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13章 采菊东篱下

113章 采菊东篱下

突然,我眼前一道寒光闪过,一把明晃晃的刀出现在我面前,原来是德瓦拉递上了一把匕首。拜托,人吓人要吓死人的。我没好气地接过匕首,把绳子割断。

林云儿接过绳子,她把其中一条拉直,一头抵在地图上左上角月影桥的位置,另一头抵住了右下角风情亭的位置,然后回头看着我,眼中充满了期许……这种表情我昨晚也见过,不会吧,在这里,你就要……我脸上一阵发烫,舌尖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正当我徘徊在做婊子还是立贞节牌坊的十字路口的时候,萨琳娜的一个动作让我三观尽毁——她在地上捡了两颗石子递给林云儿,林云儿淡定地用石子压住绳的两端。居然?她的需求只是两颗石子?

当意**成为一种习惯,我只能说——请注意您的肾体健康……

林云儿又用另外那截绳子连在了右上角的风情亭和左下角的凌云阁之间,用石子压住。然后她再次把目光投向我,想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别看着我,我还在找我刚才丢掉的三观呢。

林云儿果然失望地转回头,解释道:“这首七言绝句里面包含的四个地名正好处在三山岛的四个角上,而这四个角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我一直没有猜出其中的奥妙。直到楚哥哥刚才说我们往岛心跑就象‘归心悠然’,我才恍然大悟。于是我想到这四个地方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们都围绕着一个核心——岛心。”

“你们看”,她指着地图:“现在我用两根绳子把这四个地点两两连了起来,而它们的交叉点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岛心。”说完,她跟萨琳娜一起更细致地把绳子整理了一下。但是让我们失望的是,交叉点上没有标记任何地名。

“没关系,只要知道了这个方位,就好办了。”林云儿朝四周看了看,确认了一下方向:“我们走。”

“萝莉在前面带路,风儿吹向我们,我们象小鸟一样,来到公园里,来到岛中心……”我把小时学过的一首儿童歌曲改了改歌词,边走边唱。其实刚才我们已经离岛中心不远了,没多久,林云儿就停下了脚步。

眼前是一面大石壁,突兀地竖立在岛中心的位置。林云儿拿出地图仔细地看了看,地图上没有任何标注。这也难怪,这个石壁上即没有名人题字也没有骚客写诗,象这种石壁,三山岛上比比皆是,可怜的石头——无才补天,又没有人包装。就象起点那些芸芸的吊丝作者一样,大多是挖个坑最后把自己埋了。

林云儿盯着这个石壁,眉头又慢慢锁了起来:“照说就是在这儿了。但线索好象又断了,这块石壁也没什么特别的呀!”

这时一道阳光倾泻在我们脸上,尽管我们手搭凉篷,但我们的眼睛还是被晃得有些难受。而石壁正好背着阳光,显得晦涩难辨。德瓦拉道:“这石壁太高,根本看不清楚,不如我上去一趟吧,有什么发现再告诉你们。”

我真佩服他的胆识,连中国字都不认得几个,他就敢说“发现什么”。见过自信的,没见过这么自信。对待中国文化,我估计他比韩国人还有自信。但也没什么办法,除非让我上去……我有恐高症。再说我也没本事爬这么高,登山我经常登,不过登的不是这种山,你们懂的。

德瓦拉从他那百宝箱似的的包里拿出一根细细地绳子,估计是那种攀岩专用的。然后很轻松地靠着绳子和匕首爬上了石壁顶端。他从背后的包里拿出一台小照相机,细细地拍了几十张照片,然后沿着绳索滑了下来,把照相机递给了林云儿。

林云儿开始翻看那些照片,她突然道:“咦,这……这儿好象有字!”

我连忙靠过去,果然,有一张照片的左下角好象真有两个字。林云儿把照片在相机里放大,再放大。那两个字加起来实际尺寸有二十英寸液晶显示器那么大,但由于背对阳光,而且很高,底下走过的人根本不会发现。而且是刻在石壁的一个角上的,由于石壁背阳,上面有了一层薄薄的青苔。可能是字体凹下去的关系吧,所以字体里面青苔的颜色比旁边的石壁要深一些。就是这么一种色差,让我和林云儿才发现是两个字。我居然也认得,是两个繁体字。我煞有介事地念道:“南山”。

林云儿道:“不错,是南山。把一块石壁叫作南山,是不是有点太牵强了。而且这跟‘归心’有什么关系呀?楚哥哥,你知道吗?”被他这么一问,我又开始“搔首弄姿”了。这mm什么都好,**好,浴室也好,沙发也好……就是老不给我面子不好,真是野味难驯。看来我得多看几部岛国产的教育动作片,回去好好调教调教。

我百无聊赖地往草地上一坐,采了一朵黄色的野花放在鼻子边嗅着。但是好象不怎么香。我突然想起“家花不如野花香”这句泡妞总纲里的话来。然后看看林云儿,再看看手里的花,再看看林云儿,意**满满,双眼越来越迷离。萨琳娜也跟我一样,完全不知道西宫娘娘在想什么。她坐到了我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问道:“你手里这是什么花啊?”

“这叫野花呗。来,我给你戴在头上,看好不好看?”说着,我真地把花向萨琳娜鬓边插去。萨琳娜一边躲一边“咯咯咯”地娇笑起来,看着她巧笑俏兮的样子,我的男性荷尔蒙顿时汹涌澎湃,我不管不顾地把她压在了身下,一边还在她耳根边“吐气如兰”,引得她麻痒难当,全身无力……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听到这句话,我几乎已经看到西宫那种愤怒+绝望的表情了。我的背心一凉——娘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连忙低头颔首:“没,没干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