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七十六章 圣灵导师

圣灵魔导师维岸正想要说什么时,忽然微笑道:“看来,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不如,我们回去再说吧!”

说着,圣灵魔导师忽然嘴中念念有辞,同时两手一连串比划出相当复杂的手势,紧接着,亚艾就发现有众多的光元素聚集在他们的四周,令他们四周变的越来越明亮。

圣灵魔导师忽然轻一声:“起!”

接着,亚艾与坎兹随即感觉到身外有某种力量,柔和的将他们的身体给托起来,随即往天外飞去。

同时,亚艾亦感觉到死灵峡谷里,起了莫名的**。

在他们起飞的时候,忽然从死灵峡谷里窜出十多艘小型战机,尾随着他们而来。

圣灵魔导师轻笑这:“别追了,我可不是我兄弟呀,可应付不了你们,不过,你们也追不上吧!”

在圣灵魔导师说话之问,身在光团当中的亚艾顿时感受到一阵迎面而来的压力,显示出他们现在正逐渐往前加速飞行当中。

亚艾相信,现在如果从外面看来的话,那他们大概就像是一个飞越天际的流星吧。

这样的领悟,让亚艾心中另有所感。

原来,以前他以为在天上飞行,会被地上的人当成靶子来打的这个问题,像圣灵魔导师这样的老前辈早已经考虑过了。

就像现在一样,虽然圣灵魔导师聚集了这么多的光元素,看似相当的显眼,但是外人只会以为是一个流星,而不会有其他的感觉,反而是一种相当好的保护色。似乎是相当了解亚艾此时心中的想法,圣灵魔导师祥和道:“小夥子,有所体会吧?”

亚支点点头,圣灵魔导师微笑道:“像我们这些有能力飞翔的老家伙们,个个都练了一套可以隐身保护自己的方法,像水妖王他就习惯用他的灵蓝真劲包围自己,然后飞得老高,让人家就算想看也看不到,而我,就是用光元素来做掩饰,需知越是醒目,反倒越不惹人在意!”

“倒是你,小小的年纪竟然有如此高深的修为,实在是令我们几个老家伙大吃惊,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们十大里面还有一些潜而不显的老不死,可是相当的注意着你的行动呢!不过,可能就是因为你的功力提升的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你错过了很多需要用时间与经验去累积才能够体会到的事情。就像你的飞行一样,没有练任何藏云诀的你,不但飞得比我们经常飞的高度要来的低,又飞得那样快,真气鼓荡之下,只要有点本事的家伙,当然都可以轻易的追踪到你的行踪,想必我兄弟可以追的到你这件事,相当的令你困扰吧!”

说着,圣灵魔导师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忽然惊觉到亚艾困惑的脸色,随即又解释道:“唉呀!抱歉?真抱歉,所谓的藏云诀就是我们对于飞行时,可以隐藏身法的法诀,大都是脱离不了隐形、敛声、护身这三种形式,不过基于避免太过惊世骇俗,大都是偏向于隐形及敛声这两方面。”

“一来,可以避免轻易泄漏出自己的行踪,二来,能够修行到可以飞行的人,大都是功力深厚的老家伙,自然也不太伯别人趁着他在飞行时偷袭他。”

察觉出亚艾不懂什么叫做藏云诀,所以圣灵魔导师连忙的解释,顺便说明了一下,令亚艾了解。

亚艾点点头,眼珠子一转,忽然深思道:二刚辈,那有没有人专门学习在飞行时攻击的技巧,或是利用飞行来攻击的方式呢?

“我总认为飞行时虽然速度相当的快速,但是如果光是用来移动的话,似乎有点浪费,而且,飞行时的速度,似乎也可以变成一种相当强力的武器。”

亚艾不由的联想到当日在虎王坡上,虽然他的神志模糊,但是对于白虎从天而降,化身流星一口气撞进了他无可奈何的外星怪物的战舰当中,那样的雷霆威势,不由的令亚艾印象相当的深刻,也令亚艾起了效法之心。

听到亚艾的说法,圣灵魔导师也不由的陷入了沉思当中,半晌,他才道:“倒是没有人这么做过。”

亚艾一愣,急忙的询问起来。

老实说,在他修炼的生涯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可以相互讨论的,所有的疑惑全都要仰赖自己去解决,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虽然因此开创出像森罗万象、生命奇迹、无名这些奇特的绝招魔法,但是却也让亚艾有着更多的疑惑。

难得现在眼前有这么一个大名鼎鼎、数一数二的前辈高手圣灵魔导师可以请益,亚艾忍不住把握机会请教起来。

至于身后那些追上来的沙杷星人的小型战机,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边去了。而二芳的坎兹又已经震惊于他“飞起来”的事实而说不出话来,更是没有人会打扰他。

