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16章 古西班牙语

116章 古西班牙语

我当时那个高兴啊,热泪盈眶倒是没有,我居然有一种想尿尿的感觉。好吧,先忍一忍,反正现在用语言是无法表达我的欢乐了,我想她们应该可以理解吧——我一手一个抱满怀,一嘴一个香不停。东边ri出西边雨,东宫香颊西宫唇。两位娘娘虽嗔还喜,佯怒还羞。轻薄了半天,我才想起我的救命恩人——德瓦拉。

我跑回石头边叫道:“德瓦拉!德瓦拉!你在里面吗?”

从侧面发出一个淡定如神的声音:“我在这里,我跟你一起出来的。”我转头一看,果然,他好好地站在那里,我算明白了,闹了半天,原来都是我一个人在唱独脚戏。

他正在弄他的绳子,一边说道:“不知道刚才怎么会关上的,我们还得继续找那个机关。”我抬头一看,那块刻着“南山”二字的石头原本是凹进去的,现在洞口一关上,居然就复位了。原来这块“南山石”跟洞口巨石之间有联动机制。

萨琳娜很自然的走过来,对他道:“搂住我,我们再上去一次。”好吧,看在他刚才救我一命的份上,我只好准备让他再跟我的爱人亲密接触一次。

但是德瓦拉道:“不用了,那块石头已经松了,这回估计我一个人上去就可以了。”果然,这回他荡了一下秋千,双脚对着那块石头一蹬,“南山石”就往里滑去,随着“隆隆”的声响,那块洞口的巨石再次向上升起。

我们二次进洞,不过这回我们长了个心眼,把萨琳娜暂时留在了洞外。万一再关上,凭她的能力也可以再把洞打开。德瓦拉和林云儿在墙上这儿摸摸那儿敲敲,乘着他俩找机关的时间,我走到刚才绊我一跤的地方。蹲身下去,我发现一块长条形的石块横在地上。我狠狠地对着石块踢了一脚,石块一端象是钟表的轴没有动,而另一头立刻顺时针转过90度。还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那种不祥的“隆隆”声再次响了起来,果然那块洞口的巨石又开始下降了。

在一边看着我的德瓦拉一个箭步冲过来,对着地上那个石块踢了一脚,石块被踢得逆时针转回90度。这时我们惊喜地发现洞口的巨石居然又上升了。我兴奋地叫道:“找到了,找到了,逆时针是开,顺时针是关。原来刚才我被绊了一跤的同时触动了这个机关,才把洞口关上的。”

德瓦拉惊叹道:“这套机关居然设计得如此巧妙。洞外的人只能打开洞口,而洞内的人可以任意开关。这样就可以避免洞外的人有意或者无意地把洞关上,给里面的人造成危险。”

这时萨琳娜突然冲了进来:“我看到那些保安和jing察来了,他们正在四处搜寻呢,怎么办?”德瓦拉跟我相视一笑,我点了点头,他触动了那个机关,巨石开始“隆隆”下落。萨琳娜惊慌失措地看着我。我过去抓住了她的手:“放心,我们已经找到机关了,我们随时可以再把洞打开。”

“砰”,巨石着地,一片安静。

德瓦拉背起他的包走在前面,用电筒照着台阶。我们依次跟了进去。走下十多级台阶,眼前豁然开朗。这里居然是一间秘室,我原本还以为象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里面一样,是一个堆满黄金珠宝的仓库呢,失望ing。

秘室虽不大,但文房四宝、碗碟桌椅一应俱全。一应物品摆放整齐,堆叠有致,尽管已经积满灰尘,但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个秘室原来的主人相当得有品味。就那些紫檀木的家具和一水的清花瓷碗盏我想在当时就可能不是一般小老百姓家备得齐的了。再加上书柜里那一排排的线装书,透着一种文化的气息。

但是就这么些东西显然不能满足我们膨胀的发财yu望。我们开始四处寻找线索。但整个秘室就只有一扇门,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一览无余,这就么大点地方就算真藏着什么宝贝估计也就是个把戒指项链什么的,跟那艘象征着财富与荣耀的沉船根本挂不上钩。

我顿时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但除了书桌前那把满是灰尘的椅子外,连坐的地方都没有。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诸位,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缺了什么?”

他们三人看看我,又相互对望一眼,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清了清嗓子道:“其实这里缺少人生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我们生命中的三分之一时间离开不的东西。”

林云儿已经猜出来了,娇嗔道:“你就知道床,除了床你还能想到什么?”

这话冤枉死我了,我这人做那种事对环境一向要求不高的,什么样的地点采用什么样的姿势,譬如浴缸、沙发、桌子、椅子……我都可以。

我正想狡辩,林云儿打断了我,她指了指南边一堵墙。我凑近去一看,墙上居然刻着字。她问道:“这是什么文字,我怎么没看到过。有点象西班牙文,又有点不象。”

我用手在墙上一阵轻抚,把灰尘掸掉了一些,字迹逐渐清晰。我细细看了一遍,呵呵笑了起来:“这是几百年前的古西班牙文,只在西班牙西北部流行过那么一段时间。后来逐渐消失了。”林云儿无限崇拜地看着我,萨琳娜也凑了过来。在语言方面,不夸张地说我可能是人类里面最全能的一位了。我继续道:“其实这些文字很简单,就是你刚才念的什么陶渊明的诗,只不过翻译成那种不常见的古西班牙语而已。”

我用手点了点其中两个字:“这就是诗里的‘南山’二字……”我话还没说完,我耳边已经传来了“隆隆”声,我紧张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洞外的机关已经被保安发现了?”

德瓦拉在我们背后道:“不是,是这堵墙发出的声音。”我们齐刷刷地朝正对书桌的那堵墙看去,顿时呆住了,那堵墙已经象门一样弹开了,里面赫然又是一间秘室。