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二十九章 死之螺旋

现场,除了站在城墙上的人以外,唯一没有加入战斗的,就只有葛一个人。

在看到级被重所擒获,葛不是不想要加入,但是为了要坚持住自己的立场,身为「黑阳」族族长的葛为了避免引发全面的混战,他只能够强忍著心中的冲动,看著级不断的在重的手中挣扎著。

今天如果身为氏长身分的葛,在这个时候插入了级与重的头目之间的战斗,那一旁的炎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如此一来,他与级一连串的安排便付诸流水了,不但如此,恐怕今天他这个「黑阳」族将无人得以生还。

因此,尽管葛双拳已经握的快要出血了,但是他还是得强忍著心中的冲动,克制自己千万不可以出手。

不过话说回来,看到级这麽轻易的就败在重的手下,自知自己也不过比级要高上个一两筹,就算他出手,恐怕同样也会败在重的手下,更别说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炎在呢!

而在古城里的亚?将场中的情形一一看在眼里,既为亲卫们的表现而感到高兴,同时也为级的冒失与自大而感到叹息。

虽然从来不曾与斗神阶级的魔族人交过手,但是亚?也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更何况就亚?所知,百年一次的异族菁英大战中,历年来每一个参加的魔族人都是有著斗神的称号,如此便可以知道斗神的不可轻视了,当然,也更不是级这个只是练了半年功夫的家伙可以对抗得了的。

此刻的亚?不禁考虑起来,看来敌方的实力真的是太强大了,恐怕这个考验葛等人是过不了关了,他到底是要不要出面?

正当亚?犹豫的时候,在场中,一手捏著级的脖子的重,相当轻松的狞笑道:「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学来这一身的大地斗气来著,但是难道你的老师没有告诉过你吗?在这片大地上,我如果说声第二的话,可没人敢说他的大地斗气第一了,知道吗?小子!」

一听到重那有如猫戏老鼠的话语,葛这才恍然大悟,也才恢复一点点的自信心,原来人家可是不知道练大地斗气练多久的专家,难怪级三两下就叫人家擒住了,若非如此的话,那斗神的实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不过葛此时完全没有想到,除了说级是因为撞著了大板,碰到重这个大地斗气行家的手中,被人家三两下就擒住之外,过於轻易制敌的重这位斗神,也还根本没有把他那斗神的真正实力发挥出来。

其实,斗神的实力根本就不是此时的葛所能够想像的。

就在葛急得不知该如何挽救级一条小命时,忽然从葛的背後,一道金色的半月型光芒飞射而出,直往重那高举的手臂划去。

很快的感觉到这到来袭的快捷气劲中夹带著强大的力量,措手不及的情况下,重很快的放过了已经被他捏的喘不过气来的级,往後退了几步,躲过这个强力的气芒。

而级也趁这个时机,顾不得自己已经缺氧缺的快昏了,连跑带爬的,回到葛的身边,相信今天这一战足以让级「获益良多」。

被人用这种手段把手中的猎物救了回去,重只觉得心中一股怒火腾腾,眼中闪过凶狠的厉芒,直接越过葛与惊魂未定的级,注视著古城城门的方向。

不论是冷眼旁观的炎也好,还是怒火中烧的重也罢,从刚刚那道他们也不敢轻忽的半月行气芒所蕴含的威力,可以看出,接下来这个三流部族的幕後主使人才正要出现。

当然了,透过那道威力强劲的气芒,他们自也知道,这个幕後主使人可不比眼前这两个跑龙套的家伙,恐怕是拥有不弱的实力。

就在万众瞩目下,一个幽灵般的漆黑身影缓缓的脱离了城门阴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炎与重倒抽了一口气,他们根本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然有人有办法在距离他们如此近的情况下,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隐藏在阴影中,而不为他们所发现。

顿时,炎与中对於这个黑影的身价又大大的提高了好大的一截。

而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在旁冷眼旁观许久的亚?。

完全不理会葛与级那因惭愧而垂下的头颅,亚?缓缓的来到了炎与重的面前,平板的说道:「你们…是在找我吧!」

不知怎麽的,当炎与重终於看清楚亚?的模样之後,一方面是吃惊於亚?是一个人类的事实,另一方面,隐隐约约间,炎与重不约而同的从亚?身上感觉到了某种压抑的感觉,彷佛他们是在面对的某种可怕的东西一样!

