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二十一章 意外之喜

“你们就是受到大……叛徒所指示,进来这个卡罗平原的人类吗?”

穿过了重重精灵包围圈,来到夜月等人十公尺外的,是一个瘦瘦高高满脸威严的精灵老者,开口的第一句话便叫人摸不着头脑!

叛徒指使?

心里慢慢的念着这一句话,夜月跟已经与她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力奥相视一眼,夜月心中不祥的预感更加的强烈。

夜月朝面前这个显然身分不凡的精灵老者施了一个精灵族的礼节,轻柔的说道:“请问长者,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能否请您解释一下!”

老者,精灵一族最大一族的族长,同时也是大祭司的父亲泰尔威达,在听到了夜月的话之后,冷哼一声道:“解释?还需要我解释什么?我们早已经知道了,你们与那叛徒勾结,企图将我精灵一族守护多年的远古强大幻兽,偷偷的带回你等人族之手,这还需要我解释什么?”

力奥等人闻言不由一愕,这什么跟什么?

透过夜月的同步翻译,虽然大家都可以听得懂眼前这个精灵所说的话,但是,这些话一合起来,他们怎么完全不了解意思了?

摇摇头,夜月转过身来朝力奥使了一个眼色,让力奥等人开始暗暗的提聚功力,随时准备应变,另一方面,夜月则是不解的说道:“长老,为何您会这么说呢?我们有何得罪贵族之处?还有,您刚刚说我们与叛徒勾结,请问,这叛徒指的是谁呢?”

泰尔威达用一种相当矛盾的语气说道:“没什么好说的,那个叛徒就是大祭司,虽然现在我们还没有决定怎么来处置她,但是也块了……”

话锋一转,大长老忽然杀气腾腾道:“不过就算是这样,对于你们这些居心叵测的人类,我们决定还是要先把你们拿下!”

虽然还是完全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光是从夜月转述出来的话,力奥等人倒也听得清清楚楚的,谈判破裂了!

几乎就在泰尔威达话才说完,力奥等人的身上便分别的腾起了红、青的光芒,霎时间,力奥等人已经穿上了兽幻铠了……

面对眼前这几千个精灵,先别说个个都是精灵一族的菁英,光是人数压也压死他们。

因此,力奥等人不敢轻□,马上拿出全副的精神与实力,随时准备待夜月一声令下就要开打。

夜月轻轻的往后摆摆手,制止了力奥等人的蠢蠢欲动,脸上笑容不变的说道:“大长老,我想您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以大祭司那样崇高的地位,怎么可能会是贵族的叛徒呢?况且,我们会来到这里的原因,我想您是最清楚的,怎么会说我们是居心叵测呢?”

毕竟眼前起码有一、二千个精灵族,虽说在这里他们无法使用最擅长的魔法,但是菁英毕竟是菁英,夜月再怎么自恃甚高,也不敢轻□眼前的这股力量。

至少,能不起冲突那是最好的,否则,如果真的是起冲突的话,那恐怕吃亏的就一定是他们了。

同时,夜月心中也更是担心另外一路的同伴,不知道他们是否也碰上了相同的情况了?

所以,夜月一边努力的拖延时间,一边心里暗暗的寻思,有什么方法可以脱离险境与其他四个同伴会合在一起,最起码,可以保住自己一行人,也不要再加深与精灵族之间的冲突,最好的情况便是,眼前这个大长老是在跟他们开玩笑罢了,不过,这只是夜月心中的妄想罢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在夜月还来不及想出办法时,泰尔威达已经不想再拖延下去了,一挥手,包围在夜月等人四周的精灵族人随即大喊一声,如狼似虎的往夜月一行五人扑了过来。

夜月轻叹一声,双手在背后轻轻摆了几个只有力奥三人能够看见与理解的手势,身影也慢慢的往上漂浮起来,而在她身后的力奥等人可不客气了,尤其是停风与龙纹两人,自认是偷袭老祖宗的他们,刚刚措手不及的被精灵族人偷袭得连兽幻铠都来不及穿上,搞的一身狼狈不堪,而且又不敢下重手,现在终于穿上了兽幻铠,身上的伤也被夜月治疗的差不多,尽管体力尚未完全复原,但是面对这群精灵族人,他们可是一点也不害怕。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身影一晃,整个人完全的消失在原地,同一时间,不少的精灵族人马上传出了惨叫声来,正是他们发挥了最擅长的攻击方式——暗杀。