面对亚艾的询问,圣灵魔导师缓缓说道:“拿我这魔法师来做例子好了,我们魔法师在飞行时,必须先要有能力聚集足够的元素能源,大都是风元素,就是我自己也不例外,顶多是外面再罩层光元素罢了。但是风元素却有个特点,那就是风元素实在太过于活泼灵动了,这在平时是一项优点没错,可以缩短施法聚集的时间,也可以扩大魔法的威力半径,但是在飞行上,这项优点就变成了一项缺点了。想要控制风元素同时的往相同的地方作用,本来就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更遑论是要控制足以将自己整个人给托起来所需要的庞大风元素,那又更加的困难了。再说,就算可以飞起来,还需要注意到飞行时,要随时吸收周遭的风元素来补充飞行时所耗损的元素能量,还要应付沿路上可能会碰到的空气乱流或是什么意外的,光是应付这些,就已经够叫人花费全部的精神在此,哪有什么余力可以进行空中的战斗的?也因此,不管是魔力如何强大的魔法师,即便如我,遇到战斗的时候,还是脚踏实地为主,在战斗当中飞起来,那大都是为了逃跑或是逼不得已的就那么一下,真正要在飞行中战斗,那几乎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忽然,圣灵魔导师眼中微微的闪耀着红光:“等等,我兄弟也有话要我转达,嗯……嗯……”

半晌,圣灵魔导帅恢复原状,微笑道:“由于现在是我在飞行,他无法控制我所召集的元素能量,所以托我转达,有什么不懂的,等二广你再问他好了。”

亚支点点头,看来这圣灵魔导师及血兽皇虽然是两人一体,但是一擅武功一长魔法,各有所长,无法干涉对方的领域。

获得亚艾的会意以后,圣灵魔导师才转述道:“我兄弟说,以真气飞行的方法,其实也跟魔法有着类似的弱点。真气是来自于人体本身,每个人体内的真气都有着一定的含量,要达到可以离地飞翔,说真的,二股人可能练个百十年都很难达到,除非是那种天赋异禀或是有所奇遇的人,能够超脱了人体的极限,修炼到拥有可以违反大地局限,而后才能离地飞行。而往往,这种人大都是像我们这种老不死的家伙,我兄弟说你是个小怪物,所以你不算在内。”

听到圣灵魔导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亚艾不由的苫笑起来。

又听到圣灵魔导师续道:“撇开利用幻兽的增幅力量,或是特殊幻兽的力量来飞行的家伙不算,嗯,我兄弟说这种勉强飞行的家伙不能算的上是真的会飞行,只是些小杂鱼,不要去介意。”

亚艾啼笑皆非道:“前辈,用不着把兽王前辈唠叨的话,也跟着说出来吧?”

圣灵魔导师不由的一愣,随即一笑,道:“奸,不过我兄弟他要我转达说,你这小怪物敢说我唠叨,待会要你好看,嗯,正式来了唷!”

亚艾哭笑不得的点点头,听到圣灵魔导师继续转述血兽皇的话,道:“撇开那些藉助外力来飞行的人不讲,真正可以依靠自己力量来飞行的实在是寥寥无几。而小怪物你应该也知道,使用真气飞行其实是相当累人的事情,对真气的消耗,远比在地上移动的时候要耗损好多倍,而且,由于飞行时,还必须要将真气外放,藉此以抵抗迎面而来的强风吹袭,或是其他空中的鸟类、异物之类的冲撞到自己,不像魔法师可以凭藉着自己所召集的魔法元素,在外形成保护罩来保护自己,所以,真气的消耗量就又更大了。

“因此,既然在天空中碰到敌人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而且飞行时,驱动身形与保护身体所需要耗费的真气能量又那么多,当然就没有;个练武的人,会头脑坏掉的去练这会累死自己的玩意儿了。

“如果小怪物你真的对飞行攻击的方式有兴趣的话,那有机会的话你去找太乙门那个号称飞行天下第一的野鹤,笨,就是飞云道君啦!他也许对这个问题有研究也不定!”

完全仿照血兽皇的语气,甚至也跟着叫他小怪物,连骂人的口气都一模一样,圣灵魔导师忠实的呈现原味,只是弄得亚艾哭笑不得。

转述完了血兽皇的话之后,圣灵魔导师又恢复了他的温和,道:“二逗样亚艾你了解到为什么无论是魔法师还是练武的人当中,没有人去练飞行中攻击的方式了吧?”

