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四章 师者传道

“魔族人的体质无法学习人类所具有的真气,也不能够像精灵族那样天生就有可以操纵能量的魔法力量。但是论起肉体的各项条件,魔族人却是最好的,如果再加上你们魔族人天生具备的魔气以及天性计算在内的话,那么将魔族人视为天生要战斗的种族也不为过。听不懂魔气吗?”

在沙漠某一个遍布大小石块的偏僻角落里,两腿盘坐在一块大石上,亚?淡笑的望着在他面前正龇牙咧嘴咬着一根挂着重物的绳子,蹲着马步,两手平举还同时握着两块看起来有数十斤重大石的葛。

葛勉强的摇摇头,亚?也跟着摇摇头道:“这倒是为师的疏忽了,魔气是为师人族的一些老前辈对于你们这种能力的称呼,用你们的话应该是说‘斗气’吧!”

听到斗气两个字,尽管现在身体酸痛无比,葛却还是忍不住的双眼一亮,他怎么会不知道斗气呢?

这斗气在这块大陆上可是强者的代名词,力量的代表,拥有斗气的人在大陆上绝对都是人人尊敬的强者之流,但是亚?怎么会说斗气是天生就具备的呢?他怎么没有?

不!不只是他而已,在这个大陆上,九成以上的人都没有斗气,这怎么能够算的上是天生的呢?

亚?淡淡一笑,葛眼中的疑惑他是看在眼中,亚?解释道:“其实为师来到你们的大陆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在这段时间当中,为师曾经观察过你们所谓的斗气,掺杂着以前为师的一些老前辈们的口述以及这段日子帮你治疗的经验,为师可以跟你说,斗气真的是你们魔族一族人人天生就具备的一项特别的能力。

“当然了,虽然说是天生的能力,但是如果没有经过足够的锻炼的话,那么这一项天生的能力也是不足以发挥出来的。”

葛理解的点点头,如果是这样说的话,那倒也解释的通!不过斗气到底是什么?亚?在这个时候忽然对他说出了斗气,是不是要教他怎么锻炼斗气?

一想到这,葛不由两眼放光的注视着亚?!

看到了葛的模样,亚?不由的哑然失笑,从大石上起来,亚?绕到大石的后面,当着葛的面,忽然伸手贴在大石后面一块比他刚刚所坐的大石还要大上五倍的巨岩,轻哼一声,手中金光一冒,一瞬间,巨岩就在亚?的掌下化成了飞灰,灰白的石粉洒落一地,与黄沙混成了一团。

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死命的盯着那巨岩已经不复在的地方,忍不住又将眼中看向了现在已经恢复原状的亚?的右手,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么大的一块坚硬岩石,竟然在亚?轻轻一碰之下就这么飞灰湮灭了。

亚?淡淡的一笑,又坐回了刚刚的大石头上,淡淡道:“刚刚为师所用的便是人族的真气绝学,但是如果是你们魔族的斗气同样的可以办到相同的事情,甚至是比用真气还要来的轻易!

“根据我的了解,斗气是一种瞬间爆发出强大力量的能力,可以在一瞬间千百倍的提高使用者的各项能力,但是缺点却也是有的,那便是来的快去的也快。”

听到亚?这样一说,葛不由的两眼瞪的大大的瞧着亚?,眼中尽是贪婪渴望的眼光。

亚?轻笑一声:“别用那种目光看为师,为师并不知道你们魔族的斗气该如何修炼!”

葛一愕,随即想到了亚?并不是魔族,不知道斗气如何修炼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却也难掩心中的失望。

看到自己唯一的弟子失望的模样,亚?摇摇头道:“就这么不相信为师?”

葛忍不住又是一呆,难道亚?有办法让他练成斗气?

