叫出那名字,可是却又难以相信自己眼前所见,怀疑是否是自己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念,所以自己所挂念的人竟然会用这样的幻影的方式突然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只是,在翰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时,站在他面前的亚?已经矮了半截,双膝及地的跪在翰罗的面前,语气中带着无比的慕孺感情道:「爷爷,不肖孙儿回来了,让您担心了!」

巍巍颤颤的,翰罗伸出了双手,按在亚?那健壮硬挺,好似可以扛起万斤重担的肩膀上,手上的触感告诉他,眼前跪在地上的爱孙并不是幻影,而是真的,他的孙子终于回来了。

哽咽着,翰罗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到最后,他只说的出来:「好,好,好,回来就好!」

连三个好字,道出了翰罗心中不平静的激动心情,而亚?抬起头来,望着翰罗向来冷清的眼中这时也充斥着无尽的感情,直直的望着翰罗那苍老的脸,但却也如同翰罗般,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久久,翰罗与亚?同时的放声大笑起来,笑着祖孙终于重逢,笑着亲人终于相见了。

扶起亚?,翰罗笑中带泪:「孩子,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来看爷爷?你可知道爷爷有多担心你吗?」

嗫嚅着,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这两年来,以贪狼星的型态存在着的他,一方面是难舍那梦境般的和平岁月,一方面,也怕骇着了自己的家人,再加上又要守护约瑟,因此亚?一直没有回来。

只是这时被翰罗这么的一提,亚?真的是感觉到自己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完全没有顾虑到家人为他担心的事情,真是是很不应该,此时也找不出一个借口来。

看着亚?的样子,翰罗反而一笑:「算了,亚?你也别介意,反正你现在也已经回来了,爷爷也知道你暂时不回来一定有你的苦衷,爷爷?是随口问问而已,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来来,咱们爷孙俩好久没有聚聚了,陪爷爷喝个两杯吧!」

说着,望望空空如也的手掌,再看一下散落再地面四处的碎酒瓶与酒渍,翰罗可惜的一笑道:「真是可惜呀!这可是妃雅那妮子特地替我找来的好酒,我才喝没两口就被你给吓的砸坏了。」

「不过还好,我还有剩一些!」

说着,翰罗转身走进了另外的一间在亚?不在的期间新盖的小木屋里,再出来时,手里已经分别的抱着几坛的酒。

将手里的酒坛放到桌子上,招呼亚?一起坐下之后,翰罗边开坛倒酒边微笑道:「妃雅这孩子可真是有心,知道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没什么伴,又知道我爱喝酒,所以每隔一段日子,她就会自己一个人带着大批的美酒还有物资,独立的运送过来这里,顺便陪我这老头子住一阵子,聊聊天,我都跟她说过好几次了,叫她不用她就是不听,害我每次看到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拼命的将一大堆东西给拿过来,真是叫我不忍心!」

「我说亚?呀!你到底要让人家等多久,什么时候才肯娶人家呀?」

刚刚拿起了桌上的酒杯轻尝了一下,结果却被翰罗突如其来的话给弄得不由的呛咳了一下,俊秀的脸上不由的俘起了一抹的红潮,也不知道是咳出来的还是害羞。

微笑的喝下了酒杯中的美酒,翰罗看着神态有点糗的亚?,脸上不由浮出了神秘的笑意。

亚?借着替翰罗及自己倒酒,一边心中暗暗的感动妃雅这么替他着想,在他不在的期间,照顾爷爷,另一方面脸上却也一阵的火辣辣的,虽然跟妃雅情投意合,可是他却也还没有想到那一步。

因此,对于翰罗的询问,亚?只能借着替汉罗斟酒来暂时的逃避一下,不敢正视翰罗那带笑的眼神。

看到了亚?的窘态,翰罗那会瞧不出亚?此时心中的想法,只是他实在是喜欢妃雅这个女孩,人既长的漂亮,难得的是又对亚?一片的真心,在亚?失踪的期间,她对于亚?的心意始终没有动摇过,这些翰罗都看在眼里,所以好不容易亚?终于回来了,翰罗忍不住的提醒了亚?一下,女孩子的青春可是有限的,可容不得他一再的拖延。

