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二章 魔法仪式

轻轻的降落在广场上,亚?耳边传来由无数低语汇聚而成的嗡嗡声。很显然的,他们已经引起了这些传说故事里、具备了无比视力的三眼族人的关注了!在亚?等人还没来得及降落之时,广场上数以百计的三眼族人,便开始议论纷纷。要知道,今天可是三眼族人一年一度的重要祭典,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身为祭典主祭人的圣日祭司,竟然会在祭典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抛下众人而火烧屁股般的飞走,回来后,却又带着亚?这群陌生的人类,怎能够叫他们不吃惊呢?虽然当中少数人多少有点感觉到,之前亚?为了吸引圣日祭司,而模拟出来的元素混乱风波,也有点了解到圣日祭司突然离开的原因,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圣日祭司竟然会带回一批人族,因此有不少人暗暗地不满起来!就在亚?等人全部降落在圣日祭司身旁时,密密麻麻的三眼族人群当中,一个身着与圣日祭司服装类似、但以紫色为主的老年三眼族人,来到圣日祭司的面前。他头上少了圣日祭司那顶夸张的礼帽,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花草纹饰的黄金额环,在额环的中央镂空处,露出一只紫色的第三眼。他先是缓缓的扫视一下亚?等人,尤其是亚?身边的贪狼星,之后便低沉而沙哑的对着圣日祭司说话。虽然听不懂眼前这个紫袍老年三眼族人在说些什么,但是亚?等人敏感的发现到,眼前这个三眼族人,似乎并不太欢迎他们的到来,起码从刚刚的对视当中,可以发现到他对亚?等人有着一股敌意。而此时的圣日祭司,已经恢复了刚刚与亚?等人初见面时,身上洋溢着一股令人不自觉想要亲近气息的模样,在紫袍老年三眼族人说完话之后,很快的跟他对谈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回头比着亚?等人。虽然完全听不懂圣日祭司与紫袍三眼族人的交谈内容,但是亚?知道这个时候一定是圣日祭司在介绍他们的身分。看眼前的架式,肯定是原本圣日祭司与眼前这些三眼族人在举行什么仪式,结果因为亚?的缘故而中途离席,尔后又带回他们,使得圣日祭司不得不解释一番。经过了一连串交谈之后,圣日祭司转过头来对亚?说道:“亚?,眼前这态势相信我不需要多做解释,你应该也可以猜的到。“因为你们的原因,使得我刚刚没能够将这个祭典进行完毕,现在我要带领三眼族人完成剩下的仪式。“反正这个仪式还需要好一段时间,我已经跟三眼族的族王稍微解释过你们的身分了,等一下他会派人引导你们先到底下的神殿去休息,等我将仪式进行完之后,再来找你们!”边说,圣日祭司边指了一下紫袍三眼族人,表明他的身分。在这同时,紫袍的族王已经转过身去招招手,并且说了一番话,很快的一个看起来相当年轻的三眼族人从人群里面走了出来,来到亚?等人的面前。听完圣日祭司的话之后,亚?点点头。他很明白各种族之间的重要仪式都有着诸多的禁忌,当中几乎是各族祭典通用的一条,便是相当忌讳不相关的人在一旁扰乱,因此亚?很能够体会眼前这些三眼族人的不满,以及圣日祭司的要求。亚?招呼死神小队跟着眼前这一个年轻的三眼族人,慢慢的来到平台的东边。原来在平台边缘有着一条宽约可供三人并行、巧妙沿着整个庞大的石柱而下的螺旋状石阶。跟着年轻三眼族后面走上这条螺旋石梯时,亚?特别注意了一下这个石阶的构造,发现这个石梯是用人工的方式,在石柱上硬生生凿出来的,其工程之浩大,令亚?也不禁佩服起来。同时也更另亚?联想到,这个高大的石柱,恐怕对这些三眼族人有着特殊的意义,不然也不会花费这么大的功夫来改造了。很快的,亚?等人绕了整个石柱走了一圈后,来到石柱三分之二高的所在。