因此,当亚?问完一阵子,炎与重这才回过神来。

重往前跨出了一步,说道:「人类,你为什麽要插手我与那小子之间的战斗?难道你不怕我们群起而攻吗?」

不知怎麽的,原本怒气勃勃想要兴师问罪的重,在面对亚?时,出口的话竟然变成了一种陈述的语气。

一旁的炎带点疑惑的看著重,了解重行事作风的他,实在不敢相信重在遭受这种事情之後,竟然会有这种…近乎温柔的反应?

但是,当炎真正的接触到亚?那平板的目光时,炎不由的心中一滞,那冰冷的目光,叫他有点了解到重为何会如此反应了!

身为一个斗神,不管是重也好还是炎也好,长年的战斗,早已把他们的神经磨练出了某种本能的敏锐直觉,而且,能够成为一个斗神,也代表著他们并不笨,不笨的他们都相当的相信自己的直觉。

以往,他们靠著自己的直觉可躲避过不知多少次的杀身之祸,而现在,不管是炎还是重,直觉都在告诉著他们,眼前这个少见的人类绝对不能够去触怒他,否则後果恐怕是不堪设想。

站在亚?背後的葛与级,相当震撼而且羡慕的看著亚?的背影,光是看到眼前炎与重那凝重的脸色,他们也知道亚?带给了炎与重多大的威胁,若非如此,炎与重怎麽此时还楞楞的看著亚?呢?

好半晌,亚?终於出声,指著背後的葛与级,缓缓的说道:「他们,一个是我的学生,一个嘛……是我的名义学生,你说我该不该看著他们死在你们手里?」

大概是魔族语言里面没有所谓的记名弟子之类的名词,因此当亚?手指到级时,不禁沈默了一下子,这才用所谓的名义学生这样的古怪形容词,来称呼自己与级之间的关系!

而当亚?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学生倒是知道,至於名义学生这样的词,众人想了好一会这才会过意来。

而最先会过意来的级,几乎差点没兴奋的尖叫出来,从葛的身上,他最清楚葛在亚?的教导下实力提升的有多快,早已经叫他万分羡慕了,如今没想到自己竟然因祸得福的成为了亚?的半个学生,要不是现在大敌当前的话,恐怕级早已迫不及待拜见亚?这个老师了。

而在听到亚?的回答时,炎与重的脸色说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人族他们不是没见过,与人族相处的很好的族人也不是没有,但是,像葛与级这样身为一个氏长与头目身分,就算是三流部族的也好,竟然会拜一个人族当老师,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很高兴的模样,他们可真的是没见过。

摇摇头,重硬声道:「就算他们是你的学生,你也不该插手我们之间的战斗,难道你不晓得吗?这可是以部族的名义为赌注的战斗吗?」

很乾脆的,亚?轻轻的摇摇头,生硬道:「不晓得,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学生,而你们要杀他们,这就够了!」

一瞬间,在场不管敌我双方不禁为之瞪目结舌,亚?如此乾脆俐落又如此无赖的说法,使得重以及一旁的炎都不知该如何回应他了。

说的也是,亚?都已经说的这麽明白了,那他们还有什麽好说的?

怒极之下,不约而同的炎与重同时的挥手道:「杀!」

就在杀字刚刚出口,亚?忽然的诡异的出现在葛与级的背後,一手一个,抓起葛与级的脖子,往後飞越到城墙上方,冷眼的看著炎与重分别领著自己的族人往前杀过来。

分别站在亚?两边的葛与级,此时真的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才好?

他们辛辛苦苦的计画营造了老半天,终於才让对方两个部族依造他们的计画来走,没想到亚?才出现没多久,才说个两句话就让他们的一片苦心全部付诸流水,这下可好了,部族全面战斗下,恐怕这半年来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势力都要没了。

亚?此时可不管两旁的葛与级是怎麽想的,他正聚精会神的调动著体内的天心真气,慢慢的往两手汇聚著。

在急忙调兵遣将布置防御的葛与级无暇注意之下,亚?的双手不断的萦绕著金黄的流光。

就在城墙上,第一波箭雨在级的一声令下,从城墙上布防的黑阳族弓手手中往前方敌人射出时,亚?手上的流光已经化成了一颗颗拇指大小的金色气劲,不规则的在亚?两手之间盘绕著。