看着亚?的样子,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在亚?的心中产生了作用了,翰罗也不再逼这个让他心疼的孙子,笑了笑,将话题转到别处去,问起了亚?这段日子的经历,不在这个话题上兜圈。

看到翰罗不再追问,亚?这才放了心,对翰罗说起自己这两年来是怎么度过的。

但是正如翰罗心中所想的,刚刚的问题已经在亚?的心中生了根,令亚?此时才真正的开始思考起自己的将来,还有,那个等待着加入他的将来的妃雅的问题。

一场话说了下来,两年来的经历叫翰罗也乍舌于亚?经历之怪异与神奇,不知不觉的将一坛酒全都给喝光了。

亚?在开第二坛的同时,悄悄的注意着翰罗的脸色,对于自己的爷爷,他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自己的事情,下定的决心,今后的打算,连自己与『它』的联系,对『它』的承诺,亚?全都对翰罗说了。

甚至于连『它』的身分,那个自太古时代就一直默默的守护着人类免遭于灭族之灾,是位于所有的幻兽顶点,兽王的半身之一的太古幻兽之王-『太始』-的身分,亚?都对翰罗毫不保留的说出来。

说到底,虽然他答应了太始一同守护人类,可是他毕竟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无论他的心智再怎样的成熟,无论他是怎样的让人畏惧的银月恶魔,在唯一的爷爷面前,他还是一个希望获得家人支持的孩子,希望自己的爷爷可以让同自己的作为!

因此,当乍舌于亚?所说出来的事实的翰罗陷入了沉思之时,亚?不由的心中忐忑不安,只觉心里七上八下的,就怕翰罗不认同他的作为。

忽然,翰罗拿起了桌子上的酒坛子,连杯子也不用,就这么以坛就口,咕噜咕噜的狂喝起来,转眼间,一整坛的酒竟然就这么进入了翰罗的肚子里,被他喝个坛底朝天。

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空酒坛,翰罗打个饱嗝,哈哈大笑的拍着脸上神情怪异莫名的亚?的肩膀,大笑道:「好,好,不愧是我斯达克家的子孙,有志气,敢承担这个重责大任,好,爷爷今天真是高兴呀!」

看着忽然豪气大作,仿佛一瞬间回到了曾经统领着百万雄狮,豪气凌云的大将军的翰罗,亚?不由的一阵的讶异,他怎么想也想不到翰罗会忽然的变了个人似的,但是,他发现,自己很喜欢这样豪迈的爷爷。

挺直了胸膛,翰罗脸上浮现着得意的笑容,再度的拍拍亚?的肩膀:「好呀!亚?,爷爷支持你,尽管去干,大丈夫在世就是要干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事业,难得有这样的一个机会,爷爷百分之百的支持你!」

「就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们斯达克家可是一门轰轰烈烈的英雄豪杰,单肩能撑天,跺足可裂地,反掌为云,覆手为雨的英雄好汉。」

亚?明白了,他明白为什么他的爷爷会有这样的豪气反应了

曾经是一手掌握着华那邦公国的军队,是公国的壁垒的老将,早在年轻时代就曾经豪气干云的干下了一连串轰轰烈烈的事迹,是大陆上所有人都佩服的一代名将。

可是在临老时却因为功高震主及德野王的私心作祟,却变成了一个卖国叛国的可耻小人,不但让他身败名裂,还失去了自己的唯一独子,不得不隐藏起来,一切就为了要活下去,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

