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神谭

第七章 太始之难

这里是精灵大陆?当死神小队在亚?的带领下,费尽千辛万苦的跨越了宽广的海洋,来到精灵大陆时,映入大家眼中的景象,却让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倒抽了口气,不由自主的纷纷惊叫出来!亚?等人是在花费了整整一个白天与半个夜晚的时间后,才在深夜里来到精灵大陆的范围当中,由于破空飞翔耗费了凯特等人的大量精力,因此几乎是一看见陆地之后,二话不说的,就随便找了一个较为平坦的空地降落歇息起来。等到第二天一早,大家都恢复精力之后,赫然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已经弥漫了重重的浓雾,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由于灵思族已经正式的现身在他们面前,考虑到在浓雾当中视线不良,为了避免灵思族可能趁机使坏,以及其他可能的危险,所以亚?等人又一直等到日上三竿,浓雾渐散之后,才又继续他们的行程。只是连亚?在内也都没想到,当浓雾渐渐散去之后,映入众人眼中的却是一片枯黄的颜色。原本四季如春的精灵大陆不知怎么的,竟然出现了大批枯黄的植物,这种与印象中的精灵大陆截然相反的景象,在众人看清楚周围的环境之后,让所有人不禁发出了一个相同的疑问:精灵大陆发生了什么事?怀着种种的疑问,众人越发提高警觉,仔细的观察起四周来,只是越是查探,众人的眉头就越是紧皱!除了眼前景象有所变化之外,众人更发现到,精灵大陆上的气温似乎有点偏低,原本徐徐的春风如今却有如萧瑟的秋风,带来阵阵的凉意。还有沿路上,不断有许多倒毙小动物的腐烂尸体出现在周围,阵阵的腐烂臭味更是叫人难以忍受。或许是因为眼前诡异无比的景象,以及萧瑟环境的影响,亚?心中充斥着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催促着众人以最快的速度,往精灵族圣域森林的方向赶路。花了大半天的时间,众人终于越来越靠近圣域森林的所在,只是越靠近,亚?的表情就变得越是冷硬。别人不清楚,贪狼星很了解,在发现精灵大陆的变化之后,亚?便一再地用心念对太始发出一连串的呼叫,只是无论亚?如何的用力,发出去的讯息始终有如雪花落水般,消失无踪。太始全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使得亚?不由自主的焦虑起来!就在亚?几乎想要暂时撇开身后的凯特等人,独自快速前往圣域森林时,贪狼星连忙说道:“亚?,先定定心,太始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而无法回应我们的呼唤,你先不用那么着急!“而且现在灵思族已经正式出面了,我怕如果我们撇下凯特他们的话,会给灵思族一个可趁之机。”贪狼星的声音挽回了亚?的理智,他不自觉的点点头,表示接到贪狼星的话了。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之后,亚?转过头朝凯特道:“凯特,让兄弟们提高警觉,眼前这精灵大陆发生了我们无法理解的变化,大家还是小心点比较好!”凯特点点头,将亚?的话转交给所有人,很快的,原本松散的飞行队伍开始收缩起来,全部的人也开始调整起自己的真气,以及装备好身上的武器。眼前的环境就算亚?不说,大伙也都很清楚,因此亚?一交代下来,所有人更是把警觉心提到最高点,以便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不过很奇怪的是,尽管周围的环境让大家不由自主的感到不安,但是实际上当亚?等人飞到圣域森林外围的区域时,一路上却是相当的顺利,没有任何的阻挠。可是越是这样,大家越是不敢轻忽大意!由于亚?等人很清楚,圣域森林早被太始以及精灵族们,布下了诸多的陷阱与禁制,是绝不可能从空中飞翔过去的,因此尽管亚?心急如焚,他还是领着众人在圣域森林外围降落,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圣域森林中走进去。走了一会之后,夜月突然靠近亚?,疑惑道:“大哥,情况真的很不对劲!”亚?略一挑眉看向夜月,夜月严肃道:“就我所知,由于圣域森林是太始的居所,因此精灵族向来将圣域森林看得相当重要,并且还专门派出大量最精锐的战士与魔法师,担任圣域森林的守护工作。“可是你看,我们过来时并没有刻意的隐藏行踪,但是进来这么久了,精灵族的守卫却连一个都没有出现,这里的状况真的很不对劲。”听到夜月的话之后,亚?停下脚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转过身来说道:“凯特、夜月还有力奥,你们分成三组,带兄弟们到处去调查一下,现在看来不但是精灵大陆本身出了问题,似乎连精灵一族也出了问题!”