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53章 四十四加一

53章 四十四加一

萨琳娜见状松开了手。领队没好气地冲着他手下的人就是一脚:“听到没有,还要我来请你们啊?快滚!”于是刚才那个火把队的人一溜烟地跑进了洞里。后面两个押解小孩的士兵落在了最后。

“等一等”,我高声叫道:“把孩子留下。”

上校眼珠一转,似乎闻到了什么,立刻和颜悦sè道:“呵呵,看来你对这个孩子很感兴趣啊。”

“他犯了什么罪,行什么刑?”

“他昨天晚上值班,结果贪睡,把桌上一碗水给打翻了。桌子下面放着一个纸箱子,箱子里是我们新买的一块挖掘机的线路板,还没来得及换上,结果被他给报废了。那块线路板整整值八百块钱呢!”

“那你要对他实施什么刑罚啊?”

上校为难地没有回答,他旁边那个军官开口了:“他造成了公司的财产损失,按照规定,五百美元以上的要实施烙刑。”

“什么烙刑?”

那们军官满不在乎地回答:“就是用火钳烙他的背喽。”

“刚才那桶汽油是用来点火的,是吗?”萨琳娜瞪大眼睛问道,她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居然,你们居然为了八百美元的东西就要对一个小孩进行肢体摧残,你们简直……”

我立刻轻轻地拉了她一把,生怕她说出什么过分的话让上校下不来台。毕竟这是他们的地盘。接着我温柔地看着我那发怒的小母狮:“放心,这事交给我吧。”

我转身对着上校道:“这个孩子我要了,也是四千。”

上校拼命忍住兴奋的心情,故意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这——恐怕这个头不好开吧,以后让我怎么管理这些人呢?”

“那块线路板我来赔,加起来一共四千八百,地上那桶汽油再赔你两百,我给你五千。”我毫无表情地盯着上校,尽量表现出对钱的满不在乎。充大款真他妈爽。

“成交!”上校大叫道,然后指着我对孩子轻声道:“小伙子,你已经属于这位先生了。”

小男孩也听明白了,立刻感激地向萨琳娜扑去。靠,这么小就知道讨好女人,钱是我出的。好吧,我承认,讨好我老婆比讨好我更有用。

出了这个小插曲,倒帮我作出了一个决定——不管德瓦拉在不在,先把这些小伙子带出这个人间地狱再说。于是我立刻付清了所有钱,包括答应给上校的另外两万块酬劳。上校这时候被飞来横财弄得神魂颠倒了,居然还吩咐手下人给我安排了两辆卡车,把我们送下山。十点多点,我们回到了镇上。我先给他们买了点吃的。

这四十五个人倒让我没法安排住宿了。我正在犯愁呢。这时镇上的人听说我替四十多号人赎身,纷纷聚拢来看热闹。里面有一位当地教堂的神甫,安排我们到他的教堂里对付一宿。周围的旅馆虽然没有了房间,但被褥什么的还是有的,纷纷给我们送了过来。我在这些年轻人中找了个年纪最大的,让他来安排这些事。好在他们原本都是相邻几个村子的人,互相熟悉,听到要让他们回家,高兴都来不及,对我那是言听计从。

那个小孩就跟我们一起回旅馆住。萨琳娜主动提出跟我一起睡地铺,让莫妮卡跟小孩睡**。莫妮卡居然不同意,她要求睡地铺,让萨琳娜陪小孩睡**。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两位美女宁肯睡地铺也要跟我在一起。别打头啊,YY有理,撸管无罪!

结果还是我跟萨琳娜睡地上了。让莫妮卡跟我睡,她实在不放心。她可不想撞见我把莫妮卡送上高cháo什么的,她恨不能晚上把我跟她的手绑在一起呢。好吧,要是她不放心,我顶多吃点亏,搂着她睡喽。别嫉妒我,哈哈!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忙活开了。我给了莫妮卡一万美元,让她去安排那些在教堂里的小伙子这几天的吃饭住宿问题。我跟萨琳娜负责联系镇上的旅行社,让他们安排这些人的回国问题。可是这批巴基斯坦小伙子肯定是用载货的远洋轮船偷运到这里的,身上什么证件也没有,几家旅行社都爱莫能助。这下连钱都没用了。

有旅行社出主意把这些人交给难民署处理,让难民署遣送回国。于是我们直飞首都圣地亚哥。但是交涉的结果让我们大失所望。原来圣菲尔德公司的yín威已经通天了。官僚机构根本不敢动这个公司。如果难民署要接受这四十几个人,那必须先证明这四十几个人是非法入境的。而非法入境的蛇头就是圣菲尔德公司。这就形成了一个循环的链条——要通过难民渠道回国就要找到蛇头,找到蛇头就意味着得罪圣菲尔德公司,圣菲尔德公司又卡住了某些官员的命脉。

我rì,看来贪污**在哪儿都有啊。也好理解,就看那个上校的行径,我就应该明白走官方渠道是不可能的了。还幸亏我懂点里面的关节,进进出出这些衙门都用上了“华盛顿牌润滑剂”,要不然凭我提供的这些情况,他们就可以给我安上个贩卖人口的罪名把我给拘了。

好吧,这倒也提醒了我,既然官的不行,就来私的。我又去找那些旅行社。你别小看这些门面小小的旅行社,有些根本还算不上旅行社,只不过是帮一些大旅行社拉客的中介,但对于走私人口这条路子,他们倒是门清。他们专门干捣腾护照什么的,要想偷运几个人还非得找他们。

果然有一家旅行社的老板私底下经常兼职干这种蛇头的工作。这回总算找对人了,我了个去,救人反而比贩卖人口还难,好人难当。这位老板答应我把这四十五个人运回巴基斯坦。我也懂里面的关节,一口答应事成之后每人给两千美金的费用,总共九万,我先付了一万块定金。不过我还是不放心,要求全程跟踪。要不鬼知道他会不会把我的巴基斯坦兄弟运到南极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