可惜连串的逃亡的日子却完全的消磨了他的壮志,在这个清蓝之境中安恬的隐居生活表象下,却是他壮志消磨无奈的岁月。

如今,亚?的一番话,重新了燃起了翰罗心中的豪气,让他平静的心湖再起波涛,此时的翰罗所展现的,才是他不败名将光荣虎王的真面目。

而看着翰罗神采奕奕的样子,亚?的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想法,一个让大陆上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可怕想法。

拿起了旁边的另外一坛的酒,效法翰罗的方式,拍开了封泥之后,亚?同样的一饮而尽。

看到了将酒喝个精光的亚?,翰罗不由的两眼放光,大喝一声:「好样的,果然是我的孙子,再来!」

豪气大发之下,翰罗忽然挥出一掌,刮面生痛的劲风当场将他们一家子住了五年的木屋给轰出了一个大洞,连带着隔壁的储藏室也被破开了一个大洞。

翰罗看似随手的一招,储藏室里,好几坛的酒马上像是被无形的手给托住般,冉冉的飞到了亚?及翰罗的身边。

看到了翰罗这一手,亚?也不由的叫好道:「好!爷爷,看来你的功力比以前更厉害了!」

翰罗先敲破一谭酒大口大口的喝了几口之后,然后敲了亚?一个响头,傲然道:「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爷爷呢!姜还是老的辣!」

亚?摸摸被翰罗敲的地方,仿佛回到五年前一样,他在大厅上讨着要翰罗给他的生日礼物时,憨憨一笑。

亚?右手一展,手腕上的白光一闪,小巧可爱的烈芒出现在手掌上,亚?笑道:「爷爷,您看,这是您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光荣王虎烈芒。」

看到了亚?像是现宝般的举动,翰罗不由的哑然失笑,眯着有点半醉的双眼,仔细的瞧着亚?手掌上可爱的烈芒,有点不敢相信竟然会这么小?

无论他怎么的推算,三年的卵期,两年的成长,这八阶的光虎怎么也不可能会还是这样的一副刚刚从卵里孵出来的模样呀?

看到了翰罗的样子,亚?神秘的一笑,对着烈芒道:「喂!烈芒,爷爷在嫌你太小了呢!还不来点威风的让爷爷瞧瞧?」

听懂了亚?的话,烈芒忽然的发出了一声与它的身子不相称的洪亮叫声,震耳欲聋的虎吼还真的是吓了翰罗一跳。

叫完后,翰罗只见到烈芒忽然在亚?的掌上发出了灿烂的光芒,叫翰罗几乎睁不开眼。

再看见时,亚?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只几乎占满了整座客厅,头加尾足足有五公尺长的白色光虎,璀璨的光芒由光虎身上出现。

瞠目结舌的翰罗讶异的叫道:「亚?,这是?」

亚?呵呵一笑道:「爷爷,还不只呢!」

手一挥,霎时,翰罗就看到了在毫无遮揽的大厅外,竟然还出现了与光虎同样大小的蓝色巨鹰,金色雄狮,青色狐狸,黄色大熊。

加上原先的白色光虎,五只能量幻兽所发出来的五色光芒,将整个清蓝之境照耀的一片五彩缤纷,让淡蓝色的光芒都被掩盖过去了。

讶异的看着眼前这五只与众不同的能量状态的幻兽,翰罗显的无比的惊奇,同时也摸不着亚?忽然让它们现身的用意?

轻轻的一挥手,亚?对着五小,还有受到了五小的能量波动的吸引而来,正充满戒意的望着五小的金角,微笑道:「金角,你带这几个同伴一起去玩吧,难得让你有伴,可惜小星这次没跟我回来。」

低嘶了一声,听到亚?说这几只幻兽是友非敌,难得有同伴来的金角显的也很高兴,对五小连连点头,果真带着五小去参观这清蓝之境,它的家了。

回过头来,亚?望着一脸疑惑的翰罗,他知道翰罗现在已经瞧出来,这些小幻兽就是当初他回到清蓝之境时所带回来的那五只小幻兽,可是那时候五小幻兽的姿态与能力跟现在是完全两样,所以让他一阵的惊奇。

