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章 狗血的引子

1章 狗血的引子

九九八十一万年前,神界与魔界进行过一场旷世骇俗的大战,连如来佛祖都被魔界天尊打得吐了一脸盆血。玉帝跟王母他们更是连牙都找不全了,披散着头发,提着裤子,光着脚……没搞错,八十一万年前,神仙就是这么打架的。

结果神界依仗着人多,生生用口水把魔界镇压了。当时半神半妖的孙猴子顽皮,人家用口水,他偏要用尿尿,就在他解裤子的当口,有一缕魔气走脱了。但闻一声惊雷,就没了踪影。于是大伙儿找啊找啊,没找着,就把气撒在孙猴子身上,把他塞进一块石头里,让他到《西游记》时代去重生。后来起点的重生文就火了,那是后话。

谁承想,那股魔气经过八十一万年的韬光养晦,在某一年的2月29rì,它终于重新聚集完毕,一头扎进妇产医院投胎。很狗血的,钻进了楚凯华他妈.的肚子里,楚凯华就在那一刻出生了。这么狗血的剧情设定居然还签约了,就象“他妈.的”这三个字居然也是起点的敏感词一样,各位读者大大肯定被雷得外焦里嫩了吧。不过先别急着扔,周星驰大话西游语录:脆是脆了点,总比割了好。

……

在这股魔气投胎二十一年后,突然在一个夏天,它直冲天界。估计比孙猴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那次引起的天震还厉害。玉帝正在跟司风女神玩车震,这一记天震正好帮他把女神送上极乐之颠,他还是第一次达成这个目标。乐不颠地刚整理完衣服,前来捉jiān的王母娘娘也正好赶到,买疙瘩,正好没抓着。

玉帝对这一记天震心存了一百二十八个感激,连忙让千里眼和顺风耳去探察,还没等他们回报,就听有人禀报说希腊诸神的老大宙斯带着战神和智慧女神来访。

玉帝惊诧莫名,乖乖,这个希腊鬈毛黑老贼都八万年没来过这里了,肯定没好事。他还没来得及下逐客令,宙斯已经来到灵霄宝殿。他想跟玉帝来个脸碰脸的礼节,把玉帝吓了一跳:“有话快说,我比杜甫还忙。”

“其实,我是想跟你来合作……”

“我不搞基。”

宙斯没听明白:“我们必须合作才能……”

“我真地不搞基。”

“我是说我们只有合作才能对付得了这次神界的大灾难……”

“我……”此时,但见千里眼和顺风耳踅进了灵霄殿,凑在玉帝左右耳朵边一阵嘀咕,玉帝顿时全身一颤,对着宙斯无奈道:“好吧,你说,怎么搞?”

“要搞,当然先要弄清楚……”

玉帝不耐烦道:“我一向都弄得很干净,你搞就是了。”

千里眼和顺风耳真地已经把天震的事情弄清楚了:

原来是二十一岁的楚凯华被不是李家也不是药家的车撞出去“欺实码”。那一撞非同小可,把原本潜伏在他体内二十一年的魔气撞醒了。这股魔气一飞冲天,当时就想把汽车辗为齑粉。后来一看那辆车的车牌是“甲”字开头的,连城管都不敢管,只好乖乖地回到楚凯华体内。但他这一露头,立刻就被宙斯发现了。

想当年,那场神魔大战,宙斯的脸被抓花了,又用了山寨的去疤霜,把个脸弄得象非洲难民的形象代言人。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都能熬过来,八十一万年算什么。宙斯此次来就是为了来商量对付这股魔气的办法的。

这时跟着宙斯一起来的战神阿瑞斯清了清嗓子:“据我所知,该魔气在这个青年体内尚未成形,暂时成不得大害,但如现在不除,必将引为大患。想当初,我们合西方与东方神界之力,方能与魔界打个差相仿佛。而魔界在镇魔石的作用下虽被镇压,但由于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反倒可以清心寡yù,苦心修为。而如今这些神界的神们,有的住上了天庭的‘天上rén jiān’,有的开上了‘别摸我’,有的泡上了小三……”

玉帝顺着战神的思路想下去:有的跟小三在‘别摸我’里面搞车震……

“我看,如果一旦魔界的魔们被放出来,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周围神仙连连点头,点头的肯定符合战神说的那几条。

“所以,我认为,与其让这股在外游荡的魔气孕育成形,里应外合,把镇魔石推翻,让魔界重生,不如快刀斩乱麻,让他胎死腹中。”

“不错”,这时王母娘娘也应和道:“他现在只是以一个凡人之身作为寄居之所,我们只要把他的肉身合围,逼他灵魂出窍,我们自有天罗地网擒住他。”