这边停风与龙纹火力全开的发挥出暗杀的功力,混水摸鱼的搞的精灵族队伍大乱,而那边,力奥与希瞿可是叫苦连天了。

无法像龙纹与停风那样如此精擅潜藏身形,力奥与希瞿几乎是正面面对着如潮水般涌来的精灵族人,几乎一开打,力奥浑身便已经腾起了熊熊的赤焰,这真气透过覆盖全身达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兽幻锁所增幅出来的赤热火焰,不但像极了真正的高热火焰般具有猛烈的高温,而且还能够有效的防止精灵手中的武器直接攻击,简直可以说是集攻防于一身的护身火焰。

只不过,这样的一身威力强大的火焰,却也同样不断的在大量消耗着力奥的真气,要不是面对着如此多的敌人的话,力奥可不会干这种傻事,不过没办法,谁叫刚刚在开打前,夜月要他吸引住敌人的注意力的,而想来想去,也只有这种方法是最直接也最快了。

另外一边,同样接获夜月指示的希瞿则是更夸张,虽然希瞿一身的功力比不上力奥,但毕竟是死神小队当中功力排名数得上名字的,这时候,希瞿同样的火力全开,一边右手挥舞着手中的长剑,状若疯虎的主动冲进了精灵的队伍当中,不断砍杀着,另一边,左手独门的指劲更是暗中大发利市,趋近他身边的精灵族人就算没被他的长剑砍倒,往往也会栽在他左手的指劲之下,可以说,四人之中希瞿收获最多,但是情势也最危险!

而另外一边,浮在众人头顶上不断盘旋回避精灵所射出的强劲弓箭的夜月,一边移动自己的身形,一边则仔细的在拥挤的战斗队伍当中找寻着她的目标。

自知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下,她全仗着一身迥异常人的精神力量,勉强的支撑着自己的魔力运作,要做到不拖累自己的同伴,已经几乎耗去了她近八成的精力了,剩下的,仅仅够她一击之力罢了,自己一行人是生是死,就看自己这一击了。

发现了!

花费了一番功夫,夜月终于发现到自己所要找的日标了。

几乎在一瞬间,身在半空中的夜月身影变得相当的模糊不清,下一瞬间,夜月的身形足以用雷闪电疾般的速度来形容,往她所发现的目标——泰尔威达俯冲而去。

在人群当中指挥众人围攻力奥等人的泰尔威达,几乎就在夜月俯冲的—瞬间,马上察觉到夜月的目标正是自己。

只见泰尔威达冷冷一笑,随即双手连连在胸前飞快的结出了好几个简单的手势,一瞬间,在他头顶上方顿时出现了一层几近半透明的草绿色光膜来。

发现到泰尔威达已经察觉到自己的意图,而且还做出了防御的护罩来时,夜月心中几乎后悔的半死,她怎会忘记了,在卡罗平原这个特殊的地带,也许对一般的魔法师来讲是一个可怕的地带,但是对于像她这类拥有高深精神力与魔力的高手来说,尽管是空间当中无魔法能量可供使用,但是光凭自己本身所拥有的魔力,也足够发挥出四五成的本事来。

而眼前身为精灵一族十大长老之首的泰尔威达,如果说连这等小事都办不到的话,那也枉称长老了。

而偏偏,夜月却一时之间就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

也许,泰尔威达现在所结出的护罩,只是薄薄的一层,几乎不用花个几秒钟的时间就能够突穿,但是就这几秒钟的时间,泰尔威达便足以打破她的企图了,越想,夜月几乎是越想给自己狠狠的一巴掌。

眼看着放出了护罩之后,泰尔威达双手又继续在结着不知名的手势,夜月一咬牙,身上忽然彩光一闪,六灵圣珠齐出,以有如离弦之箭的锐利态势飞射而出——既然无法偷袭了,那么便强攻吧!

这是夜月心中的想法。

再一次的察觉到夜月的想法,泰尔威达不愧是活上几百年的精灵长老,经验无比丰富的他一边结着手印,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依靠着天赋灵巧的身形,三转四弯的很快就躲进了周围的人群当中。

而就在泰尔威达的身影消失在周围的人影当中时,他所布下的护罩,也同一时间被夜月的六灵圣珠所贯穿打破了。

这一切说来甚慢,实则在短短的不到两秒钟之间发生完毕。

发觉泰尔威达已经隐藏在人群当中了,夜月娇吒一声,原本极快的身影,堪堪的在距离地面不到半公尺的空中悬浮停止,同时,六灵圣珠也一瞬间回到她的身边,不停的环绕起来,顺便将周围几个比较机灵、察觉到夜月落地而意图擒住夜月的精灵族人,给一一逼退。

紧接着,悬浮于半尺空中的夜月不待重心调整回来,一瞬间身上绽放出了强烈的白光,几乎叫周围的精灵族人差点睁不开眼。

强光过后,夜月已经穿上了她很少穿上的魔幻铠了,看来,她也真的是决心大干一场了!

