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六章 光风之悟

“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那宝贝徒弟干的好事!”

站在沙丘上,望着眼前乱七八糟的人群,葛正卖力的在指挥着一群衣衫褴褛狼狈不堪的人群,而士兵们则是在旁边看戏的样子,亚?微皱着眉头,问着感应他回来而飞过来迎接他的朱雀!

落在亚?的肩上,朱雀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原来,就在亚?离开没多久之后,正专心训练葛以及士兵们的朱雀,忽然发现在距离他们所在地约三十公里之外,正有着一大群魔族人在黄沙之中跋涉着,看他们的行进方向,正好是往这里过来。

朱雀心生好奇之下,便叫葛前往侦察,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将他们驱离,以避免这个秘密训练所曝光。

谁知道葛去了一段时间之后,非但没有将那群人给驱离,反倒是将这么拉杂的一大堆人给带了回来。

问他怎么回事,葛光是顾着指挥这群人也没回答它,气的朱雀只得发信号让亚?回来,害的亚?以为训练所出了什么事情而急忙赶回来!

亚?仔细的观察一下训练所当中那一大群约近千人的人群,看着他们这一群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身上带着奇奇怪怪的工具包袱,一看就知道是不知哪来的落难百姓,葛怎么会将这一群人给带回来?

而且看着葛大呼小叫的分配位置,有的人甚至放下了身上的包袱,开始干起设营搭帐的活,一副要在这里住下来的模样,这是怎么一回事?

忙着指挥众人的葛终于发现在他身前的沙丘倒影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葛连忙转头一看,看到了亚?已经回来了,葛连忙大声的吼了几句,然后连跑带爬的跑上了沙丘来到亚?的面前鞠躬道:“老师您回来了呀!”

皱着眉,亚?问道:“葛,这群人是哪里来的?你为什么要把他们带来这里?”

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亚?的反应。

他倒也自知他在未经亚?的同意之下,将这么一大群人给带来这里的行为,如果亚?要处罚他的话他也无话可说,因此葛虽然低着头,

但是还是忍不住偷瞄着亚?的脸色,还好,除了微微皱眉之外,脸色倒也是跟平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都是那么的阴沈,看来亚?并没有真正的生气!

将葛的小动作全都看在眼里,正如葛心里所嘀咕的一样,对于这件事情亚?倒也真的不是在生气,只是疑惑葛为什么会将这么一群不知哪来的人给带来这里。

确定亚?没有生气,葛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连忙一五一十的将他为什么会把这么一群人给带来这里的原因说了出来。

原来,葛在朱雀的要求下前往侦察这一群来历不明的人时,凭着在奴隶营中的经验,葛几乎是在第一眼,就确定了这群人一定是不知道哪里跑来的贫民群,葛甚至不怀疑当中有一大半的奴隶。

但是尽管是如此,葛却也还不敢大意,依旧小心翼翼的在旁边观察了一阵子,终于敢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伙人应该是逃难的人群,想到了朱雀的交代,于是便想要现身去打交道,顺便想想办法让他们绕路!

就在这时候,葛忽然感觉到了周围有着某种**,葛的脸色不由的一变,他太熟悉这种**了,这是沙漠里面最骇人听闻的沙漠狼群。

这种沙漠狼群少则数十只多则上千只,经常成群结队的以袭击往来沙漠的行旅维生,在沙漠中遇到了这种狼群如果没有自保的力量的话,可以说是注定了要埋骨黄沙的下场,而无论葛怎么看,眼前的这群人都是属于那种没有足够自保能力的人。

看看这一群人,老人小孩就占了快三分之一,其他的还有身材比较娇小无力(对男性魔族人而言)的女性,真正的青壮男性还占了不到全部的四分之一的数,这群沙漠狼群如果说是小股的可能还好,但是如果说遇到了那种三、四百只的中型狼群的话,葛几乎就可以想见这群人的下场了。

静静的趴在黄沙当中,早已经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气息的葛,可以感觉的到自己周围有着越来越多的**,是沙漠狼群,现在它们在自己的周围,而且按照**的规模来看,这群狼群很遗憾的,应该最少有中等的规模以上,不知怎么的,感知了狼群的规模之后,葛不禁对眼前的这一群完全不知道狼群来到,而依旧在松软的黄沙上辛苦跋涉行走的人群感到着急。

忽然,很明显的,那个走在最前面看似领队的壮年人忽然停下了脚步,两眼不停的打量着周围波浪起伏的沙丘,忽然举起手来大吼道:“大家快集合,狼群来了!”

