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六十六章 再遇怪物

慢慢吞吞的沿着花园的碎石直路直走到尽头,穿过了一个精美的小拱门,亚?等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他们踏进了另一个相当优美的花园当中。

整个花园地势相当的平坦,除了花草以外,没有任何的东西存在,除了那一个个碍眼的卫兵以外,除此外,整个花园概略成圆形,被一个圆形的三人高围墙所包围,唯一的出入口就只有他们刚刚通过的拱门。

在花园的中央,有一个约近两百多公尺宽的圆形小湖,湖的中央,有一个三层楼的大理石宫殿,要到达宫殿,必须要穿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桥,才能到达宫殿的门口,整个宫殿、小桥、碧湖及花园,设计的相当的巧妙,搭配的也相当的好,令人一踏进这里就心生一种相当愉悦的情绪。

而且,这样的设计,落在力奥等人的眼中,在他们职业病的计算里,想要无声无息的侵入这座宫殿里,除非你是用飞的,不然是不太可能不留痕迹的侵入的,如此坚固了美观及安全的宫殿,还真的是令人赞叹其巧思,不用说,这栋宫殿是谁的住所大家全都心知肚明。

奇异的不沿着正道而行走,亚?直直的往宫殿的前方直线而行。

走到了湖边,就在宜杨及葛瑞斯等人的惊讶注视之下,亚?一个跨步,稳稳的落到了水面上,竟然江湖面当成了平坦的大路,走的是相当的平稳,而亚?身边的贪狼星竟也跟着亚?一起走上了水面,这一人一狼所经之处,竟然连一点的涟漪都没有激起。

夜月、力奥两人互视一眼,夜月身上忽然出现了淡淡的蓝色光芒,在太阳底下不仔细看还真的是看不出来,同样的踏足到水面上,但是双脚却不动的随着亚?的身后往前滑行,乍看之下还真的是像个翩翩然的水上仙子,看的一旁的葛瑞斯眼中神光一闪,惊喜的叫道:「女神,终於又看到我的女神了。」

而力奥也不落夜月之后,轻喝一声,身上忽然冒出了火红色的光焰,让力奥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包裹在火焰当中的火魔神,脚一踏到水面,顿时传出了轻轻的嘁嘁声,听起来像是高温的火焰忽然遇到水一样,腾腾的白色烟气不断的由他的脚底下冒起,但是却在碰到他的红焰时,转眼间消失无踪,声势相当的惊人。

随着力奥及夜月之后,其他的死神小队等人同样的互望一眼,苦笑一下,既然亚?头儿跟力奥及夜月两位小队长都走上了湖面了,本着头儿走到哪他们跟到哪的心里,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轻喝一声,一瞬间,所有人全都穿上了兽幻铠,同时的往水面上冲了上去。

这一上阵,随即可以看出个人的功力及程度的不同了。

专修天翔心法,精於暗杀的龙纹及停风两人,只见他们两个的身影不断的在水面上各处移动着,不断的幻化出了一个又一个身形,显示出他们正处於一种高速运动的状态,堪称是踏水无痕!

同样的修习天翔心法的希瞿看起来功力就比这两个成天耍宝的?砘镆?跎弦坏悖?绞治⒖?南v幕肷戆??谝煌盼扌蔚男?绲敝校????Γ??涣粝铝税谆ɑǖ乃?耍???拇?都彼僖贫?敝小?p

十人当中精修狂澜心法,面貌讨喜,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的班达,有着金银妖瞳的乱华,还有长的与他那张平凡脸不一样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的迪翔,这三个人踏上了水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当中一样,激起了漫天的水柱,踏着水柱前进,叫人看呆了眼。

而练就了跟力奥一样炼焰心法有着黑发胖脸笑眼特徵的亚历山大以及粗犷的程度可比得上力奥魁武的洛菲罗斯,既没有天翔心法的速度也不像狂澜般的如鱼得水,功力更是比不上力奥的深厚,无法那样举重若轻的用真气激起水气来借力,只得乖乖的用上了半生不熟的风之心法,利用快速移动的方式跟着亚?那似缓实快的身影往对岸飙去。

而练潜灵心法的鬼刃以及看起来像个忠厚老实人的马维鸿则是不约而同的轻喝一声,同时在岸边一跺足,各自留下了一个深刻的脚印,激起了岸边水花不断,然后这才利用这一跺之力腾身而起,一跺之力不够冲过那就再来一次,足尖一点水面,看是轻轻不着力,但是却宛如炸弹爆炸般激起了无数的浪花,差点没喷到其他人的身上,显示出他们的功力都以到了举重若轻的高超境界了。

