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五十三章 微蒙幻虚

相对於多尼他们的心眼,凯琳姊妹倒是单纯多了,凯琳虽说很痛恨克瑞到处惹事生非,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嘴里虽然骂的凶,但是她也不就真的希望看到自己的弟弟被人给打断腿。

再说她们也不像多尼他们那样曾经在力奥的嘴里知道亚?大部分的过往,因此听到了亚?的话,她们只是觉得一阵的心惊。

凯琳不由的端起了大姐的架式,娇嗔道:「亚?,你在说什麽鬼话?克瑞在怎样的不乖,他还是你的表弟,怎麽可以说要打断他的腿呢?」

亚?一挑眉,不说什麽,老实说,对凯琳这个与自己的母亲同名的表姊,他倒是打从心里疼爱著。

虽然说他总是爱在他的面前摆出一副大姐模样,有点刁蛮,有点喜欢管他、闹他、捉弄他,以看他变脸为乐,但是,他从中感受到了另外一种亲人间的关怀。

这使的亚?有点享受让凯琳管束的感觉,似乎唤起了他心中某些早已经枯萎的某些情感,让亚?乐於接受凯琳的管束,不然的话,尽管凯琳是他的表姊,恐怕也不能叫亚?低头,更别提有时还要接受凯琳一些令他啼笑皆非的要求了。

如今听到凯琳发威了,亚?也只是一挑眉,不说什麽,不过这倒是让力奥松了一口气。

他可从来没有见过亚?对他发过这样大的脾气的,不过被亚?责骂的同时,力奥却也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惊奇,原来头儿还是一个人呀!

到底是关系到自己的亲人,难怪让头儿发了这麽大的脾气,由此可以看的出来,头儿至少还是一个人呀!

彷佛是知道力奥此时心中的所思,夜月趁著亚?不注意时,偷偷的对力奥投以神秘的一笑,说到底,在场除了翰罗以外,有谁比他们两个还了解亚?的?

而一旁的翰罗则也是投以亚?一种怪怪的眼色,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孙子的刀子嘴豆腐心,同时心中也感叹的,要不是那段颠沛流离的逃亡岁月,他这个孙子应该还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孩子。

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什麽事情全都藏在心里,连身为他的爷爷的自己都很难得分享到他的心事!

就连对他的关怀,如果不是因为他太了解他的话,恐怕他也感受不到吧!

正如对於那个克瑞表弟一样,在场又有几个人可以感觉出来亚?对他的那种关心?除了略有所感的死神小队之外,恐怕是除了还在偷笑的夜月这妮子还有低头挨骂还敢撇嘴眨眼的力奥可以体会到,其他人恐怕是感觉不到吧!

哼!有哪个人敢说他这个可爱的孙子是冷血无情的话,他一定会亲手把他给丢走的,那只是他们体会不到亚?心中潜藏的温情而已!

他这个孙子只是心肠别扭了点,心思比别人多绕了几个弯,表现感情的方法有点与众不同而已。

眼睛无意的接触到亚?那飘扬的白发,翰罗突然觉得心中一痛,孙子如今那被扭曲的阴阳怪气性格岂不是自己所造成的,那一头被改变的白发不正如他的性格一样,全都是情势不由人呀!

低沉的一叹,翰罗伸手止住的凯琳的话声,带著浓浓的无奈道:「好了凯琳,你想我们要一直站在这里吗?」

冷冷的听著凯琳的训话的亚?听到了翰罗出声,感觉到翰罗语气里那莫名其妙的沉痛,亚?不由的对以翰罗投以异样的一瞥,似乎在用眼神问著翰罗怎麽了?

翰罗摇摇头,亚?对於他还是一如从前的关心呀!连他口气的不同都听的出来,只是为什麽他现在都不用正常人可以理解的方法表现出来呢?