看着队伍因为中年人的大吼而起了**,原本拖的长长的队伍行列随即很快的往中央靠拢,力量比较薄弱的老弱全都被保护在最安全的中心处,能够战斗的不分男女全都拿起了各种相当简陋粗糙的刀剑来戒备,当中甚至不少人连刀剑都没有,手上只拿着一支烤肉用的铁杈之类的东西而已。

葛暗叹一声,那中年人虽然总算是早一步的发现了狼群的存在,但是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果然,在人群还没能够完全来得及收敛完毕,狼群们就已经开始显露迹象,不断发出了尖锐的狼嚎,同时也由周围的沙丘不断的往这堆人群冲了过去,远远望过去就像是周围的沙丘全都崩塌了一样,掀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黄色巨浪,葛不禁倒抽了一口气,他还是低估了狼群的数目了,就眼前看来至少有上千头之多。

面对如此众多的狼群,顿时叫人群更加慌乱起来,到处响起了哭叫声。

中年人的脸色不由的也变得相当的难看,顿时中年人大喊道:“大家跟我去杀了这群畜生!”说着中年人比了一个手势,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带着一半的青年往四周的狼群主动的迎了过去!

双方很快就交战在一起,到处都是一遍喊杀狼嚎声。

不可否认的,魔族人坚硬的身体与强悍的力量在这一场的魔狼角逐上,的确占了很大的便宜,任凭沙漠狼群是如何的凶狠,那尖牙利爪在魔族人的身上,也不过是造就出了一条条的伤痕而已,并未能够彻底的重创这群人。

但是到底是蚁多咬死象。

每一个魔族人最少要应付十来条的凶狠沙漠之狼,再加上这群人很明显是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一般平民,所凭借着也就只有力量而已,

因此,几乎与狼群一交手就闹的手忙脚乱,个个浑身是伤的。

潜伏在沙堆当中,葛看到了眼前这群人岌岌可危,有许多狼群分别对着那些落单的人群进行攻击,已经有好几个人死于狼吻之下,又看到了狼群现在正试图突破众人的防守线,直接攻击那些被青壮守护在内的老弱,不由的心中一阵热血沸腾,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从沙堆中窜起,发出了一声沈雷般的大喝声,直接扑往位于他左手边最高点的那一头,比起其他沙漠之狼要大上一半的巨大黄狼!

从刚刚开始,葛便注意到了那头巨狼的存在,旁观者清的他注意到了是这一头巨狼最先发出攻击的狼嚎的,但是却又没有抢先攻击。

再看它的体型以及所站的位置,确定这头巨狼是这群狼群的头目,抱着擒贼先擒王的理念,葛一出手便是直接攻击这一头狼王。

察觉到葛的偷袭,狼王发出了一声的咆哮,身边几条看起来仿佛是这一头狼王的亲卫队的大狼,不由分说的展露着锐利的獠牙往葛扑来。

在经过了半个月的生死磨练又让亚?训练了一个多月,葛现在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凭着运气逃出奴隶营的人了,虽然还没有正式的学过一招半式,但是葛在这段时间以来,无论是力量、速度甚至是五感都有了长足的提升,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把这十来条大狼放在眼里,只是轻轻闪过了这些大狼的扑咬,有机会就给个一拳,毫不停留的直接扑向那头狼群首领。

看到了葛完全不受到其他狼群的阻挡向自己扑来,这头狼顿时又发出了一声咆哮,獠牙一露,等着葛的过来。

看到了狼王威猛的神态,葛心中暗自一惊,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挥舞着拳头往那头狼扑去。