一时之间,随着死神小队个人大展神通的跟着亚?身后渡过这百公尺的湖面,让这个湖面五光十色、人影浪花到处充斥着,煞是热闹,但是,怎么也比不上前头的亚?那种视水面如履平地般,毫无任何异状,潜而不显状态来的令人可怕,当然,这得内行人才看的出来。

而现在在湖中央的宫殿前面的小平台上正聚集着一群人,而且正好,这群人都是内行人,看到了这样的情景,顿时让他们都忘记了要继续谈话,所有人都将注意力全集中在亚?等人的身上,相视骇然。

先不说亚?那种神秘莫测的样子,光是他身后的力奥、夜月及十个小队员在过湖所展现出来的功力就已经叫他们够吃惊了。

虽然说这短短的百公尺水面他们也都有办法可以渡过,但是若要做的向他们这样的轻松的话,那就有待商榷了,最叫他们骇然的是,他们那个不是自小就勤於习武、魔法的?又是经过了明师的调教才有今天的成就。

但是眼前的这几个人才几岁呀?在看他们身上的幻兽铠,个个覆盖率达九十以上,分明是九阶铠才会有的身体覆盖率,倒底从哪里来的这么一群功力高绝,又有如此多的像是天文数字般惊人九阶铠的可怕年轻高手,他们来这里又想要干什么?

而站在湖边张大了嘴的葛瑞斯与宜杨则是不由的苦笑起来,无论他们怎么看,眼前的这群人,或者说是亚?,根本就不是那种喜欢在人前卖弄自己本事的人,那又为什么会忽然展现出这种不借力而渡水面的本事来呢?

想了半晌,两个人唯一的结论,也是共同的结论,那就是,亚?在对宫殿里的人做下马威。

没错!就是下马威!

不约而同的摇头苦笑一声,光是隐约的看到宫殿前那群人脸上的惊容,就知道亚?这个下马威可真的下的是时候呀!

不敢迟疑,两个人同时的招呼一下自己的部属,沿着宫殿前的弯桥,往宫殿奔去,他们可不敢像亚?他们那么大胆,在这群可以说握着泰龙的实权的大人物面前也来这一套,虽然说他们心里也是痒痒的!

当葛瑞斯及宜杨来到宫殿前时,亚?等人早已经站在宫殿前的这一群人的面前了。

只是来到这里之时,宜杨及葛瑞斯却看到了以葛沃比为首的领导阶级人群,个个脸上的神情竟然是用一种极端怪异的神情在望着亚?及亚?身边的贪狼星。

半晌,葛沃比倒抽了一口气,喃喃道:「神魔之像!」

「神魔之像原来是真有其人?」

虽然说葛沃比只是喃喃自语,但是现场众人又岂是泛泛之辈?哪一个不将葛沃比的自言自语给听在耳中?

忽然的转过头去,葛沃比对的身边的一个仆人急切道:「去把我的神魔之像给拿出来!」

仆人领命以后,同样的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亚?一眼,然后转身往宫殿里奔去。

现场所有人全都不知道葛沃比到底是在干什么?除了其他的郡主们之外,而葛瑞斯则是大大的一楞。

他是曾经听过葛沃比对他说过,他在一年多以前曾经用天价买下了一组雕像,好像是近来在帝国境内逐渐闻名的一个被人称为神匠的巧匠的作品,他也曾经要拿给他看,但是因为自己对於雕像没什么兴趣,所以也没有去看过。

可是,现在他这个大哥怎么会忽然叫人把他珍逾性命的宝贝神魔之像给拿出来,到底他想要干什么?

答案很快的就揭晓了,当仆人慎重的拿出了一个长、宽、高约都五十公分的方形盒子交给了葛沃比,当葛沃比将盒子给打开的时候,所有人,甚至是亚?身后的死神小队们也全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的惊讶赞叹的混和叫声来。

在盒子用黑色绒布当衬托的底盘上,很明显的摆着以两个为一组,总共四个两组的雕像。

雕像是青白双色混和,各自作着祭司与武士打扮的人像,旁边,也各有着一只或金或银,神态栩栩如生的威猛神狼搭配着。

由於这两队雕像是如此的唯妙唯俏,不但是人物的五官姿态甚至是那种相同的气质全都毫无一点遗漏的表现出来,因而才一出现,所有人几乎是一眼就可以认定,这四尊雕像根本就是以亚?及贪狼星为蓝本所雕出来的。