霎时,翰罗心中原本已经沉寂了相当久,对於华那邦公国,对於德野王的恨火又猛烈的燃烧起来,他恨造成了亚?现在变成这样子的他们。

但是,翰罗更恨的是自己,当初要不是自己太过於托大的话,他也不会失去了唯一的独子,也不会让亚?变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感觉出了翰罗的心思变化,但是却有怎知道竟然是自己所造成的,看到翰罗不说,亚?也不追问,只把这个心思放在心里。

很巧妙的隐藏了自己的心思,阻止了亚?近一步的猜测出他的心思,翰罗微笑道:「我们站在这里已经够久了,凯琳你看我们是进去还是不进去的好呢?」

听到了翰罗的提醒,凯琳这才惊觉到他们现在可是站在隆公爵府的大门前。

眼光无意识的往大门一飘,吓的大门口的那四个卫兵立即挺胸缩腹,大声的同声问好道:「小姐好,欢迎回来!」

刚刚他们就已经注意到了凯琳及忆琳坐著马车来,只是他们还来不及问好,多尼已经先一步的把凯琳姊妹给拉到旁边去了,害他们的问好被打断了。

接著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都被亚?给引过去了,总算现在凯琳姊妹终於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了,他们这才完成了问好的动作。

凯琳嗯的一声,算是答过了他们的问好,转过头来对著亚?等人道:「我都忘记了,真是对不起,我们先进去好了。」

说著领著众人往大门走去,来到门前,凯琳顺口的问道:「爷爷跟奶奶在吗?」

卫兵当中一个看来是领班的恭敬的回答道:「禀小姐,廷议长阁下今天早上与书记长阁下跟公爵阁下前往王宫开会,至今尚未回来,老夫人则是於中午时受碧姬夫人之邀,前去荒区欣赏今年的花会,明天才会回来。」

本来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但是卫兵领班的回答却叫凯琳一愣,自言自语的疑惑道:「奇怪,什麽事情竟然惊动了两位爷爷还有里昂堂叔?」

听到了凯琳的自言自语,众人不由的一愣,除了凯琳他们五个人之外,翰罗、亚?等人完全不知道那个卫兵再说些什麽?

一旁的夜月悄声的询问忆琳道:「忆琳妹子,刚刚那个卫兵大哥是在说什麽?」

忆琳正想要答话,凯琳已经先一步的微笑道:「夜月妹子,等一下我再向你们解释。」

说完,凯琳又转过头来对著那个卫兵领班道:「你先帮我打赏这个马夫,然後叫总管来找我!」

「是!小人刚刚已经去通知总管小姐您回来了。」卫兵领班知机的表现了一番。

凯琳点点头,这才又领著所有人在卫兵的恭送之下,走进了隆公爵府的大门。

跨进了公爵府的大门,众人不由的被眼前的景象给冲消了刚刚的疑惑。

大门之後,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座看起来美轮美奂的华丽大花园。

亚?等人此时是走在一条穿越花园,由碎石子所铺成的小径上,四周都是碧草如茵,各种颜色的美丽花朵散布在其中,奇严怪石,清溪垂柳,碧湖红亭恰到好处的散布在整个花园当中,丝毫不给人有人工雕琢的感觉,设计极为巧妙。

整个成大圆形的花园周遭全都栽种了茂密,高有两个人的不知名绿树,将整个花园给包围起来,四边的花园边缘偶有见到人群出没在其中。

透过微风吹过树梢的空隙,亚雯隐约间可以瞧见他们的前方及两边有著屋宇的景象,想必公爵府的住屋都在这个花园的後面。

为此,亚?还特地的转过头回去看看大门的两边,果然看到了在大门的两边其实各有两条路沿著绿色植物後面包围著整个花园,只是这些绿色植物的设计与种植极为巧妙,刚好可以遮掩住身在这花园中的人的眼光,完全不会让人给察觉到。

而且两条路的出口更是看的出来是经过了精妙的设计,让人即使经过大门也不会注意到沿著大门两侧的墙边其实还有两条路,刚刚亚?就被瞒过去了。

但除了亚?之外,其他人也没有那样的眼力可以穿过近千尺的花园,还有那绿色植物偶而显露出来的缝隙,看到了隐藏在花园周围背後的真正府邸。

果然,凯琳略带得意的介绍道:「这个花园是我们隆家闻名全国的绿屏花园。」

「每一个头一次进来隆府的人都会被这个花园给迷惑了,完全无法察觉出到底隆家的建筑解构,只晓得隆公爵府是一座几乎由花园所构成的府邸。」

「事实上,整个隆公爵府概略成菱形,面积是整个玛茵之盾当中仅次於王宫的第二大建筑,主要的建筑部分区分为主屋,宾馆,下人区,杂区以及练武场五个部分,沿著整个公爵府的两条中心线成十字交叉分布。」