伸起了右手,亚?手臂轻轻一动,一瞬间,原本在亚?右手上不断旋绕的那九颗细小气劲,彷佛在亚?的右手腕上织就了一颗闪耀光辉的光茧,让人无法看清亚?的手。

就在第一波箭雨与比里?鞑孔逵氚?ú孔宓牡腥俗龅谝淮吻酌芙哟ナ保?瞧[右臂忽然一顿,霎时,原本缠绕在在他有手腕上的气劲猛的往前一射,金黄螺旋状的劲气电射而出。

螺旋气劲再来到敌人的头顶上时,忽然像炸弹开花似的,由原本的紧密缠绕变成了往四下飞绕,范围几乎扩及十公尺以上,精小紧密的气劲在如电般的速度下,疯狂的穿透一切行进路线上的物体,当然了,这物体指的便是比里?饔氚??酱蟛孔宓恼绞苛恕?p

很快的,几乎就在一眨眼之间,气劲所笼罩的十公尺之内在无一完整的身躯存在,但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当九颗精小的螺旋气劲在扩张到最大范围之时,忽然又继续往内一缩,直缩小到只有当初在亚?手上时一半的体积之後,以更加猛烈的速度继续的往外炸开。

这一次的范围竟然阔大道近十五公尺左右,紧接著又是一缩一放,如此连续三次,螺旋气劲最大范围已经扩大到二十公尺的范围了。

当最後一次螺旋气劲扩展到最大之後,螺旋气劲并未再往内缩,反而直接的往外穿飞快十公尺之後,这才发挥了螺旋气劲每一个精小气劲团最後的馀力,整个炸了开来。

当气劲炸开,金黄光辉闪过,在亚?正前方,已经被清出了一大片,将近五十公尺方圆大小的空地,原先空地内最少三百名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漓斗敲??p

这一切说来甚慢,但是实际上从亚?手上积蓄真气开始出招,一直到完成为止,总共也不过三个呼吸之间,三百条生命就这麽消失无踪了,而一旁的葛与级早已经吓呆了。

但是这还没完,当第一波的螺旋气劲结束的同时,亚?的左手已经伸出来,又是九颗螺旋气劲出手,再度重复刚刚的奇景,二三个呼吸之间,亚?又制作出第二个无人空地来。

正当葛与级还再为亚?这先後两次出手而感到无比震惊的同时,再看亚?的动作,葛与级不禁呻吟起来,因为,亚?的两手又已经各自环绕了两个螺旋气劲,而这一次,亚?竟然两手交握,高举过头,一看亚?的模样就知道肯定是大绝招了。

果不其然,当亚?的双手直举过头之後,忽然往前一挥,比刚刚还要迅猛快速的十八颗螺旋气劲出手了。

这一次,十八颗螺旋气劲不但分成九颗两组自行旋绕之外,还另外的与另一组螺旋气劲旋绕,真真正正的以肉眼可见的螺旋姿态往前射去。

这两组螺旋气劲彷佛是彼此呼应般,此散彼聚,而且不再像刚刚前两次那样只在固定点,以固定的中点聚散,而是相互呼应,不断的往前推进著,而且更叫人恐惧的是,这两组螺旋气劲竟然接连各自聚散五次,结果就是在亚?的右前方留下了一条宽达五十公尺,长达五百公尺,以血肉铺成的大道。

可惜的最後一爆时,已经超出了比里?鞑孔逵氚?ú孔逦Чサ姆段В?裨颍?峙虏恢磺?怂漓洞苏辛恕?p

如此可怕,非人力所能够施展、抵抗的恐怕招式,不但底下比里?鞑孔逵氚?ú孔灞徽虻囊皇敝?涠纪?艘?绦??ィ?土?鸬热艘层蹲×恕?p

面对自己所造成的效果,亚?冷凝的脸孔竟皱起了眉头,低声的叹道:「果然,以现在我的力量,还不足以成功施展这死之螺旋!」

一旁的葛与级两人,已经被亚?的招式与自言自语完全吓呆了!

如此恐怖的威力,在亚?的眼中竟然还是不成功?那到底是要怎样的威力,才称的上是成功施展此招?