看着手中托盘里的神魔之像,葛沃比忍不住道:「真没想到,当初我百般的恳求之下神匠伊夜铭才肯将这两对雕像借我观赏,我当时还相当好奇的问他,他是怎么办到的,可以雕出如此的截然不同,充满矛盾,但是却又令人感觉到如此和谐的作品来的?」

「当他跟我说他是以他的一个朋友为蓝本所雕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骗我的,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将这两种如此极端的面貌融合於一身的人类存在呢?」

「没想到,这竟然会是真的,真是叫人无法置信!」

轻柔的摸摸手中的神魔之像以后,葛沃比转过头来面对着亚?,眼中精芒一闪,泰然的问道:「现在的你应该是魔的一面吧!那么你在斯达帝国时应该就是你神的一面吧!我有没有说错?慈悲圣者?」

毕竟是第一强国泰龙帝国的君主,葛沃比丝毫没有被亚?森冷的神态给吓着,反而兴致勃勃的指着手上的神魔之像,比对着亚?的神态轻松的询问着。

亚?眼中银芒一闪,当他看到了这两组神魔之像时,他就对眼前的这个泰龙帝国的君主葛沃比产生了好感,毕竟他有着一颗如他一样欣赏伊夜铭作品的心,这就足以让亚?产生同好的亲近感。

因此,亚?淡淡的对葛沃比欠身:「陛下你好慈悲圣者或是银月恶魔都是人家对我冠上的称呼,我并不是什么神或魔的,你可以直接叫我亚?!」

「银月恶魔!」

慈悲圣者或者除了斯达帝国当中的人以外,其他国家的人并没有几个曾经听过了,但是若是说到银月恶魔四个字,那就足以叫听到这四个字的人失声惊呼起来。

银月恶魔乃何许人也?

血土台上狠心杀戮上万名的人,手下的死亡杀手在这两年当中在整个奇武大陆上掀起了漫天的血劫,光凭这两条就足以叫人闻名丧胆不寒而栗,更别提多多少少流传在人言之间的其他恐怖传言了。

因此,一听到亚?自承是银月恶魔,当场使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宜杨更是不由自主的反手拔出了腰上的长剑,迅速的移位到葛沃比的面前,横插入葛沃比跟亚?之间,剑尖直比亚?,脸色大变:「陛下快退,这个恶魔相当可怕!」

「银月恶魔,你来我泰龙帝国的王宫想要做什么?」望着亚?,宜杨大喝道。

而亚?则是有点无奈的望着宜杨,虽然说他也知道自己的名声不是顶好的,但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才说出来,就引起了宜杨这样的一个激烈反应来。

再看看其他人,除了葛瑞斯早知他的身份以外,其他站在葛沃比身后的人,大概是各郡的郡主,个个也都是如临大敌的不但一瞬间都铠化起来,充满敌意的面对着他,宜杨身后的卫兵也个个脸色发白,甚至还发出了某种的信号弹,不到三十秒的时间,他们的背后还有前方,已经被闻讯赶来的众多卫兵给挤的密密麻麻的,顿时他跟死神小队已经陷入了重重的包围里了。

就在众人戒慎的看着他的时候,忽然在卫兵群里,葛沃比的声音传了出来:「干什么?你们全疯了吗?宜杨,还不叫所有人退下!」

随着斥喝的声音传出,葛沃比的身影也从密密麻麻保护着他的卫兵人群里钻了出来,转头脸色相当难看的看着宜杨。

听到了葛沃比的斥喝还有被他的难看脸色一瞪,宜杨心中一惊,半晌,这才不情不愿的伸手挥了挥,莫名其妙的被紧急信号给招来的卫兵们见到了宜杨的手势,又莫名其妙的退了下去,却不知道为什么才几个人就要把附近的卫兵全都给招来?

看到了卫兵们全退下,在这个宫殿前就只剩下脸色有点苍白的其他郡主,他自己本身,葛瑞斯及宜杨几人以后,葛沃比这才转过身来面对着对於刚刚的情势似乎视如未见的亚?等人,歉意的一笑。

接着又转过头来面对着宜杨斥责道:「宜杨你在干什么?光凭银月恶魔四个字就惊慌失措,你这个禁卫队长是怎么干的?叫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人家有表示出任何的敌意吗?」

「像你这样子做,恐怕也会令我们的客人以为我们要对他们不利,到时候你不就成了最大的罪人了,况且,如过说以银月恶魔这样的能力来说,你以为这几个卫兵有用吗?如果人家真的对我们有敌意的话,那你以为我们还能够在这里活蹦乱跳吗?」