这边,正当失去了一举擒住泰尔威达的机会,而气得牙痒痒的夜月决心要大干一场的同时,在她的不远处,力奥也同时的发出了一声怒吼声来。

对力奥而言,周围的精灵族人虽然说是很多,但是本身不擅于近战攻击的精灵族人,在无法使用他们最得意的魔法,只能够倚靠远处的弓箭射击,以及手上的武器蛮力进攻的情况卜,对于力奥而言只是比普通人还厉害一点的一群而巳!

先别提力奥向来硬打硬架的攻击方式,叫周围的精灵族人吃下了多少的苦头,光是他一身炙热的烈焰,就让精灵族人不敢太过于靠近他了。

尽管如此,力奥还是很尽心的担任着自己吸引精灵族人的目标任务,只是他有一半的心神,是放在浮在半空中的夜月身上罢了!

当他瞧见了夜月往不远处的某点俯冲而下时,力奥也想通了夜月这擒贼先擒王的计画,一理解夜月的想法之后,原本保留三分力气的力奥顿时十成火力全开,全速往夜月的落点靠近,企图来个上下同时夹击。

而这个时候,在力奥前进方向的精灵族人可惨了,一直到刚刚为止,包含了力奥在内,所有人照着夜月的指示,只是应付着精灵族人的围攻,并没有怎么下杀手,而这时力奥的火力全开的情况之下,力奥的力量才真的是完全展现出来。

只见到随着力奥一步一步的往前冲,凡是阻挡了力奥前进的精灵族人,几乎是无一例外,不是被力奥一拳给打的往丫空中飞走的话,便是被力奥一脚给踹到旁边,跌成了滚地葫芦,连带着还使得周遭的同伴一起遭殃,摔个满地。

只是,力奥还是不够快,就在他距离夜月不到十公尺,足以看清身为夜月的目标物泰尔威达时,正好瞧见了泰尔威达往他这个方向窜来的身影。

正当力奥暗暗欣喜自己来的正好的时候,他气势汹汹的前进方式,已经引起了前头泰尔威达的注意力,结果,在力奥还来不及得意完的时候,泰尔威达手中已经完成的魔法已向他发了过来。

一瞬问,力奥只觉得身上一麻一热,然后一痛,眼前只看到从泰尔威达手中射出了七八道亮银色的电流打到身上来,而在那一瞬间,力奥整个人全僵住了。

见到在泰尔威达的“雷击”之下整个人僵住、甚至连身上的火焰都在那一瞬间弱下来的力奥,在他周边可以用拥挤来形容的精灵族人,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

几乎是不加思考的,手里的武器便往力奥身上招呼过来,好不容易等到泰尔威达所发出的“雷击”电流消失,恢复行动能力之时,力奥全身上上下下几乎全被刀枪箭斧等十八般武器,招呼过一遍甚至两三遍了。

虽然托福于一身拟九阶铠钟厚实的防护能力,而让力奥没有直接受伤,但是那些武器所夹带过来的强大冲撞力量,倒也使力奥浑身骨节欲散,又麻又痛的。

此时此刻,力奥忍不住的咆哮道:“真他***,老子不下重手,你们还真的是不知死活,不想死的给我让开……夜月,你别怪我,我忍不住了!”

在怒吼当中,力奥还是不忘通知夜月一声。

一吼完,力奥身上的腾腾火焰忽然尽数收敛,速度之快,竟然造成了周围的精灵族人眼睛的错觉,原本一身赤红的力奥忽然变成了灰黑色。

当精灵族人了解到,这只是力奥身上的火焰消失后所产生的错觉时,顿时狂喜在心,刚刚一身火焰的力奥,让众人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现在力奥身上的火焰不见了,这岂不是表示力奥再也无法阻挡他们的攻击了?

一察觉到这一点,顿时好几个脑筋灵活、身手不错的精灵族人欢呼一声,同时往力奥打了过来!

只不过,脑筋动的比较快、身手也不错的精灵族人却全然没有想到,这次他们可是注定要倒大楣了!

