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四十一章 重返大陆

深夜里,亚?那寂静的身影,慢慢的穿梭在每一个帐篷中,而原本萦绕在整个潜龙区里、那因浑身酸痛而在睡梦中不自觉发出来的呻吟,也跟随着亚?的身影,慢慢的消失无踪。当亚艾来到最后一个帐篷时,亚?微微的顿了顿,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接着,亚?掀开了兽皮门帘走了进去,同时低声的问道:“怎么还不休息?”帐篷里,带着痛苦笑容的葛端坐着,同时也低声的回答道:“我看老师今天好像有点怪怪的,所以就忍不住等老师过来了!”亚一文轻轻的弹了个响指,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柔和白光,环绕在葛的身体四周,让葛整个人亮了起来,同时亚?也微微一笑道:“难得你还有这个心,还能够分心注意为师的异常。”感觉到身周的白光正不断抚慰着他受创的身心,一股温暖的感受萦绕在心,葛忍不住咧嘴一笑,却又不小心扯动伤口,而露出一个苦涩交加的笑容来。亚?温声道:“最近这段日子来,你辛苦了!”葛摇摇头道:“不!我知道老师你是为我好,所以才会让力奥那变态来训练我,我自己也觉得,比起在古城那时候自我训练的实力来,现在的我,绝对有把握一口气打败一百个那时候的我!”亚艾哑然失笑,缓缓的摇摇头,同时乾脆也在葛的面前盘坐了下来,有感而发地说道:“其实,为师也是个不称职的老师,打从收你为徒开始,为师就没有真的尽过老师的责任,没有能够好好的教导你,反倒是让你接受”些不人道的训练,葛,你不会怪为师吧!“葛一滞,连忙摇头道:“不!学生从来没有怪过老师,老师您已经教导学生很多了,是学生我自己不争气,对於老师的教导无法领会,有辱老师您的威名了!”亚?失笑道:“这跟老师我什么威名的,有什么关系?”葛喃喃道:“力奥曾对学生说过,老师您在人族里面,如果自称第二的话,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您那银月恶魔的威名,在奇武大陆上,可是人人尊敬的最强者的代名词,我能够成为老师的学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会让人羡慕死了!”亚艾自嘲道:“哪里什么最强者的威名,说是用来吓小孩的恶名还差不多!”葛用力的摇头道:“不!力奥也说过,老师您除了银月恶魔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万家生佛的慈悲圣者的名号,不知道多少人在您手下重新获得新生,您那种慈悲的心肠就是最好的证明,凯特也说过,您其实是个毒手佛心的伟大英雄!”亚?抬起头来,看似望着帐篷的顶端,实则眼中毫无焦距,喃喃道:“英雄?我并不配这个字眼呀!有谁能够告诉我,我所提出来的,对抗外星种族的结果会是怎样?人类难道至今仍须为从前的过错,继续付出代价吗?“葛,为师从来不曾与你说过为师的目的,但是今天,为师可以跟你说一句话,无论为师的出发点是好是坏,等待为师的都是一片腥风血雨,一场由为师亲手掀起、用无数生灵、无尽血肉所组成的血海狂滔,而你也是为师计画中生灵与血肉,这样,你还会认为为师是个英雄吗?”低头看着葛,亚?淡淡的语气中,透着一抹说不出来的萧瑟,缓缓的说着。葛愣了愣,随即展颜一笑道:“老师,不管外人怎么说您,你都是我心目中的老师,是我最尊敬的人,也是我心中唯一的英雄,我无论如何都是您的学生。”随即又低声道:“可能是学生对於人族的语言还掌握的不够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对老师您,表达谢意才好!”没有注意到亚?奇怪的目光,葛款款谈道:“其实在之前,夜月师姑就曾经偷偷瞒着老师,告诉我老师您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以及要我统一整个大陆的原因。“虽然说,我有点不能想像原来我们圣族不是这个星球的生物,而且现在竟然有我们来自那个母星的同胞过来,想要接我们回去,还要消灭人类。