「陛下,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亚?,我比较喜欢听人家叫我的名字!」

听到了葛沃比左一句银月恶魔,又一句银月恶魔的,亚?忍不住插嘴的说道,这个听起来会引起人家恐慌的外号以后还是少说为妙!」

「好吧!亚?先生,那你现在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点点头,骂完了宜杨以后,葛沃比有求必应的照亚?所说的,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不过为了以示敬意,他还在后面加了先生两个字。

亚?先是深沈的看了葛沃比及葛沃比身后的那群郡主们一眼,然后在徐徐道:「陛下,请先容我放肆一下,不知道这位是不是就是玛榭郡主?」

忽然的走到了一个胖胖身材,满脸笑容的中年人面前,亚?眼中银芒四射的望着他,询问着。

胖胖的中年人似乎一愣,他没想到亚?这银月恶魔谁都不找,偏偏的找到了他的头上,而且出见面下还一眼就叫出了他的身份,令他一阵的狐疑。

但是,玛榭郡主依旧是脸挂笑容,点点头道:「在下正是印得?玛榭,不知道亚?先生你找在下有何指教?」

亚?冷冷道:「玛榭郡主您真的是不错,刚刚在听到了我的名字时,所有人,包括了陛下脸色全都变了,唯有郡主您还能够保持着这样的笑容,实在是令在下相当的佩服,郡主您的修养真的是一流的呀!」

一旁的宜杨似乎老毛病又发作了,尽管对象是亚?,他还是不满亚?如此无礼的说话方式,插嘴道:「银月……亚?先生,玛榭郡主他在几年前曾经出了一场的意外,导致郡主脸上肌肉僵化,只能够表现出笑的这样一个表情来,请你不要针对这一点来说郡主。」

亚?点点头,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如此,难怪我总觉得玛榭郡主您的笑容看起来有种很假的感觉,像是人造出来似的,失礼了。」

玛榭郡主强笑道:「先生你多包涵了!」

亚?嘴角稍微的一扯,忽然一副随口发问的样子道:「对了,郡主你已经知道我是谁吧?我还不知道郡主您的编号是多少呢?1044号还好吧!上次被我砍下头来以后他们没怎样吧?」

玛榭一愣,接着浑身忽然一抖,忽然极快的一出手往亚?的胸前打去,但是这一拳却诡异的穿透了亚?的胸膛。

在仔细的一瞧,原来真正的亚?竟然已经退出了五步之外,玛榭郡主所打中的竟然是亚?因为极快的飞退而留下来的残影。

而玛榭郡主的这忽然一出手,又是如此狠毒,顿时叫所有人全都傻眼了,怎么没有说个几句话,玛榭郡主就忽然猛下毒手?

摇摇头,亚?极为冷酷的一笑:「我不得不佩服你们沙杷星人的科技,竟然能够这么唯妙唯俏的完全模仿出了我们人类的外表,不过,似乎你们对於我们人类的狡猾还没有学的透彻呀!」

说着不知道是褒还是贬的尖酸话,亚?冷冷的讽刺着玛榭郡主。

同时,在亚?身边的贪狼星也接到了亚?的心灵通讯,低吼一声,忽然的将玛榭郡主给撞飞出人群,直落到湖面。

这一切说来甚慢实则发生的极快,快的让葛沃比等人还来不及反应,亚?就已经揭破了这个笑??的玛榭郡主原来是对人类有着极强烈报复心的沙杷星人所假扮的,并且让贪狼星将他给撞下了湖中。

直到玛榭郡主的落水声传来,众人这才完全的回过神来,但是更多的疑问却同时的涌上了心头,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事情的发展更是超乎了他们预料之外,不带葛沃比发问,亚?长啸一声,一瞬间,五小脱离了亚?的右臂,夥同贪狼星一起铠化在亚?的身上了,那种特异的姿态再度的叫人不由的看傻了眼。

铠化之后的亚?,额头上的尖锐独角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望着余波未尽的湖面,轻喝道:「你打算在湖里面待多久?1043号?」

众人还搞不清楚亚?到底在说谁时?答案就已经揭晓在众人的面前了。

平静的湖面上忽然起了相当大的波涛,下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水面下爆炸一番,忽然一个庞然大物由湖水中快速的升起,然后悬空停在湖面上一公尺处,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仔细的一看,那是一个成蛹状,深绿色,长约三十多公尺高约五公尺两端一圆一尖,表面还不断的做着收缩扩张,像个活物般的诡异物体,而依旧是一脸笑容的玛榭郡主正站在圆的这一头,由半空中往下俯瞰着亚?.