不过他们倒也总算知道亚?这招原来是叫做死之螺旋,果然名如其招,是一招专门带来死亡的恐怖螺旋!

总算,底下的炎与重这两个斗神毕竟身经百战,虽然没想到在他们眼中充满神秘感的人类高手--亚?一出手,就是这种称的上最後绝招的大绝招,也被这可怕的死之螺旋所震撼,但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他们,还是很快的回过神来了。

看著自己一方的战士,因为被亚?这突如其来的绝招给震撼的心神不定,炎不禁皱起眉头来,随即,心中一动,炎连忙高声叫道:「大家别慌!你们以为这个人类有多少力量可以出这种招式?」

毕竟是战斗经验相当丰富的斗神,炎一眼便看出,像这类杀伤力如此惊人的恐怖招式,任何人都无法施展太多次的,甚至就连一次也都还嫌多了些。

果然,当炎刚刚说完,站在城门上的亚?已经忍不住的身影一晃,要不是葛眼快手疾的扶了他一把的话,恐怕亚?会跌倒也说不一定。

听著城下炎的声音,亚?不禁一阵苦笑,本来以他原本的能力来说,像这种程度的死之螺旋,再来个七八次他也没关系的,只可惜,以他现在的情况,一旦出力超过某一个程度以上,力量的运用就会刺激到体内的贪狼星,会引发什麽後果,就连太始也不敢确定,但是起码现在这样全身无力以及之前的刺痛,都是後果之便是了。

但不管如何,现在的情况还真的是被炎该死的说中了!现在,原本想要先声夺人的策略,好像失败了!

可叹的是,死之螺旋这一记绝招,可是当初亚?他在获得血兽皇传承绝学时,听从血兽皇之建议,专门创造出来用以当成扭转最後局面的最後绝招。

要知道,身为一个传说当中的高手,除了实力坚强之外,另外还需要有个三招两次那种类似所谓的禁招来撑场面,虽然说这种类型的禁招可能一辈子也用不上几次,但是就是因为有著这种具备有绝对必杀能力的招式在,高手才足以称之为高手。

原本,亚?并不是真正存心要弄个这种恐吓意义大於实际威力的招式来,但是後来想想,他一身所学当中,魔法技能就别提了,武学当中,无论是森罗万象或者是六大绝招,几乎都是在一对一或者一对多数之下所产生的,因此,亚?才会立意创出像死之螺旋这种堪称地图兵器的恐怖招数来。

这死之螺旋可是亚?在改良了当初聚元轰天破威力强大但是速度过慢,以及历年来他一身所学的精华、融会於一身的强力绝招。

一直以来,亚?一直舍不得抛弃聚元轰天破这招原理简单,但是威力却会随著个人修为深厚而不断加强的招式。

以前,亚?试过各种方法,一直无法找出聚元轰天破的聚气时间,与威力之间的平衡点,曾有一度,亚?试图以缩减聚气时间来改良这招的致命缺点。

但是很显然的,聚气时间一缩短,连带的,也使得聚元轰天破的威力也跟著减弱,根本无法发挥出那种破天霸气的可怕威力,反而变成了普通的气功弹。

而现在,在血兽皇的启发,以及效法大力神王流星绝招的原理,亚?终於创造出了这招死之螺旋来,虽然无法达到亚?所要求先声夺人的效果,但是牛刀小试之下,也足以看出这死之螺旋的潜力所在了。

毕竟,这招死之螺旋可是亚?再融合了聚元轰天破的聚力原理,再加上流星同步分化完成聚气的快速节奏,又掺杂了亚?操纵能量那出神入化的技术,集合了快、准、狠、辣等威力於一身,足以冠上地图兵器知名的可怕绝招,光是刚刚那亚?自己都不满意的情况下,所展现出来的可怖威力,就已经够瞧的了。

此时,古城正面比里?鞑孔逵氚?ú孔逶谘锥飞竦难杂锕奈瑁?偌由涎瞧[虚弱的样子,终於使得这两方的联军再度的恢复其原先威猛的真面目。

看著底下一边呐喊,一边杀气腾腾奔袭过来的众多敌兵,亚?不禁苦笑道:「葛,真是抱歉了,没想到会造成反效果……」

就在葛被亚?这突如其来的道歉所震惊时,亚?又说道:「你不用管为师我,我自会保护自己,你还是先去协助级他调派人手防守我们的阵地吧!敌人都要攻上来了。」

有点茫茫然的葛在亚?推了一下之後,这才回过神来,望著底下蜂拥而至的敌军,还有旁边正手忙脚乱的督促手下猛发羽箭阻拦对方的进攻,一边还不断的吆喝城中的人手尽快依之前的计画,随时准备替补城墙上的人手的级,葛一咬牙,断然道:「老师,您先回去休息吧!接下来就交给我们了!」

