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83章 龙套革命

83章 龙套革命

“这个你也知道了?我们正在犯愁呢,原本已经快成功了,谁承想那个伯蒂进来插了一腿。等我们刚把伯蒂搞定,现在出来一个更狠的,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我连忙向彼得诉苦。

“呵呵,关于这件事情我了解得不多,我只知道一点皮毛。”

我们三个有些失望,看来彼得在这件事上也不比我们神通广大。

“不过,我知道是‘何方神圣’。”

“什么?”我们三人异口同声,立刻身体前倾,拔长了耳朵。

“那不是什么神圣,而是妖孽。你们其实以前跟他们交过手?”

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交过手?在南美洲我们除了德尔沁和那个死掉的拉费尔德上校之外,没跟谁交过手啊?”

“呵呵,凡是跟你们交过手的都成了死鬼。你们果然厉害,不过这次你们的对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

“难道是……”萨琳娜惊讶道。

“哈德斯盛宴?”我脱口而出。

“在加德满都那起血案,就是他们搞的吧。我差点就死在尼泊尔了。”林云儿愤愤道。

彼得肯定的点了点头……

“哈德斯盛宴的手臂居然这么长,从地中海一直伸到南美洲来了。”

彼得道:“这不奇怪啊,哈德斯盛宴可不是个小组织。论起规模来,他们可能还在我们组织之上。”

晕,我楚凯华生来胆小,我们什么人不好碰,偏偏又碰到这个阴魂不散的“冥王”。回想起来,我从进上帝之手伊始,似乎就跟这个组织较上劲了。

我不禁愤愤道:“他们怎么总是盯着我们几个,跟我们作对有前途吗?”

“这话应该是他们说才对”,彼得笑了笑:“据我所知,他们早就开始策划对付菲力浦了。而你们三个是临时参加到菲力浦一面的,应该说是你们在破坏他们的计划。”

“那——那个伯蒂跟哈德斯盛宴有什么关系?”

“应该没有关系,他完全是由于你们跟他父亲的恩怨才搅和进来的。不过他无意中做了一回哈德斯盛宴的龙套。就算伯蒂不出手,你们的收购计划也不会成功。我猜在对方眼里,你们这几位也不过是这出‘反收购’大戏的龙套。”

我轻轻皱了皱眉头:“哼,三十六里面有一计叫‘反客为主’。现在我们要来个龙套革命!”此话一出,我还没来得及后悔,就感觉桌下有两只柔荑一边一只在我两条大腿上摸了一下,我的心狂叫“亚麻爹,亚麻爹!”……

受到性骚扰的我,拎着三十万美元,乖乖的跟着我的两位“客户”出台了,以后我就是她们的人了,请多多关照……

说是这么说,但革命是要本钱的,就靠我手头这一百多万美元,哪里玩得起这种资本游戏啊?回北京买个房讨个老婆估计还差不多。但我要是那种经济适用男,也不会跟着两位美女满世界瞎疯了。我跟经济适用男最大的区别就是:一百万的底子偏要做一个亿的买卖——俗称分分钟千万上下的生意。

靠我们这点钱,就算按圣菲尔德现在的价格计算,要完成控股至少还有两个亿的缺口。不知道把我卖了能值两个亿不?于是我就在度娘上一度,发现象我这个品种的男**,还真是个无价之宝。打个比方,如果把我的两个老婆卖了的话,我可以充当一件赠品。至于人家把赠品半路上扔了,还是回家阉了,那就不好保证了。

……

我正在想着如何提高自己的出厂价,刚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去泰国做个手术的时候,我那半个老婆——莫妮卡出现了。只见她风姿绰约,窈窈窕窕地从远处走来,好吧,就按这个模板给我动刀吧。

走到近前,我突然发现她哭得梨花带雨,跟林妹妹有一拼。我连忙问道:“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这明显是废话,在菲力浦的庄园除了我揩她的油外,还有谁敢欺负她?

“爸爸他……他今天收到了一张银行的催款单。银行要让他在下周内还清抵押贷款,否则他的资产就……”

“这……”,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莫妮卡这时已然泣不成声了,她猛地向我怀里扑过来。各位大大要替我作证啊,不是我主动地,是她在揩我的油。既然她都这样了,我还能怎样。我只好搂住了她的小蛮腰。下面一步也是她主动的——她把脸靠了过来。我说过她是模特身材,穿上高跟鞋跟我一样高,所以在我这里她是找不到小鸟依人的感觉了,于是她滚烫的脸跟我的脸就紧紧贴在了一起。湿湿的眼泪弄得我脸颊痒痒的。一对36d压在我的胸口,就象体检时拍x光一样给我一种压迫感。我顿觉胸闷、缺痒,各种不适,各种悸动,各种yy……正当我把搂住腰的手向下滑动的时候,我立刻有一种罪恶感,接着立刻把手松开了。

好吧,相信我在这种时刻有罪恶感,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其实我远远地看到走过来四个人——除了那个达达尼尔教徒和菲力浦之外,另外两个你们一猜就猜到了……

当着东西宫娘娘的面,我两手反剪在自己背后,任由莫妮卡蹭得我一脸泪水。萨琳娜和林云儿立刻过来安慰她。居然没人安慰一下我,强烈要求立法保护男人不被女人性骚扰!

德瓦拉手里拿着一张纸,他无言地交到我手里。

我本待卖弄一下我的西班牙语水平,但很快就闭上了嘴。原来这就是那张银行的催款通知。正如莫妮卡据说,下周五之前,菲力浦必须归还银行十亿美元的贷款,否则他作为抵押的圣菲尔德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就归银行所有。

“这怎么可能”,我转身看着菲力浦:“你这笔贷款难道只借了两个星期?这么大一笔贷款,期限怎么可能只有两个星期?”

“孩子,是我用人不慎啊。我手底下那个专司合同勘阅的秘书——就是那天来叫我签字的那个——居然被人收买了。那份合同在这,既然你能看懂西班牙文,就看看吧。”说着,菲力浦把他手里的一叠材料交到我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