听见亚?的命令之后,众人连忙点点头,然后自动的分成了三组,分别跟着凯特三人往四面八方散去。而亚?则等到大家的背影全都消失之后,这才转身重新面对圣域森林的深处方向,一面继续前进,一面向贪狼星与朱雀传递出要它们小心的讯息。虽然说之前曾经穿越过圣域森林好几次,但那是在太始的引导以及开放之下,而今太始音讯不明,亚?可不敢奢望还能够像以前那样,轻松的在圣域森林当中穿梭。因此表面上看来,亚?的神态相当的祥和,实际上却是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觉,毕竟,这里可是充满了太始为了保护自己而设下的种种机关,可以说是步步危机!果然,当亚?与贪狼星及朱雀前进不到一百公尺,在亚?左侧的丛林中,突然弹出了七、八条翠绿色的树藤,有如灵活的蟒蛇般,分别朝亚?与贪狼星身上卷来。亚?低喝一声,身上突然冒出了青色的高温火焰,直接将来袭的藤蔓焚成灰烬。而贪狼星一方,则根本不用贪狼星自己动手,窝在它头上的朱雀轻轻扇了一下翅膀,两道细小如筷的火箭射出,同样将来袭的藤蔓给焚毁。被这么一偷袭,亚?终于确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太始现在,的确是处在于无法对外联系与掌控自己的处境,否则太始绝对不会不知道他已经来到它的身边,更不会让森林里的机关对他进行攻击。有了这一点认知之后,亚?不再犹豫,身上的青色火焰不熄反旺,直接扩大笼罩住身边半径五公尺的区域,同时颜色也由青转蓝,温度更是往上提高了一大阶。不可否认的,亚?这种恣意挥霍庞大真气所形成的火焰,的确是对付圣域森林里,这些由各种藤蔓或奇妙植物,所构筑而成的陷阱群的有效利器。凡是亚?所经之处,无论是各种藤蔓卷绕、箭矢射击、木钉暗算等等匪夷所思的机关陷阱,几乎没有一个能够侵入亚?身边三公尺以内的区域,任凭来势再怎样凶狠,往往一接触到亚?身边的火焰,便被快速的燃烧殆尽,任由亚?横行无阻。只是太始与精灵族共同花费数千年所构筑而成的种种陷阱,可不是那么的简单,这一路走来,亚?依旧是小心翼翼的,不敢有所轻忽。尤其是当亚?发现到各种植物类型的机关开始消失,转而开始出现各种大小不一的魔兽对他展开攻击时,亚?知道下一波考验又来了,身上的火焰自动的熄灭,转而开始运转起体内的天心真气来。其实这也算是亚?自讨苦吃,因为他应该还记得,现在虽然缺少了太始的引导,但是太始还是曾经告诉过他,有一条相对安全许多的小径,可以抵达他的所在。只是那条小径,却是相当靠近精灵族的聚居地,因此为了避免引起其他麻烦,亚?还是选择了随便找个地点,然后认准太始所在,一路直线前进。然而,随着亚?越往森林的深处前进,面对越来越多的陷阱与攻击,亚?也不禁苦笑起来。老实说,这些陷阱除了对他造成麻烦与困扰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偏偏亚?又顾虑到,圣域森林是保护太始的一层保护圈,使得亚?不敢太过大力的拆除这些阻挡他前进的机关陷阱与各种幻兽守卫,避免造成太多的损失,这让亚?不得不多费上一番手脚,才能够顺利的前进。只是慢慢的,亚?与贪狼星及朱雀的耐心,伴随着前进的速度越来越慢之后,开始逐渐的消失。不断往前方喷出火柱,以先期触发陷阱,并且防御前方第一波攻击的朱雀,忍不住抱怨道:“真是的,这块鬼森林人家我来来去去,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次了,怎么就从来不晓得藏了这么多讨人厌的陷阱?”亚?无奈道:“之前我们都有太始主动引导,而现在太始失去了音讯,但是可不代表这块森林里面的防御也跟着失效,所以还是辛苦一点,慢慢突破吧!”听到亚?的话后,早被这些层出不穷的陷阱搞得七荤八素的朱雀,不禁气得发出了一连串高亢的叫声,同时身前更是出现了一团直径达一公尺的庞大赤红火球,小翅膀用力一挥,二话不说的将面前的火球往前弹射出去。来不及阻止朱雀发飙的作为,亚?苦笑连连的看着朱雀发出去的庞大高温火球,将沿途阻碍前进的一切物体化成飞灰。亚?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就是不愿意造成太始的森林防御圈太多的损失,这才不得不多费手脚。现在可好了,朱雀这不讲理的小家伙,干脆一个大火球出去,造成了森林防御圈的重大缺口不提,恐怕现在灵思族跟精灵族,都知道他来到圣域森林中了。不自觉的摇摇头,既然朱雀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了,那么亚?也不再客气,领着贪狼星,直接顺着朱雀高温火球所焚烧出来的笔直通道,飞速的往前进着。不过很可惜的是,亚?