可是刚刚亚?不是说他不知道如何修炼斗气吗?葛已经被亚?前后不一的话给弄得头昏脑胀了。

亚?望着葛,温和的说道:“虽然为师不晓得你们魔族的斗气该如何修炼,但是为师却可以帮助你练成斗气。”

抬起头来,亚?遥望着沙漠远端,炽热的空气让远处的景物一阵模糊摇晃,偶尔间还有海市蜃楼的绿洲景象出现,亚?悠悠道:“几百年来,人族、精灵族、魔族,每隔百年都会在亚人大陆上进行一次比武较技,而为师相当幸运的,有几位曾经参加过异族菁英比武较技的老前辈与为师交好,从他们的嘴中,为师多多少少了解到了斗气是怎么样的一种能力。”

“如果说人族的真气力量是一种像大海般温厚而雄浑的力量,精灵族的魔法力量便像是那多变的天气,谁也不晓得下一刻会出现什么,而魔族的斗气力量则宛如天崩地裂般,具有莫大的威能。”

“斗气的变化不如魔法力量,绵长不如真气力量,但是如论瞬间爆发的力量以及在肉体上的加持作用,则真气与魔法力量远远不如斗气来的强大与彻底。”

“简单来说,斗气的力量形于内可以让你们魔族在一瞬间提高了肉体的爆发力、防护力、反应力等等,形于外的话则是像这样。”

说着亚?忽然伸出了右手来,在葛的面前散发出了赤红而猛烈的火焰般的光芒来,然后往外一挥,瞬间一道火焰气刀射出,在沙丘上造成了一道长长的深痕。

亚?淡淡对着看呆了的葛说道:“这是为师透过了魔力,模仿一个具备了火焰斗气的魔族人在发动斗气时所应该具备的外部形象,当然了,实际上还是有些差别的。”

“根据为师这一段日子来的观察,你们魔族所独具的斗气,似乎是可以融合外部的一些魔法元素能量,透过了这样的方式,让你们原本就已经相当威猛的斗气,又变得具有个人色彩以及更加的威力无俦,融合了火魔法元素能量的便称为火焰斗气,融合了水魔法元素能量的便称为海蓝斗气等等,这也就是所谓的斗气属性!”

“因此可以说,魔族的斗气是一种介于真气与魔力之间的能量,同时兼具了两种力量的特征,而这种能量是你们魔族人在透过肉体的严格锻炼之下可以激发出来的,至于详细的细节部分为师还有些弄不懂,为师也就不解释了。”

葛呆呆的点点头,他早已经被亚?那冒着火焰的右手给完全吸引了心神了,连身体上的酸痛都忘记了。

“葛,你想不想要拥有斗气?”亚?淡笑的望着葛,似乎在不经意间询问着。

这还用说?

葛几乎死命的点着头,要不是他的嘴上还咬着一根垂着重物的绳子不敢松开的话,恐怕这时他已经放声大叫他要了!

亚?点点头,也不多说废话,直接说道:“据为师研究的结果知道,你们的体内会合成某种成分不明的东西,根据我的猜测,这种东西必定与你们产生斗气有关。”

“为师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为师在观察你们的身体状况之后发现,好像实力越强的人,体内所拥有的这种姑且名为斗源的物质就越多,也许当肉体锻炼到某一个程度之后,当体内的这种斗源浓度达到了某一个标准之后,再经过意志的激发便会产生斗气。”

“这样的一个结论,在为师这一个多月来随着你每天的锻炼增强实力的比对之下,更是深信如此!”

葛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亚?每天晚上,都会对他以及其他同样接受训练的士兵做检查的用意是在这呀!

“虽然为师并不晓得你魔族锻炼斗气的正确方法,但是为师却可以借镜人族的锻炼方式来加强你本身的能力,相信有朝一日,你一定可以自然而然的拥有斗气的。”

葛不由的兴奋的直点头,亚?点点头:“那好,从明天起,你训练的分量再增加一倍!另外,从明天开始,你要与那些士兵们做生死战斗,唯有在生与死的修罗沙场上所锻炼出来的技巧,这才是真正的技巧!”

听到亚?这样一说,葛虽然心中暗暗叫苦不已,但是只要一想到斗气,葛便不由自主的一阵兴奋。

亚?走下了大石,转往沙丘的另外一端走去,那里还有另外一群他为自己的宝贝徒弟而要严加锻炼的未来武力!

绕过了沙丘,亚?来到了沙丘的另外一端,在另外一边,还有七十六个与葛一样在做负重训练的魔族人。

看到亚?来到,所有的魔族人眼中顿时闪过了一抹惊慌的神色,同时,一道赤红的光芒落到了亚?的肩膀上。

亚?顿了顿问道:“朱雀,情况怎么样?”

