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1章 引狼入室

11章 引狼入室

“找到了,找到了。”我兴奋地叫道。

“在哪,在哪,她立刻冲过来。”

这回我不急了:“小姐,不知道是不是,最好进你家,开灯验看哦。”

林云儿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你……好坏。”我坏的地方你还没看到呢!嗄嗄!

……

哇塞,果然是开玛莎拉蒂的,这房间设施也太豪华了吧。我看没有五星也有四星了吧。这空调、电视、柜子、桌椅……都不是市面上随便可以买得到的。我反正是没见过,估计可能是有人专门设计的给有钱人用的。特别是那张床,红色的,圆形,直接放在卧室中间。床旁边直接装了个浴缸,一个弯曲的水笼头和一束射灯光把它装饰得典雅非凡。我算明白了,有钱人现在都喜欢这种合二为一的调调,让你洗澡的时候想着上床,在**想着看别人洗澡。我坚决要求在这里洗澡,哦,不,睡觉……我的大脑被这种性感的布置雷到了,混乱ing。

“现在可以把那一块钱还我了吧。”她冲我摊开一只手掌。

“别急吗,进来了也不请我喝点什么?”

“真拿你没办法,我去给你弄点咖啡吧。”说完,她转身去厨房。

电影电视看得多了,咖啡适合于那些喜欢精神交流的人们,而对于现在的我……我立刻叫道:“不如为了庆祝一下你的宝贝失而复得,我们来点酒,行吗?”

她没有反对,看来这个硬币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她拿来的这瓶红酒反正又是那种我一个字也不认识的。不管她了,反正酒是色媒人,我要快点搞定才行。我主动跟她干了半杯,然后把硬币还给她。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

“这宝贝对你这么重要吗?”我已经看了半天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啊。一枚普通的紫荆花图案的一元硬币而已:“不过它好象很帮你的忙,你连续猜中两次了。”

她神秘地笑笑:“要不我们再来一次,好吗?输了就喝一口,怎么样?”

这主意不错,我要是把她灌醉了,那就简单了,嘿嘿……要是她把我灌醉了,那也好啊,我就不用回家了。到时候要是她硬要送我回去,我就说忘了住哪儿了。耶!我居然也能正反两方面分析问题了。

于是我赌着气拼命猜正面,而她看似很无奈地顺从了我,只好选择反面了。我了个去,居然连输了五次,我一杯红酒全下了肚了。她看着我连输的样子,也高兴地端起杯子喝了几口,竟然,她的杯子也见了底。

我们越喝越high,她家里没什么吃的,我们就用她的薯片巧克力就酒。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就只剩下杯中酒了。

“不行不行,这个硬币肯定有诈,怎么总是你猜对,这好象也不符合‘概率’吧?”

她笑靥如花,脸红扑扑的:“所以这才是我的宝贝吗。”这时她突然眼圈红红的,过不了多久,居然已有泪光闪现了。

“你怎么啦?我惹你生气了吗?”我手足无措起来,对付女孩子的眼泪我最没有辙了。

她用指尖在眼角轻轻拭了一下:“不怪你,我今天很高兴。真的。好久没人陪我玩这个游戏了。以前都是我爸爸陪我玩的。这枚硬币也是我爸爸送给我的。”

我怔怔地看着她,不知如何回应。

“一开始他也是这么不停地赢我,而我也跟你一样,不停地猜正面,呵,我也跟你一样倔强。”

“后来呢?”这次这三个字是我发自肺腑的。

“后来,爸爸告诉我,其实这枚硬币被他打磨过了,两面的重心不一样了,99%不会是正面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出老千。”我想逗她开心,故意挤着她。

她的笑容稍纵即逝,眼中流露出更深的哀愁:“后来,我爸爸在我生日那天把硬币送给了我。但从我生日那天以后,他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人跟我玩这个游戏了。”说完,她终于忍不住珠泪涟涟了。我也不熟悉她这里的环境,只好去洗手间随便拿了一块毛巾出来递给她。

“失踪了?好好地,怎么可能失踪了呢?会不会是被绑架了,因为你家……”我犹豫了一下:“因为你们家很有钱。”

林云儿苦笑了一声:“对,有钱,我们家是很有钱。应该说我的外公很有钱。我的妈妈是李洪儒的独生女。”

“李洪儒?就是堂堂长江集团的创始人吗?乖乖,这么厉害,怪不得你……”

“我什么?我很有钱的样子是吧。可是我爸爸却不是个有钱人,他只是个普通的警察。”

我自认是个好人,可是一听到警察我怎么感到腿有点软呢?“你爸爸,失踪多久了?难道他们没来问你们要赎金?”

“没有。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失踪就是失踪,杳无音讯。”她的眼泪淌了下来,已经到了她的嘴角。我拿起毛巾在她脸上轻轻碰了碰。

她突然起身道:“酒没了,我再去拿。”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要了,今天够了,我该回去了。”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还有进了羊圈的狼,朝着可爱的羊群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羊毛的?但我真地不想乘人之危。

被我这么一拉,原本已经晕乎乎的她一个小踉跄突然摔倒在我怀里,我自己也站不稳了,跟着她一起倒在了沙发里。顿时一个软玉温香的**压住了我的胸口,压得我“娇喘连连”。我本能地进行反抗,腰一用力,终于翻了过来,于是她被我压在身下。这下该轮到她娇喘连连了,而我的喘息变得沉重浑浊起来。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内心的想法跟手的动作完全背道而驰。我把手托到了她的脖子后面,把嘴唇凑了上去。最后一公分距离的时候,如兰的气息让我完全融化了,对于这样一位美女,我反而不敢再靠近过去。但是林云儿没有给我犹豫的时间,因为她把香唇靠了过来。我顿时有一种坦泰尼克号撞冰山的感觉,我的大脑开始进水,一个舱格一个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