亚?对着翰罗道:「爷爷,您也瞧见了,您跟父亲还有哥哥他们所送给我的五小,以及这次没有跟我回来的小星,这六只幻兽是我仗以对付那些外星怪物的本钱。」

「但是,就算我拥有这五只能量幻兽,还有不完全的兽王半身小星,我的力量还是不足以对抗外星怪物,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两年前的虎王坡上,我与它们合体铠化之后,我的力量相较于它们也是九牛一毛,不足以抗衡。」

「事实证明,当初在虎王坡上,那时我所面对的是三艘外星怪物的战舰,据太始跟我说,那三艘战舰也只不过是外星怪物的战舰中最小的那一种,在遥远的天外,还有千百艘更巨大,威力更强的大战舰在。」

「但是就算是最小艘的战舰,当时在虎王坡上也让我们吃尽了苦头,甚至连我将六幻兽一起铠化都对付不了,还得仰仗白虎的驰援才破坏了其中的一艘。」

「这让我相当的担心,我并不是自满,可是我有自信,比之十大高手的实力,我也有自信当时我的力量绝对不会输给他们,可是以我这样的力量,再加上当时的死神小队还有其他可以称的上是精英众多人的协力之下,我们却也是拿那三艘战舰没有办法。」

一口气说出了这么多心中的隐忧,亚?望着惊讶的合不拢嘴的翰罗,让他消化一下之后,亚?这才又续道:「而在这世间,唯一可以跟外星怪物相抗衡的力量就只有守护在天外的四圣兽。」

「可是太始曾经对我说过,目前四圣兽的力量恰好与天外企图要侵入我们世界的外星怪物达到一个微妙的均衡,谁也奈何不了谁,对于现在已经进到我们的世界中的外星怪物们,它们也分不开身来,只能靠我们自己去对付了。」

「我曾经问过太始,到底四圣兽的力量是从何而来的?光是看白虎就好了,白虎的力量绝对不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幻兽的力量可以相比拟的,相信其他的圣兽应该也具有相等的力量才对。」

「不过很可惜的,太始虽然毫不隐瞒的对我说的很详细,可是我却听不懂,不过,我惟一能够确认的就是,当初四圣兽刚诞生时,虽然它们的力量很强没错,可是再强也只不过是大哥他们的白金龙的程度而已,那样的程度我的小星,甚至是五小都有这种力量,甚至小星还远远的超过,但是还比不上当日虎王坡上的白虎。」

「白虎这四大圣兽之所以能够这么强,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它们是花了八千年的时间不断的在进化,就跟我的小星一样。」

「可是当初白虎等四圣兽有八千年的时间在进化,而能够对抗外星怪物,如果小星或是五小有另一个八千年的时间的话,我相信就算来在多的外星怪物也不足为虑,可是现在,外星怪物已经侵入到我们的世界中来了,可惜小星它们没有另一个八千年,就连有没有十年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所以,太始一再的对我说,想要对付外星怪物的大举入侵,唯一的办法就是聚集我们世界当中的所有人的力量,甚至是连其他的大陆上的种族的力量,惟有这么做,我们才有机会去对抗侵入我们世界当中的外星怪物,也唯有团结所有的力量,我们才有机会在太始的教导下,重拾远古时代的强大的力量,才有机会去对付几年之后,积蓄了足够的力量以及它们那遥远的援军来到之后的总攻击。」

「而这些渺茫的机会是建筑在全世界的力量团结在一起,一致对外的情况下。」

吐出了一口的大气,翰罗不敢相信的望着亚?,团结!这两个字说来简单可是做来却是相当的困难,先不说其他情况未明的大陆,光是在这奇武大陆上,要所有的人团结在一起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说别人,光是他自己,要他跟华那邦公国一起的话,他就无法忍受了,更别提其他的国家与国家之间根深蒂固的仇恨了。