力奥身上的火焰之所以消失,最主要的因素,便是他已经发现到夜月的计画已经失败了,他已经没有透过这种方式来吸引其他人注意力的需要了,因此,力奥便将自己身上的真气做一调整,节省起这种看起来声势很大而且很吓人的型态,把身上的真气全数投入了真正有效的战斗行动当中。

果然,当那些攻击最快的精灵还没有来到力奥身边一公尺内的时候,力奥的右手□然从裂灵指套所在的掌心之处,狂喷出碗大粗、两三公尺长的火焰柱。

这恍若实质的火焰之柱,随着力奥的右手大力一挥,随即在他的周围绕了一大圈,一举将他周边前后左右来袭的精灵族人再度的打飞,而且更甚的是,凡被力奥手中火焰柱打中的精灵族人,顿时在身上燃起了大火,炙热疼痛的感觉,让这些精灵族人在还来不及落地时,便发出了惨烈的叫声来。

见到眼前自己族人的惨状,周围的精灵族人不由得倒抽了—门气,总算在几个人的共同帮忙灭火之下,这些遭受到力奥认真一击的精灵族人,没有被身上的火焰给烧死,但是其情况也是惨不忍睹,身上到处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焦黑的颜色,痛得在最初的一声惨叫过后,根本就无力再发出第二声来。

包围在力奥周边的精灵族人,在看完了自己族人身上的惨状之后,忍不住的又看向此时失去了一身赤红火焰、但是却又更加骇人的力奥,这时候,众人才发觉到,力奥的脸上正挂着一种似笑非笑,充满着不屑、轻蔑、残忍的表情。

每一个看清力奥表情的精灵,几乎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颤,这个时候,配合著脚边族人的惨状,众人才有点体会到,死神小队为何以死神为名——这样的手段恐怕也只有死神才配得起吧!

不同于周围精灵的震撼,隐藏在人群当中的泰尔威达却是急怒交加,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雷击魔法竟然会引来力奥如此暴烈的反击,因此在众人还在发愣的同时,他已经再一次的发出了雷击,让银亮电蛇再度的往力奥身上扑去。

轻不可闻的冷哼一声,不再大意的力奥几乎就在泰尔威达的雷击一出手,手中猛烈喷射的火焰柱便在极快的动作之下,迎向了泰尔威达的雷击电蛇。

在肉眼不可觉的速度之下,从力奥的掌心处很快的透出了深蓝色的光芒,在一瞬间贯穿了整个火焰柱,激发整个火焰柱发出了砰一声以及强烈的闪光,掩盖过了泰尔威达的雷击电蛇光芒,当耀眼的光芒过后,泰尔威达的雷击已经消失无踪,而稳稳的站在原地的力奥手上的火焰柱也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长达两公尺、蓝心红刀的怪异长刀。

轻轻一挥手中的怪异长刀,在众人的眼中残留着红蓝交错的残像,力奥语气无比冷酷的说道:“我再说一次,不想死的就离开!”

力奥刚刚说完,另一个同样冷酷、但是却好听多了的声音跟着响起道:“或者该说,不想要这位长老死的人,最好乖乖的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

这突然插入的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人一愣,连力奥在内,皆不由自主的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这一看,除了力奥脸上的冰霜融化之外,其余的精灵几乎是无一例外的睑色也变得相当难看。

这个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身着闪耀美丽光彩雪白魔幻铠的夜月。而此时,夜月正一脸严肃的紧抓着不知何时已经落在她手中的泰尔威达。

原来,在最初的一击未中的情况下,夜月并没有如外表般的,在泰尔威达的挑衅下被愤怒冲昏了头,而决定大开杀戒,相反的,夜月反倒是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表面上看起来夜月十分的愤怒,而且也开始与她周遭的精灵族人缠斗起来,事实上,夜月始终没忘记要擒住泰尔威达,毕竟,在不想与精灵一族的冲突扩大的前提之下,擒住了现场这批精灵族的最高指挥者作为人质,虽然说是卑鄙了点,但却是最好的方法,尤其又是这么一个无法避免冲突的情况下。

也因此,表面上,夜月仿佛是被周围无数的精灵一族给完全纠缠住,火球、雷光打得相当的热火,事实上,夜月的注意力始终是在那人群里的泰尔威达身上,而眼前的战斗,只是夜月用来掩盖她目的的手段而已,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藉由打斗的挪?兀?乖孪嗟弊匀坏母?孀盘┒??锏慕挪剑?欢系脑谌巳褐幸贫?牛??伊Π抡馐庇制?叩挠锍鐾?玻?偈苯?┒??锏淖⒁饬Ω????チ耍?绱擞幸馕抟獾那榭鱿拢?乖潞芸斓奶??颂┒??锏纳肀撸?匀欢?坏氖值角芾戳恕?p

但事实上,夜月此举其实也是相当的侥幸的,毕竟,泰尔威达身为精灵一族中手握实权的大长老,又岂是易与之辈?