「原来是你,我们还以为你已经死在虎王坡上了。」

以满脸的笑容却用着完全没有一点人味的语气平板的说着话,叫葛沃比等人不由的不寒而栗,一种诡异绝伦的感觉袭上了心头。

同时,葛沃比等人又骇然的回头看着力奥等人,此时力奥等人浑身洋溢着无穷的杀机,个个身上全都闪耀出了强烈的光辉,显示出他们心中的情绪相当的激动,而且功力更是全数动员起来。

对於眼前的东西,他们可是一点都不陌生,虽然是小上了许多,但是看样子可是像极了当初在虎王坡上的那三个怪东西,肯定是同一路的,这一点的认知让所有的死神小队完全的激动起来,阵阵的压迫感由他们的身上传出,引的葛沃比等人也不由的为之侧目。

以同样的一种冰冷没有人味的语气,亚?望着站在怪异物体上的玛榭郡主,或者该说是扮成玛榭郡主的1043,徐徐道:「看来,南方真的就是你们在奇武大陆的大本营了!」

1043丝毫不露痕迹的看着亚?,既不点头也不摇头,直楞楞的看着亚?.

忽然,一阵清脆的声音传进了亚?包括其他人的脑海中:「亚?小心,这?砘锝畔碌男⌒驼交??诰奂?芰孔急阜⒊瞿芰颗凇!?p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才说完,众人只见1043脚下的那个叫什么小型战机的怪东西圆头的中央处忽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白光,刚出现就发出了无比强烈的光芒,令众人不得不互助自己的眼睛,甚至是亚?也将脸上的面甲给聚合起来,整个人全都隐入了贪狼之铠当中。

而就在这众人护住了自己的双眼的同时,因为强烈的白光而导致眼前一片火红当中,忽然又有另外的一团更加赤红的身影投入了众人的几乎已经丧失了视觉作用的眼中,同时,耳边也听到了前头传来了一声无比高亢的凤唳鸣声,当中还夹杂的亚?深沈的大喝声以及一连串的砰砰砰的打击声。

好不容易,白光消失,眼底的赤红还没有完全的消失,众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张开眼睛瞧瞧,在还是一片赤红的景色里,众人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就在湖面的半空中,身穿贪狼之铠的亚?还有一只一人高浑身像是着了火似的,有着十八条美丽尾翎的赤红火鸟,正与1043的小型战机打得火热。

手持太初兽王的亚?无论小型战机飞得多快,他都刁钻无比的贴身近战,太初兽王一条一条的在小型战机身上画出了无数的切口,没两下子,小型战机就被它体内所冒出来的浓绿气体给整个包围住了。

而恍若火焰化身的朱雀则是两翅不断的拍打,一道道的火焰不断的轰击在小型战机的身上,十八道尾翎更是像尖锐的长鞭般,随意的伸长收缩,在小型战机的身体表面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焦黑烙印。

小型战机也不是没有反手的余力,不断的由身体各处射出一道道的白色光芒,直往亚?及朱雀打来,只是全被灵活的亚?及朱雀闪过了,但是在底下的众人看到当中的某一道白光射中了他们背后的宫殿竟把宫殿的一角给轰塌了,不由的叫他们暗暗的心惊不已。

而王宫的各处,更是因为白光的乱射而到处传来的尖锐的惨叫声、混乱的人群呐喊声以及一波波的火光?_天,看的葛沃比等人不由的心痛不已,同时又为眼前的怪物大对决而感到怵目惊心。

斗了好一会,一阵银铃般的凤鸣声由朱雀发了出来,朱雀忽然的身形大涨,一瞬间整个身体忽然的变大了十多倍,双翅一展,竟然将这个到处乱钻的小型战机给整个包进了??乃?崂铮?薹ǘ???p

亚?也跟着一声的长啸,右手忽然并指前伸,剑指往朱雀双翅中的小型战机一指,手臂上,忽然的出现了一条由亚?的肩膀到指尖长,看不出来实体的赤红色光芒,下一瞬间,这一条赤红光芒忽然由亚?的臂上射出,在众人的眼中留下了一条火红的残影,穿过了朱雀那似虚似实的翅膀,直接命中了小型战机。

紧接着,小型战机在朱雀的翅膀中发出了沉闷轰轰声,爆炸开来,所有的残骸更是在爆炸的瞬间,被朱雀双翅上的高温火焰给烧成了灰烬,留下了一团团焦黑恶臭的东西落到湖中。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