「主屋在中心点,前面是练武场,後面是下人区,左边是宾馆右边是杂区。」

「五个区域都是由绿屏花园所分隔开来,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在练武场与大门之间的前园,另外还有分隔主屋与其他区域的中园,宾馆的侧园集中园後方的後园。」

就在凯琳兴致勃勃的介绍这个公爵府时,他们一行人已经走到了这一个前园的中央了,而一个身穿黄色衣袍,看起来约四五十岁,面貌文秀,透著一股书卷气的中年人领著四五个作下人打扮的人已经由另外一端走到凯琳的面前了。

中年人对凯琳行完礼之後,凯琳微笑的替众人介绍道:「这位是我们隆府的大总管威尔,各位在这里如有什麽需要的话可以对他说。」

「威尔,将天字号的几间宾馆收拾好,这几位贵宾要住!」

先向众人一一的点头问好之後,听到了凯琳的话,威尔却不由的脸现难色的对凯琳道:「小姐,天字号现在已经完全被人给先定去了。」

凯琳一愣,疑惑道:「十个天字号的宅院全都一间都不剩?怎麽会忽然的来这麽多重要的客人?」

威尔脸色有点怪怪的说道:「前些日子少爷邀请几位诸侯的好友前来游玩,所以现在整个天字号的贵宾院现在都有人住。」

凯琳不可思议道:「小弟他到底是请多少人来玩?怎麽会将天字号全都给住满了?」

威尔苦笑道:「就度玛的隆达少爷,吉珥的岳罗少爷,亚拉柏的西顿少爷、玛琳娜小姐兄妹,尼萨的锡安少爷,北提伦的茵茵小姐,南提伦的莱雅小姐,伊卡的帕铁少爷,希尼的亚比少爷,玛榭的夏伦小姐。」

听到了威尔如数豆子般的从嘴里蹦出了一大串的人名,亚?等人不由的一阵的头昏眼花,完全的被这一大串的什麽的什麽少爷小姐的弄得满头雾水,暗叹这个威尔总管真的不愧是这样一间大宅的管家,光是听他这麽连换气都不用就说了这样的一大串,众人不由的甘拜下风。

而一边的凯琳则是听著一个一个的人名,脸上的眉头不由的都皱起来了。

仔细的数了一下,凯琳不悦道:「难不成就这十个人每个人都独居一间天字号的贵宾院?」

威尔点点头道:「少爷是这样指示的,老太爷也同意了。」

凯琳冷哼一声,道:「反正我不管,总管你去给我空出一半的天字号贵宾院来,我这几位客人要住,现在马上去。」

听到了凯琳的话,威尔不由的吓了一跳,为难道:「可是小姐,那些客人已经住了近半个月了,现在要人家空出房间来,这岂不是……」

凯琳大眼一瞪,不悦道:「怎麽了,难道说小弟的客人是贵宾,我的客人就不是贵宾了?凭什麽他叫来十个人就把那麽大的天字号贵宾院给完全站走了,不过是几个小国诸侯的子女而已,你可知道我身边的人可是………」

似乎是察觉出不妥,凯琳改口道:「反正你把一半的贵宾院给我空出来,我待会还有朋友会来。」

听到了凯琳的话,亚?等人不由的相视苦笑,感觉上怎麽好像他们变成了凯琳跟克瑞姐弟之间一别苗头的吵架工具了?

相视一眼,看了一脸为难的威尔总管,翰罗轻轻嗓子道:「凯琳,你不要为难总管了,我们随便住哪都可以,如果真的没有地方的话,我们出去外面找家旅店住也可以呀!」

听到了翰罗的话,威尔不由的对翰罗投以感激的一眼,倒是凯琳不满道:「爷爷,这怎麽可以呢,别说你们跟我们家的关系了,就算你们只是我请回来的客人,如果说还要让你们到外面去找地方住的话,那岂不是要让我给人家耻笑我招待不周了。」

说完,凯琳又瞪了一旁的威尔一眼,随即相当不满道:「算了,总管,你等一下将除了天字号以外最好的贵宾院给我准备五间,让我的客人休息,等一下我还有客人要来,你先派马车到大门去等!」