亚艾理解的点点头,但是又有点不以为然。

跟沙杷星人战斗过那么多次的他,深深的感受到了沙杷星人在空中的优势,那如果到了总决战的时候,面对着掌握了空中优势的沙杷星人,光靠人类当中几个会飞的人,又岂能应付所有的危机?

因此,亚艾此时深刻感觉到这一个致命性的问题。

沉思了半晌,亚艾心中灵机一动,忍不住道:“那前辈,如果说我们可以解决上述那些问题的话,那不就可以进行空中的战斗了?

“比如说,我们是不是要经常的利用能量石来做各种的用途,如果说我们可以利用某种方法,让能量石当中的能量,按照我们所想要的方式来进行释放与运作,那这样来的话,如果说可以填充到足以供一个人飞行的风元素能量,那么就连一个普通人,也可以凭藉着能量石而飞行了,不是吗?”

“这样的话,那经过修炼的魔法师当然也可以依靠能量石来飞行,在空中的战斗就不成问题了,那是适应或不适应的问题了,使用真气的练武人也可以发挥出所长来,而且如果熟练的话,还可以发挥出更灵活的动作来,不是吗?”

“混帐小怪物,藉助外力飞行,算不上是真本事。”圣灵魔导师忽然吐出了这么句话来。

不过亚艾也不奇怪,因为光听第一句也知道,他是转述血兽皇的话来的,不过亚艾他才不鸟血兽皇呢!什么藉助外力不外力的,他现在只想要增加人类在未来的空中优势而已。

不过,接下来圣灵魔导师本人所说的话,却把亚艾的满腔热情给浇熄了。

“亚艾,你所说的的确是一个好办法,在理论上也是可行的,但是却有一个致命伤。”

亚艾一愣,忍不住询问道:“二叫辈,什么致命伤?”

圣灵魔导师微笑道:“首先,你说的这个方法中,能量石只是一个很单纯储存能量的东西,要如何让能量石里面的能量,可以按照我们所希望的方式释放出来,这就是个相当难以解决的问题了。

“再来,你想,以一个能量石所能储存的能量来说,体积越大,代表着能够储存的能量越大,那你想,需要有多大的能量石,才能够储存足够的能量,来供一个人短暂的飞行,更别提要长途飞行与做激烈的战斗活动?”

不待亚艾去想,圣灵魔导师已经将答案给说出来了:“恐怕那需要比一个人的身体更大,试想看看,就算你有办法解决前一个问题,而且也能够找到这么大的能量石,据我所知,现在的能量石最大的也不过是半人大小而已,背着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能量石,又可以灵活到里去呢?”

听圣灵魔导师说到一半,亚艾也理解到这项方法不可行,不由一阵失望。

看到亚艾失望的模样,圣灵魔导师却忍不住神秘一笑,正想要对亚艾说什么,却突然忍不住眼睛一闭,道:“兄弟,别吵!给亚艾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圣灵魔导师此话一出,顿时将亚艾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想也知道,必然是圣灵魔导师想说什么,但是血兽皇却不准他说,两个人意见相左,这也令亚艾相当的好奇,圣灵魔导师到底想要说什么?

圣灵魔导师的眼睛再度睁开来,温和的笑道:“别理他,他在跟我呕气!”

亚支点点头,渴望的看着圣灵魔导师,不知道圣灵魔导师想要说什么?

圣灵魔导师清清喉咙,道:“其实,你刚刚的想法,我跟我兄弟两个也都曾经想过了,你也应该要知道,其实我们两个,不!不止我们两个,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的杰出人物,其实也都知道那群怪物们的存在,也都曾经与它们有过接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会对我们怀有那么深的敌意,但是它们想要对人类不利是事实,所以我们也都曾经与它们对抗过。

“而在对抗当中,我们也都发觉到,我们有着一项无法与它们相比,而且是相当致命的缺点,那就是空战。

“往往我们跟它们大打一场时,打赢了,它们往天上一飞,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离开,不是追不上,而是不能追,追上了,没办法动手的我们只能变成活靶,任人家宰着玩。

“我们打输了,却不敢往天上飞,只能抱头鼠窜,否则,在天上被它们给追上了,也是死路一条,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这一点上面。”

亚艾一阵惊奇,首次得以听到此秘闻的他这才知道,原来暗地里一直有人在抵御着沙杷星人的攻击,恐怕这也是让人类一直存活至今的重要因素之一吧!