这里有一个特别开凿出来、大约可以容纳十个人左右的小小半圆形平台,在平台贴近石柱方向,有一个上圆下方的拱型门。来到小平台之后,三眼族人停下来,回过身来朝着亚?等人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拱型门。亚?等人自然不是笨人,都晓得这个三眼族人的意思是要他们进去。亚?第一个迈开步伐,越过三眼族人,走进了那个拱型门之中,直到所有人全都进去之后,三眼族人这才跟在最后走了进去。亚?等人在进到拱型门之后,这才发现到原来内部是别有洞天!这个明显位于石柱内部的空间,并不如想像中的阴暗与狭窄,相反的,里面是一个相当宽敞的圆形空间,半圆形的顶上,用一种淡银色的物质描绘着种种奇异、但是看起来相当漂亮的图腾。而且在这个洞窟的地板上,更是铺有一层柔软、不知道是哪一种动物毛皮所制成的浅黄色的兽皮地毯。四周还摆放了不少类似坐垫模样的织品,叫人一看就知道,这里应该是属于三眼族中达官贵人进行祭祀,或重要活动前后休息的所在。看来,他们一行人虽然是人类,但是因为跟着圣日祭司过来的缘故,让三眼族人跟着高看他们不少,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高等待遇了。既然知道了三眼族人表明款待他们,众人倒也放下了初到异地的警戒心,放松的在这个洞窟中或坐或立的休息起来。而那个带领他们过来的年轻三眼族人,则自顾自的走进洞窟最深处的另一个方形门里,不久随即出来。只见在他的身后跟着七、八个穿着精美毛皮制成衣物的年轻女三眼族人,而且这些侍女模样的三眼族少女,手里还捧了许多茶水、糕点,摆放在洞窟的正中央处。随后领路的三眼族人示意众人享用,他微微的上身一躬,同时两手掌心向前沿着上半身外侧轻轻划个小弧,随即收回在胸前掌心相向,四指在上拇指在下,两手中指与中指、拇指与拇指微微一触,概成一个三角。看到这个年轻三眼族人奇特的行礼姿势,亚?自然代表所有人,跟着模仿他的姿势回了一礼。年轻三眼族人看到亚?的举动似乎是一愣,面露笑容的朝亚?点点头,便走了出去。一直到与三眼族人熟悉之后,亚?才晓得,原来这名带他们来这里的年轻三眼族人,竟是三眼族国王的最小儿子。而他所行的礼节,则是三眼族中主人向宾客行的礼节,代表着欢迎并且请客人随意的意思,自然亚?模仿所行的礼节是不对了。不过亚?也没想到,就因为他这个错误的礼节,却恰到好处的传递出他的善意,获得这个小王子的好感。当后来亚?提出人类意与三眼族结盟,而这个小王子在背后说了不少他们的好话,则是亚?始料未及的。就在三眼族的小王子离开不久,亚?等人静静的等待着三眼族与圣日祭司的祭典活动结束时,突然,原本闭目静坐的亚?两眼一睁,双瞳之中闪烁点点烂银光彩,同时,夜月也跟着抬起头来,望着刻满各种图腾的洞顶。好半晌,夜月回过头来望着亚?,轻声道:“大哥,你有感觉到吗?”亚?点点头,环视一下,似乎也察觉到其他死神小队的人有点不太对劲,淡淡道:“有大量的土元素能量正在我们的头顶上聚集,这应该是跟三眼族现在正进行的仪式有关系吧!”夜月忍不住担心道:“那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我有点担心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亚?沉思了片刻后,感觉到头顶上的土元素能量,还在持续的增加当中。虽然明知道这些变故应该是三眼族祭典所造成的,而且也应该与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但是毕竟现在他们人在异乡,保持警惕还是必须的,因此他对夜月的建议也就不反对。见到亚?点点头,夜月连忙说道:“大家赶快出去,我们现在头上有大量的土元素在聚集中,虽然对我们应该是没什么伤害性,但还是小心一点好。”听到夜月的话,凯特等人连忙点点头,虽然他们并不像亚?