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八十二章 分外眼红

看着自己的两个同伴对亚?怒目相视,知道他们相当担心自己的安危,纳肯心中不由泛起了一阵相当温暖的感觉。

伸手拍拍伊帘跟兰妮的手,安抚一下他们两个,然后,强撑全身好像快散的骨头,纳肯勉强的站了起来,同样的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微笑,对亚?打招呼道:“亚?,好久不见了,谢谢你的好礼。”

纳肯当然知道,刚刚亚?对他的痛打应该就是一种治疗的手段,只是,他也了解到,治疗恐怕是附带的而已,最重要的是亚?想要收点利息,证据就是,他现在比刚刚不得动弹还要来的痛苦多了。

亚?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他。

纳肯也不以为意,转过头来面对着葛沃比,艰难的对着葛沃比做个宫廷常用的礼节:“陛下您好,恕在下未能即时见礼,请陛下见谅!”

即使明知纳肯是曾经出卖过自己的主人而换取荣耀的人,但是现在纳肯的作为却赢得了葛沃比的好感。苦笑的回了个礼,然后关心的道:“大使,你先躺下吧,我看你现在好像连站着都很困难。”

“谢谢陛下您的关心了,在下经??经亚?先生治疗后,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亚?这时终于正眼看了纳肯,冷道:“别高兴的太早了,刚刚我只不过是将你体内的那些神化剂给逼出来而已,脑袋里面的我只是暂时压下,放着不管的话,早晚还是会反扑的,到时候你就当个活死人好了!”

纳肯忽然露出了一个奇妙的笑容,看着亚?.半晌,纳肯忽然转过头来对着葛沃比说道:“陛下,虽然很失礼,但是能不能请你给我一点时间,我想要跟我这个‘好朋友’聊聊天?”

葛沃比一楞,随即点点头道:“这个当然,这个当然,不过,待会能不能请大使跟我旁边的这个宜杨将军谈谈,我们可能需要大使阁下你提供一下关于那些袭击你的

人的相关资料,毕竟,这关系到我国的外交安全,事关我国的大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说到最后,葛沃比好像瞄了一下一旁冷着一张脸的亚?,仿佛他这话是在对亚?说的,而不是在对纳肯说的。

只是,亚?好像没听见似的,还是喝着自己那早已经冷掉的茶。

苦笑一声,葛沃比朝其他人招招手道:“来吧!各位,把这间房间让给大使跟亚?先生他们这对许久未见的‘好朋友’,我们出去吧!”

众人怀疑的看看亚?以及看看纳肯。

老实说,亚?跟纳肯之间怎么看也不像是葛沃比所说的“好朋友”,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是相当碍事的,因此,也乖乖的随着葛沃比出去。

而纳肯则是对他身旁欲言又止的伊帘、兰妮摆摆手道:“伊帘、兰妮,你们也出去吧!”

相当不放心放他跟亚?在一起的伊帘与兰妮,本想阻止纳肯找死的举动,但是看到了纳肯眼中那种坚定的光彩,多年相处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个时候的纳肯是劝不听

的,无奈之余,两人也只好乖乖的随着葛沃比等人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门口,伊帘与兰妮立即听到葛沃比正在交代宜杨道:“宜杨,记得把所有的人都给我撤出这座宫殿,不管这个房间里面传出了什么声音都不要管。老天保佑,这间宫殿可是我王宫中最好的贵宾殿,希望不要被亚?先生给拆了才好!”

宜杨点点头表示了解之后,葛沃比看到了伊帘跟兰妮走了出来,转过头来问道:“侍卫长(伊帘)、幕僚长(兰妮),你们是否要跟我们一样离开宫殿?”

伊帘与兰妮面面相觑,忍不住又转头看了一下背后那破了个大洞的房间一眼,随即对葛沃比摇摇头,表示他们留在这里就行了。

葛沃比也不勉强,点点头之后,嘴里不知道念着什么,领着一大群人很快的就撤出了宫殿。

当众人全部离开以后,整个房间变的相当冷清。

纳肯站了一会,自顾来到亚?旁边椅子上一坐,自己倒了一杯茶,看亚?的茶杯空了,也替亚?倒了一杯。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的啜饮着茶,房间完全一片寂静。

不久,纳肯似乎是不小心的牵动了刚刚被亚?殴打的伤势,轻轻的发出了痛呼声,引起了亚?的眼光一扫。

痛的摸摸自己的鼻子,纳肯苦笑一声,用着鼻音相当浓的怪异声音道:“现在你想怎么办?杀我?”

