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70章 达达尼尔教徒

70章 达达尼尔教徒

“你给他纸条干什么?”

“其实我……我……我给他的是借条,因为他借给我五百块钱。”

“没钱用早说啊!不过我给过你和莫妮卡十万美元的,你们不会都花了吧?”我这显然是在开玩笑。如果是我跟东宫或者西宫中的任何一位,花掉十万美金也许只是分分钟的事情,买块名牌手表也许就玩完了。但是凭德瓦拉那种达达尼尔教清心寡欲的风格,给他十年也花不了十万。

“那十万,我……我不需要,我把这笔钱暂存在我母亲那儿了。等一切事情结束,我会把这笔钱捐给我们教会。”

晕,我的三观被彻底颠覆了。人家的三观是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我的三观是御姐观、萝莉观和女王观。跟德瓦拉相比,用灯红酒绿、醉生梦死、行尸走肉来“表扬”我都是轻的。我刚才还在电梯里“拱猪”来着。

我立刻从票夹里掏出十张“华盛顿”,捏捏巴巴,猥猥琐琐,千求万乞地给了德瓦拉。唉,在他面前我都不敢提“钱”字了,有钱人居然活得这么憋屈。要不是被萨琳娜的36d挡着,这本书就可以完本了,结局是男猪回顾一生,羞愧难当,撞墙身亡。

不过,各位大大放心,三分钟后,我已经跟萨琳娜一起漫步在圣地亚哥的街头,吃着小吃,看着成人电影宣传海报了。

……

星期三,林云儿继续她的收购计划,我跟萨琳娜“一如既往”地支持她,不过这次不是在电梯,而是在一处旅馆了。既然开了房,光拱猪就有点浪费了……

星期四,我们又换了一个地方,具体我忘了,反正自我感觉离德瓦拉那个教派的教义越来越远了。

星期五,我们被一张成人电影海报吸引,决定到黑灯瞎火的电影院找刺激。结果还真刺激,电影演电影的,我们演我们的。正当我们走向深渊的时候,林云儿打电话来找我们,说她的任务快结束了,要一起出去庆祝一下,问我们在哪儿。

我诚实地回答:“在看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南美之旅》。”估计林云儿现在除了股票外,其它方面的智商已经降到了零。她居然相信在智利首都的电影院里会放“喜羊羊与灰太狼”,美羊羊遇色狼还差不多。

为了表示我跟萨琳娜之间的清白,我特意在街上买了许多美食带给大家。林云儿一看到我就兴奋地跑过来吊着我的脖子:“我已经快搞定了,只剩下四千万股我们就要大功告成了。”

我总算松了口气,不是因为任务快完成了,而是因为她傻干了一个星期,居然没发现我跟萨琳娜到处“拱猪”的事实。好吧,这位娘娘是我的菜,我吃定了。

原本菲力浦想请我们在家庆祝,但我们实在是吃腻了庄园的美食。每天好菜好饭地伺候着,害得我们贱性大发。有句老话叫“儿子自己的好,老婆别人的好”。君不见外面那些野花其实真有一半以上长得不如家里的老婆的,但男人们仍然趋之若骛。就象圣地亚哥街头的小吃哪有菲力浦庄园里的那么考究啊。但我们还是决定外出觅食。

不知不觉间我们逛到了我和萨琳娜初识莫妮卡的那个小商品步行街了。好一番灯红酒绿,热情桑巴的气象啊。春天的脚步姗姗来迟,却挡不住年轻男女火热的**。正好有一队人游行而过,他们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艳色撩人地跳着肚皮舞、草裙舞,颇有狂欢节的风采。我们当中只有莫妮卡具有这种天然的能力,不过莫妮卡碍于德瓦拉在场,居然装起了淑女。从这一点来说,我有点讨厌这个圣教徒。如果是我,我一定鼓励莫妮卡脱掉外套,露出肚脐眼跟他们一块儿去疯一回。要不我也露个脐……好吧,我的冲动还没实施,左臂就感到一阵波袭,是林云儿搂住了我的臂膀。我正想逃窜,结果萨琳娜给了我一个秋波。乳波加秋波,**致命……

“砰”突然一声枪响,接着是一群十几个衣衫褴褛的人从街角跑过来。游行队伍立刻一阵混乱,四散奔逃起来。我们几个也向街边退去,给他们让开一条路。

“好象是囚犯。”莫妮卡下意识地去搂德瓦拉的胳膊。

我居然发现德瓦拉轻轻地退了一下,象是无意又象是有意地躲开了莫妮卡的胸袭。汗,好不解风情,只要我的东西宫没有意见,她们一人拉我一条手臂,那该多和谐啊!

还没等我鄙视完,我原本空着的右臂果然被萨琳娜搂住了。不用这样吧,我只是想想的,来真的。相比之下,莫妮卡显得有些聊落,只好双手互握,紧张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后面来了一群军人,当中一个人坐在一把轮椅上,有人在后面推着。只见他咧着嘴喘着粗气大叫道:“给我追,活捉一个我给两百,打死一个我给五十。”我、萨琳娜、莫妮卡顿时异口同声:“是他?!”

没错,这地方归谁管——德尔沁喽。那个被我的一招“观音拂水”脚趾头上中了五粒子弹的衰种。我靠了,他居然坐着轮椅坚持执勤啊,轻伤不下火线,我佩服+无语。

“砰”,跑在最后的一名囚犯倒了下去,搂着自己的腿“啊唷”连声。立刻有三四把步枪指着他的头。剩下的人接着追,而且后面的军人陆陆续续地赶到了,人越来越多。这时前面逃跑的囚犯突然转回身跑了回来,原来街那头已经被另外一批军人堵住了。这时除了军人外,一批十多个警察打扮的人也赶到了。这些囚犯只好束手就擒。

德尔沁手里拿着条鞭子,自己把轮椅推到那个倒在地上的囚犯跟前,狠狠地朝他头上抽了一鞭:“叫你们跑,不想活了。你们就是做苦力的命,死在矿上就是你们唯一的出路。不想死在矿上,现在就送你们上西天。”他一边说一边继续抽打着囚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