那样魔武双修,更不像夜月是个魔法师,对于元素波动有着天生的感应,但是好歹他们也有了相当高深的修为。武人的感应虽然无法明确的让自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多多少少也让他们察觉到,目前在他们头顶上有某种异样的情况正在发生,使他们本能的察觉到一阵压抑感。因此夜月这么一说,又是经过亚?同意,所有人立即离开这个舒适的洞窟,往石柱外飞去!等到亚?最后一个出了洞窟之后,夜月抬头看向头顶的方向,实在是难掩心中的好奇,忍不住转头对亚?说道:“大哥,我上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说着,夜月也不等亚?有所反应,整个人笔直的往上方的平台飞去。而亚?在看到夜月的动作时,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一步,深怕夜月会发生什么意外,他连忙也跟上去。见到亚?跟夜月都往上飞去,凯特等人自然而然的也跟着一块过去,只是凯特等人,却不知道亚?这时正在心里暗暗苦笑着。亚?相当清楚一件事,不管是哪一个民族、哪里的人,在举行各种祭典时,一般除非是自己愿意公开邀请别人来观礼,否则随意的窥视人家重要典礼,可是一件相当严重的事情,甚至会引起人家的仇视的。而这一次,亚?心里也不免暗暗的奇怪起来,照道理来说,夜月本身并不是那种会好奇的女孩子,而且应该不会不晓得随意窥视人家举行祭典会引发的各种问题,但是怎么这一次夜月行事会如此毛毛躁躁?不过这也难怪亚?会想不通了,毕竟亚?虽然说是号称魔武双修,但是基本上他动武的时机远远多过使用魔法,就算运用魔法,所使用的也都是他自创的,又哪里能够了解到像夜月这种正统出身的魔法师,对于追寻魔法奥秘的渴望?就如刚刚在洞窟里面,明明亚?跟夜月在进入洞窟的时候,都察觉到了四壁上所描绘刻画出来的各种图腾中,隐隐藏着魔法元素在流动着,但是只能够算半个魔法师的亚?仅仅是惊奇了一下后,便撇开不管闭目养神。而夜月却被挑起了好奇心,研究起这些陌生的图纹来。尔后再发现到头顶上慢慢凝聚着土元素的能量,同时四壁图腾中的魔法能量也跟着开始有了变化,发现这一点后,亚?要如何叫夜月按下好奇心,不要去一窥这种她前所未见的魔法运作呢?随着夜月的身影一同来到了平台上,还来不及在平台上降落,亚?等人便发现一个相当奇特的景象。在平台广场上,此时只有一个人站在中央处。在这个直径达到近千公尺的石柱平台上,圣日祭司一个人双手朝天,成V字形的站在正中央,而那两、三百名三眼族人,此时全部正两手握拳交叉于胸口处并微低着头,散布飘浮在平台四周。他们的位置,乍看起来似乎是杂乱无章,但却又隐隐让人感觉好像乱中有序,仿佛是循着某种奇特的轨迹,悬浮在圣日祭司头顶上约三个人高的高度。再更仔细一瞧,此时圣日祭司微仰的脸上,嘴巴正不停的蠕动着,似乎在念着某种东西,而他的两手之间,隐隐有着土元素的能量,不停的流窜着。另外悬浮在圣日祭司头顶四周的三眼族人,虽然看不清楚他们的脸,但是从现场发出来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也知道他们同样在念某些东西。当然了,这些仅仅是表象而已,更叫亚?与夜月注意的是,以这个石柱的平台为中心,四面八方正不断有土元素往这里汇聚过来。这些土元素,先是往这些三眼族人的身上汇聚,正确的来说,应该是往这些三眼族人额头上那奇特的第三只眼汇聚后,再转往圣日祭司的双手之间聚合。以亚?及夜月的直觉观感而言,似乎圣日祭司此时正进行一种相当大的魔法施展准备,而在他四周的三眼族人,则是担任这一场魔法的助手,用他们独特的第三只眼〈应该是吧?〉不断的从四周空间中,抽取大量的土元素能量,然后将这些土元素能量汇聚到圣日祭司手中,以便圣日祭司施展魔法。不过,这个魔法的准备过程未免也太久了吧?亚?