沈默了一会,亚?忽然冷硬道:“暂时??不想。”

似乎不讶异亚?的答案,而且也没有小命被人捏在手中的感觉,纳肯耸了耸肩,却又引得自己痛呼一声,最后才道:“为什么?”

亚?不答,反问:“谁想要杀你?”

“海格,我的老师,你也见过的,当日在虎王坡上的那家伙!”

喝了口茶,纳肯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似乎不当亚?随时可能会拔剑宰了他。

“说吧,为什么不杀我。根据我的了解,你应该就是传说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银月恶魔,没道理会放过我的,如果你真的是他的话。”

又再度问了一次,同时也是确认自己的猜想,见到亚?并未否认,纳肯几乎能够确定,亚?必定是令他那个没人性的老师伤透脑筋的人了。

把玩着手中精美的茶杯,亚?轻声道:“纳肯,你是一个小人,一个标准的小人!”

纳肯耸耸肩,不例外的又忍不住痛哼一声。

他可不认为亚?是那种会辱骂别人的人,况且,他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正人君子,在这个世界上,正人君子只有两个,一个尸骨已寒,另外一个则是发疯了。

“而小人向来很能求生存,而且,相当的好用!”

听着亚?说着言不及义的话,纳肯知道这只是亚?的开场白而已。

“你认为我为什么会救你?”

纳肯也学亚?一样,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表面上看来好像不在意,实则,心中急速的转着脑筋。

老实说,亚?会救他令他相当感兴趣,尤其是,他是最了解亚?的人之一了,以亚?的个性,还有他的传闻来说,无论如何亚?都没有救他的理由!

慢慢的,纳肯仿佛是理出了一个头绪,忽然抬起头来,看着亚?,一字一句的说着:“华那邦公国!”

是了,比起他出卖斯达克家的仇恨,相信亚?更是清楚,他真正的仇敌是华那邦公国,或者说是华那邦公国的

德野王。就算,他不出卖斯达克家,德野王也会找出一个可以出卖斯达克家的人来。

因此,比起对他的怨恨,相信亚?更是憎恨华那邦公国,他们才是造成斯达克家惨况的真正凶手。

而他,只不过是在背后推一把而已,这也是纳肯所能够想到的理由。

亚?会放过他的唯一一个理由,是因为他还有更大的目标!

笑了!

亚?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奇妙的笑容!

“纳肯,以前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聪明的,从你小时候开始,你就很聪明!”

纳肯也笑了。

“嗯!这一点不需要你跟我说,很多人都在说!”

亚?与纳肯,两个小时候的死敌、现在的仇敌,忽然相视而笑。只是,他们的笑,好像充满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味道。

就在此时,忽然房间外传来了一声声的叫喝声,同时也有着焦急的声音。

“纳肯,纳肯,你给我滚出来!”

“将军,将军,不要在这里闹事!”

声音虽然同样都是属于粗豪,但是很明显的是,两个人同时发出来的声音。

纳肯一挑眉,眼光不由的看向门外。亚?则是面露一种诡异的表情,令纳肯在一看之下,不由的心中发毛。

紧接着,门外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同时,隐隐约约间,伊帘与兰妮的声音传了过来:“不行,你们不能进去!”

同时,一个魁梧、全身散发着无比热力的大汉出现在门口,掩饰不住的浓厚杀意,在他的身上不断的翻腾着。

大汉眼光往房间中一浏览,当眼光看到亚?时,明显的一楞,随即又往亚?身边的纳肯一看,似乎在确认纳肯的身分。毕竟,纳肯现在的模样实在是不太像个人,鼻青脸肿不说,浑身破破烂烂的,还留着红红绿绿的血。

半晌,大汉好像是确认了纳肯的身分了,大喝一声:“纳肯,你这卑鄙小人,纳命来!”

怒喊着,手中的长枪翻腾着炙热的金色火焰,声若雷霆的往纳肯刺来。

看着电射而来的长枪,纳肯不由的脸色一变,心知肚明,如果挨上了一下可不是开玩笑的,恐怕不死也半条命了。

急忙一个闪身,急速的往旁边窜了出去,而大汉显然是因为怒急攻心,出手不留余地,纳肯这一闪,枪势竟然直对着纳肯旁边的亚?射来。

大汉见状,发觉自己的枪势去的太尽而收不了,连忙大叫道:“亚?,快闪!”