毕竟是头狼,虽然是畜生但是却也知道葛这一拳是挨不得的,四足一蹬地,竟然从沙丘上跃起直接跳向人狼混战的地方。

被狼闪过了自己这样蓄满气势的全力一击,葛没有时间惊讶,一扑不中之下顿时硬生生的收回了拳头,同时一扭腰,姿态怪异的反身跳起追着头狼跳入了混战当中。

头狼竟然灵异到知道葛是不会放过它的,在进入了混战堆当中之后竟然没有趁势躲入狼群里,反倒是四足站定大张着嘴等着葛的自投罗网。

看到了这头狼的模样葛不由一阵心惊,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头狼。

他这一追等于是把自己给送上了头狼的獠牙下,但是现在身在半空中的他想要改变落点也已经来不及了。

而既然来不及改变自己的落点,生性强悍坚毅的葛干脆也不打算挽救了,鼓起了全身的力量,捏紧了拳头直接的往那头狼落下。

等不及葛落下,狼王怒吼一声,四肢再度一蹬,扑往了即将落地的葛,张大的嘴狠狠的咬了过来。

胆大的葛再见到狼王的狠势时非但没有怯弱,反而是一挥左拳看准了狼的大嘴一插,将整个拳头直接打入了狼的大嘴中,直探到喉咙。

狼王显然是作梦也没想到会碰到这么大胆的人,竟然敢将自己的拳头往它的嘴中送,顿时叫它浑身一震,而葛的这一大胆的作为同时也为葛获得了致胜的契机。

大嘴被整个拳头塞满的狼王根本就无法用力的往下咬,再加上拳头直接的插入喉咙当中,阻碍了呼吸,使得它在那一瞬间痛苦的几乎窒息,幸好痛苦的时间并不长,葛一发现到自己的无心冒险之举,竟为自己创得了这么大的有利收获,他完全没有丝毫怀疑的,挥舞着空着的右拳,一瞬间死命的在狼王的小腹胸部之间狠狠揍了好几拳,真的是拳拳到肉,拳拳碎骨。

等到葛觉得够了之后,将狼王甩开时,狼王早已经在葛那疯狂的打击与窒息的痛苦当中,一命归西。

仿佛是动物本身的灵觉一般,当狼王被葛甩开时,周遭的狼群仿佛是在同一瞬间察觉到了自己的头目已经死亡了,由葛周围的狼群开始,停下了攻击的动作,转而发出了一连串凄厉的高亢吼声,随即,宛如它们来时一样,潮水般的退去,只留下了几十具的尸体以及上百具的狼尸,当中包含了那头狼的巨大狼尸,满地疮痍!

有点疑惑着看着狼群撤退,葛没想到这沙漠狼群竟然在狼王死后便不战而退,否则真的再打起来的话,恐怕他也讨不了好!

想起了自己刚刚因为一时热血沸腾冲动的加入了战局,要不是幸运的很快解决了狼王的话,恐怕面对这上千头凶狠的沙漠之狼,他也只能够落荒而逃,哪里能够像现在这样安然无恙,甚至是毫发无伤的站在这!

这时候,那群人的领头中年人已经叫人开始收拾起自己人的尸体以及狼尸,这沙漠之狼的肉质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对于他们这些流离失所的流浪族民(注),倒也是相当难得一见的食物,可不能够浪费。

一边命人收拾残局,这支流浪族民的首领往葛走过来。

来到葛的面前,中年人单膝一跪行了一个大礼,说道:“感谢这位毕达(魔族语中对身分高贵的人尊称的意思,概略等于人族的大人、高贵的人、恩人之类的意思),不嫌弃我等卑贱之身出手相救!”

从小就在奴隶营长大,二十几年来都被人当成了最低贱的奴隶来看待的葛,作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可以被人冠以毕达这样的称呼,真的叫葛有种怪怪的感受。

看到了中年人还跪在自己的面前,葛连忙慌张的走上前伸手将中年人给扶了起来,略带慌张道:“这位大叔,我……我不是什么毕达,只是一个奴隶,请你不要这样子!”