与贪狼星及朱雀还没有来得及走到通道的尽头,同样一组三艘的灵思族战舰,已经从空中飞到他们的头上,带点阻挡前进的味道挡在他们面前。停下脚步,亚?有点担忧的望着眼前这三艘灵思族战舰,不管这三艘灵思族战舰是不是昨天遇见的那三艘,既然灵思族的战舰能够在这里随意出没,那岂不代表着太始的真正身分,早已经落入了灵思族的眼中?这样一来,这段时间始终联系不上太始的原因,似乎也有答案了!认定了太始目前生死不明的状况,与眼前这灵思族脱离不了关系的亚?,几乎是心中一阵火起。亚?心念一动之下,站在他身边的贪狼星一个甩头,不顾朱雀尖声乱叫,将朱雀甩飞出去,同时浑身上下出现了无数的金色条纹,紧接着分解开来,同时依附在亚?的身上,瞬时,亚?已经铠化!穿上了贪狼之铠的亚?,背后随即伸展出了一对金黄色的羽翼,当羽翼轻轻的颤动两下,亚?慢慢的离地而起,来到与三艘灵思族战舰相同的高度上,突然,深黑的双瞳晶体透露出了一阵耀眼的金色光辉。紧接着,亚?原本缓慢的身形瞬间加速,带着身后一连串的残像,穿过了三艘灵思族战舰的空隙,往太始所在的方位急速飞驰而去。对此时的亚?而言,确认太始的安危,要远比消灭眼前三艘灵思族战舰要来得更加重要,因此他毫不吝啬的铠化,并且动用了最大的速度,脱离与灵思族战舰对峙的局面,直接往太始飞过去。灵思族似乎被亚?的行动弄得有点反应不太过来,在亚?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森林的深处之后,灵思族的战舰这才用最快的速度绕了一个大圆,往亚?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透过与贪狼星的齐心合力,亚?很快来到了太始的所在地。只是看到原本太始所在的地方,耸立的并不是他习以为常的那棵足以遮天的万年长青巨木,而是一堆枯萎、残败的巨大枯木时,亚?脸上那幽黑的晶体,瞬间变成通体血红!同时一股庞大到足以震撼天地的冰冷而狂暴的杀气,自亚?的身上涌出,夹带着无中生有的狂暴飓风,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当亚?的杀气高涨到最顶点时,亚?两手往上高举,同时爆发出一连串充满怒气的狂吼声。一时之间,天地也为之变色,以亚?为中心点,在亚?的头顶上形成了一团快速旋转的激烈云团,不停的往四面八方扩张着,同时黑暗也降临到这块精灵大陆上!在此同时,远在魔族大陆、奇武大陆、亚人大陆等等地方,无数的强横存在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莫名的为这股弥漫在天地之间的杀机,而感到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到。熟悉这股杀机的人则忍不住的高声呼喊起来,是谁引发恶魔心中潜藏的杀意?其实亚?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当他看见太始所遗留的“残躯”时,竟然会爆发出这样连他自己也无法克制的狂怒杀机来。当他见到现在这副模样的太始时,他突然感到整个脑袋一片空白,随后一股来自心底最深处的暴怒与疯狂的嗜血念头,让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绝对要让将太始变成这样的凶手,死在他最惨烈的手段之下!也一直到此时,亚?这才深刻的了解到,尽管太始的外表看起来仅仅只是一棵巨木,但是在他的心目中却占有极大的地位。或许这样讲,对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凯特、夜月等家人和朋友们并不公平,但是唯有亚?自己才能够体会得到。或许因为彼此都是兽王半身的亲密关系,也或许是因为在他面前,始终引导着他成长与前进,亦师亦友的缘故,又也许是因为,彼此都是属于“非人”的存在缘故,太始几乎是亚?心灵上最为贴近的存在。如今看到太始仅剩下这一个枯朽的残躯,怎能够令亚?不去怒、不去恨呢?而不远处,察觉到亚?所在处发生这种天地意象的景况,三艘灵思族战舰不由自主的停止了继续靠近的念头。从来不曾见识过一个人,竟然凭着怒气导致异象频生的地步,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视战舰厚甲如无物,冰寒彻骨的杀机直接传入心底的滋味,灵思族不禁战栗起来。虽然手上拥有着强大的战舰,但是战舰内的灵思族却很清楚,那不远处的亚?只要他有意,绝对可以在瞬息间,完全的摧毁他们引以为傲的战舰。在这同时,同样位在近处,同样感觉到亚?恐怖杀气的凯特等人,已经纷纷从远处急速赶来。托当日在魔族大陆废墟古都上锻炼的福,虽然众人同样因亚?的狂暴杀意浑身颤抖、心生恐惧,但是他们依旧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亚?