与夜月互看一眼,从他们刚刚感觉到土元素能量的异常聚集到现在为止,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虽然亚?与夜月并不晓得圣日祭司要施展什么样的魔法,但是很显然的,这个魔法所需要的土元素相当庞大,而导致到现在都还没聚集足够的土元素能量。更加不妙的是,亚?与夜月已经发现到浮在半空中的数百名三眼族人当中,有不少人的身影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再仔细感觉一下,这些摇摇晃晃中的三眼族人,已经停止了汇聚土元素能量的行动,摆明的就是连浮空都有点困难了,更别提再做出汇聚能量的行动。眼看着越来越多人加入摇晃的行列,而汇聚土元素的效率却越来越低落,许多三眼族人满头大汗起来,而当中以唯一站在平台上的圣日祭司最为严重。在这同时,圣日祭司似乎也发现到亚?与夜月,并没有规规矩矩的留在底下的洞窟中休息,反而是跑来这里。不过现在圣日祭司可无暇去管亚?等人怎么会跑出来,他只是很快的看了亚?一眼后,随即又专注于手中那庞大的、连亚?与夜月都为之担心的土元素能量。不过这一眼,也就足够让亚?领会圣日祭司那充满求助的意思。几乎是不加思索的,在夜月带点好奇的目光注视之下,亚?闭上眼睛大大的调整一下呼吸节奏后,两眼一睁,一双有如星空般的灿烂银瞳出现了,同时亚?的双手亦伸出长袍外往外一扬。刹那间,点点银光从亚?的掌心、掌背不断的浮现,很快的,将亚?的双手完全笼罩在那点点银芒之中。当亚?的双手完全笼罩在银色光芒所组成的光团中,再也不见原来形体时,亚?低喝一声,同时猛的收回双掌在胸前一拍,那数不胜数的诸多银芒,顿时顺着亚?这一拍往四面八方散去。这时,夜月才看清楚亚?的双手成爪状且掌心相向,仿佛环抱着无形的球状物般。虽然夜月同样领会到圣日祭司的那一眼,是向亚?求助的意思,明知道亚?这种种奇异的举动是要协助他,但是她还是无法理解亚?这样做的意义在哪。在好奇心驱使之下,夜月忍不住也放出了她身为魔法师的灵觉,开始追踪起那些被亚?拍散后、融入四面八方空气中而消失不见的银色光芒。在夜月的感觉中,那些银色光芒都是亚?的精神异力具体化后的结晶,而且凭着夜月本身的精神异力,还可以隐约的感觉出来,这些四散的精神力量并不是漫无目的的随意乱飞,而在与亚?保持着某一种相当微妙的关系之下,随着亚?的意志,而不断的产生某种作用。很快的,夜月终于知道亚?散发出这些精神力量要干什么了,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这些散布在四周的精神力量,正不断的召唤着周遭的土元素能量,并且不停的将所吸引过来的土元素能量,汇聚到亚?的身上去。而亚?也同时毫无保留的,将这些聚合来的土元素能量完全的投往圣日祭司身上,融入圣日祭司所汇整的土元素能量团当中。夜月相当惊讶的发现到,亚?所汇聚而来的土元素能量之庞大,竟然能与现在那数百个三眼族人所汇聚的分量相比较,而且看亚?似乎还相当轻松的模样,这下夜月可真的是大受打击了。尽管夜月一直明白自己与亚?之间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但是凭着她刻苦努力的锻炼,她总是认为进步神速的自己,应该不会比亚?差到哪里去。但是,如今看到亚?所展现近乎奇迹般的能力,说夜月没受到打击那是骗人的,起码她就很清楚,自己根本无法像亚?这样轻易的,就召集来如此庞大的土元素能量。要知道魔法师的能力强弱,除了本身所具备的精神能力之外,能不能很快的收集到大量施展魔法所需要的自然元素能量,也是一项很重要的指标。只有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大量收集需要的自然元素能量,才能够将这些自然元素能量与自己的精神力量融合,以施展出自己的魔法来。很显然的,不论是精神能力或是收集自然元素的能力,夜月都差亚?