不懂得说谎的葛还是坦白的说出了自己的真正身分,或者这世间就只有人族最擅长于说谎这一项特殊技能吧!

中年人一愕,虽然说他不是什么武艺高强的人物,但是能够领着千百个流浪族民到处流浪的他一点眼力倒是有的,刚刚看葛的出手,分明是有着不俗力量的人,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一个奴隶呢?

不过尽管葛自称是一个奴隶,但是对于中年人来说都一样,毕竟葛是救了自己一群人的人,因此中年人还是对葛相当的尊重。

在中年人的力邀之下,葛随着中年人来到了人群所在之处,看来这群流浪族民已经知道了葛是挽救了他们这一次危机的人,因此看到了葛随着中年人过来,纷纷围过来毕达毕达的叫个不停,弄的葛一阵不好意思,头上的双角都泛起了一阵的蓝色来(等于人类的脸红)。

被热情的人们围了好一阵子,葛这才得以脱身出来,来到中年人的面前,葛已经知道他叫做级了。

望着眼前衣不蔽体个个狼狈不堪的人群,葛忍不住的问道:“级,你们是怎么回事?就我所知,就算是流浪族民也不该这样狼狈呀?”

级看了葛一眼,忍不住的摇头叹气道:“其实,我们本来也有快两千人的,但是前些日子我们流浪到比里?鞑孔逵氚?ú孔宓慕唤绱κ保??糜錾狭肆礁霾孔逶诮徽剑?胧植患暗奈颐堑背∷鹗Я撕芏嗳耍?罄次?艘?惚芰焦?慕徽角?颍?坏靡阎缓媒?肷衬??p

“谁知道进入沙漠之后,我们竟然在沙漠中迷路了,更糟的是因为是急忙逃离的缘故,使的我们很多的物资全都在逃难的期间遗失,迷路又缺乏物资的我们就变成了你现在所看到的模样了,四百六十人,这一路走来我们损失了四百六十人,当中虽然大多是老弱,但是也不乏为了寻找食物及跟沙漠上的野兽搏斗而丧命的勇士。

“今天,要不是毕达您伸出援手的话,我想,我们这支流浪族民就要尽数丧生于狼腹了!”

听着级说的哀戚,再看到了现场许多人已经迫不及待生吃起了那又腥又硬的狼肉来,可见在沙漠的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到底是过着怎样的一个生活了。

望着人群,葛忍不住的问道:“级,那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跟葛一样同样望着族民们,级有点木然道:“我们也不能怎么办,现在由于比里?鞑孔逵氚?ú孔褰徽降墓叵担?沟恼?鏊劳錾衬?璧氐谋呓缛?冀溲系敝校?退阄颐强梢哉业缴衬?某雎芬裁话旆ㄍü??衷冢?颐侵幌胍?业揭桓鲇兴?惺澄锏牡胤皆菔本幼∫幌拢?鹊搅礁霾孔褰徽酵杲獬?吮呓绲慕溲希?颐遣庞锌赡芾肟?飧鏊劳錾衬?璧亍!?p

看了葛一眼,级又摇摇头道:“不过这一切都要我们可以在两个部族交战的这段时间之内活下来才成,想来也不简单,这两个部族是老冤家了,这两三百年来每隔个几年就要打上那么一次,也不见谁压倒谁了,看来这一次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但是就算两个部族不打了,我们安全的离开这个沙漠,以后,除了再到其他地方继续流浪以外,还能够有什么打算?”

最后一句话级算是彻底的披露出了身为流浪族民的悲哀,同时,在葛转述着级的话的同时,亚?也不由的心中一动,不过葛可看不出来亚?在想什么,他还是继续的说下去!