“不过,以我的立场来说,虽然在这里生活的很艰辛,但是我毕竟是在这块大地上出生、成长的,真的要我回去那个所谓的母星,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的,毕竟我已经习惯这里,也适应在这里的日子,我想我是不太愿意回去的。“况且依夜月师姑所说的,老师你们人类的过错,其实是很久很久以前犯下,现在要老师你们再为几千年前的过错而付出代价,说实在的,我也觉得有点不太公平!“所以老师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达成老师你的要求的,我不止要让我的族人们不要成为老师你们抵抗外星种族的阻力,而且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我一定会说服我的族人来帮助老师的!“甚至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能够说服我们那些来自母星的族人,让他们不要再为难你们了!“啊!我好像有点自不量力了,但是老师我可以跟您说,这真的是我心中的期望,我愿意用身为您的弟子的荣誉来发誓,就算是到时候,我没办法说服我的族人,我也愿意一起与老师并肩作战!”亚?又是感慨,又是激动的拍了拍葛的肩膀,看来,他自己真的是收到一个好弟子、好学生,拥有这么一个弟子,也算是他的福气!师徒俩各自沉默了半晌,亚?这才又道:“算了,不谈这些令人心情沉重的事情了,葛,我问你,对於整个大陆,你现在心中有没有一个概略的想法了?”葛略带迟疑的点头道:“最近凯特跟力奥他们对我说了很多,也教导了我很多,我也有跟级商量过,基本还有个概念在!师父想听听看我的想法吗?”亚?摇摇头,一笑道:“记得为师曾跟你说过,我并不是想要一个名为弟子的傀儡,收你为徒固然有我的私心,但是我更希望的是有一天,你能够让我挺着胸膛,大声的对所有人说,我银月恶魔是你葛的老师,而不是看到你,人家会说葛你是我银月恶魔的弟子,如果你真能做到这点,才真的不愧我收你为徒!闷所以,比起你事事徵求我的意见而言,我更希望看到葛你能够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理念,而不是一个事事迎合着我的应声虫。“所以,为师虽然给你定了这么一个几乎不可能的目标,但是真正执行的还是靠你自己,否则为师还不如自己来,所以今后你尽可以向为师提出要求协助,但是并不是凡事都需要听为师的。“同时,对於你的作为,为师也只会协助,而不会加以干涉。“当然了,如果你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或是什么疑问想不通的话,那么我还是很高兴你能够提出来跟我一起讨论,毕竟我是你的老师,帮助学生正是老师的责任,这点是不容置疑的!”葛真的是愣住了,虽然他一贯尊敬亚艾身为他的老师,也体认到亚?带给了他强大的力量与希望,是一个不会因为他是魔族人,而有所歧视他的难得好老师,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原来亚艾竟然会对他有这样的期待。一时之间,葛只觉得心中一片火热,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出亚?这番话所带给他的激昂。亚?拍拍葛的手臂道:“呵呵,不过要做到这些,你还是需要多加努力累积自己的实力,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实力代表着一切,不管是想要实现任何的理想,没有足够实力的话,一切都是空谈!”葛肯定的点点头,这点在他这个圣族大陆长大的圣族人,绝对体会得相当深刻的,就因为他有这样的一个体认,所以他才能够忍受得了力奥那有如地狱般的可怕折磨训练,因为他晓得,现在的训练越刻苦,就代表着他将来能够前进的步伐,可以跨得越大越远!轻轻的伸出手来,亚?看了看自己的掌纹,忽然道:“其实,我也正想找机会跟你说一下,我可能要带着其他人离开这块大陆了。“接下来,一切要看你自己的本事,去掌握你想要的那片天了!”听到亚艾突然的冒出这一句话,葛真的是被吓到了,有点结结巴巴的问道:勿老师,你……你说什么?你要离开这块大陆?怎么会?“亚?