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76章 顺风耳大大

76章 顺风耳大大

晕,真有效果,好久都没跟这些神仙神交了,我迫不急待地问道:“不知这位尊神是谁啊?”

“我嘛,我是顺风耳啊。今天原本是千里眼值班,谁知他跟太上老君座下的女童子出去约会了,让我在这顶杠。不过今天看来我没白来,先给你科普一下。齐天大圣自从跟着唐僧取完西经,就不在天界混了。”

“这个我懂,他已经修成正果,成了斗战胜佛,混在佛界了吗!”

“孺子可教也。”

“那你能帮我把他请来吗?我想让他把我变个小虫什么的,飞进各个房间去看看。关键是我听不到里面的人说话,我就想知道他们当中谁在买圣菲尔德矿业的股票。”

“这还不简单,我的耳朵先借你用用不就行了吗?你把眼睛闭上先。”

我立刻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两位美女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不过我的手势她们看明白了——不要打扰我。这时,我的耳朵里突然一阵寂静,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了。我靠,神仙也会假冒伪劣啊,怎么会……

我正想质问顺风耳,谁知两秒钟后,我的耳朵就象一个锅盖式天线接受器一样,周围的声音一鼓脑儿向我耳朵里钻进来。什么张家长、李家短、老王家生个小孩没有肚脐眼、阿根廷的足球必胜,马拉多纳在家里玩桌游……我混乱ing。连忙跟顺风耳叫道:“停、停!”过了两秒钟,我耳朵里的声音戛然而止,世界立刻回复寂静。

“老大,我怎么什么都听到了啊,你这顺风耳到底能听多远啊?”

“不远,就一万里而已。想当年我也只能听一千里,后来看到千里眼大哥苦练视线转弯,我没事就练距离。结果就练成现在这样子了。起先我还很高兴,后来我也苦恼啊,每天耳朵里的声音不断。千里眼是失恋了,所以失眠,我招谁惹谁了,没心没肺地也跟着失眠。后来,我总算慢慢学会控制了。”

“老大,快教我怎么控制啊!”

“这不难,我一共练了五百多天就完成了。不过据说天上一天,地下一年……”

好吧,我输了,还是让孙猴子来吧,这个顺风耳大概是刚从亚马逊河捞上来的水货。我有气无力道:“老大,拜托,把那个斗战胜佛叫来行不?”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

这些大神可真难伺候,不知起点那些大神是不是也这么难伺候的:“不是啊,您的功夫太深了,恕小的一时半会儿学不会。”

“好吧,我来帮你,你闭着眼睛,把你想象成我就行了,其它的事我来操作。”

想象成他?难道我堂堂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楚凯华,会变成一个长着树大招风耳朵的“妖精”。好吧,妖精也好,我必须走过不平凡的一生。老实说,我生下来就感觉自己不是人,特别是看到妇产科美女护士的时候。

我眼一闭,心一横,现在我就是那个水货妖精了。还真是立竿见影,我立刻就只听到这几十间大户室的声音了。这些声音也够我混乱一阵的了。不过还好,我现在脑子还算清楚——我只要听一个词组就行了,不管是英语还是西班牙语,这个词组就是“圣菲尔德”。

但是,听了足足两分钟,尽管他们的话里满是收购、合约、股权、吃进、放掉……这样的词汇,没有一个人说到“圣菲尔德”这个词。这也符合常情,如果大家都知道在买卖什么股票,那股票名称完全可以省略了。就象我跟林云儿欲火焚身的时候,从来不用说“把衣服脱掉”这句话,难道你因此会认为我们干那事不用脱衣服吗?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得另外想个主意。我有没有在前面交待过,楚凯华其实也算是个聪明人啊,如果没有那就是顺路路顺的失误,居然忘了这么严重的一条人物特征。我立刻拿出手机给林云儿打了个电话:“给我一次性抛出375100股圣菲尔德,价位是12.37元。”林云儿没弄懂是什么意思,我恶狠狠地命令道:“少废话,听我的。”

有个广告语叫“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我靠,李连杰有病,明明应该是“男人,就要对女人狠一点。”瞧,根本不用解释什么,我已经在电话里听到林云儿在给她的助手下达下单指令了。

我开始闭着眼睛努力听着,现在只要有人提到那个数量,或者那个12.37的价位,我就基本可以确定是谁在关注圣菲尔德了。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我仍然没有听到任何有用的话。没有那个数量,也没有那个价位。我日,我的计划流产了。我沮丧地跟顺风耳告别,垂头丧气地睁开了眼睛,迷惘地看着比我更迷惘的两位美妞。

在这里顺带“科普”一下,大家都知道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古语吧。也就是说我跟这些神仙的对话时间与现实世界之比是1:365,再具体点,我就算跟神仙对话了365秒(合6分多钟),在现实世界也就是一秒钟的事,所以各位大大不必担心我“通神”的过程时间不够。你想6分多钟按新闻联播主持人的标准,可以讲一千五百字呢,更何况我们的对话要比新闻主播的语速快得多了,ok?

两位美女当然不知道刚才已经发生了什么,只是对我跟林云儿打电话时的口气表示不解。女人看到别人家有事,那种好奇心十八头牛都挡不住的。

我一声不吭离开大户交易区,向楼下走去。我连找电梯下去的心情都没有,正好看到一个安全门,我就走了下去,也不管这里是十七楼。莫妮卡和萨琳娜谁也不敢说话,她们猜我心情不好,刚才林云儿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他们可不想步她的后尘。

我们走到了十五楼,突然,我的耳朵里传来了模模糊糊的“三千七百五十一手”“……点三七”……。我蓦地来了精神,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走得越近,就越明显地听到计算机键盘敲击的声音。我越来越好奇地靠近过去,只见一个大仓库一样的空间,门虚掩着。透过门缝,我清楚地看到里面居然有四十多张电脑桌,每张桌子前都坐着一个人在操作电脑。而中间位置放着一张简易的大餐桌,桌上不是吃的东西,而是许多文件资料。一个秃头在桌边站着,地上还有一张椅子倒着。这蠢货,什么事让他激动得连椅子倒了都不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