听完了级所说的,葛不禁感到心中一酸,曾经身为奴隶的他对于级他们这种流浪族民的悲哀,他是格外可以体会的到。

又是一个热血上涌,葛忽然冲口而出道:“级,不如你们就到我那去吧!虽然我那边没有好的饮水跟食物,但是起码是一个可以安身的场所!”

基于热血之下脱口而出的话才说出口,葛便已经感到后悔了,毕竟那里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地方,起码,没有经过亚?的同意便将这群流浪族民给带过去,真的可以吗?

“葛毕达,我我们……您……您真的愿意给我们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吗?这是真的吗?”紧紧握着葛的手,级激动到有点语无伦次,而葛望着级的脸,他已经说不出后悔的话来了。

得到了葛确认的点头回应,级激动的握着葛的手上下晃动了好几次,然后兴奋的说道:“葛毕达,请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叫大家准备,很快就可以出发了。”

说着,级连爬带跑的冲往人群面前,大声的宣布着葛愿意要带大家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丝毫没有刚刚指挥众人奋勇杀敌的那种稳重镇定的感觉,可见葛所说的话对他造成了多大的喜悦,而级宣布的话立即也引起了众人的喜悦欢呼声。

看这众人高兴的样子,葛心中不由的充满了一种满足感,同时对于可能会受到亚?的责怪一事,葛现在也是抱着一种顺其自然甘愿承受的心理了。

因此,在说完将这一群流浪族民带来这里的原因之后,葛在亚?的面前半屈膝的跪下道:“老师,我知道我没有事先征求你的同意而将他们带回来,必定会让老师您不高兴,学生愿意接受老师您的处罚,只求老师您答应让这群人在这里暂住好吗?”

亚?的脸丝毫不因葛的话而有所变动,但是看在葛的眼中却又显得是那么莫测高深,更是教葛心中忐忑不安。

而原本在底下兴高采烈的设营搭帐的流浪族民们,早已经发现到了沙丘上的事情了。

看着沙丘上不知怎么的忽然出现了一个相当罕见的人族,这就够叫他们吃惊的了,随即又看到了众人心目中的大恩人,先是相当恭敬的在这个人族的面前不知道说些什么事情,然后忽然做出了相当高的单膝跪地礼仰望着那个人族,这不由的叫大家相当的吃惊。

在他们的一干魔族人的种族观念里,他们的种族之所以称之为“圣族”,就是因为他们是最至高无上的,就算是族中最低等的奴隶也都还比其他的种族还要更高等,如今,众人心目中的葛毕达,竟然会对一个低等的人族做出这样的礼节来,真的是叫大家相当的吃惊!

但是众人当中最吃惊的便要算是级了!

刚刚,他就发现到亚?的存在,再看到葛有点神色不安的走向亚?时,他也跟着走了过来,在他的心中,对于拯救了他们并且提供了他们这么一个安稳隐秘地方生活的葛是相当的尊敬的,他不知道亚?这个人族到底是什么身分,为什么会来这里,但是他早已打定主意了,如果说亚?要对葛不利的话,那么就算是要他这一条命他也要维护葛的安全。

谁知道,他在旁边听到葛对于这个人族的第一句话、第一个称呼便叫级差点叫出声来,这个人族竟然会是葛的老师,这真是不可思议!

按捺下心中的疑虑,级虽然是站的远远的,但是他却拼命的拉长了耳朵听着葛跟亚?之间的一言一语,听到最后,得知了葛带他们过来可能会遭受到葛的这个人族老师的处罚时,级再也忍不住了,跑了过来。

在葛后面一步之处也同样的单膝点地,望着亚?,一字一句的说道:“葛毕达的人族老师,这件事情不关葛毕达的事情,全都是我的主意,如果你要处罚谁的话,就请你处罚我好了,葛毕达他拯救了我们,是我们的大毕达,是一个大好人,请你不要处罚他!”

级的话同样透过了肩上朱雀的翻译进入了亚?的脑海当中,但是亚?恍若未闻般,只是静静的看着同样静静的看着他的葛。

好半晌,亚?忽然开口道:“葛,如果你愿意将这些人马上赶走,那我还可以原谅你这件事,不然的话,我将会把你踢出师门,从此你将不再是我的学生了!”

