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22章 搬运大仙

22章 搬运大仙

“你不是说一定要赢吗?我把多出来的牌移到他那里,你不就赢了吗?”

救命啊,我疯了,而且很彻底。大家快来看啊,史上最雷人的出千高手诞生了。有一首歌叫《纤夫的爱》,mtv里面纤夫也光着脚。我算明白了,光脚的人最大的能力就是搬运,搬运大仙,i服了油。

但我疯不疯好象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的身后已经站上了两名黑人保安,每人腰里别着的警棍一抖一抖的,晃得我眼晕——原来不是警棍在动,而是我的心在颤抖。

萨琳娜一看到这种情况,立刻明白了什么,拉着我的手就跑。两名保安在后面紧追。我肯定跑不过萨琳娜的,要不,让她象我抱林云儿那样托着我……我稍一转神,一只毛茸茸的黑手就已经抓到了我的衣领。前有美女,后有黑汉,结果是我的衣服被“嘶啦”一下……拜托,就算不是名牌,也不用撕烂吧,给光着屁股的非洲儿童做块尿布也好啊。

我跑,我继续跑,我继续……这时我才发现,我和萨琳娜面前已经竖起了一道墙,一道保安的人墙。高矮胖瘦都有,黑白黄棕齐全。而且动作整齐——一条警棍在手里颠啊颠的。

就在我刚刚蹲下,说“不要打脸”的时候,我的头顶就有一条美腿扫过……我真傻(祥林嫂语录),我明明知道除了一个光着脚的大仙坚决挺我之外,今天还有一位mm是我的忠实粉丝。苍天啊,快让这些惹祸的大神早日升天吧,让我做回那个平凡而高尚的人吧……我抱着脑袋,不忍目睹美女被野兽围殴的桥段。顺路路顺那个小白最喜欢虐主了,活该起点不肯跟他签约。

“哼哼哈呵”,没拿双截棍的mm居然跟他们打得风声水起。我反正是没抬一下头,而他们居然好男只跟女斗,把我彻底遗忘了。等萨琳娜重新抓住我的手继续跑路的时候,就见地上一堆警棍和那堵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墙。

我惊愕地看着美女,努力地甩开两条小细腿。我们终于冲出赌场,我们自由了。我正准备乘此良机,对她来个熊抱的时候,“砰”一声枪响,划破了拉斯维加斯的夜空。天哪,又来,为了几百块钱不至于吧。再说我也没拿钱啊?我正想转身向他们作个解释的时候,“砰”又是一声,停在我前面的一辆奔驰车的车前灯被打爆了。

我还在犹豫是投降还是逃跑的时候,萨琳娜一语道破了天机:“不好,他们认出我们来了。”

“认出我们,你什么意思。”

她二话没说,拉着我蹲到奔驰车后面:“他们不会认识我,只可能认出你来。你以前肯定跟着‘赌神小组’来过这里的。”

“这个真没有,我这是第一次来。”

“可他们目标明确,出枪一点也不含糊。明显是要置我们于死地……”她突然停顿了一下:“我明白了,你在加德满都杀过他们的人。他们认出你来了。”

“没这么寸吧?”我苦着一张脸。

“肯定是的。在加德满都干活的那个杀手组织的总部就在拉斯维加斯,所以他们才会被这里的赌场相中,出钱让他们消灭你们的‘赌神小组’。”

我的运气这么好,居然遇上了大仇人。可是人家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而我是“看见仇家,就想上房”。我作出了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决定——跑。

总算萨琳娜这回没有违拗我的意思,拉着我的手一阵狂奔。枪声越来越远了。我们逐渐放慢了脚步。握着她柔嫩的小手,驰骋在赌城宽敞的街道,让月亮为我作证,这一刻,我想作一首诗……床前明月光————

我和萨琳娜突然同时停住了脚步,我慢慢把手举过了头顶。因为在我们前面,停着一辆军用悍马吉普车,车上架着一挺重机枪……

“快抱住她,傻瓜。”居然是赤脚大仙的声音。

“抱住她,在这儿?你想让我干什么?”

“想逃命就抱住她,一定要抱紧。”

我缓缓地放下了双臂,突然一个转身把萨琳娜紧紧搂在了怀里。我保证绝对是那种可以让她窒息的拥抱,因为我自己都已经感觉喘不过气来了。她顿时瞪大了美丽的双眸看着我,大概以为是要来个最后的吻别吧。而吉普车里的人也完全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在这种情景下我似乎应该再作一首诗……

“啊——”

对不起,不要误会,这不是我诗的开场白,而是我和萨琳娜同时发出的喊叫声。因为我突然跑了起来,如果一步跨二十米算是跑的话。突然想起那些武侠片里不管男的女的,又象跑又象飞地消失在人们视野里,而我现在的情况跟那个很相似。因为我刚跑了五六步,那辆吉普车就已经消失在我的视野里了。

我这才发现,我刚才居然是冲着吉普车跑过去的,一步就跨到了吉普车的后面,而他们的机枪根本还没来得及转过来。额滴神啊,这难道就叫置之于死地而后生吗?

我的脚步虽然停下来了,我的心依然还在奔跑……

“喂,放开我!”怀里可爱的小女生轻轻娇嗔。

我慢慢地从奔跑状态回复正常,但手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因为她那句娇嗔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柔情蜜意……

“我走了,别忘记以后请我喝地沟油。”

我被那个沙哑的神音拉回到了现实,脱口而出:“再见,搬运大仙!”

……

回到酒店房间,萨琳娜一把把我推在酒店的房门上,接着就是一阵热吻。在她的热吻下,我完全不再设防。

“帅哥,你太伟大了,我爱你。”她终于忍不住表达自己的爱意了。

“不……不可以的。”我一边躲闪着她的热吻,一边想打消她的念头。因为在我心里始终没有办法摆正自己对她的感情,是**?是爱?我根本分不清楚。

但她那种凌厉的攻势让我实在难以抵挡,我开始搂住她的腰肢,把她的身体用力跟自己贴紧,从下身传来坚硬火热的信号,随着她**的紧逼变得无法扼制。现在改成了我的狂吻,粗暴而急促,完全不管她的反应,越是哪里遇到反抗我就越往哪里使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