淡淡一笑,亚?忽然一伸手,准到不能再准的一手握住了大汉长枪的枪尖,长枪上面那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高温火焰,仿佛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锁住了大汉的长枪,亚?微笑道:“大哥,对付这种人不值得你用枪,留点力比较好!”

大汉,也就是亚?的大哥亚华,听到了亚?的话,不由的一楞,又发现到自己的长枪被亚?给锁住收不回来,怒不择言大吼道:“什么?亚?,你要为这个卑鄙小人求情?”

亚?摇摇头,脸上带着恶意的笑容道:“不!大哥,我是觉得一枪杀了他太轻松了,用手把他给凌迟了不是比较好?”

“好!”

大喝一声,连枪也不要了,直接的留在亚?的手中,抡起了斗大的拳头,亚华不由分说的往正想要闪的远远的纳肯打过去。

亚?淡淡一笑,将长枪往旁边一放,慢条斯理的将手中的茶给喝完之后,这才弹弹衣服,站了起来。

这时,亚华与纳肯两人早已在一追一逃之下,跑出房间了。

走出了房间一看,门外不知何时已经挤满了一大堆的人,葛沃比等人不说,连他的家人也全到了。

他爷爷翰罗,在一个看起来相当漂亮而且有点面熟的年轻女郎陪伴下,站在一旁。

二哥亚旭则站在一边眼光阴沈的看着纳肯,在看到亚?从房间里面出来时,不由的一楞,眼中透露出了纳闷疑惑的眼色,似乎在询问着他,也向他走了过来。

三哥亚若则像猫戏耗子般以一敌二,阻挡着怒叫连连的伊帘跟兰妮不得靠近纳肯。

而葛沃比他们似乎是觉得眼前的情况相当有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除了那个一板一眼的宜杨将军好几次想要冲出来阻止亚华追杀纳肯,但是却屡屡被葛沃比所阻挡。

当然大哥亚华还正追着四处逃窜的纳肯。

走到了亚?的身边,亚旭疑惑的问道:“亚?,刚刚你在里面?”

看到亚旭指着房间,亚?点点头。

他当然是知道亚旭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了,不过他并不认为现在是解释的好机会,只是对亚旭点点头之后道:“二哥,待会儿再跟你解释,你帮我跟大哥说一声,叫他先别急着把那家伙给打死,我还有事要问他。”

亚旭点点头,他自也知道全家人当中,报仇之心最强烈的非亚?莫属,既然亚?都这么说了,一定有着他的用意。因此一听到亚?这么一讲,他完全没有异议的往亚华的方向走了过去。

正好这时,身上带伤的纳肯终于被亚华给追上了,被亚华的几个铁拳往身上一砸,纳肯忍不住吐了好几口血来。

亚旭来到亚华身边,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亚华对着纳肯头顶砸下的拳头。

感觉到自己的拳头被人给阻挡,亚华不由红着眼,往来人一看,却是自己的二弟亚旭,这才忍住了想要杀了来人的心情,沙哑道:“亚旭,干嘛阻止我?”

知道这时候跟无比愤怒又冲动的大哥说什么都没用,亚旭相当干脆而又阴森道:“大哥,留一点给我,我也手痒了。”

点点头,亚华干脆往后退一步,毕竟好东西要跟好兄弟分享才对!

轻轻的将纳肯扶了起来,看着纳肯那鼻青脸肿,还不断吐血的脸,亚旭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又吐出了一口血,看着眼前笑得迷人的亚旭,纳肯苦笑道:“二少爷,好久不见了。”

亚旭点点头,一样是笑得相当的迷人道:“纳肯是呀,我们是好久不见了,我可是想死你呢!”

听着亚旭那诡异万分的询问,纳肯绝对不会误会亚旭有什么怪异倾向的,毕竟,亚旭现在抓在他肩膀上的手劲好像越来越重,已经痛的他差点想要大叫了,至于亚旭说想死他,他看应该是想他死吧!

亚旭又继续道:“嗯,好歹我们也曾经是一家人,既然你人都来到这里了,怎么不跟我们说一下,好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呢?”

忽然之间,一声轻微的喀啦声由纳肯的肩膀中传了出来,纳肯脸色瞬间变的死白,忍不住痛呼一声。

看来,他的锁骨好像已经断了!