“想必,你会有空中攻击方法研究的念头,应该也是起于对那群怪物的空中优势之感吧?”圣灵魔导师慈祥的笑道。

直到亚支点点头,圣灵魔导师才又道:“就因为有不少的同伴都是输在这一点上而冤枉的牺牲了,所以你刚刚所想到的问题,很早以前就有人在研究了。

“倒是你提出来的方法,还真是叫我们兄弟俩吃惊,竟然花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就想到了唯一一个可行方法,亚艾,你真是不简单,果然是后生可畏!”

对于圣灵魔导师的称赞,亚艾倒是不以为意,他在意的事是圣灵魔导师刚刚所说的话里,所透露出来的讯息。

难道……

看到亚艾惊喜的表情,圣灵魔导师祥和道:“你猜的没错,别看我兄弟那样子,事实上,他对于这方面的研究其实可以算的上不遗余力,所成就的几乎也可以说是当世的第一。

“刚刚你提出来那种使用能量石的方法,的确是相当的不错,而且,似乎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方法,当然,只要解决了刚刚我问你的那两个难题也就行了。

“针对这两个问题,我们曾经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去研究,不过,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去驱动能量石内的能量,与适当大小的能量石来使用,着实也令我们相当的头痛,尤其是我兄弟,他更是废寝忘食的研究着,但是,到最后,我们却不得不宣布这项研究的失败。”

虽然圣灵魔导师说的如此绝望,但是亚艾还是注意的听着,他知道,必定还有下文。

“但是,亚艾,你知道幻兽这种生物,其实是相当神秘的吗?”

话题一转,圣灵魔导师却忽然将话头指向幻兽。

这话出自于跟兽王共用一个身体的圣灵魔导师的嘴中,亚艾是绝对不敢轻忽之,脑中急速的转动着各种念头,猜测着圣灵魔导师为什么会忽然提到幻兽?忽然,心中灵机一动,即使是亚艾,也忍不住失声惊呼一声:“啊,难道……”

圣灵魔导师脸卜浮现出满意的笑容,微笑道:“亚艾,你果然是心思灵敏,我才对你稍微提醒一点,你就马上了解了。”

话锋一转,又绕回原来的题目,圣灵魔导师继续道:“依旧是本着使用能量石的能量,来取代人身飞行时所需要耗用的能量这样的一个思考题目,只是把能量石换成了幻兽。

“我兄弟将他最擅长的幻兽学识完全的活用,以幻兽取代了能量石的位置,这样来,事情就变的相当简单与明了了。

“第一,幻兽本身具有储存大量能量特质,虽然说能量的多寡受到幻兽位阶的限制,而有大小之分,但是即使是第一阶的幻兽,所能储存的能量也比与它等重的能量石要来的多的多。

“第二,幻兽又有一个好处,在透过了以各种特殊的方法培育之后,幻兽便可以成为具备种种奇特功能的兽灵具,可以为人类提供种种的服务,当然,也一定可以让幻兽按照我们的理想那样,可以随意的操纵风元素的能量,因此,我兄弟他便将主意动到了幻兽的头上来。

“经过了仔细而精密的评估以后,更是因为顾及到使用者的关系,所以,我兄弟最后选择了下级一阶风属(飞鼠)系的幻兽,作为目标去培育。

“最主要是因为一阶的幻兽消耗的能量少,而且体积也小,不会影响到人的行动,甚至,一个可以使用四阶钟的人,就算再加上一个二的兽灵具,也不会成为多大的负担,而飞鼠虽然本身并不会飞,但是对于风的操控却有其独具的高超本能,因此,可以说一阶的风系飞鼠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经过了长年的努力,我兄弟他终于培养出一只,具有强烈操纵风系元素能力的飞鼠兽灵具,而且经实验证明,这只飞鼠也确实可以带着自己的主人在天空中飞翔,只是,这一个尝试却也令我兄弟相当的灰心,因为,它可以说是最好的成功,但是也是最大的失败。”

虽然说圣灵魔导师说的轻描淡写,但是亚艾可以体会得出来,当时的血兽皇到底花费了多少的心力在上面。

虽然只是一阶的飞鼠幻兽,但是一只飞鼠也只能够使用一种方法去培养,而这种让飞鼠变成可以带着人在天空中飞行,又是前所未有的尝试,根本没有任何的前例可循,完全必须要开创出新的方法来。

为此,血兽皇不知道要牺牲掉多少的飞鼠幻兽,还有多少的时间与能量,才能够培养出这么一只成功的兽灵具来?

只是,亚艾却又相当的怀疑,什么叫做最好的成功与最大的失败?

圣灵魔导师忽然将他那有点破破烂烂的上衣下摆给掀了起来。

亚艾随即看到在圣灵魔导师的腰上,有着一条深青色约两指半宽,隐隐泛出金属光泽的奇异腰带,在腰带的正中央,有着亚艾相当熟悉的一颗幻兽核心,或者说幻兽结晶正不断的闪耀着白色及青色的光芒。

难道这就是圣灵魔导师刚刚所说的,那个可以带人飞行,风系飞鼠的兽灵具?

