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1章 正当防卫

81章 正当防卫

而且这笑里有一种东西是前面的审判中我没有看到过的,让我想想是什么——我觉得这里面好象有一种叫“谄媚”的东西。不会吧,难道是他们因为作了对我不利的裁定,看到我不好意思了?我的心更凉了。

法官也出来了,我盯着他看,这回我更确定了——我要死了。因为他的眼神让我淡定了,没有“谄媚”,而是一种洋洋得意。我甚至清楚地看到他向着被害人家属席上的伯蒂点了点头。

靠,虐主的文见过不少,把主角直接虐死的还真没见过,真是鉴证奇迹的时刻到了。难不成,顺路路顺改写重生文了,我什么时候批准的?

法官将法槌一敲:“现在重新开庭,由陪审团宣读《裁定书》。”

陪审团里面站出一位最年轻的老头,估计是本地的退休公务员之流。他不急不慢地从兜里拿出一副眼镜——那种系着金链条的老花镜,仔细地戴好,清了清喉咙:

“陪审团成员应到十五人,实到十五人。经十五人意见综合,陪审团八人同意采纳下述文字对该案进行表述,两人决定放弃投票权,另有五人反对该表述和裁定。本着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陪审团宣读裁定如下。”我的死居然让陪审团如此纠结,这充分证明我是个好**。

“本陪审团根据法官阁下提出的对被告楚凯华故意杀人罪进行裁定的要求,作出如下表述:公诉人就被告楚凯华故意杀人罪的起诉,经过控辩双方的举证及陈词,本陪审团认为公诉人所列证据不清,所举事实不明。本着法律宁纵勿误的原则,本陪审团裁定被告楚凯华故意杀人罪名不成立。其杀死被害人德尔沁的行为应裁定为正当防卫。xx年x月x日。”

我没听错吧,好象真地没有。因为萨琳娜、莫妮卡和林云儿已经激动得站了起来,要不是怕扰乱法庭节外生枝,我估计萨琳娜已经翻过栏杆来“性侵”我了。

这到底是谁干的?我转过头看着菲力浦和律师。他们两个也张大了嘴巴,没个三五分钟是合不拢了。我再看看法官,他也瞪着一副死鱼眼,我看出来了,他是在瞪陪审团呢。而伯蒂秃头上的油光也黯淡了下来,他也在瞪着陪审团呢。

这时,陪审团的人表现出的那种“谄媚”就更加露骨了,他们一个个冲着我傻笑,有几个嘴角甚至都淌下口水了。汗,大概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盘口水鸡。不知道h7n9禽流感在智利有木有,要不给他们也弄点尝尝?

这种局面整整僵持了两分钟,直到法官助理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法官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有气无力地缩回伸得老长的脖子,一敲法槌:“本庭宣判,根据陪审团《裁定书》,本庭判决被告楚凯华故意杀人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鲜花和掌声有木有?微笑与欢呼有木有?

没有,就算有我也看不见听不清了,因为我已经被三位美女紧紧围在核心,特别是我的两宫娘娘的香唇早已不管不顾地在我脸上左一下右一下了。莫妮卡虽然没有动口,但她动手了,乘着两宫左右夹击的时候,她从背后抱住了我。她们居然没经过本人同意,就把我协议瓜分了。好吧,左有红唇,右有香舌,后有36d,大大,我要求中场休息……

回到菲力浦的庄园,热烈庆祝那是题中应有之意了。直到晚上十点,萨琳娜和莫妮卡还是依依不舍地。好吧,看样子她们是舍不得我今晚归林云儿一个人所有了。我坚决响应。我把头转向林云儿,马上发现她已经看出我的诉求了。因为她的脸已经晴转多云了。我下意识地捂住嘴巴,生怕乐极生悲。于是林云儿带着胜利者的姿态牵着我的手向她的房间走去。我抗议——我的心在呐喊,我的肺在爆裂,我……

好吧,我承认那仅仅是一时冲动。当我被林云儿剥光了送进浴缸的时候,我就暂时忘记了一凰三凤的游戏。林云儿躺在我身上,用湿毛巾轻轻地往我脸上挤水。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脸上和脖子上湿湿痒痒的感觉……

她终于帮我擦洗完毕,我们回到**,相拥而卧。我的老二早就亢奋得不行了。这时候要是萨琳娜在,我估计就算隔壁房间都可以听到我们的叫声了。但是,林云儿的“杯”,碰上我的那“具”,我们就是杯具组合。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干,只好发疯似地舔弄,把她弄得**连连。但接下来,我还是什么也干不了。我闭着眼睛开始yy,想象着萨琳娜甚至莫妮卡。

这时,我突然感到一种湿湿的软软的东西轻轻地试探性地在攻击那里。我急忙睁开眼睛朝下一看,她正用她的香唇软舌上上下下做着活塞运动。那种生涩而好奇的表情,让我立刻有种一喷为快的冲动。这大概就叫投桃报李吧……好吧,大家都是成年人,林云儿也是。她是看了岛国动作片,还是看了港产有码片才学到这个,我管不了。反正肯定不是初中的《生理卫生》书,我敢保证,就算你把那本书全部背下来,也别想生出孩子来。要是中国的性教育全部是从这本书来的,那计划生育就不用搞了。

不过请允许我装一回逼,她的水平实在太差,我生生没有被弄出来。但作为一个男人,肯有一个真心爱你的处女为你如斯,此生无憾了。

……

第二天,我和林云儿起得很晚,一看林云儿就是那种被满足后春光灿烂的样子,再看另两位,显然阴阳不调,有一句歌词唱得好——白天不懂夜的黑。唉,有多少美女正等着我这样的热血青年去拯救啊,想到她们水深火热的生活,我的心都快碎了……别打脸,要不我自己来。

萨琳娜一看到我,立刻跑了过来,就象我昨天晚上是被母狼叨走了的孩子,她恨不能帮我检验一下伤口。莫妮卡看我的眼神也有些异样,我能不能理解为“饥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