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28章 欲沟难填

28章 欲“沟”难填

爱德里克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万事达信用卡,有点恼怒地冲着荷官面前一扔:“给我再换十万筹码!都要一万面额的。”荷官叫来了侍应生,很快给他送来一摞筹码。

我这个高兴啊,禁不住用眼睛斜乜了一下萨琳娜,她正在冲着我微笑。我顿时理解了一句古语,孔子他老人家说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我现在就想偷萨琳娜,但又偷不着,我这火气,下身立刻“肿”了起来。我能申请中场休息吗?

……

十万很快又没了,这回爱德里克干脆直接要了五十万,而且是五万面额的筹码。这已经是这张轮盘赌桌下注额的上限了。我才不管,虽然我桌面上已经有了十来万了,但我仍旧一千一千的陪他玩,他也根本没注意我这个瘪三。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找不到对手。爱德里克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撞墙。

而萨琳娜居然主动去摸他的大腿,这种手法分明是想让他雄起。而这些输掉的钱就象是“jīng”,难道她想让他桌面上桌底下一起出jīng?I服了油。

果然,爱德里克就感觉自己现在赌场失意,情场得意。桌上是冰桌下是火,冰火两重天。他随随便便又输掉了五十万。今天晚上他已经输掉整整一百二十万了。而我总是在他押完后再跟他对着押。但我很低调,押得少,所以才赢了二十来万。照说今天是赌场赢了,但是女荷官的尴尬表情,显然比输了还难看。我都有点心疼了,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怜香惜玉。

爱德里克终于一口气没忍住,拍案而起:“靠,居然这么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眼神里分明充满了对女荷官的质疑。就算一个傻瓜随意地下注,也不至于把把输,连输二十几把吧?但他还算有头脑,没有当场发作,在这里直接发作他知道后果。

于是他拉着萨琳娜气哼哼地走出德尔斯特赌场。但不知是萨琳娜的诡计还是他自己咽不下这口气,他居然带着萨琳娜来到另一家赌场。这家赌场好象很眼熟,我以前来过。汗,居然就是拉斯维加斯最大的赌场——皇冠之星赌场。不是以前来过,是昨天刚从这里跑出去过。我再汗,因为我匆匆前进的道路上已经站着一排保安了,还是那排手里掂着jǐng棍的黑白黄棕人种齐全的那些人,只是隐约可以从他们的帽沿下边,袖口里边看到白sè的纱布。他们对我怒目而视,而对萨琳娜却是一副惊弓之鸟的表情。

萨琳娜估计也没想到爱德里克会把她带到这里来,她原本还在为自己的魅力沾沾自喜呢!这下可好,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不过她一边挽着爱德里克的胳膊,一边让人不易察觉地向我微微点了点头。我立刻明白过来,对付这些持jǐng棍的保安,萨琳娜绰绰有余。而在这种场合,那个想置我于死地的杀手组织也不会轻易出手。

现在我们这里形成了一个相互平衡的怪圈:赌场的保安不敢轻易出手,因为他们怕打不过萨琳娜。而杀手组织虽然与我有血光之仇,却不敢在此时此地出手,因为怕给赌场添麻烦,毕竟赌场是他们的雇主。简而言之——我受制于杀手,杀手受制于赌场,赌场受制于萨琳娜,萨琳娜依赖赌场的公共环境。

想到这里,我挺直了腰,一副赌场大亨的样子。跟着爱德里克和萨琳娜,来到了这里的轮盘赌桌。爱德里克仍然装逼地一挥手,让荷官帮他换来了五十万筹码。

靠,我也来,我现在卡上连刚才赢的钱,也有三十万了。而且我必须装得更B,为的是掩盖挨揍的恐惧。我要是今天不摆出点派头来,立马就会被老账新账一起算。我看了一眼女荷官,应该说是我先看到了一对36D的豪.rǔ,然后顺着那天堑般的濠沟,向上看到了一张天使般秀丽的脸庞。买疙瘩,柳眉杏眼,粉脸桃腮,居然是个亚洲人。不过根据她的胸围,估计是印度裔的。我天生对电影里的漂亮MM不免疫,对印度歌舞片里的MM更是早已心向往之。我慢慢悠悠象中了邪似地直接走到了她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信用卡,我准备给她。但她正低着头在给爱德里克换筹码,我站在旁边,正好沿着那条深沟看个正着。这时我居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条沟能不能夹住我的这张卡呢?……

“啊——”一声尖叫,把我从YY中惊醒,女荷官张慌失措地看着我,然后从胸前的沟里把一张信用卡拔了出来。这么紧,刷卡机啊。我次奥,这是谁干的,我差点骂出了口。但是从她美丽的瞳孔里我只能解读出一条信息——这是我干的。天哪,我堂堂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车见爆胎的新一代帅锅,引无数美女尽弯腰的楚凯华居然……

“谁,谁在?哪个大神在?给我出来,这是谁干的?”

一个甜美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看来我从来没有看错过你,你就是一个sè狼,不,彻彻底底的sè魔!!你太让我失望了,还是嫦娥姐姐说得对——这世上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这语气,让我联想到一个飘飘yù飞的仙子,我只好无奈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神啊,我这是肿么了?看来不是神们干的,我是不是上次看到一条“凤姐恐龙”,吐着吐着把苦胆给吐掉了,于是胆子就大得没了边。要不怎么会干这种没心没肺的事?难道我现在真成了魔——sè魔。天哪,我是好人家的孩子啊!!!

我的心在呐喊,但我的身已然腾空。原来,我的左右两臂已经被两双毛茸茸的大手架了起来。于是整个身子双脚腾空地向后移去。救命啊,救命啊!被搬出几步的我奋力地蹬了两下腿,YE,我居然两脚着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