听到了凯琳不在固执的要求天字号的贵宾院,威尔如释重负,急忙的点头。

说到底,不管是凯琳还是克瑞都是他的主子,夹在两个主子之间作夹心饼乾对他这个总管可真的是为难极了,两边都不好得罪。

同时,他也不敢小觑眼前的这几个人。

虽然说眼前的这几个人身上风尘仆仆,显的有点狼狈,但是他们的气度让威尔感觉到与众不同,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的人物,况且,从刚刚凯琳的语气当中,他更是隐约的窥听出眼前的这几人似乎跟主人一家似乎有著什麽与众不同的关系在,这更叫威尔不敢怠慢。

正想要叫人引领这群客人到贵宾馆去时,威尔的眼光忽然的落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看著脸上带著一种奇特的微笑表情的亚?,威尔的眼光一落到亚?的脸上就在也离不开。

看到威尔没有动作,反而是傻愣愣的望著亚?,凯琳概略可以猜的出威尔此时心中的想法,但是她却故意的问道:「总管,怎麽了?有什麽问题吗?」

近乎自言自语,威尔略带呻吟的语气喃喃道:「这……这怎麽会……怎麽会这麽像?……小…大小姐,是您回来了吗?」

凯琳看到了威尔总管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凯琳又问了一次,这次,终於将威尔的神魂拉回来了。

「小姐,有什麽事吗?」威尔本能的问著凯琳,眼光却依旧是盯著亚?的脸。

凯琳没好气道:「我说你干麽不请几位客人先去梳洗一下?还有,刚刚你叫我干什麽?」

威尔终於将眼光由亚?的脸移回凯琳身上,错愕道:「小人没有叫小姐您呀?」

「还说没有,刚刚你不是小姐、大小姐的叫著?」故意板起了脸,凯琳问著。

威尔一阵的惊愕,随即掩饰的道:「没…没有,小姐我是说我马上带几位客人到贵宾院去,是您听错了,我没有叫您大小姐。」

彷佛是故意要捉弄威尔,凯琳忽然故作不解道:「对了,听你这麽一说,我这才想起来,我一直想要问你,我不是这个家最大的吗?为什麽你总是叫我小姐,不肯叫我大小姐呢?」

「凯琳大小姐…………」

近乎呻吟的喃喃说出了这几个字,威尔似乎是陷入了某种思绪当中,眼中似乎是充满了某种憧憬的迷蒙光辉,不由自主的又傻愣愣的望著亚?.

一会儿,威尔遽然一惊,眼光拉回到正一脸古怪笑意的凯琳的脸上,威尔不由的老脸一红,急忙的掩饰道:「小姐,我马上去办您刚刚交代的事情。」

「你们几个,请这几位贵宾到贵宾院去。」

转过头去对著站在他身後的仆人交代著,似乎想要掩饰著什麽,威尔连告退都来不及,急忙的往另外一边跑走了。

凯琳暗笑一声,对亚?耶揄道:「看来总管他可是将你当成了堂姑了,总管年轻时後可是堂姑的拥护者,在他的心目中唯一的大小姐就只有堂姑一人,连我都不能让他叫出大小姐这样的称呼呀!」

说到最後,凯琳自己也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感觉到,亚?的母亲,她的堂姑是如此的深获人心,就算已经过了二十几年了,整个府里的老人也是如此的怀念她,就连她们姊妹的名字也是来自亚?的母亲。

而这样的一位女性却远嫁异国,更不幸的红颜早逝,徒留下这样一群永远怀念她的人,令凯琳不由叹息著。

随著凯琳的叹息,翰罗也不由的跟著叹息,他更是可以体会的出亚?的母亲,凯琳的深获人心。

当初她不顾一切的为爱而嫁来他斯达克家,原本他还以为凯琳是泰龙所派出来的高级间谍,可是,随著时间越来越长,家中的老小却又不由的被凯琳所吸引,无论是凯琳的灵质慧心,她的聪慧,她的温柔,她的俏皮,一一的吸引了所有人的喜爱。

御莱别说了,根本是爱她爱的要死,亚华三个小孩子更是整天小妈小妈的挂在嘴边,整天黏著凯琳不放,跟他们的亲生母亲都没那麽亲热过,害御莱还一直的跟自己的三个孩子吃味。

就连他自己,就算在那时心中还抱持著凯琳是间谍的防范想法时,却也不由的不去喜欢这一个媳妇。

凯琳因病逝世後,整个斯达克公爵府里整整的三年没有传出过笑声过,可以见得凯琳是如何的受人喜爱了,现在他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己一家子後来之所以会这样致力於公务是不是因为不想回去已经失去了第二位女主人的家中的关系?