望着沙丘底下的众人,朱雀摇摇头道:“不行,虽然说他们都有不俗的力量,但是比起死神小队来说,那可就差多了,最糟的是他们根本就无心来锻炼,这样子训练起来,效果就更差了。”

亚?一边听朱雀抱怨,一边走到了众人的面前,冰冷的双眼盯着众人直瞧了好一会,看的众人一阵毛骨悚然,忽然,亚?随手往右一挥拳,一道金色的拳劲脱拳而出,直接砸在了亚?的脚边,当场弄得烟雾弥漫尘土飞扬。

烟尘落地之后,这些被亚?强迫收服的士兵们,顿时瞧见了亚?的右手边地上,竟然被轰出了一个足足有五公尺方圆的大洞来。

亚?冷冷的抛下了一句话:“三个月之后,接不下我这一拳的废物者,死!”

残酷的语气配上亚?阴冷至极的面貌,顿时叫所有的士兵们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没有人敢怀疑亚?这话的真实程度。

来到这个以实力为重的魔族大陆上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是亚?深深了解一件事,对于崇尚武风的魔族人来说,以强大实力为后盾所说的话,永远比光说不练要来的有用千百倍。

果然,经亚?这一手之后,这群士兵们果然在亚?的督促下,努力的锻炼起自己来,看到了所有人这下全都专心的锻炼,一旁的朱雀忍不住的摇头叹息起来,“果然,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强者为尊!”

还来不及多想,朱雀忽然听到亚?传来的心语:“朱雀,这群家伙你帮我翻译一下,从明天开始,每天上午跟下午我会安排一个人与葛做实战,告诉他们,如果有人可以杀死葛的话,那我就放他自由!”

听到了亚?的心语,朱雀不由的一楞,它是知道亚?是那种彻底奉行实战修炼主义的人,但是没想到,亚?竟然会让自己的徒弟也同样做这种修炼,而且,竟然还是用这种以自由与死亡为代价的规范条件!

想是这样想,但是朱雀却也连忙将亚?的话翻译起来,让所有的士兵们听。

听到了朱雀的翻译之后,所有的士兵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忍不住你望我我望你的,最后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亚?的身上。

对于众人的目光亚?视若无睹,亚?转过身来,叫唤道:“葛!”

正在沙堆的另外一头一面做着亚?所规定的训练课程、一面梦想自己拥有斗气的葛,在听到亚?的叫唤后,连忙放下了手里嘴里的重物,然后大声的回应着,同时很快的爬过沙堆来到亚?的面前。

亚?望着看起来相当兴奋的葛,点点头,忽然转身走到众人面前的另外一块大石面前,信手在大石表面一抹,原本凹凸不平的坚硬大石竟然在亚?的伸手一抹之下,石屑纷飞,露出了一个相当平整的表面来。

伸出一根手指,亚?开始在已经变得相当平整的大石上刻画起来。

看到坚硬的大石在亚?的一抹之下变得平整,然后又看到亚?如此轻松的用一根手指在大石头上不知画些什么东西,这块应该是很坚硬的大石头,在亚?的手底下仿佛变成了像豆腐似的柔软,任由亚?爱怎么捏爱怎么画就怎么捏怎么画,包括了葛在内以及其他的士兵们,不由的对亚?在不经意之间所展现出来高强实力感到相当的佩服!

亚?在大石头上东一条西一点的不停的在做些什么东西,直弄了老半天,亚?这才往后退了几步,仔细的看起了自己的作品,而这时,葛等人也才看到原来亚?是在大石头上刻画出三、四十幅的人物画像来。

虽然是以人类为蓝本,但是这些人像却刻画的唯妙唯肖,几乎叫人误以为是真人活跃于大石上。

葛不解的看着大石上的三十多幅人像画,发现到每个人像都有着不同的动作姿态,人像的周边还有好几条线条在,他忍不住问道:“老师,您这是在画什么?”

亚?偏头看了葛以及在葛后面同样一脸不解的士兵们,淡淡的说道:“这个是为师人族当中的一些我觉得有用的招式,我刻了五招,这也是你们这几天当中要学习的东西!”