“逼?怎么逼?他到时候就是不出来,我们拿他也没有办法。”赤脚大仙心存疑虑。

“那好办,我们把他的肉身打烂消灭,看他还出不出来。”原来是在《宝莲灯》里作为反面典型的杨戬。

“我不同意”,原来是司风女神:“神界做事必须有神的底线。”

玉帝这时与司风女神一个眉目传情,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原来她也在感谢玩车震时候的那记天震呢。王母娘娘一个斜乜,玉帝立刻干嗽了两声:“对于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这是神界与魔界的恩怨。想那八十一万前,根本还没有人呢。所以这场恩怨跟人有什么关系。要是我们罔顾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妄开杀戒,那以后让人怎么看我们神。我们还要不要他们烧香供奉了?我们神界的财政将rì益恶化,希腊就是我们最好的前车之鉴。”说到这里,玉帝故意回头看了看希腊的带头大哥宙斯。宙斯的脸气得一阵红一阵黑,但是又不好反驳。自从希腊债务危机之后,他确实穷得叮当响。

玉帝继续他的慷慨陈词:“朋友们,兄弟们,亲人们,当神仙当成希腊这样的,还当得什么劲,不如死了算了。”宙斯气得差点从座位上摔下来。

于是灵霄宝殿上立刻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不计后果将魔气消灭,另一派主张不能伤及无辜。

这时,那个永远的和事老终于出现了——如来佛祖。大家立刻给他让座。

如来娓娓道来,此番话顿时让楚凯华:

守得云开见月明,除却巫山不是云。

如来老爷子突然用上海摊卖小报的口气叫道:“号外号外,镇魔石快被掀翻了。魔界诸魔积聚了八十一万年的能量快要爆发了。我们快没救了!”

大伙儿面面相觑,没想通一向德高望重的佛祖今儿个说话怎么这么High,没救了还这么高兴。

“我之所以高兴,是因为我找到了破解这次劫难的方法。有了我这个方法,魔界的反扑终归是雾里看花,水中捞月。而且只要用了我这个方法,可以一劳永逸,坐享太平了。”

“快说快说。”东西方诸神纷纷拔长了耳朵,一个个象蓝jīng灵似的。

“众所周知,现在天地之间有‘人’、‘神’、‘魔’三界,而镇魔石之所以会蠢蠢yù动,就是因为这块石头里面只有我们神的力量,而缺乏‘人’和‘魔’的能量。于是它就不稳定了。用一块自身不稳定的物体去制约永不停息的运动,这是违背牛顿第四定律的。”这样也行,如来佛还会拽物理?牛顿好象一共出了三条定律吧。

众神听得瞠目结舌,被雷得外焦里嫩。

“所以,冥冥中早就注定,我们要在这个与时俱进的时代,造就一块与时俱进的镇魔石。我们要在这块石头里同时注入‘人’、‘神’、‘魔’三气。”

“我第一个听明白了,你是要做一块石头。”财神不失时机地秀了一下他不到二十的智商。

如来没理他:“这个肉身楚凯华,本身是个人,而里面又深藏着魔气,我们只要再给他输入神气,那他就是我们做镇魔石最好的底料。”

雅典娜果然厉害,她完全听懂了:“你是说我们不仅不能消灭这股魔气,还要保留它,让它为我们所用。”

“不错,这位美女果然聪颖”,如来眼露柔情:“我们还要让这股魔气zì yóu生长,zì yóu壮大。那样我们就可以输入更多的神力来与之平衡。平衡是这个世界最美妙的定律。在这个肉身内,人的yù望,魔的魔xìng,神的能力都应该逐渐加强,直到他最终成为一块合格的镇魔石。”

“那如何才能提高他的能力呢?”

“这正是我计划的绝妙之处——我要不断满足他的yù望,通过我们神的帮助,不断达成他的要求。‘人’界有一句成语叫‘yù壑难填’。只要我们不断地满足他,他的yù望就会越来越膨胀,我们可以输入的神力也就能越来越多。最终他就能为我们所用。”

宙斯发问了:“为什么不一次xìng输入,直接完成这个计划呢?”

“平衡”,如来有些不高兴:“请用用你的脑子。在你只能吃一碗饭的时候给你嘴巴里塞进一百碗饭,你的反应是什么?”

“对不起”,宙斯耸耸肩:“我一般只吃面包。”

如来不再理他,继续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每天派一个神值班,随时传递他的信息。如果他需要帮助,我们就提供给他。但切记一点,不可太急,不要把神的能力直接传授给他。只能让他暂借。否则他会被我们的神气同化,也成为一个神。大家始终别忘记,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人’,而不需要一个象我们一样的‘神’。”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