只是当时的泰尔威达一方面被力奥给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另一方面,在泰尔威达的心中,始终不曾将力奥、夜月等人放在眼里,在太过托大的情况之下,又因这里的奇特环境的缘故,促使泰尔威达在受到夜月的偷袭时,本能的要发挥抗拒魔法却出乎意料的无效之下,被夜月一举擒住,一身的实力甚至连十分之一都没发挥出来!

在见到夜月抓住了泰尔威达之后,力奥知道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的倾向他们这一边了,因此不等夜月再发出第二次警告,力奥已经猛一吸气,忽然单手握拳,在完全不理会周围来自精灵族人的武器砍杀的情况下,狠狠的往地面一拳直击。

霎时间,在力奥周围百尺之内的精灵一族,顿时感觉到脚下忽然起了一阵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力奥的拳头为中心点,不断的往四周碎裂延伸出了无数的裂痕,连带着,仿佛天摇地动的感觉,萦绕在力奥周围百尺之内的精灵一族心头上。

如此威势的一击,叫精灵一族不由的心中骇然,不敢想像如果是打在他们的身上,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一时之间,整个纷乱的战场竟然以力奥与夜月为中心点,仿佛涟漪般不断的往外扩散,产生了一圈寂静无比的环境。

抬起头来,力奥满意的拍拍手,仿佛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无视一身兽幻铠上七零八落的被精灵族攻击所留下的各种痕迹,也像没看见眼前布满每一寸空间的利刃冷光,悠哉悠哉的晃着步伐,慢慢的往夜月的身边靠了过去。

其实,表面上悠哉悠哉的力奥,这时候可是心里有苦说不出来。

刚刚,察觉到夜月虽然已经挟持了泰尔威达,但是在这样一个吵闹混杂的环境当中,除了他们身边的少数几个人之外,外围的人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头头已经落入他们的手中了,为了让夜月这条擒贼先擒王的计策成功,力奥不惜大耗真气,使出了这么一招拳打裂地中看不中用的花招来。

这招感觉起来好像很可怕,实际上却没什么用途,只是有赫赫威势可以平静这吵闹的战场。

不过,尽管是毫无用处的裂地之举,为了达到吸引所有人的日的,力奥还是耗去了近一半的真气,再加上刚刚纯粹防守所耗去的大量真气,力奥现在可算是一个空瓶子,没什么实料在。

不过就算是如此,光凭着力奥刚刚那声势骇人的裂地一拳,倒没有一个精灵族有意愿想尝试看看,因此不但没有人敢攻击力奥,甚至在力奥走到他们面前时,还胆怯的主动让出了一条路,让力奥顺顺利利的走到夜月的身边。

看到力奥走进自己的保护圈之后,夜月这才放下了心中的一颗大石头,与力奥相处了那么久的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力奥此时是全身的真气尽耗,几乎没有任何自保的力量,直叫她心里紧张了一下。

她也没想到力奥会突然发神经的用了这么一个招数出来,不过,看到几个精灵族人脸上恐惧的表情,看来在这个不曾发生过地震的精灵大陆上,力奥这堪称碎地的一拳,可是大大的增加了他在精灵一族心中的威风了,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这个时候,在力奥那碎地的一拳吸引之下,现场两三千个精灵族也看清了自己的长老已经落在人家手里了,再加上力奥那一拳的威势,霎时间,所有的精灵族人不由的面面相觑,实在是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队长,干的好,把这个老混蛋交给我,我保证让他生不如死,竟敢来惹我们,难道不知道我们可是……”

由于整个场面陷入了令人难过的沉默,一时之间不知该不该继续动手的停风等人,也跟其他精灵族一样发现到夜月等人的情况了,连忙的赶了过来,人还未到,停风兴奋的声音倒是先传了过来,只可惜还来不及说完,夜月已经挥手打断了他的狠话,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了。

恢复了原先恬雅笑容的夜月微笑道:“大长老,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谈一谈了吗?”

“呵,大家果然没有丢我们的脸呀!果然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继而,随着夜月的话声,一道叫夜月、力奥等人无比熟悉的尔雅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顿时叫力奥、夜月等人脸色为之大变!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