的身边,其速度之快,甚至无暇去注意停置在路径上的灵思族战舰。依靠奥妙魔法的能力,最快来到亚?身边的夜月,直接出现在亚?的面前,脸色苍白,却毫不畏惧的面对着亚?那冷硬的面甲与雪红的双瞳,声音干涩道:“大哥,你想要毁灭这个世界吗?”当夜月的声音传入耳中,总算让亚?恢复了些微的神智,停下口中绵延不绝的怒吼声,面对着脸色苍白的夜月沙哑低吼:“妹子,太始……太始它……”夜月很快的瞟了一眼身后的太始残躯,心中虽然同样的一惊,但她还是肯定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大哥。大哥,你先冷静下来,我们好好的商量一下,看怎么找出杀害太始的凶手来!”说着,夜月忍不住的用眼角瞄了一下不远处的三艘灵思族战舰,心里暗暗的焦虑起来!这个世间上,没有一个“人”比夜月更能够了解亚?到底有多大的能力,也没有一个“人”比她更清楚,当亚?与贪狼星合而为一之后,如果失去了理智,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因此,当她一感觉到亚?因为暴怒,发生了近乎失去理智的现象时,她几乎是动用了最大的手段赶到亚?身边,安抚亚?的怒气,她并不希望自己的大哥因为一时失去理智,而造成什么遗憾!甚至,夜月心中还生出了不惜一切,找出让亚?可以宣泄心中怒气的方法来的念头!当然了,此时在夜月心中最好的目标,莫过于不远处那三艘有最大嫌疑,造成太始如今状况的灵思族战舰。幸好,亚?那从生死之间锻炼出来的坚毅心智,让他很快的压抑住自己的愤怒与失态来,总算是避免了夜月逼不得已找来替罪羔羊的行动,同时亚?亦在心中忍不住暗暗的责怪着自己,怎么自己会突然失去理智?当凯特等人好不容易赶过来时,亚?已经成功的将太始意外而引发的杀机深埋在心中,头顶上充满压迫感的旋转云层,也因为失去亚?怒气产生的吸引力,而逐渐的消散开来。而不远处的灵思族战舰也同样发现到,亚?已经恢复正常,主动的靠了过来!转过身去面对着三艘灵思族的战舰,亚?血红的双瞳深处闪过一抹银电,冰冷的问道:“告诉我,是不是你们”杀死“太始的?”位于中间的灵思族战舰,很快的又褪去了表面的褐绿色,随即飞快的显示出两个字来,同时夜月也很快的翻译道:“不是!大哥,他们说不是他们所做的!”随即,战舰上又出现了一大段话来:“我们不知道亚?先生您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暴怒的情形,但想必应该是与眼前这位你们称之为太始的”姆“有所关系,为了避免造成误会,我们立即派遣代表与亚?先生你们解释清楚!”也许是被刚刚亚?所散发出来的疯狂杀意所震慑了,灵思族一反昨日拖拖拉拉的说话方式,在三言两语之间,很快的表示出他们的诚意。随即,勉强算是亚?等人熟悉的老熟人灵思,脚下踩着一块长条形看似木质的踏板,从战舰中飞出来。来到亚?的面前,灵思以一种相当恭敬的姿态,朝亚?与夜月等人行个礼,略带颤抖的说道:“亚?先生,我知道太始是您最亲密的好友,但是请您相信我,我们灵思族是绝对不可能去伤害任何一个”姆“的,就算它是你们的太始也一样!”很快猜测出亚?如此动怒的原因所在,因此灵思一出面就连忙的解释起来,就怕亚?一个动怒下,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已经成功的将自己心中的怒气压抑下去,恢复正常的亚?,以比平常更加生硬冷淡的语气缓缓问道:“灵思,你们能不能解释给我听?为什么才一段时间不见,太始会变成这个样子?”望着亚?冷硬的面甲脸孔,灵思尽他最大力量的,压抑心中因刚刚亚?的杀气而不由自主的恐惧感,缓缓的说道:“亚?先生,请您相信,太始现在的状况绝非是您所想像的那么不堪,我可以解释给您听,只要您愿意给我一点点时间?”“好,我们就下去好好的谈一谈,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覆!”望着灵思那带着一些渴望的真诚脸孔,亚?深吸一口气,便解除了自己身上的铠化,一面盯着灵思那看似憨厚的脸孔,一边点点头道。同时,亚?说完之后也没理会灵思,直接往地上一个飞降,落到一块比较平坦的枯黄草地上,等待着零思的解释。不敢有所轻忽怠慢,甚至也不去计较死神小队在他降落之后,把他的四面八方全都包围起来,灵思相当诚恳道:“为了让亚?先生您能够比较了解我的话,还请亚?先生先听我说明一下,有关”姆“的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虽然不明白灵思不直接说清楚太始为何会如此的原因,反倒牵扯到太始前身的“姆”的什么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上,但亚?依旧是静静地听着灵思的说明。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