仿佛是瞧见了什么怪物似的,翰罗凝神打量着亚?,忽然疑惑道:「我说亚?,你真的是我那个别人口中杀人不眨眼,一个眼神就可以冻死人的银月恶魔的孙子吗?怎么我现在看来你可是没有一点的恶魔样子?」

听到了翰罗这突如其来的话,亚?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傻住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看着亚?的傻样,翰罗忍不住的哈哈大笑道:「瞧瞧你,嘴巴张这么大!苍蝇都飞进去了,爷爷跟你开的玩笑都不成吗?」

狐疑的望着翰罗,亚?有点难以接受在他印象中向来严肃,偶而在他面前展露慈祥一面的爷爷竟然也会开玩笑?

只是,翰罗那句话真的是在开玩笑吗?他自己现在都有点怀疑自己了。

不过这也难怪了,以前的经历已经让他对于自己的同类充满了不信任与怨恨,如果告诉别人说,他这样一个曾经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的人现在会想要救人,他这个杀人盈万的银月恶魔竟然有想要挽救整个世界的企图的话,恐怕还不如叫亚?杀了他比较实在。

而且,经翰罗这么一提,亚?自己都有点怀疑了,难不成他以前不想要跟别人说并不真的是怕引起世人的恐慌,而是心底的角落在怕别人以为他在开玩笑?

晃晃头,一旁的翰罗早已拿起了第三谭酒咕噜咕噜的灌了起来,听到这么令人震惊的消息之后,他的确是需要酒精来安抚一下他受惊的心情。

而亚?见状也跟着喝了起来,祖孙俩有好一阵子没有交谈,默默的喝着自己手里的酒。

「好孙子,那你今天来找我这老朽的爷爷应该不光是想要对我说这些话吧!」翰罗醉态可掬的问着亚?。

同样已经有点醉态的亚?微笑道:「其实,我本来只是很单纯的想要来见见爷爷您,让您放心而已,不过刚刚孙儿忽然改变了主意!」

「爷爷,我想要请您帮帮我!」

「嗳!说什么帮忙嘛!自己的孙子有困难请爷爷帮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什么事情可以用的上我这把老骨头的,亚?你尽管说!」

喝下了最后一口的酒,亚?打个酒嗝,大胆道:「爷爷,孙儿请您跟孙儿一起出来,凭着您的名头一定可以说服不少人的!」

听到了亚?的话,翰罗忽然间两眼精光四射,满头的白发根根竖起,展现出了无比威猛的神态,完全不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简直比年轻小伙子还来的骇人。

一股无法抵挡的可怕气势由翰罗的身体发了出来,无形的气势强大到竟然在翰罗的周身形成了一股以他为中心的可怕旋风,往四周扩散而去,一瞬间,除了亚?所坐的木椅及翰罗自己所坐的椅子之外,旋风竟然将整间小木屋给掀掉了。

看着周边及自个爷爷的模样,亚?不由的暗赞在心,同时又相当的自豪,走过三个国家,曾经遇过这么多的人,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有着像自己爷爷这样震撼人心,又令人心折的威武神态,不愧是他银月恶魔的爷爷!

扬威国际,一生号称不败的名将-光荣虎王!

忽然,翰罗的精悍神态又收敛,恢复成了醉态可掬的模样,笑咪咪道:「呵,亚?你可真的会替爷爷找麻烦呀!」

「也吧!反正爷爷就你们几个孙子,将来还得靠你们来供养,现在!爷爷这条老命就算卖给你吧!呵呵…..」

长笑一声,再度的举起了手中的酒坛大口的喝了一口,然后递给了亚?,示意亚?也喝了一口。

祖孙两个,在这个被翰罗的气势给摧毁,凌乱不堪的小木屋中央,一边你一口我一口的喝着酒,一边豪气的大笑着。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