说完,葛小心翼翼的扶著亚?,让亚?侧身靠在墙角,避免被城外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淅吹穆壹??酥?幔??乓桓鲎菰镜郊兜呐员撸?庸?妒种械娜?种?坏闹富尤ǎ??家兰苹??钍孪忍粞〕隼吹娜嗽保?⒉脊懦墙值栏鞔Γ?媸弊急赣Ω肚秩氲牡芯??p

很显然的,就算是经验不足的葛也看得出来,以他们目前所拥有的实力与人数,根本就没把握之前的计画真能够如此理想的把两大部族的联军拒於城外,毕竟现在他们所依靠的,也只是一个临时修补好的残破古城,防御力根本就连现在大陆上任一座小城比不上。

因此就算是在这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还是硬挤出四分之一的兵力供葛使唤,布置在街道之中,随时准备进行巷道战。

很快的,在级与葛紧张的注视之下,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谝徊ǖ娜寺恚?侦陡?悍降娜寺碚嬲?慕哟チ恕?p

看到己方人马个个奋勇杀敌,虽然不免因为战阵对战经验不足而处於下风,但是在承接自亚?的人族奇妙武学之下,虽然落於下风,起码挡住了第一波的攻势,这总算是叫葛与级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军心大定的葛与级指挥的速度也显现得越来越快了,只见到负责对外的级,不断的将手中的预备兵力投注在整座古城四周,取代受伤退下或是死亡的人员,继续抵挡两大部族的联军,让手底下的五六千人在依仗著古城防守下,发挥出两倍、三倍的力量,硬抗两万敌军的攻势,而他手底下的人马也随著战事的发展,而更加熟练级的指挥。

这一切,全仗级在很长的一段时间率领这群流浪族民。

在那段时间里,因为本身的力量不足,使得在外在压力之下,级锻?出了一身指挥的好本事,而这些人马更是学会了团结互助的本事,再加上现在每个人都已经学会了亚?的各种招式,使得他们这五六千人在经过了初时的战斗的考验之後,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的发挥出团结的力量来。

另外一边,论起指挥能力而言,现在的葛的确是比级要来的差很多,但是就算如此,藉由之前与级在讨论时所吸收的经验,葛现在勉强还能够全盘指挥底下的战士,不断的驱除穿过级的防线而闯进城内的敌人,而且随著时间的演变而不断的吸收经验,让自己全盘掌握的更好,进步的程度可以说是肉眼可见。

自始至终,一直站在旁边冷眼观察的亚?心中暗暗的惊讶,也许这就是天生的指挥才能吧!

出身军人世家的亚?,平时没少听到过家人谈论战场,也不是没听过家人偶尔间为了一场战役而吵的面红耳赤的,多少对於战场上行军布阵有点了解,而今天,总算是头一次见识到真正万人以上的战争情况。

看著城上城内不断有人因伤亡而退下,不断的有人递补,兵力调转活动,亚?不禁有种眼花撩乱的感受。

一边仔细的观察葛与级的指挥模样,亚?一边心中暗暗的自嘲。

看来当年人家说他是斯达克家最不成材的废物,倒也不是说假的,起码,依照目前的局面看来,他似乎完全没有遗传到斯达克家天生的军事本能。

眼前这只是小小的两三万人的对抗,就已经让他有种眼花撩乱、无法掌握的感觉了,亚?很难想像他祖、兄所带领的兵,可是以十万以上为单位的兵力,在真正战场上是如何指挥的了?