苦笑道:“我也没想到,原本还想要协助你,一直到建立一定的基础来,才离开的,不过没想到会因为一件临时的事情,而不得不离开这里。”虽然因为亚艾的话而感到震撼,但是葛还是难掩心中的好奇,问道:一老师,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亚文苦涩地说道:“没什么,只是几个贪心鬼在捣蛋,需要我回去教训教训一下罢了!”不知怎么的,当葛听到亚?说到“贪心鬼”及“教训”这几个字时,心中陡然的一颤,彷佛是嗅到某种可怕的不祥预感。看着葛噤若寒蝉的模样,亚艾也不禁暗叹在心,他这一身的杀气实在是太骇人了,尽管在日常间他已经尽量收敛,但是不经意间还是会影响到他人,就连自己的弟子也不例外,虽无奈但也无可奈何。长长的叹了口气,亚艾淡笑道:“算了,这毕竟是人类之间的丑事,葛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趁现在还有点时问,为师再教你一点小东西吧!”葛毕竟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还单纯的很,虽有一时的感慨,很快的就又被亚*给转移注意力,兴奋的看着亚?.对他而言,亚?有时候兴之所至教他的“些小玩意儿,在他感觉上还挺有用的。最重要的是,比起亚?传授的那些所谓高深正规武学或是魔法之类的,这些亚?眼中不值一提的小玩意儿,往往是他一听就懂,懂了就可以用的东西,因此葛很快的就投入了亚?的讲解当中。三天之后,潜龙区。亚?领着死神小队,在葛依依不舍下,缓缓的离开这块绿洲,眼看着亚?等人的身影终於消失在沙堆之后,所有黑阳一族的人几乎人人都一样,不约而同的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声。听着背后隐约传来的欢呼声,亚?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对着凯特他们道:“看来,你们可把这些家伙给操惨了,看到我们离开,他们就好像是从地狱进入天堂,正在那里欢呼呢!”凯特等不禁苦苦一笑,自己等人果然是很让人讨厌呀!甚至等不及确定他们完全离开就这样欢呼,也未免太伤他们的心了吧!一旁的贪狼星*笑几声后,出声道:“呵呵,你们也不用太在意,你们尽管放心好了,我早就已经交代葛了,就算是我们离开了,他们也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绝对会比你们在的时候还惨的,呵呵!”听到了贪狼星的话,凯特等人不禁露出了相当邪恶的笑容来,虽然不是自己亲自操刀,但是能够知道他们不会太好过的话,也算是勉强能够安慰了。只是疑问又来了,一旁的夜月忍不住问道:“可是小星,你怎么确定葛一定会按照你说的话做呢!”贪狼星嘿嘿的发出了令人闻之发毛笑声,解释道:“前阵子,我就请教过太始,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人去执行什么动作,太始教了我不少方法,听说都是太古时代,专门在对付那些懒得动又过度肥胖的家伙,强迫他们不得不运动的!“昨天,我就趁着一天的时间,依照太始教我的一种最简单的方法,在所有人的体内植入一小团具备有固定反应能力的能量团。“这团能量会在每天定时发作,刺激人的神经,让人浑身又酸又麻的,想要减轻痛苦的方法,就是要努力、用力、奋力的活动自己的身体,舒缓这些能量激发的神经反应。“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这点的,而且我更相信,到时候他们绝对不需要鞭策,就会玩命似的训练自己的。”凯特等人听了,不禁吞了吞口水。“旁的夜月忍不住又问道:”那小星你输给他们的能量,会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危害呀?到时候要怎么解除呢?“贪狼星嘿嘿邪笑道:“夜月,这点你放心,这团能量,是我牺牲一根毛发当核心来运作的,不但会主动的判断出寄主承受范围,而且还会利用寄主活动时,吸收寄主身上的能量,来补充每天消耗的能量,我可以保证,足够保持半年以上的使用期限。“至於说解除的方法,一种就是等到半年后,我那根毛发的细胞核心,因长期脱离我本体而死亡,自然就可以解除了。