听到了招式两个字,包括葛在内,所有的魔族人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猛抽一口气,之后便死命的盯着那个大石头上的人像瞧着。

原来,在这个魔族大陆上,并非人人都可以学到招式,可以学到招式的人一般来说,都是一些身分比较高贵的魔族人,像葛这样的奴隶,甚至是那些士兵,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招式,在战斗时,他们往往都只是单纯的凭借本身的本能反应与力量以及坚硬的躯体来进行战斗。

而亚?这样二话不说的一口气就拿出了招式要让他们学习,怎么不叫葛等人惊喜欲狂?

完全不晓得其中原由的亚?,虽然觉得众人的表现有点异常,但是他却也不想去追究这些事情,只是淡淡的,在朱雀的协助下,一一说明了这些招式的作用,以及旁边线条所代表的招式走向和如何活用。

一口气讲解了这几招之后,亚?最后厉声的警告道:“从今天晚上起,所有人练习招式,隔天战斗时必须要做到能够将前一天所学会的招式使用出来的地步。”

此时众人对于亚?的话已经产生了一种不能不听的心态,因此亚?一说完,众人连忙点起头来。

亚?再度将对葛他们的训练之责交代给了朱雀之后,便腾身而起,往外飞走,留下了满地再度因为亚?的悬空飞行而羡慕加佩服的魔族人。

离开了训练葛等人的秘密场所之后,亚?直接飞到了百里之外的坎维拉特镇,在镇外降落,缓缓的走进了坎维拉特镇的街道当中。

亚?有点疑惑的看着镇上的街道,跟之前几次他来坎维拉特镇的时候相较,这时的坎维拉特镇似乎是太过安静了点,尤其是这个时候应该是下午市集开市的时间,但是街道上一片空旷,连半个人影都没有,而且连商家也都关了!

不经意间,亚?看到了大街某些暗巷里面,有为数不少的晃动人影,更有着他绝对不会看错的刀剑反光,叫亚?微微一愕!

虽然不怕事,但是如果事不关己的话,那自己也没必要惹是生非,尤其,现在他又是在这个陌生的大陆上。

脑海中转着这样的念头,亚?第一个反应便是转身想要退出坎维拉特镇的大街,只是亚?似乎晚了一步,当他转过身来时,他便已经听到了镇外传来相当嘈杂的脚步声,随即,大队的魔族人马拦住了他的退路,而那些埋伏在暗巷里面的人也跟着涌了出来,将亚?团团的围困在大街上。

亚?冷冷的看着自己周遭舞刀弄剑的魔族人,好半晌,他的眼光集中在某一个人身上,那是一个已经失去一条手臂、原本就已经够难看的脸,但因为强烈的恨意,一张脸扭曲的更加丑恶,那正是一个多月前被亚?废去一臂的魔族人。

至此,亚?已经可以理解到今天自己之所以会被包围的原因了。

看看周遭的人群,亚?心中不由的一叹,看来,自己真的是受到约瑟的影响太深了,否则,依照自己以前的习性来说,哪里会让这个魔族人在冒犯了自己一次之后,还有这个机会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恐怕尸骨早已不知被埋在哪了,对敌人果然是不能够手下留情的呀!

引来了这么多人包围住亚?的那个魔族人,死命的瞪着亚?,嘴里不知道大吼些什么,独手不停的胡乱挥舞着,只可惜他是对牛弹琴了,朱雀不在身旁的亚?根本就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不过,总算亚?不会误会这么一大群人手拿刀剑包围着他的用意!

既然知道自己听不懂对方在说些什么,那么亚?也就懒的废话了,双手一振,披风往后一扬,亚?便已经往前冲去,二话不说来到了那独臂魔族人的面前,手同时往前一伸,手掌直接印在那独臂魔族人的额头上,一掌将那个独臂魔族人给打的飞出去,然后一个回身,开始清扫那独臂人身边的人。

只见亚?的双手不知何时竟然异变成一双毛茸茸的兽爪,闪耀着可怕利芒的锐利爪子,随着亚?的每一次挥动,直接从周遭魔族人身上带起一点一滴的血花,当中伴随着魔族人在措手不及严重受创之下本能的惨叫声。