其实,亚?倒也有点妄自菲薄了。

从来没有正式的受过战场指挥训练的他,想要在这错综复杂的战场当中,全盘掌握住一切的状况,也实在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毕竟,在亚?的眼中就无法看出哪里是敌人的主力,哪边是佯攻,他们主线在哪,自己主力该如何调整,伤患又是该如何的撤退,後续支援的兵力又该何时投入,这对亚?都是一团雾水。

看了老半天,亚?终於承认自己也不是万能的,不再顾虑整个战场的发展,他轻轻的吐出了口气,运转一下体内已经完全恢复的真气,眼中银光一闪,亚?晋入了绝对冷酷无情的理智状态了。

觑准了城外右前方正指挥著自己部队炎,调整好自己气息後的亚?有如一只怪鸟般,宽大的黑袍衣角带起强烈的空气对流,往炎所在地斜飞而下,凌空袭向正忙著指挥自己部下的炎。

原来,亚?是打著自己既然对於己方防守插不上手,那麽乾脆发挥自己所长,单兵直取敌将,最不济也可以打乱对方对手下的指挥,引起敌方本身紊乱,藉此减轻葛与级的压力的主意。

在察觉到亚?凌空袭来的那种半刻意发出的强烈风声,炎不加思索的就地一翻,直接的躲过了亚?的空袭,同时还不忘交代道:「记得我刚刚说的,赶快去实行!」

听著炎的话,亚?不禁暗赞在心。

到底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斗神,面对他的突袭竟然还能够一边闪避,一边发号司令,真的是公私两不误,而且听他刚刚的话意,好像炎早已经猜到会有这麽一种情形,所以早早的就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好了,显然他还是晚了一步。

其实,亚?如此猜测是半对半错,还不曾真正见识过魔族之间大规模战役的他,根本就不知道,相较於人类军队的严整性,魔族部队情况说好听点就是自主性很强,说难听点,便是松散凌乱,当然了,这也跟魔族的天性有很大的关系。

对於一般魔族部队的战役而言,习惯性往往都是兵对卒,将对帅,头目打头目。

在开战前,领兵的将领、头目将该注意的事项,交代给自己的部队低级的干部之後,任由他们去执行,他们的责任便算到了,剩下的就是等著与对方的领队单挑,往往一场战役下来,哪边剩下的人多,活著的高手多,那就算谁赢。

不过基本上只要是敌我双方的势力没差太多,那都是打平比较多就是了。

也就是说,对於炎而言,亚?的这一突袭反倒是相当正常的一件事。

看到炎与亚?对峙著,周围比里?鞑孔逵氚?ú孔辶???嗟庇心?醯闹鞫?贸隽撕艽笠黄?目盏亍?p

毕竟谁也不是白痴,别说炎这个久享盛名的斗神了,光是亚?刚刚那记死之螺旋,便已经足够叫人胆战心惊,一旦被误卷入两大高手之间的斗争,那可是有死无生的一件事。

就在空地形成之後,忽然从空中落下了一道红光,直接降到亚?的右肩上,正是一直在空中担任著亚?翻译的朱雀。

看著前方双手握拳正不断凝聚气势,浑身开始绽放出火红斗气的炎,朱雀不无担心道:「亚?,你真的要跟这个炎斗神对战吗?别忘了你现在的状况应该是要避免出力呀!」

亚?的嘴角微微的一扯:「毕竟这麻烦是我自己惹来的,总不好意思让晚辈们去替我承担这个错误吧!

「再说,来到这大陆,我便一直想要见识见识所谓的斗神,到底是厉害到怎样的一个程度,这样不是很好吗?」

听到了亚?的话,朱雀有点无奈道:「真是的,一直到今天,我总算才发现到原来你也挺好斗的。」

听到朱雀的话,要不是现在炎的气势已经强盛的让他提聚全副精神来应对的话,亚?几乎差点失声大笑,说他这个杀人数十万的银月恶魔不好斗,那可真的是会笑掉人家的大牙的。

伸手轻轻的点了一下朱雀的头,亚?略带笑意道:「算了,朱雀,你就帮我看顾一下其他人好了,这样的战争就不需要你插手了。」

亚?倒也说的是,凭朱雀的力量,如果它全力出手的话,这样的场面也根本不够朱雀一口吞的,如果要朱雀助阵的话,那麽也就失去了想要考验葛等人的原意了。

待朱雀点头同意,同时离开亚?的右肩往葛的方向飞去之後,当亚?再度转过身来面对著炎时,已经眼中呈银,其银月恶魔的真面目终於展现在炎的面前了,无影无形的杀机同时也从亚?的身上弥漫而出,大战即将来到!

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