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48章 吊坠之恋

48章 吊坠之恋

看来真是个居家过日子的这个房间要是让我和萨琳娜都住下来的话,该怎么睡呢……还是萨琳娜了解我,她一看到我出神的样子,于是“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我那可怜的凤爪,我“哇”的一声惨叫两姐弟不解地看了看我俩,我只好假装没事,本想恶狠狠地瞪萨琳娜一眼,结果反而吃了她一个白眼

没多久,莫妮卡已经准备好了午饭——智利馅饼,玉米糕,豌豆鸡,肉汤菜饭我虽然不属猪,但胃口出奇得好,到哪儿都能入乡随俗萨琳娜经常出门在外的,所以也挺好养活没满半小时,我们已经把各种饭菜用各种方法全部消灭了萨琳娜居然抢着把碗洗了好吧,我决定,这两个全收了m

饭后我们围在餐桌边吃水果,那个惬意劲,我差点都忘了来这里干什么的了还是萨琳娜开口了:“莫妮卡,我有一件事想问问你”

“问吧,我也有许多事想问你们呢?”

“你想问我们什么?”我插嘴道

“其实我也没什么要问的,只是我非常羡慕你们俩你们的武艺这么高强,自由自在地行走在这个世界上……不象我……唉!”

“你一个人带着弟弟生活在这里吗?”

“其实他不是我的亲弟弟,是我在路边捡的我跟他生活在一起也不过一年多”

于是,莫妮卡简单讲述了一下她的情况她二十二岁刚从学校毕业,在附近的一家写字楼做财务会计但是一提到她的父母,她就不肯多说什么了

“你们有什么事要问我的?”莫妮卡叉开话题

“我……”我犹豫了一下:“我对你弟弟那根吊坠很感兴趣”

“吊坠?什么吊坠?”她好象不知道吊坠的事

“就是他们冤枉你弟弟换金耶稣的吊坠翱”

莫妮卡假装板起脸回头看着杰西卡:“杰西卡,好孩子应该诚实,到底是什么吊坠翱”

杰西卡低着头不敢看她姐姐,从兜里摸出了那个贝壳吊坠,高高举过头顶,放在了桌子上我和萨琳娜立刻注视起来,但没好意思伸手去拿这时莫妮卡的反应似乎比我们更大,她一把抓了过去,放在掌心,双手合什,嘴里默默地祷告了一番这让我和萨琳娜都很惊讶

萨琳娜开口了:“莫妮卡,我们没有别的用意,我们只是觉得这个吊坠跟我们的一个吊坠十分相象,所以我们想看看清楚”

我把切尔弗死后留下的那个吊坠取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莫妮卡看看我们的吊坠,再看看自己手心的,然后再回过来看我们的……这样反反复复了几遍最后把她手里的那个也放在了桌上,两个吊坠整齐地平放在那儿这回我们也看清楚了,果然一模一样我轻轻地把莫妮卡的吊坠拿了起来,仔细看着居然,吊坠里面也刻着一行英文小字:致我的爱人切尔弗我兴奋地举了起来,再细看之后交到了萨琳娜手里,她也发出一声惊叹

于是我把我们的吊坠也拿给莫妮卡看,她也发出惊讶的声音:“你们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很简单,我的吊坠上的莎拉斯科娃与你的吊坠上的切尔弗是一对情人他们曾经相互赠送了一件简单但不失珍贵的礼物来铭记这段爱情”

萨琳娜双手紧握在胸前:“太浪漫了”她看着我,眼里充满了某种柔和的光买嘎得,我都快被感动了我急忙在心里默念我的摘花真咒——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但是莫妮卡的反应让我们大吃一惊,她居然嚎啕痛哭起来不会吧,难道她就是那位莎拉斯科娃女士,猪都知道这不可能

萨琳娜关切道:“你怎么了,如果我们伤害到了你,你千万不要在意,我们肯定不是故意的”

“不,这不怪你们,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什么自作多情艾这一对情人跟你有关系吗?”

“没有,应该没有其实我得到那条吊坠的时候就已经怀疑他心有所属了但我只是傻傻地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谢谢你们,我现在知道了,他的情人叫莎拉斯科娃”

晕,我和萨琳娜都被她弄得混乱了

我急切地想弄清楚:“你难道认识切尔弗吗?你居然还……还对他……可是这好象不可能艾他都快六十岁了,你怎么可能?”我差点就要说切尔弗都已经死了,萨琳娜连忙给我使了个眼色

“六十岁了?不可能啊你们说的那个切尔弗到底是谁?”

我终于忍不住了:“就是这吊坠里说到的切尔弗啊我们是来帮他寻找他的儿子的实话告诉你吧,这一对情人都已经……已经死了”

“死了,一对情人”

萨琳娜解释道:“是艾我们在切尔弗临终前答应过他,要帮他找到他的儿子他把他叫作杰克,杰克.切尔弗所以我现在想知道,你这个吊坠是哪儿来的?”

好吧,现在轮到莫妮卡混乱了:“我……这个吊坠说来话长,简单地说是一个男孩救了我,临走的时候把吊坠落下了”

“一个男孩”,我和萨琳娜顿时来了精神,似乎象火车开过涵洞看到了洞外的阳光:“快告诉我们,他在哪儿,也许他就是我们要找的切尔弗的儿子”

于是莫妮卡开始讲述她的一次遭遇

那是半年前的事了,那天莫妮卡与一个女同事一起去旅游经过智利的科帕韦火山附近,突然遭遇山崩,她的女同事当场摔下悬崖死了她自己的衣服被挂在了一处岩石凸起的尖角上她一点都不敢动,生怕引起岩石松动足足过了四个小时,一小队智利铜矿工人经过那里,发现了她但是没有相应的救援设施,联系了最近的山地救援队,他们至少需要四个小时才能赶到莫妮卡听到后几乎绝望了,她再也无法坚持四小时了被挂在悬崖上的感觉真是太恐怖了,她已然身心俱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