“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寄主突然爆发出强大的能量,譬如说像是斗气之类的,那就可以杀死这些细胞核心,这也是一个解决的方法。”越说越是兴奋,贪狼星再度邪笑道:“为了寻找这个寄主能量爆发可以杀死细胞核心的临界点,我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心思及时问,才找出来适用的标准来,可是很费力的!”夜月忍不住叫道:“小星你别跟我说,前两三天晚上,葛每天晚上鬼吼鬼叫的,就是你在拿葛做实验?”贪狼星神色凛然的说道:“葛是亚艾的徒弟,也算是我的徒弟,我拿他来当实验品也没什么,况且这也是在替他增加黑阳族的实力,也算是我这半个师父能够为他做的,他应该感谢我才是!”夜月无话可说了!一旁的凯特与力奥,则互相交换一个眼色,兄弟两个开始苦苦思考起来,自己以前有没有得罪过贪狼星?或是有什么行为让它觉得不满的呢?一直到现在,他们这才发现到,原来亚?或许是最可怕的银月恶魔没错,但是最恐怖的,应该还是贪狼星。说是好心,办事都这样了,依照这个标准的话,如果贪狼星起意要捉弄人,岂不是玩死人了?更可怕的是,如果真的有得罪它的话,那么恐怕自己怎么死都不晓得!贪狼星还想说些什么,一旁的亚?已经插嘴道:“好了,小星你就别吓他们了,我们还是赶一段路吧!”我现在有点担心妃雅那边的情况,而且到时候还要跟黄星要一艘船赶回去,时间上可耽误不得!“说完,亚?轻轻一挥披风,带起了一阵旋风,几乎是脚不沾地的往前急驰而去。听到亚艾都已经开口了,众人也不再说什么,各显神通的跟着亚?背后,加快速度。只是不知不觉问,死神小队似乎都是无意识的离了贪狼星稍稍远了些,让贪狼星身周保持了大约两、三公尺的宽敞空间。三天后,坎维拉特镇的对外港口处,一艘扬帆待发的大型帆船,正停在港口外等待出港,帆船旁的码头上,亚?与白发苍苍的北斗黄星隆达正殷殷惜别着。拱拱手,亚?带着歉意道:“隆达老伯,真的是麻烦您了,还让您硬是在三天内准备这么一艘船来,供我等返回大陆,真是抱歉!”北斗黄星隆达一抚自己的白胡,呵呵笑道:“亚?你不用介意,当初我在把消息传递给你的时候,就知道你一定会回去,所以这艘船其实早就开始准备了,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早就赶来,还让你多等了三天。”亚?微笑道:“其实若非那件事情影响实在是太过大的话,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说真的也实在不应该离开的,只是没办法,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要解决,所以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跟老伯你要船要人了!”隆达挥挥手道:“无妨无妨,反正我本来就想要派人回去大陆一趟,毕竟之前亚?你要我做的事情,也实在不是我们这些人可以负担的起来的,正好趁这个机会回去多招人手过来,否则,我也没把握可以把你交代的事情给办好·”望着隆达,亚?不禁感到一阵歉意,还让这么一位老人家奔波劳累,说什么也难以表达心中的感谢。似乎明白亚?的想法,隆达呵呵一笑道:“好了好了,这可不像是你呀!还是赶快趁着风势正好出发吧!如果真的怕我老人家太累的话,那你就赶快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后,尽快回来吧!”亚艾点头连连称是,也不再犹豫,转身走上甲板,对着站在船甲板上,等待开船的船长道:“里根船长,可以开船了,接下来的航行就拜托你了!”船长里根拍拍胸脯笑道:“圣者你放心,这条航路我已经航行过好几遍了,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你就尽管放心的在船上休息,等着一个月后回到奇武大陆就可以了。”亚?微笑的对里根船长点点头,随即转身走进了船舱当中,他现在还要伤脑筋,怎么去应付这次航行的某位同伴!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