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43章 直航南美

43章 直航南美

我小心翼翼地打了开来,上面果然是四十多个人的名单,是用英语写的。每个名字后面都有一百美元的字样,再后面是每个人敲的手指印。

伊斯拉米尔说道:“那份名单就是那两个美国人写的。这是他们留下的唯一的证物。”

我和萨琳娜细细地看了起来。萨琳娜对着阳光照了照:“咦,这张纸上面有印花,是一排英文,是——”

我也发现整张纸上都有淡淡的印花,看来是某家机构或者公司内部专用的纸。我仔细辨别后慢慢读了出来:“圣——菲尔德——矿业!”

“圣菲尔德矿业!”我们两个同时大声重复道:“圣菲尔德矿业!”

“我们有线索了,太好了。”

三个老人尽管没有完全听懂,但至少看到了一点希望,皱纹满布的额头稍有舒展。我立刻拿出我的手机,想要搜索,但苦于这里没有信号。我们想把这张名单借走,伊斯拉米尔有些为难。唉,人心不古啊,我们用什么办法让他们相信我们呢?最后他们同意陪我们去城里走一趟。

六七个小时的步行我们才到了最近的市区——拉合尔。我们先给他们安排好住宿,在城里最好的饭店请他们吃饭。然后在我们住的酒店里找到了一台复印机,把那张名单复印了下来。我已经迫不急待地用手机开始搜索了。有了度娘真是方便,我一下子就找到了“圣菲尔德矿业”的信息。

原来圣菲尔德矿业是个位于南美洲智利的矿业大公司,主要矿种是智利盛产的铜。

耶,总算又有线索了。但是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去智利走一趟。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出发的时候我从银行卡里提了十万美元现金,给三位老人。我拜托他们把这些钱分给几个村子里孩子被骗走的那些家庭。大概每个家庭可以分到二千五百块钱。然后我又单独给了伊斯拉米尔两万美金。我们希望她能在城里买一处住房,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三位老人看着我这个财神爷合不拢嘴了。汗啊,我这还是第一次尝试摆款呢。没想到帮助别人是这么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幸亏我不是巴菲特,不然我可能一高兴会给他们每人发个十亿八亿的。萨琳娜看到我如此仗义疏财,立刻奖赏了一个湿湿的吻,这个吻老值钱了——十二万美金。

……

智利共和国,面积大概中国的三个省,位于南美洲西南部,安第斯山脉西麓,西临太平洋。智利的铜产量占全球产量的32%,有“铜之王国”的称号。

飞机直达首都圣地亚哥。我和萨琳娜先在酒店里住了下来。刚安顿好,我就急吼吼地想去找圣菲尔德矿业公司的总部。萨琳娜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急什么。你没把事情弄清楚,想去找死啊?你是不是想冲进他们总部,然后把名单往桌上一扔,叫他们放人啊?”

“那我怎么办?还有其他办法吗?”

“你想,如果只是那两个美国人捡到了圣菲尔德矿业公司的纸,临时用了一下,那这件事情就根本与他们公司无关了。”

点了点头。

“第二种可能,那两个美国人真是圣菲尔德的人。如果是这样,说明他们公司默许这样的滥抓劳工的行为,甚至就是他们公司指使的。你去兴师问罪,岂不是揭他们的老底吗?”

“好吧,我是太冲动了,你说怎么办?”

“我说……”,萨琳娜停顿了一下,居然挑逗地向我眨眨眼:“我说我们现在应该先洗个热水澡。”

不会吧,难道是因为坐飞机坐久了,要活动活动筋骨。我累得骨头都快散架了。好吧,我同意,不过我要求在下面,并且请你一定要温柔点……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十点了。萨琳娜居然兴致勃勃地要我带她逛街。

“喂,小姐,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来休假的啊,怎么了?”

“我……”我彻底输了。

“好了好了。傻瓜,你以为人家圣菲尔德公司会来理你吗?我答应你,晚上我们一起走一趟。白天不好说的事,晚上就什么都清楚了。”

我晕,这话怎么听着这么暧昧,呢吗写小说吧。

于是我只好带着她去街上瞎转悠。智利的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萨琳娜不是“赌神小组”的成员,也就是说她不是那种智商特别高的怪胎中的一员。所以除了法语和英语外,她基本就不会别的语种了。我突发奇想,冲着她说道:“你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又不会他们的语言,不如我也做个人口贩子,把你卖了吧?”

“好啊,一定要卖个大户人家。”晕,看来跟了我没几天,她的节cāo也忘在家里了。

“这可说不准,不过我估计可以用你去交换一个本地的漂亮小妞。听说这里的女孩生下来就会跳桑巴舞,我的抵抗力又弱……反正你长得也不算太丑,估计他们吃点亏会答应的。”

“你——”,她突然又转怒为喜:“那也行啊,不过你一定要帮我找一位帅锅哦!”

好吧,又玩上换.妻了:“行,我这就去帮你找一个。”说着我真地假装四处张望起来。

突然我的左前方三排的位置,是不是很熟悉啊——不好意思,这个位置是专出美女的位置,在大街上也是——我看到了一个大美女,典型的南美风情加桑巴柔情的那种。鬈发,淡棕sè的肌肤,高鼻梁,大眼睛,长睫毛,热情奔放,却又不失甜美。那身材就不用说了。此时北半球的夏天正值南美洲的冬天,但她的穿着完全没有冬天的味道,仍然是超短的皮裙,露脐的黑sè紧身衬衣。要沟有沟,要凸有凸。身高至少在一米七以上,穿着一双高跟鞋,如果站在象我这样身高的男人面前,肯定会给我一种压迫感。难道她是什么时装模特吗?

等我们擦肩而过之后,我的脖子呈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咚”,这下糗大了,我居然撞在了电线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