亚?此话一出,葛与级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呼来,在这个大陆上,学生被自己的老师踢出师门,那可是一件最可耻最不可饶恕的大罪,任何一个被自己的老师舍弃的学生,终生都将遭受到他人的耻笑,不管他这辈子有多大的发展,在旁人的眼中,他始终是一个被老师舍弃的弃徒而已!

而葛更是作梦也没想到,亚?竟然用这种方式,来逼迫他一定要将这些流浪族民赶走?

一瞬间,葛恍若遭受到雷击般的呆住了,甚么话也说不出来。

看着葛的样子,级终于忍不住的发出了他的不满来:“葛毕达的人族老师,你这未免也太过分了,葛毕达并没有犯了什么严重的过错,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

亚?将极度冰冷的目光投向了级,虽然是胆怯于亚?那冰冷的目光,但是级却还是不由的叫道:“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走,我带着我的人走,我们已经承受过葛毕达一次的救命之恩了,如果因为我们的关系而害的葛毕达被逐出了师门,那就是我们天大的罪过,我们走!”

转过身来,级对着葛说道:“葛毕达,感谢你对我们的照顾,我们这就离开,避免你被你的人族老师逐出门墙,反正我们也流浪惯了,过惯了苦日子,烂命一条谁也拿不去,改日,如果有缘再相见的话,我们一定会报答你的恩惠的!”

说完,级愤恨的瞪了亚?一眼,随即往沙丘下方移动,真的是要叫人离开了。

亚?注意到了,原本听到他说要将他逐出门墙,葛的眼神是一阵的涣散,但是再听完了级的话之后,葛的眼神凝聚起来了,而且发出了一种相当坚定的神色,忽然朝亚?磕了三个头,力量之大弄得沙地上凹了一个大洞来。

亚?静静的看着葛的举动,不发一语。

磕完了三个头之后,葛站起来,恭敬的对着亚?道:“老师,虽然您已经不再承认我是您的学生了,但是我心目中依旧还是当您是我的老师,谢谢您这段日子以来对学生我的照顾,请老师您多加保重!”

葛此话等于是表示出了他宁愿被亚?逐出门墙,也不愿意将这群流浪族民赶离!

但是尽管已经明白了葛的决定,但是亚?还是问道:“葛,你的决定是?”

葛淡淡道:“老师,我不想要将这群流离失所的可怜人赶离这里,但是我也不敢违背老师您的意思,所以,我只好跟他们一起离开了!”

亚?似乎是一愕,随即说道:“葛,你大可不必如此,反正他们现在已经要走了,他们离开,你依旧是我的学生!”

似乎是笑了,葛淡淡的笑道:“不!老师,既然学生将他们从狼口中救了下来,又将他们带来这里,那么我对他们有一份责任在,况且,他们是相信我所以才会跟我过来,如今,我既然无法做到让他们在这里安居的诺言,但是我又不能违背老师您,所以,我选择跟他们一起离开!”

说着,葛对亚?点点头,随即,转身叫道:“级,你等等,我跟你们一起走!”

原本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的级在听到葛的叫唤之后,不由的转过头来一看,这一看之下,级整个人楞住了,竟然连葛叫他的事情也忘记了。

发现到级的表情有点不对劲,葛不由的一楞,也随着级的目光,转头看向了他背后,在他的背后没有别人,就只有亚?的存在,自然而然的,葛的目光也集中在亚?身上,当葛的目光接触到亚?的脸上时,葛也像级一样楞住了!

亚?那原本应该是冰冷、生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此时,竟然浮现出了一种奇特的微笑。

尽管因为种族不同所以审美观也不同,尽管身为魔族的他们无法很明确的分辨出人族微妙表情的差异,但是他们就是知道,亚?在笑!