指着腰上的腰带,圣灵魔导师叹口气道:“当初,我们培养出了这只兽灵具时,我兄弟他龃(致勃勃的找我一起试验,试验的结果令我们相当的满意,无论是魔法还是真气,这只我们取名为腾云带的一阶飞鼠,所形成的飞行兽灵具,都具有相当优异的性能。

“以我来说,它本身除了可以帮助我聚集我所需要的风元素以外,还能够帮我控制那庞大的风元素。同样的飞行路程,我只需要耗费原先不到百分之一的魔力能量就可以完成,而且,也能够让我像现在这样跟你随心所欲的谈天,而不用全神贯注其中,不能分心想其他事情,可以说是相当的便利,不由的让我们相当庆幸选对了幻兽。

“但是,也许我们一开始选择使用一阶的飞鼠幻兽,也是我们最大的失败。”

“这逗话怎么说?”亚艾忍不住奇怪的问着。

“受限于它低阶的有限能力,这条腾云带最大的速度,只有我以八成的力量飞行不到十分之一的速度,而且,以一个八十公斤、功力一般的人来说,这条腾云带的能量只足够携带他飞行百里的距离,百里一到,它本身能量一旦用完,那就非得停下来,落地补充能量,而以一般人的速度的话,最少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够补满,总共的时间算起来其实也快不到哪去,所以除了它可以飞以外,其实也实在是没什么大用。

“当然,我兄弟他也曾经尝试过使用同系的二阶二二阶腾云带,但是基于对一般人能力负担的考虑,实在也是相当的难以取舍,而且,也不如这一阶的腾云带来的轻巧灵活,可以说是各有利弊。”

亚艾完全能够理解的点点头,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可以像他们一样,就算是腾云带的能量因使用而有所损耗时,可以立即的补充?

更何况,以他们的能力来说,就算没有这腾云带,他们不是也照样可以飞得愉快,而且比腾云带更快更稳?

只是像他们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而他与圣灵魔导师都知道,血兽皇研究这腾云带的用意并不是要为少数人服务,而是针对多数没有飞行能力的大众,而去研究的。

亚艾边想,边听到圣灵魔导师继续道:“当然,我们也知道以现在我们的能力,能够有此发展已经算是不错了,但是就在我们想要把这腾云带的培养方法公布出去,将之推广时,我们却又悲哀的发现到,这腾云带的问题不光是如此而已!说来,这也是人类的悲哀吧!

“亚艾,想必你也知道,以现在的情况来说,三至六阶的幻兽可以说是当行其道,是目前一般大众所拥有的数目当中最多的。

“七阶以上不说,除了被各国的权贵把持以外,也不是普通人所能够养的起来的,所以数目向来稀少。

“而二阶以下,更因为天生的寿命限制以及缺乏攻击力,除非是有特殊的需求,否则的话,一般的平民大众也不喜欢使用二阶以下的幻兽,甚至可以说,目前二阶以下的幻兽数量,除了野生的以外,为人类所拥有的,甚至比七阶以上的幻兽还要来的稀少。”

亚支点点头,他所认识的人当中,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大力神王洪伯、以及伊夜铭。葛老伯了。

洪伯是因为他独门流星的特殊需求而选择了二阶幻兽。而葛老伯尽管是拿幻兽当雕刻刀,但是他所使用的还是三阶的幻兽,这是最明显的例子了。

“试想看看,如果今天要大众花个三年的时间去孵化出一颗一阶的飞鼠兽卵,然后又花个一年的时问去将它培养成兽灵具,但是它除了可以让你体会一下在空中的滋味以外,别无他用,会有多少人肯花这个时间与精力,去多负担养活这样的一只幻兽?

“而且,别提现在一阶的幻兽其实已经相当少见了,更别说是要指定风属的飞鼠了!”

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着亚艾,圣灵魔导师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来,亚艾也为之一阵沉默。

忽然,圣灵魔导师微笑道:“算了,说这个本来就不是我的专长,亚艾你就跟我兄弟好好的讨论吧,难得他今天这么勤快,直吵着要换手!”

亚艾闻言一愣,这才发觉,不知何时他们竞已经飞越了数千公里的路程,现在隆府已经在脚下了。

而且,东方的天空也呈现了鱼肚白。

这个令他难忘,得以窥见大陆十大高手数一数二的血兽皇、与圣灵魔导师庐山真面目的一夜,终于过去了!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