尽管如此,纳肯还是强撑着,强笑道:“这怎么好意思麻烦二少爷呢!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这边笑面狐正边说笑边下手痛宰真小人时,亚?已经来到了翰罗的身边。

轻轻的对着翰罗行个礼,亚?站在翰罗的身边,一同看着亚旭慢慢的帮纳肯数着身上的骨头数目。

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胆寒的肃杀气势,翰罗淡淡道:“亚?,听监察使说是你救了纳肯那畜生的?”

亚?眼光淡淡的扫了一下在一旁偷听、脸色有点变白的葛瑞斯,点点头道:“是的爷爷,孙儿有点事情要问他!”

翰罗终于将眼光移回亚?的身上,定定的看了亚?一会,久久,这才叹了一口气道:“算了,你已经长大了,有你自己的想法了,但是莫忘记,纳肯是一个怎样的人,你要小心一点!”

姜不愧是老的辣,光从亚?的一句话中,翰罗几乎就可以推测出亚?葫芦里面到底是卖什么药了。

亚?点点头,同时亦为翰罗的谅解而感到高兴。

毕竟,如果翰罗不想让纳肯有机会在他面前乱窜的话,恐怕亚?还是得拔剑把他解决掉,这样一来对他而言,想要办的事情可就麻烦多了。

不过此时的亚?也没有感觉到,他似乎正逐渐转变当中。

今天换做是刚刚从清蓝之境出来的他,恐怕纳肯只要出现在他的面前,马上就会被他给碎尸万段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但救了纳肯一条小命,而且还阻止自己的家人取他性命,更心平气和的联想到纳肯有什么地方是可以让他利用的。

“啊!那个人快被亚旭杀死了!”

忽然一声的娇呼吸引了亚?的注意,令亚?不由的将目光转移到声音的主人身上,那个站在翰罗身边的美丽女子。

第二眼看到她,亚?终于想起她是谁了:“影小姐是吗?您放心,只要纳肯还剩一口气,我就有办法将他救活的,现在让二哥他们出口气也不错!”

在想起女子是谁的同时,亚?亦想起来,当初,这个美丽的女子与他大哥之间的那种奇妙气氛,现在看到她出

现在这里,想必是有谱了,所以亚?也是格外温和的回应着影。

听到了亚?在对自己说话,原本是德野王密探,但是却在清蓝之境外被亚?一家所救,然后抛去了自己密探身分的影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才惊觉自己的失态,漾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对亚?点点头。

这时,亚?看到纳肯真的已经只剩一口气了,全身的骨头大概都已经被亚旭给数光了,另一方面,伊帘跟兰妮也被亚若给玩够了,两个人身上到处都是被电焦的黑痕,冷冷的一笑,亚?高声道:“大哥、二哥、三哥,够了!”

听到亚?的话,三兄弟先是看了一下亚?,总算刚刚的发泄让他们冷静了一点,听到自己小弟的声音之后,才停下了手。

亚若一手一个,提着已经完全没有反手余地的伊帘跟兰妮走了过来,而亚旭则是更干脆,伸手一抛,纳肯像滩烂泥般的被抛到亚?的前面。

葛沃比等人不由的面面相觑,皆可以看到彼此眼中的惊惧。

他们在看到纳肯的这副惨状时,全都被吓了一大跳。

从此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了一个观念,毕竟是出产银月恶魔的一家子,其成员非魔即恶,惹火了这一家子恐怕自杀会比较好一点。

在场最伤脑筋的应该算是葛沃比了,照理来说,他身为泰龙帝国的皇帝,实在是不能够任人将别国来访的亲善大使弄成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惨状的。

然而造成这副样子的人,一个是他最想要得到的光荣虎王,亲手把人打成这样的又是他最倚重的三个将军,更惨的是,那个脸上始终挂着奇异笑容的恶魔,才是他最不想去得罪的人。

干皇帝干到像他这个样子,也实在是痛苦的哪!

一想到这,葛沃比忍不住将眼光给挪到自己旁边的兄弟身上,也许,他应该退休享福了。

感觉到葛沃比正在看他,葛瑞斯不由奇怪的看了葛沃比一眼,只觉得葛沃比眼中的光芒有种令他不寒而栗的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

而被亚若提过来的伊帘与兰妮两个人,在看到纳肯浑身血迹且像滩烂泥般倒在地上时,眼睛都红了。

兰妮不讲,眼泪早就已经停不了了,而伊帘更是红了眼,怒吼道:“可恶,你们只会欺负一个病人,算什么好汉,有种对着我来,纳肯身上的伤还没好,这样子对待他算什么?”

亚若冷硬道:“想死还不容易!”