无法形容亚?的微笑是怎样的一种笑,但是,看着亚?脸上所浮现出来的那种充满虚幻般的悠远,仿佛是来自心底最深处,最真挚的微笑,不知怎么的,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忽然浮现在他们的心头。

望着亚?笑容的他们只觉得那笑容,是天底下最完美的笑容,是最温柔的笑容,更是最美丽的笑容,用尽了一切他们所知道的形容词,他们也觉得无法真正形容亚?的笑,到底是给了他们怎么样的一种感受!

微朦幻虚之笑!

一个只有亚?真心真情流露时,才有可能会出现在亚?脸上的一种由心而发的温柔笑容!

此时此刻,葛与级有幸得以看到亚?此生第二次的微朦幻虚之笑,仿佛心中所有的不平,所有的委屈与阴影,全都在亚?的这一笑之下完全消失于无形,而亚?肩上的朱雀则是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声,一种只要是生命便不会错过的对于真正的美,真正的温柔所不由自主发出来的叹息,葛与级也一样,同样的叹息也出自于他们的嘴中!

同时在这瞬间,沈浸于亚?的笑容当中的葛与级完全没有发现到,不知何时起,在亚?的身体周边忽然慢慢的吹起了温柔的风来,轻轻的微风温柔的抚过了这里每一个人的身躯,带走了沙漠中的燥热,平息了人们心中的**。

慢慢的,风势慢慢加大起来,但是却完全没有带给人任何一丝不适,直到狂风吹起的黄沙阻碍了眼前的景象,葛与级才从亚?的微笑当中回过神来,而这一切都发生在那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

回过神来的葛与级赫然发现到,在自己的身体周边竟然布满了寂静而疯狂的风,漫天扑地的黄沙让他们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看不见其他的东西,隐约间,好像有很多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而引发出了尖叫声来,但是这杂乱的尖叫声在传进其他人的耳中时,已经不比蚊子叫声大上多少了。

忽然,一道光明划破了这遍布黄沙的世界,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然后第二道、第三道一道接着一道的耀眼但是不难受的白光不断划破着黄色的天地,直到每个人眼中的黄色天地被白色所取代为止。

然后,所有人发现了,在这白色的天地里,所有人身上的创伤消失了,无论是年代久远的痼疾,新近的伤口,全都在这到令人感觉到耀眼的白色光芒下消失于无形,而且就连心底那隐藏起来无形的伤痛,仿佛也被这白光所驱离一样,众人在这白色的天地里所感觉到的,除了温暖之外,还是温暖!

慢慢的,白光逐渐的淡去,天地,又恢复成原先的天地不!

天也许一样是跟刚刚同样的蓝,但是地却变了,众人无比惊讶的发现到,不知何时起,自己所在的原本是一片乱石黄沙的地方,此时,自己却站在一个看起来虽然有点破旧荒废,但是明显是用石材所构建起来的建筑群当中,从各个建筑顶端那一角或是突出的的地方,众人依稀可以办识出那部分,正好是他们刚刚身边的乱石林中的一部分!

最明显的莫过于在某栋高大的尖塔型建筑,在那离地近十公尺的顶端处,很明显的被人用某种力量刮去了一层,多出了一个斜面,让显露出整体之后的建筑物看起来怪怪的感觉,而那个斜面上正是有亚?用手指画出来的几十个人形!

不可思议,真的不可思议,难道刚刚的那阵奇异怪风竟然在那短短的几分钟之内,把这里的黄沙全部吹卷一空,因而显现出了这不知道已经埋在黄沙底下多久的古代建筑来?

虽然无法置信,但是这却是目前唯一可以解释的。

相较于其他正忙着用奇迹的眼神看着四周新环境与打量自身不知何时已痊愈的伤口的其他人,葛与级此时心中的震撼真的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因为他们真的是看到了一切事情的发展,知道推动这奇迹的力量来源是谁!