也因此,翰罗格外的能够体会的出威尔的心境,试想看看,他们跟凯琳也不过是生活了十来年而已,而威尔他却是跟著凯琳生活了近二十年,他都这样了,威尔当然更别提了。

想到这,翰罗不由的拿眼?了亚?一眼,却惊讶的发现到亚?竟然在微笑?

打从威尔脱口而出的说出了大小姐你回来了这样的字句之後,亚?就这样不发一语,迳自的望著四周,望著这个美丽的花园。

威尔的脱口而出挑动了亚?心中的某个心弦,一瞬间,让他惊觉到,现在,他正走在母亲曾经走过的花园当中,正站在儿时依稀的记忆当中,母亲用骄傲与怀念的语气所告诉他的,那一座美丽的绿屏花园当中。

依稀还记得,母亲很骄傲的告诉过他,这座绿屏花园是她在十六岁时亲手设计的,为了要完成这座花园,她的父亲,亚?那疼爱女儿的外公甚至还买下了四周的三座其他府邸,花了六年的时间所整修而成的,可惜她却来不及亲眼看到它完成就嫁到华那邦了。

他还记的母亲在说到这个花园时,眼中的那种怀念与得意的光辉,而现在,他来了,代替母亲来看这座由母亲亲手所设计的美丽花园了。

一瞬间,亚?震撼的感觉到一个事实,他,已经来到了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家了!

因为过於突如其来,所以亚?反而产生了一种不切实际的虚幻感觉,有种身在梦中般的奇异感受。

从外表来看,亚?就是发起呆来,向来紧绷冷硬的俊美脸庞不由的松了下来,罕见的露出了一种虚幻迷蒙神态的笑容,叫翰罗无法将这个样子与平常的亚?连接起来。

而其他的人更是被亚?的神态给吓到了,亚?人本来就长的俊美无比,如今向来给人冷硬无情感觉的他忽然的露出了这样的一个充满了虚幻、眷恋、怀念,温柔的几乎溶化了所有人心的表情的微笑,现场无论是男女,全都被亚?给吸引住了眼光,再也离不开。

总算翰罗毕竟多活了几十年,比所有人还多了份自制力,看到众人著迷般的看著亚?的微笑,虽然不忍破坏亚?这难得的美丽微笑,可是,他可不想亚?以後在这里的时间都给人缠住了,尤其是像亚?面前的那几个看来已经完全被亚?的微笑给媚惑,而露出了痴痴呆呆表情的下人。

清咳一声,唤回了众人的心神,也惊醒了亚?的虚幻不实。

众人回过神来之後,忍不住的又偷瞧了亚?一眼,却失望的发现到亚?此时脸上的笑又变成了平常的那种生疏、隔离,彷佛像面具般的微笑表情了。

所有人不由的怪罪似的瞥了翰罗一眼,他不该破坏了那样的微笑的。

心里暗暗的苦笑一声,翰罗道:「凯琳,我们现在要去哪?」

想到了刚刚自己的失态,凯琳不由俏脸微微一红,柔声道:「爷爷你们先去跟这几的下人去休息好了,等一下我再去找你们。」

说完,告个礼,凯琳拉著忆琳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了。

翰罗招呼著其他人,拍拍完全搞不清楚是发生了什麽事,怎麽大家都用一副很怪异的眼光望著他,因而感觉到很奇怪的亚?的肩膀,也在几个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的下人的带领下,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了。

此时的亚?还有翰罗等人完全没有想到,透过了这几个下人的嘴,被後来人们津津热道的「微蒙幻虚之笑」,代表银月恶魔的另外一面的笑容,慢慢的流传出去。

虚幻、不实、迷蒙、媚惑、眷恋等等意义的代名词。

令人完全无法拒绝,无法抗拒,宛如最虚幻的产物。

同时,这也是最受人争议的笑容,浑身染血,双手血腥的银月恶魔为何会有那样的笑容?

每一个看过的人都不由的会被笑容里的那所蕴含的真挚浓郁的情感所感动的笑容?

是否代表著,银月下的恶魔其实是一个虚幻中的人物?

只可惜终其亚?的一生,能够让他露出这样的笑容的机会却是少的可怜!

那始终只是虚幻中的笑容!

微蒙幻虚之笑!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