当那独臂人落地吐出了一大口蓝色鲜血后,已经最少有七、八个人死于亚?那兽爪般的双手了。

终于回过神来的魔族人,见到亚?竟然闷声不响的就狠下毒手,不由的大哗起来,但是也不忘举起手中的刀剑,往亚?杀了过来。

亚?来者不拒的,兽爪般的手臂似乎刀枪不入的硬捍魔族人的刀剑,手上的长爪只要轻轻一触魔族人的身体,不管魔族人的身体防御力是如何的强韧,不管身上的盔甲是如何的坚硬,无一例外的被亚?的爪子给开膛破肚。

老实说,这样两、三百个魔族人足以对附近千人的人族精锐士兵,但是相当可惜的是,他们现在所碰上的,却是在奇武大陆上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万人莫敌的恶魔。

魔族人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只是很单纯的想要来找那个胆敢伤害圣族人的卑贱人族算帐,来了这么多人当中已经有人觉得太过小题大作了,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守了好几天,人是等到了,但是没想到他们所等到的人竟然会强到这种程度!

看着亚?那宛如幽灵般漆黑身影在人群里诡异的来去自如,凡是他所经之处,全都染下深蓝的鲜血,耳边听着同伴们不断传来的那只来得及喊出一半的惨叫声,外围的人不禁胆怯起来,脚步由原先的往前冲变成了停止,最后缓缓的往后退!

解决了围在身边的敌人之后,亚?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周围远处那一群见机抽身的魔族人。

虽然亚?无法从魔族人那布满鳞片的脸上看出他们的喜怒哀乐,但是,从那一双双暗红的双眼中,亚?瞧见了他向来相当习惯的恐惧味道!

见到亚?冰冷的目光在看着他们,所有魔族人不由狂呼一声,转身往后就跑,将背后的大空门露给了亚?!

亚?冷冷一笑,他太了解自己在杀戮时所带给旁人的,尤其是亲身战斗的人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这种不分敌我,不分种族的恐惧,几乎已经变成了他的另外一项武器了!

嘴角再度浮起了一抹冷酷笑容,决心不再留情,避免引发更多麻烦的亚?绝对不容许这些人离去,他要留下他们来!

往前一踏,亚?正要追上去,就在这时候,亚?冰冷的脸上忽然浮现了一阵痛苦的脸色,异变的手一瞬间恢复成原来的模样,而亚?竟然屈膝跪在地上,全身不住的**着,身上更是一瞬间被自己所流出的冷汗所浸湿!

发出了一声有如野兽般的痛苦吼声,亚?勉强的伸手往前用力一挥,金光一闪,一道半月形的天心气劲射出,追上了那群亡命而逃的魔族人,正中所有人的背心,同时亦引发了魔族人了连声惨叫,坠地不起,最终,他们还是没能够在亚?的手底下逃出生天,也许,这就是与恶魔为敌的唯一铁律吧!

而跪在地上浑身不住**同时发出了闷哼声的亚?,根本就无法兼顾自己的战果,也无法去顾及刚刚力量太大的真气余劲正破坏着街道周围的房子,他只是不停的全身**,不停的发出嘶哑的哼声来!

好半晌,亚?身上的**慢慢消失了,亚?似乎也不再那么痛苦了!

慢慢抬起头来,一瞬间,恍若错觉般,亚?的双眼竟然散发出了金色的光彩,然后又恢复成了他原本的瞳色!

慢慢站起来,亚?的脸上不经意的闪过了一丝疲惫的神色!

对他而言,这一群魔族人的攻击只是一场闹剧,甚至连让他再看一眼那一手造成的惨烈战场的资格都没有,真正困扰他的是他那发作越来越频繁的毛病,一种痛的连亚?也无法自制的全身性剧痛!

轻轻一抖身上的衣服,刚刚的战斗并未能够在亚?的身上沾染上一丝血迹,但是他却在痛苦中染上了地上的黄沙。

恢复成原本的一身漆黑之后,亚?放眼一瞧,略带歉意的看了一下大街两侧被他所破坏的房舍以及房舍中脸色发白、正缩成一团不住颤抖的人群,都是他的人类同胞们。

亚?朝他们点点头,随即往港口的方向迈步而去。

直到亚?的背影消失在街道的另一端之后,一个人影,慢慢从半塌的屋子当中站起来,眼中闪烁着某种奇异的光芒,很快的往镇外离去!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