因为他们站的很近,所以他们至今依旧可以看得出来,亚?的周边还不断有着温柔的微风轻轻的吹动着他的发梢与衣角,淡淡的白色光辉尚未完全从亚?的身上消失。

站在某座三层高楼古迹的顶端,亚?闭着双眼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对于自己无意间外泄出来的力量所造成的景象他一无所知,他只是静静的感觉着体内那种神秘的温柔力量的存在。

忽然,一个带着恭喜意思的意念侵入了亚?的脑海当中,唤醒了亚?的神魂!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念,亚?丝毫没有任何的讶异,仿佛,这样的意念可以流入他脑海中是相当的自然!

“恭喜你了亚?!你终于真正领略了光的能量了!连风都更进一层了,真有你的!”

“是你呀!”

“对呀!除了我这个跟你一体两面的家伙以外,有谁可以这样跟你说话!”

脑海里面的亚?似乎轻笑着摇摇头道:“对呀!除了你这阴魂不散的家伙之外,的确是没有人可以这么轻易的侵入我的思考里了!”

意念的主人,来自另外一个大陆上的主宰,守护了地球八千多年,堪称是地球生命守护神的至高幻兽王者的半身之一,太始,对着自己的另外一个半身发出了调侃的笑意道:“看来真正领略了风与光的真谛,对你的心境影响还真是大呀!竟然还可以跟我开起玩笑来!”

亚?淡淡一笑:“是呀!我也想不到,我竟然可以从我的徒儿身上,领略到光明的真谛以及那风的坚韧,的确是想不到呀!”

带着笑意,太始道:“你如果早点有这本事的话,也不必将凯特他们送到我这里来了,不过这也不算慢,有了你的这层领悟,连我也受益良多,凯特他们也可以尽早恢复了!”

“你?”难掩心中的疑惑,亚?忍不住对着万里之外的太始发出了这样的一个疑问!

带着浓浓的笑意,太始故作惊讶道:“咦?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们是一体的两面,你的力量有何突破我的力量也会跟着增加的这件事吗?”

亚?一愕,正想要发话,太始的意念又传来了:“好了,我不多说了,我要去试试你新领悟的光之力量了,实验品就拿凯特他们好了,掰掰!”

亚?气极,但是太始却已经切掉了彼此之间的联系,凭他现在的能力要主动连上太始并不是那么容易,亚?也只好摇头醒来了。

醒过来的亚?,最先看到的就是自己所在的地方已经撤彻底底的改变了。

亚?眼中惊讶的目光一闪而过,随即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第二层楼高的葛与级正楞楞看着他,脸上满是惊讶的神情。

有点理解到这是自己在先后领悟到风与光的能量之后所造成的后果,亚?也没有多说什么。望着葛,亚?轻轻叫唤道:“葛!”

听到了亚?在叫他,葛本能的躬身道:“老师!”随即,葛忽然想到了自己已经被亚?给逐出师门了,这一声老师岂不是冒犯亚?了?

望着葛,亚?淡淡的说道:“这些人,是你带来的,你便要负责,这一切与我无关,别奢望我会帮你的忙,知道吗?”

葛一楞,本能的点点头,随即想到亚?到底在说什么?他们不是已经要离开了吗?

未待葛反应,亚?又说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安排这些人,三天后的晚上你来找我!”

说完,亚?又对旁边的朱雀道:“朱雀,这几天你辛苦一下,那些士兵的训练就交给你了,实战的训练这三天当中暂时取消,等我回来再说!”

朱雀点点头。

亚?随即转身轻轻的一跃破空飞翔而去了,他要去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的消化自己刚刚受到了葛那为人不为己的牺牲精神所感,因而引发的光与风的领悟经验了!

望着亚?迅速远去消失的背影,葛全傻眼了,现在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注四:

流浪族人:没有自己所属的部族,在魔族大陆上到处流浪寻求寄身之所,成员千奇百怪,脱逃的士兵、没落的部族族民、没有主人的奴隶都有,身分仅高于一般的奴隶一点,在某些部族当中,甚至将流浪族民的地位看做比一般的奴隶还要低下。

一般的部族很少会接受这些流浪族民的,因为流浪族民的组成分子甚杂,往往每到一处便会引发该处的社会乱象,是各部族排斥的对象。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