太远了。不过,夜月也不是头一次知道亚?那变态般的强大,再加上好歹都是自己的大哥,因此夜月很快就抚平了心中的“伤痛”,专注看着亚?的作为。只是夜月在心里也不免嘀咕起来。以前亚?在魔法上的能力,虽然说相当巧妙而且强大,但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可没想到现在的亚?却变得这么恐怖,不管是制造元素混乱还是土元素召唤,都强大的令人吓一大跳。很明显的,亚?在魔法上的造诣,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最后夜月打定主意,等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挖出亚?这段时间来对于魔法的心得,相信只要能够学会当中的一鳞半爪,应该就够她受用无穷了。而此时正专注于召唤土元素的亚?,根本就不知道夜月已经打起了他的主意,他只是尽量将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土系元素,召唤过来汇整到圣日祭司的身上,以减少三眼族人的负担。对亚?而言,这些都是在他天心诀真正大成之后出现的能力。打从天心诀真正大成之后,亚?便隐隐约约感觉到,他已经跟天心诀未大成之前有所不同了!亚?很难去形容这种不同到底是怎样的差别,如果硬要说个明白的话,亚?目前止仅能够体会到两点。第一点就是,他的天心真气跟精神异力,从根本上产生一种神奇的变化,两者一旦发出体外,便会形成点点星光一样的存在。目前亚?运用起来除了比起以前更灵敏、更如意圆融之外,还没能够发掘出其他哪些特殊的作用。第二点则是亚?感觉到,他似乎是与外界发生了某种相当奥妙的联系。他的身体仿佛是失去了隔离的作用,变成了一道中看不中用的围篱,任由他那一身修行而来的力量,不管是天心真气也好还是天生的精神异力也罢,不再固守在自己的身体当中,而是不断与外界的各种能量产生一种交流……姑且称之为交流吧!这种交流是相当微妙神奇的,要是亚?稍微粗心一点的话,那么绝对不可能会发现这种奇妙状态的。而且更加奇妙的是,无论怎样的交流,他体内的能量却完全没有减少一丝半点,仿佛就维持在某一个程度以上。亚?不是很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他只是隐约间有所感觉,在非他的意志控制之下,外面的能量不断融入他的身体中,而他的天心真气与精神异力,同样也不停的散发到体外的空间当中。这种融合与散发,让他体内的两种能量体系总量,保持在一个相当稳定的总量,所以亚?才会称之为交流。这些从他身体当中所散发出来的真气与精神能量,并不是就此消失,而是融入在整个自然界的能量当中,且依旧与他本体保持着某一种微妙的联系。这种联系并不是说亚?有办法操纵这些散发出去的能量,而仅仅是一种熟悉这些能量的状态。虽然亚?自己也无法说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目前就亚?个人的感觉而言,这是相当美妙的。最起码,他能够感觉到随着自己与外界的能量交流的时间越久,自己对于外界的能量影响力越大。最明显的是,现在如果要他动用某一种魔法的话,他可以用比以前还要少的精神与力量就办到,可想而知如此下去的话,对亚?未来的发展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由于有亚?这个生力军的加入,整个魔法仪式中,汇整土元素能量的速度与分量,显然是加快加大了许多。在圣日祭司的两手之间,很快的出现了一团冒着柔和黄光的光团,并且随着亚?以及三眼族人不断汇聚而来的土元素,而持续变大着。当圣日祭司手中土元素聚合体的光团,体积大到圣日祭司的双手无法再合围住时,圣日祭司不禁发出了一声轻哼。一听到这声轻哼声,三眼族人顿时停止召唤土元素的动作,而亚?