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41章 斯奎恩特

41章 斯奎恩特

“她怎么样了,醒了吗?”我焦急地问道。

彼得无奈地摇了摇头:“很抱歉,还没醒。不过在你离开的一个星期里,医生说她表现得很坚强。几次在没有生命体症的情况下活了过来,也许她心里有一根坚强的支柱吧。”

我立刻潸然泪下,尽管是在萨琳娜面前,我也完全控制不住了。萨琳娜的眼神由酸酸的醋意,慢慢转成对我的爱怜,也许还夹杂着对林云儿的同情。她从桌下伸过一只手来,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我完全明白她的心意,更加感激地泣不成声了。

彼得打破了这悲伤的气氛:“你们找到的那颗‘沙漠绿洲’,我已经让组织的专家鉴定过了。”

“专家怎么说?”

“专家说这简直不可思议,没想到失落近五百年的钻石居然会重现。无论从重量、净度、颜sè、切工来说,能与这颗钻石媲美的,在世界上不会超过两颗。”

“那能值多少钱?”萨琳娜问道。

“这个谁也说不准。因为这样的钻石不是以普通的4S标准可以衡量的,它还有无与伦比的文物价值。况且这样高品质的钻石从来就是非卖品,根本无法定价。”

我有些迷惘起来,不过很快恢复了过来:“我不管。虽然我们没有找到那个出卖‘赌神小组’的内鬼,但这颗无价之宝是不是足以支付林云儿的手术费用了?”

彼得微笑地点点头:“放心,组织已经安排了最好的一名医学博士,准备给她做脊椎神经搭桥手术。就在我飞抵马德里的时候,那名医学博士也已经出发去加德满都了。他的第一步是把她妥帖地运送到新加坡最好的医院——联合医院。准备在哪儿给她动手术。原本准备运到设备更先进的美国医院的,但博士担心她的身体经不住如此长途的飞行。”

我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然后紧紧地抓住彼得的手:“谢谢,谢谢你。谢谢那位博士,谢谢组织。只要能把她救醒,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彼得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你干得真不错。组织也很信任你。不过”,他看了一眼手臂上缠着纱布的萨琳娜:“她的手臂上有伤。要知道组织培训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我们不愿意让你们这些jīng英有任何一点意外。所以你们可以休假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里,只要保证安全,你们可以随便去哪儿玩。”

“另外”,他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用卡:“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美元,密码是你的生着他又从另一边口袋里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牛皮纸信封:“这里面是十万美元现钞。”他把卡和信封放到桌面上,一齐推到了我的面前。

“那上次去拉斯维加斯前,你给我的十万美元……”

彼得跟萨琳娜相视一笑,萨琳娜转过头来:“傻瓜,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组织的规矩吗?”

“什么规矩?”

“每次组织让你去办事前都会给你一笔经费。如果不够可以随时跟你的联络人申请追加,如果多出来那就不用还了。”

“这么好,用我们中国人的话叫‘多不退少补’。”

“不错”,彼得继续道:“除了保证自身安全之外,你还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不准去新加坡看林云儿。”

“这……”

萨琳娜嘻嘻笑道:“也许组织上是不想让你打搅那个博士动手术吧。你去了只会添乱。”

“好吧。”为了我那可怜的林妹妹,我忍了:“现在只要能救醒她,我什么都答应。”

萨琳娜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腿。没想到这个外表狂放的西洋妞居然还是个醋酝子,我也看出来了,她是狂放其外,内敛其中。今天晚上不知道又要怎么收拾我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莫劈腿,劈腿者必挨揍。

……

第二天一早,萨琳娜躺在我怀里,用小手轻轻地刮了一下我的鼻子。透过纱窗,我的眼睛被地中海的阳光刺得有点睁不开来了。

“这两个星期你准备去哪儿玩啊?”

“我可是好人家的孩子,我还要回去上学的,已经翘课一个多星期了。你还让我怎么毕业啊?”

萨琳娜刮了刮自己的脸:“你羞不羞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原本就不是什么好鸟。认识我之后,你提过一个字要上学了吗?”

好吧,我不是好人,不过这跟我的鸟没关系,我假装生气道:“现在提也不晚啊!我悬崖勒马,浪子回头不可以啊?”

“好,你可以回去上你的学,以后就当不认识我,我去帮切尔弗找儿子,你别跟着我。”

“对啊”,我恍然大悟,激动地从**坐了起来:“我还欠着切尔弗一份人情。是他帮我挡住了那颗子弹。”说到这里,我的心中有些黯然。

“其实你倒不用这么想,就算当时你不站在旁边,他也会向你这个方向扑倒的。我看得清清楚楚。他是想扑倒,倒不是为了给你挡子弹。他只是碰巧救了你。”

“就算他不是故意的,但我一定要领他这份情,我一定要找到他儿子。”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在关键时刻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他曾经是我们的战友。而且他还愿意把钻石给我们。”

于是我们达成一致——找切尔弗的儿子去。要是切尔弗生的是女儿,嘿嘿……

但是线索实在太少了,我们只好根据谷歌地图先找到巴基斯坦边境的村子——斯奎恩特。光路上就花了足足两天的时间。这个村子界于巴基斯坦与印度之间,在克什米尔地区,长期处于战火之中。所以尽管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这个村子仍然连汽车都不通。谁会愿意在这种炮弹横飞的地区投资修路呢?

不过我们居然很顺利地找到了一个认识切尔弗儿子的人——一个老婆子,年纪都快八十岁了。当我用纯正的乌尔都语向她询问的时候,她突然兴奋得脸都红了:“你们是谁?你们怎么会来找我儿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