说着,一把将伊帘给丢在地上,手往上一提,掌心里闪耀着炽烈的蓝色电流,就要给伊帘一个痛快。

忽然,原本瘫软在地的纳肯强撑着抬起头来,叫道:“伊帘,不要再说了!”

太过于激动之下,纳肯又吐了口血,这下真的是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伊帘跟兰妮见状,连忙爬到纳肯的身边,完全无视亚若的手,急切的将纳肯扶起来,问道:“纳肯,纳肯,你没事吧!”

纳肯强笑一声,喃喃道:“暂时死不了!”

看到纳肯这模样,兰妮不由的鼻头一酸,红着眼抬起头来大喊道:“这下你们满意了吧!就算纳肯曾经对不起你们,你们也没必要将他给打成这样子呀!欺负一个没有还手之力的病人,算得上什么英雄好汉?

“人家说你们斯达克一家都是英雄,都是好汉?我呸,你们只是一群欺善怕恶的人而已!”

出奇的,兰妮这样的怒骂一通,连最冲动的亚华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说到底,他们全都是真正的铁汉,在仇人刚见面被仇恨冲昏头的时间过后,现在看到纳肯三人的狼狈模样,倒也感到有点心虚。

尤其是亚华,想到刚刚见到纳肯时,纳肯就已经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在追打的时候,纳肯更是几乎快连跑都跑不动了,更别说是反击了。

如果是在与纳肯正面硬碰硬的公平敌对上,一刀将纳肯给杀了的话,也许他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有点心虚。

但是任凭他怎么想,从刚刚开始,他就好像是在欺负弱者一样,因此,任由兰妮说的难听,冲动如亚华也不吭声,任由兰妮叫骂着。

“早在纳肯有心出卖我们的时候,你们应该就要有所觉悟,终有一天会有这样的下场,不是吗?”

冷冷的说着这一番话的人是亚?.向来铁石心肠的他绝对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改变了自己的主意,更何况,他认为这样还太便宜纳肯了。

而听到亚?的话,兰妮不由的转过头来对亚?怒目相向,但是却也不敢向亚?口出恶言了。

毕竟纳肯的一条小命,还捏在亚?的手中。

冷哼一声,亚?忽然伸手朝向纳肯,张开的五指上,分别出现了白色的光芒,凝结成了五颗小小的光珠。

手指轻轻一弹,五颗光珠离指而出,缓缓的飞到了纳肯三人的头顶上,绕着三人直打转。

一旁的葛沃比等人,近乎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们终于了解到,为什么当初在斯达帝国时,亚?会被人尊称为“慈悲圣者”了,现在在他们面前所展现出来的,是一种近乎神迹般的奇迹。

在五颗光珠的光芒照耀下,除了浑身血污的纳肯看不出来之外,伊帘、兰妮身上那些被亚若的电流所打击产生的焦黑部位,开始慢慢的干枯起来,然后慢慢的,一块块焦黑的死皮逐渐脱落,露出了里面那恍如婴儿般新生的娇嫩肌肤。

真是令人难以想象,这五颗小小的光珠竟然会有如此神奇而快速的妙用,就连恢复魔法也没有这么快的效率!

一旁的米非耶忍不住喃喃道:“圣者,果然是圣者才能够展现的神迹呀!”

而事实上,当初在斯达帝国时的亚?,其实也还没有这种能力,顶多,他也只能够借着《无名医经》上所记载的各种不可思议的治疗方式,以自己那雄厚到不可思议地步的真气或是精神异力,针对病人的病症来加强治疗,从而达到迅速治愈的效果而已。

现在的亚?之所以会拥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其实是得力于当初在接触到月光草时,受到了月光草的特性所启发,从而学习到这种特别的方式。

其实原理说穿了也是相当简单的。

亚?只不过是透过了光珠的方式,将他所发出来的光系能量,透过缓慢释放的方式,慢慢的输进了人体当中,让这些能量一方面可以刺激人体的自然痊愈功能,另一方面又可以藉由这种方式,提供人体在痊愈时所需要的能量。

当然了,要做到恰到好处的能量供应,还要做到适当的供应速率,也只有亚?这个熟读过《无名医经》、拥有强大力量、而且又曾经以圣狼王之姿不知道治愈过多少病人、有着无比丰富经验的人才拿捏得准。

而在未来,亚?所发出的这道神奇光芒,则是被人们视为亚?这个“慈悲圣者”的独门绝活。

这道光,被人称为“圣愈之光”!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