一感觉到三眼族人的举动之后,也跟着停止下来。一边轻轻吟唱着没有人听得懂的奇怪咒语,圣日祭司相当慎重的,将手中原本高高举起的土元素聚合光团,慢慢的往下挪移,直到土元素整个接触到脚下的地板平台为止。就在这个时候,圣日祭司的奇妙咒语也仿佛到达了最顶点。一连串激烈而急促的声音,从圣日祭司的嘴中发出来,同时手中与地板紧贴的土元素光团,跟着释放出柔和的光芒,以圣日祭司脚下为中心点的平台,仿佛也沾染了土元素的光芒一般,跟着开始散发出柔柔的黄色光辉来。半空中的亚?与夜月,惊奇的相视一眼。这些由三眼族人以及亚?辛苦半天召唤而来的土元素,正借着圣日祭司的双手,缓慢地释放在平台的地板上。这种释放并不像魔法释放时那样的大范围,在亚?与夜月的眼中,这个乍看下平平无奇的平台,似乎早就被安排了无数细如发丝的通道,供应着圣日祭司手上土元素能量的输送。没错,撇开亚?与夜月那敏锐无比的感觉不提,光是用肉眼,便可以看见整个平台上以圣日祭司为中心点,不断往外延伸的复杂黄色图形。眼前所见的再配合自己的感觉,亚?与夜月几乎可以断定,这些召唤来的土元素,正沿着隐藏在平台石板下所设计出来的复杂通道前进着。这些复杂的土元素流通管道,分布越来越宽广,到最后不但占据了整个石台广场,甚至开始往广场下方的石柱不停的蔓延。看在亚?等人的眼中,只觉得相当的壮观!那些经过巧妙安排的土元素流通管道,在圣日祭司的驱动下,不断的浮现出来,直到占据了整个石柱之后,开始缓缓的散发出柔和的光辉,并且扩及其他未散布管道的部位。在这瞬间,整个石柱都在闪耀着黄色的光芒,给亚?等人一种这根巨大石柱是无法摧毁的感觉。这种奇特且壮观的景象,持续了大约三十多秒之后,慢慢的消失,整个石柱也恢复了正常景象。同时平台上的三眼族人及圣日祭司,则是如释重负的个个跌坐在地,显然这一场奇妙魔法仪式至此已经结束了。圣日祭司几乎是来不及喘口大气,便抬起手来,对亚?招招手,示意亚?他们下来。等到亚?他们轻巧的落在圣日祭司身边之后,他们这才看清楚此时的圣日祭司几乎是满身大汗,即使满脸笑容,但却无法遮掩疲态。亚?还来不及开口,圣日祭司便主动笑着招呼道:“小伙子,这一次可全靠你帮了大忙,否则今天的加固魔法可没办法这么顺利的完成了。”听到圣日祭司说出“加固”这两个字,亚?与夜月结合刚刚所见识到的魔法,马上猜出来,所谓的加固,应该是将土元素融入到脚下这座石柱,运用土元素稳定的特质,以加强这座石柱的坚硬度才是!只是他们还是不太了解,为什么要这么大费周章的来加固这座石柱?不过这大概是人三眼族的秘密,他们也不太好询问,因此亚?只是含蓄一笑道:“这没什么,前辈您不用介意!”圣日祭司摇摇头道:“呵呵,小伙子,这是你不清楚今天这个加固魔法,对三眼族的意义,其实认真说起来,今天你不但是救了我这个老头子,同时也挽救了整个三眼族的繁荣呢!”听到圣日祭司如此近乎夸大的言语,亚?可真的是愣住了,不禁想要问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却又不好开口。年老成精的圣日祭司,怎么会看不出来亚?的欲言又止,不过今天他实在是太累了,因此连忙摆摆手道:“小伙子别着急,我知道你现在满肚子疑问,不过我老人家今天实在是累坏了,也没什么精力好回答你的问题。“不如你就跟我们先好好休息两天,等我老人家回复过来之后,再好好的聊聊,好吗?”既然圣日祭司都开口了,亚?当然是不会反对。况且从圣日祭司刚刚的言语就可以听出来,今天这一场魔法仪式对三眼族人可是相当的重要,既然自己都助了一臂之力,想必已经给三眼族人相当的好感了,为了达成与三眼族结盟的目的,亚?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追问,以免给这些三眼族人一个不良的印象。因此亚?连忙的点点头,静静的等圣日祭司恢复过来再说!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